天堂夢(81)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明清在共產黨裡混過,見過共產黨大小鬥爭場面,久經風雨。但畢竟他是人,經不住當局的鬥爭打壓折磨和設下的圈套陷阱,特別是打虎隊對他五天五夜連續的圍攻鬥爭後,意志和精神被摧垮,於是為了解脫痛苦,他只好承認偷稅漏稅,並咬了牙在天文數字的補稅罰款單上簽了字。這樣一來,他覺得一身輕,上床就睡。

誰知第二天工作隊楊隊長又來找他,要他繼續坦白交代。明清一聽大怒,說道還有沒有完?你們不讓我活,就拉出去把我槍斃。

楊隊長說你的偷稅漏稅案已告一段落,我們根據中央精神,這次也要一倂解決你過去的歷史問題。根據我們掌握的和群眾揭發的材料,你在蘇區逃回家時,被國民黨抓捕後參加特務組織,是國民黨安排在上海金融界裡專門偷竊我經濟情報的特務,你要老實坦白交代,爭取政府寬大處理。

明清說,你滿口胡說無中生有,完全是誣陷,置我於死地。我過去曾參加共產黨革命,是我自己的選擇,以後不幹革命,我也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此事我早已向當局作過交代,所以歷史清白沒有問題。如果真如你們所說,可以立即把我槍斃。

後來他想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以後必然還要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整人害人殺人運動,像我這樣被共產黨圈為有問題的人,這次沒死,也許下次或再下次會被害死,活在這個沒有做人尊嚴、沒有人性、殘暴無比的社會裡,還不如學其他人上吊、跳樓、跳江、跳河的資本家早點死,免得日後遭受更多痛苦。

主意已定,明清要當場跳樓以死抗議,但窗上已安裝木柵欄……於是他等到晚上9時以後,偷偷跑下樓去,先到外灘江邊,但江邊有鐵絲網圍住,還有專人看管,跳不了江。於是他就直奔火車北站,乘夜車在淩晨一時到達秦家祖墳。

他跪在父母墳前哭著說:「孩兒不孝,不聽父母教誨,誤入狼窩,助共為虐,危害眾生,愧對列祖列宗。雖覺醒回家,但無情的鞭辮跟隨著我,活在這個世上比活在十八層地獄還難過,無奈我只好隨你們來陰間地府,永遠和你們在一起了。」言畢,他解下褲腰帶掛在一旁的一棵老梅樹上,把頭套進,沒多時一命嗚呼……

清晨湖灣村秦家鄰居秦阿度去小鎮上買菜招待客人,經過秦家大墳時見到老梅樹上吊著一個隨風飄蕩的人。他壯大了膽向前一看,原來是秦家大少爺明清,於是急忙回頭往秦家大院報信。

明誠妻素琴聞訊後趕忙隨阿度趕到祖墳,一看確是明清,隨後由阿林妻秀華發電報告知上海伯母丁美英和麗珍……

根據民間傳統,死在外面的人,其死屍是不能進家門的,又根據共產黨規定,凡在各種運動中被鬥被整自殺的人,一律作自絕黨、自絕人民的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處理,死了還要開批判鬥爭會。

在共產黨社會,連受到迫害以死抗議的權利都沒有,他們的目的還要把死者搞臭,讓人民群眾失去判斷是非能力,使它自己不成為站在被告席上的罪犯,其用心多麼卑鄙惡毒!

據此明清妻只好不通知親友,買口白皮棺材,穿著隨身衣服入殮。阿林、錢明就在他父母祖墳旁開坑埋下,還用餘土堆起了一個大墳頭。接著秀華送來了香燭、燒紙、酒菜上墳,先有妻子美英、女兒麗珍、女婿錢明磕頭,然後有弟婦素琴、侄兒阿林、侄媳秀華,再依次是連襟陳金仁妻丁玉仙,妹夫錢興根妹妹秦鳳英一一磕頭告別,葬禮就此草草結束。

但誰知在這許許多多前來觀看的人群中,個個都爭先恐後也向明清磕頭祭奠。他們對明清妻子說:「秦先生平易近人,一生樂善好施,比起自稱為人民服務的人不知要好多少。我們想不通,為什麼共產黨來了,要對很多無辜的人亂扣帽子加害他們。每逢運動,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人在南湖湖面上和湖邊的樹上,天天漂著掛著自盡短見的人。我看這些自盡的人都是被誣陷的好人。人被逼死了,共產黨還要硬性規定,不許這,不許那,似乎只有他們這幫子人才是唯一的好人。但我們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桿秤,是好是壞、是非善惡,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今後歷史自有公論。」天近黃昏,後來人群逐漸離開秦家大墳回家去了……

