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94)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北大荒開始進入冬天後,千里冰雪寒風刺骨,但農場當局卻千方百計驅趕右派到離農場10多公里以外的田野,興修水利、取土、築壩、建水渠,使難右來回走30來里的路程,走得他們筋疲力盡,實在忍受不了。當局就命右派搬到工地上的臨時工棚中去住,那裡的生活條件更加惡劣。

當局規定每個右派每日必須完成的土方數。難右要取土,先要用鑿子和大榔頭鑿開一米多深的凍土,在凍土下面取出土來。錢明和班裡另外三個難右負責挖土裝筐,其他難右挑土、抬土,運上壩基築渠。大家勞動一天十分勞累,但進工棚休息可是比土坯宿舍還要冷,冷得大家難以入睡。

第二天農場在工地開會欺騙大家說,幹活積極的可以提前摘帽回原單位工作。大家聽後個個都爭先恐後從抬一筐土增加到抬三筐土,他們先是穿棉衣,後穿毛衣,最後穿著單衣抬土。在這大冷天,多數人幹得汗流浹背,而收工後回到宿舍濕透了的衣服變得冰冷,但沒有熱水擦洗身體和換衣服,感到渾身難過。

按場部規定,在冬天因勞動時間少,所以只吃二餐。這些難右一早幹活幹到十點,肚子餓得難受,因為餓過了頭,十點的第一餐吃不多了,到下午二點肚子又餓起來,但沒有東西吃。吃過四點的第二餐後,要到每天晚上九點半學習結束,長達五個半小時,肚子又餓了,所以這些右派在北大荒天天在挨餓中掙扎。

錢明在北大荒改造,好多次遇險死裡逃生:

一天中午,錢明正在凍土下面挖土裝筐,突然感到眼跳。他想傳說眼跳是不祥之兆,得小心。不久他覺得洞裡有隆隆響聲,突然又覺得有人向洞裡撒沙,他感到眼睛發黑,於是他衝出去看看究竟是誰在撒沙。他前腳剛跨出洞口,聽轟隆一聲,洞上凍土塌了下來,二個裝筐的難右王世榮、周金彪和二個抬土的女右張桂芬、秦永珍被埋在凍土下面送了性命。

因為工地上接連不斷發生塌土傷亡事故,嚇得難右們不肯再到凍土洞去取土抬土,後來農場改用炸藥炸開凍土後取土。為此農場從右派中挑選政治上最可靠的人,錢明、于發根、夏海生、盛一興四人擔任凍土爆破手,專門負責打洞、安放炸藥和雷管拖拉電線等工作。

有一次錢明和他的三名爆破手在工地上已打好洞的地方安放好炸藥,準備拉電線接電,突然錢明陣陣肚痛,他對三位說我肚痛急著要去拉屎,這拉電線和接電的工作要辛苦你們三位了。他說著就往前邊坡下跑去。三個同事剛把電線接到雷管上,錢明的屎還沒有拉完,只聽得一聲巨響,把錢明掀了個大筋斗,他知道不好,趕緊爬起來,一看三個難右不翼而飛。錢明四處尋找,他看見周圍到處都是血肉的碎片,有手、穿著鞋子的腳、破碎的衣服,慘不忍睹,眾難右見了,個個都心驚膽戰。

農場當局用連壓帶騙等方法讓難右白天幹活,到了晚上還要挑燈夜戰,三個月後,農場用難右們的鮮血和生命,在不給任何報酬下,築起一條10里長的水渠,他們用卡車敲鑼打鼓到總場報喜領賞去了。

農場為給北京供應建造人民大會堂等工程優質木材,錢明等難右被派到深山去伐木頭。這是一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工作,連勞改犯都不肯幹的活。農場卻誘迫右派去幹,從此差不多天天發生難右被樹幹樹枝壓死、彈死、打傷等事故,因此難右們早上到深山伐木,都擔心晚上回不了宿舍。

木材越伐越多,需要運到總場去集中,但總場寧可讓大批馬車馬匹閒著休息,卻命大批右派代替牛馬去拉運木頭。

這時又有幾個連排長想不通,於是農場書記找他們做思想工作。他說,我們讓騾馬休息是為了來年春耕,右派是不花一分錢的勞動力,最合算。於是連長派錢明做駕車的把式,領著他班裡的12個右派把伐下來的木材裝到車上,然後每邊六個人用繩子牽著拉車,把木材運到總場,來回一趟要走50來里路,每日運一次,一路上有許多起伏的山坡,非常吃力和艱險。

錢明在路上諷刺地說道,昔日駱駝祥子拉洋車一天頂多走20里,而且收入歸己,就是叫牲口拉車也要管他吃飽,如今我們每天拉車要走五六十里路,卻不給工資,連吃飯也得自已掏錢。現在農閒大批牲口閒著,我看我們這些人現在連牛馬都不如,弄得我們筋疲力盡,每天這樣做下去恐怕都得累死。

一天錢明架著滿載木材的車正在下坡,他叫前面拉車的到後面去拉住車子,以控制它慢慢地滑下去,但突然拉繩斷了,車子飛快向下衝去。錢明緊拉刹車,但哪裡刹得住飛快的車子。他大喊不好,趕快跑開,但前面四個幫助錢明扶車的人有三個因躲閃不及,被車子衝倒碾死在車下,還有一個人一條腿被車輪壓斷。