突然麗珍向她母親說爸爸在世時我不聽教導,不在他的身旁,不能為他分憂解愁,深感內疚,我非常後悔對不起他,為了彌補過錯,重溫過去父女在一起的溫暖,今天雖然他已離開人世,但我要用這最後的機會與他的靈魂住在一起。於是在母親同意下,和錢明三人一同露宿在這裡。

不久太陽下山,金光燦爛,映在那棵老梅樹和明清的新墳頭上。這時成群結隊的飛鳥在他們的頭上飛向南山歸宿,還不時鳴叫幾聲,還有幾隻鳥降落在梅樹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不知是為這些被迫害致死的人們哀傷,還是為他們鳴不平。

不一會月亮在眾星陪同下高高地掛在天空,香與燭光在微風中閃閃發光,引來無數螢火蟲圍繞新墳頭飛翔。遠處不時傳來幾聲狗叫,突然田野裡的蟲子也齊聲鳴叫起來,有金鈴子、紡織娘、蝲蝲蛄……他們和天空的月光、星光、燭光、狗叫、蟲子叫等交織在一起,好像是一個天然的哀樂團,他們為像明清那樣的被迫害死的千千萬萬無辜百姓,死得太慘而奏哀樂。

麗珍躺在父親的墳旁,好像睡在父親懷裡。她對著月光星星,聽著蟲兒的哀叫,回憶起在父母身旁的往事,感慨萬千。因為今天太累,所以懵懵矓矓打瞌睡做夢。

她好像獨自一人走啊走啊,不知走到什麼地方,見到父親,她高興極了,立即跑進他的懷抱,說道爸爸我再也不願離開您了。爸爸說孩子別傻,我已離開你們,現在我最不放心妳生活工作,在這個黑白不分是非顛倒的社會裡,妳每走一步都得小心提防,保護好自已,避免遭暗算誣陷,踢入萬丈深淵。麗珍想和爸爸訴說衷腸,但一轉身爸爸不見了。於是她回頭走,只見後面跑來一群狼咬她,她大呼爸爸救我,爸爸救我,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把媽媽和錢明嚇出一身冷汗,媽媽立即把她扶起,問麗珍哪裡痛,麗珍指指腿肚皮。原來麗珍因為今天趕回家,走了很多路,大腿抽筋痛。

東方發白,雄雞啼叫,美英把新墳老墳打掃一遍,收集好上墳用具後,在明清墳前作最後拜別。

麗珍說:「爸爸我和錢明百年後要葬在你的身旁,在陰間地府侍奉您,聽您的教導。您在陽間不得安寧,願您在陰間地府安息長眠!」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農場當局用連壓帶騙等方法讓難右白天幹活,到了晚上還要挑燈夜戰,三個月後,農場用難右們的鮮血和生命,在不給任何報酬下,築起一條10里長的水渠,他們用卡車敲鑼打鼓到總場報喜領賞去了。
  • Heaven
    北大荒的氣溫急劇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濕而室內只生著一隻小火爐,室內溫度在後半夜驟降到零下10度左右。這群書生平時缺乏鍛煉、體質差,而農場天天供應難右吃的只有窩窩頭和只有一點油花的白菜湯,因此嚴重缺乏營養。
  • Heaven
    共產黨不僅用群眾鬥群眾的方法,叫他們對設定的「敵人」進行殘酷鬥爭,而且還要叫他們互鬥,自相殘殺。一些知識界的敗類過去一直當毛共的鷹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報應。
  • Heaven
    他要用權謀,有計畫的摧毀知識分子的靈魂、人格、自信、尊嚴,和社會普遍對這一群體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訓,對知識分子進行所謂思想改造,其實質是打壓陷害和折磨知識分子。
  • Heaven
    為什麼共產黨一得政權,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開殺戮,像蘇俄東歐朝越柬等那樣,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共產黨信奉馬列主義、階級鬥爭。
  • Heaven
    錢明麗珍想起戰火紛飛在前線和敵後的戰鬥年代,自已用頭顱和鮮血換來的新中國,竟是中國人民和自已的一個苦難的牢籠。它帶給中國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樂,而是鐵鍊枷鎖——共產黨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 Heaven
    據我接觸的幹部和人民群眾中瞭解,他們都認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而毛澤東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惡反動。
  • Heaven
    反右運動是共產黨建政後指鹿為馬,誣陷忠良,矛頭直指廣大人民群眾,破壞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破壞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毀中華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開始。
  • Heaven
    這幾年來肖澤利用共產黨的政治運動,已將對他構成直接威脅的人一個一個懲倒、關押和流放外地。
  • Heaven
    肖澤回答說夫人啊,妳可不知道,凡在共產黨內做高官的,他們都是踏著人民和同伴們的鮮血屍體,經過一番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的鬥爭爬上去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