錢明因在中間逃不出來,後來有一隻車輪往東邊一拐,錢明和一大車木材倒在東邊的溝裡,倖存的難右看到這驚險的一幕,大家都嚇得魂飛魄散。在他們稍微清醒後,便到溝裡去尋找錢明,只見錢明已被拋到幾十米以外的雜草叢中,滿頭鮮血失去知覺,於是眾人七手八腳將他抱起。因為錢明甩出去時被樹枝掛住,頭部沒有著地,只是刺破了臉部、耳朵和手腳,因此沒有生命危險,這使他逃過一劫。

不一會錢明甦醒過來,他問大家怎麼樣了,大家回答道于何根、丁明元壓死了、李明明的一條腿沒有了,他聽了傷心悲痛。

發生這樣的車禍,農場他們不但不反省把右派當成牛馬的罪行,卻反咬一口,推卸責任說車禍是錢明不注意安全造成,因此撤了他的班長職務。其實當局早就想不讓錢明當班長了,因為錢明當了右派班長後,從不彙報右派思想,更不肯說班裡難右們的壞話……

錢明被派去燒窯煉木炭,這是農場當局利慾薰心,把森林中的名貴樹木伐下煉炭換錢。在一個寒冬的晚上,錢明為了保暖,關上了燒窯室的窗戶,他和隔壁燒窯的國民黨起義空軍飛行員劉飛聊天,各自談起自已的遭遇。劉飛在靜聽錢明對往事的介紹時,錢明突然沒有了聲音,劉飛還以為錢明熬夜累了發睏。但當他看到錢明窯裡的柴火掉在外面,錢明卻沒有一點反應時,他知道不好了,於是趕緊跑了過去,把他拖到外面。

錢明半小時後才甦醒過來,他問劉飛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劉飛告訴他,剛才你中煤氣毒了,如果不是及時發覺,誤了時間恐怕今晚你不是被火燒死,就是被煤氣熏死。

錢明被派到蔬菜隊,在玻璃房培殖蔬菜,這個工作在室內,既輕鬆又舒服,所以錢明把這當成療養院。一晃間幾個月過去了,但新的災難又降臨。一天下午突然烏雲密布狂風大作,大家正在忙著關門窗,這時錢明的一本播種種子記錄本被大風颳到桌子底下去了,他鑽到桌底下去拾,忽聽一聲巨響,玻璃頂被狂風颳倒,錢明和六名難右都壓在玻璃房底下。

暴風雨過後,難友們聽說蔬菜玻璃房倒塌,劉飛主動帶著其他難右趕到現場搶救。他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扒開玻璃房、抬開鋼架尋找埋在下面的難右,找到了被壓死的顧小琪、尤龍泉、張春付、李付春和滿身是血還剩一口氣的周全榮、鄒福生,但就是不見錢明的下落。後來劉飛扒開一張桌子,在桌子底下找到昏厥過去的錢明。因為錢明受的是外傷,所以沒有生命危險,就這樣錢明在北大荒經歷了五次劫難,奇跡般地死裡逃生。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紅旗大隊先是在室內把人打死,然後用板車拖到蘆葦蕩去埋葬。後來覺得很費事,所以就採取把還沒有處死的活人統統押到蘆葦蕩用繩索勒死,等不到他們斷氣就扔進蘆葦蕩埋土。
  • Heaven
    他看到滿城都是不上學的紅衛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燒和搶劫。只是毛澤東妄想通過文革,可以穩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領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殺人放火不僅在國內點燃,他還計畫把火引到國外去。
  • Heaven
    阿貴在大隊部的鬥爭會上被打死以後,被造反派扔下樓時,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樹的樹枝擋住他的身體後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貴身體沒有受到多大損害。
  • Heaven
    他怎麼也想不通,這樣一個在學校追求進步,熱愛自由民主,為共產黨奪政權犧牲的人,革命成功後卻會遭受幾十年的苦難?
  • Heaven
    但現實是人民天天在挨餓、死殍遍野,當官的騎在人民頭上,任意的欺壓宰割百姓。每當看到這些我們在陰間地府,為這批受苦受難的同胞哭泣難過。
  • Heaven
    他給各村農民修理可以欠帳,沒有錢只要給上一點山芋之類東西也可以。他一面給人修理,一面還給人講三國、水滸、西遊記一類故事,所以他一進村就會聚集不少民眾找些東西來給他修理,所以生意不錯。
  • Heaven
    當初你們騙我們,農村這樣好那樣好,你們這些人為什麼不肯帶頭去農村?為什麼一些不肯去農村的工人以後照樣安排在廠裡工作?為什麼在我們到農村去的幾年時間裡,廠裡陸續招了不少年輕人當工人?你們完全違背承諾,說話等於放屁。
  • Heaven
    搞大躍進瞎指揮,因而工農業生產遭破壞,物資嚴重短缺,沒有原料,沒有資金,很多工廠的建設項目下馬或停產半停產。
  • Heaven
    土地都已被共產黨以合作化為名收歸集體,而且對農民的農副產品實施統購統銷,因此糧食、棉花、大豆全都徵購了去,農民不夠吃只得天天喝粥。後來搞人民公社大躍進更把農村搞得天昏地暗,神魂顛倒。
  • Heaven
    有的則罵共產黨騙我們到這裡來保家衛國當炮灰,現在把我們扔在這裡。陳堅和劉福仁二人和其他逃亡的軍人自己的性命還難保,哪能管得了這些,只是應付幾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