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葡式建築奇觀之一:巴西的聖方濟各堂

巴西, 聖方濟各堂
位於巴西的歐魯普雷圖(Ouro Preto)起源於17世紀,由於該區域在1693年發現了金礦。這座城市有著豐富的葡萄牙建築遺產。(Robert Napiorkowski/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3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遇綜合報導)歐魯普雷圖(Ouro Preto)是巴西一座古色古香的山城,在葡萄牙殖民時期曾為著名的金礦城市,留下了許多富麗雄偉的古典建築。歐魯普雷圖也是巴西首座被列入世界遺產的城市。歐魯普雷圖的位置相對偏遠,距離里約熱內盧需約六七小時的車程。這座位於內陸山地的小城市建於17世紀後期,該區域於1693年發現了金礦。當地所產的黃金在吸收空氣後,表面會產生獨特的黑色光澤,這也是該城市名稱的由來。歐魯普雷圖在葡萄牙文的意思是「黑色的金子」,因此又被稱為「黑金之城」。

說到南美洲的黃金,該地區曾是世界重要的黃金產地之一,在當地採礦業的高峰期,全世界有六成的黃金是來自歐魯普雷圖。不過,金礦到了19世紀便已採集耗盡,現今的歐魯普雷圖已幾乎見不到黃金了。

聖方濟各堂
這座地處偏遠的教堂(聖方濟各堂)是為了歐魯普雷圖的天主教信徒們所建的。(Marco Paulo Bahia Diniz/Shutterstock)

儘管如此,歐魯普雷圖仍保留了非常壯觀的文化遺產和葡萄牙殖民建築。從前的礦業小鎮也早已發展為城市,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中。2010年,葡萄牙政府彙整個一份世界七大源自葡萄牙的奇觀名單(the Seven Wonders of Portuguese Origin in the World),這份清單羅列了葡萄牙帝國(1415-1999)在世界上各處留下的許多建築遺跡,例如澳門的大三巴牌坊(Ruins of São Paulo Church & College)、摩洛哥的馬扎岡(Fortress of Mazagão),以及印度的慈悲耶穌大殿(Basilica of Bom Jesus)。當然,歐魯普雷圖的聖方濟各堂(St. Francis of Assisi)也榜上有名。

聖方濟各堂
位於巴西歐魯普雷圖的亞西西聖方濟各堂(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是巴洛克風格的教堂,融合了葡萄牙和巴西的藝術和建築特色。(GTW/Shutterstock)

聖方濟各堂並不是一座雄偉巨大的教堂,但其優雅的洛可可風格,配上環繞周圍的山景,卻也頗有一番韻味。從外觀上,翡翠綠的大門和木窗鑲嵌在白色的粉刷牆面中特別醒目。教堂的正面有兩座圓形鐘樓和一個主入口,入口上面有著巴西特有的圓形浮雕裝飾以及洛可可風格的弧形山牆,搭配著地中海地區常見的紅色屋瓦,顯示出結合葡萄牙和巴西當地的建築特色。

聖方濟各堂
優雅的聖方濟各堂有個一對圓形鐘樓。(OSTILL is Franck Camhi/Shutterstock)

在17世紀時,巴洛克式的建築風格從西班牙和葡萄牙傳入拉丁美洲。當時西班牙的巴洛克風格(Churrigueresque)將灰泥裝飾發展到了巔峰,這種風格使用了大量的粉飾灰泥來塑造極度繁複、流線型的巴洛克裝飾,屬於巴洛克晚期的風格,又被稱作洛可可風。在傳入拉丁美洲後,成為當地殖民城市常見的都市地景。在葡萄牙統治下的巴西同樣也以洛可可風格作為主要建築風格,不同於西班牙的是,巴西的殖民城市是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作為範本,風格上則吸取歐洲各地區的巴洛克風格。巴西的洛可可建築在裝飾較為收斂,卻多添了一番當地的特色。

當時巴西最著名的建築師暨雕刻家安東尼奧·弗朗西斯科·里斯本(Antonio Francisco Lisboa,又名阿萊賈迪尼奧Aleijadinho)為歐魯普雷圖設計了聖方濟各堂。他是巴西本土的洛可可建築師,自幼跟隨木匠父親學習雕刻和建築設計,對巴西本土建築的發展有著功不可沒的影響。

聖方濟各堂
教堂內寧靜祥和的佈置,營造出一股虔誠的氛圍。(T photography/Shutterstock)

阿萊賈迪尼奧在教堂設計上使用了許多源自於葡萄牙的洛可可建築元素,例如鍍金的木雕裝飾以及高浮雕。鍍金木雕裝飾在葡萄牙被視為國家級的建築特色,造價相對其它裝飾種類較為便宜,卻又能展現浮誇華麗的裝飾圖案。而高浮雕則是立體度非常高的一種浮雕裝飾,相對於淺浮雕更能生動地表達人物和其背景環境。

由於當地盛產黃金,因此鍍金木雕裝飾也大量出現在聖方濟各堂內部,像是在柱子或天花板邊緣的裝飾,以及法王聖路易(St. Louis)的雕像壁龕。

聖方濟各堂
教堂內部精美的木雕裝飾以及法王聖路易(St. Louis)的雕像,他也是亞西西的聖方濟第三修會(譯注:天主教修道會的一種)的共同守護聖者,該修會信徒們承諾根據聖方濟各的教誨,以福音作為他們日常生活的歸依,而不必穿著修會會衣。( Filipo Tardim/wikipedia)

聖方濟各堂入口上方的圓形高浮雕,是該教堂的特色之一,也是巴西特有的建築元素。這幅由皂石製成的浮雕描述著該教堂的守護聖者——亞西西的聖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獲得聖痕的故事。聖方濟各是12世紀意大利知名的苦行僧人,以幫助窮人為畢生志業。

具有木匠背景的阿萊賈迪尼奧不僅設計了整座教堂建築,還親自雕刻了教堂內部的裝飾,不過他的設計一直從18世紀中到19世紀末才完工。

聖方濟各堂
在教堂入口上方,一幅生動的皂石浮雕描述著亞西西的聖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獲得聖痕(類似耶穌被釘十字架上留下的傷痕)的故事。( Ricardo André Frantz/wikipedia

和所有巴洛克教堂一樣,聖方濟各堂除了精美的建築裝飾外,也有豐富的雕刻和壁畫,實體的雕刻、裝飾和牆上的繪畫彼此互相銜接、融入。聖方濟各堂內部的天花板是一整幅巨大的壁畫,由周圍的牆壁一直延伸至屋頂。這幅由洛可可畫家阿塔德大師(全名為曼努埃爾·達科斯塔·阿塔德,Manuel da Costa Athaíde)所繪製的《聖母光耀與音樂天使》(Glorification of Our Lady Among Musician Angels),融入了巴西當地的風俗來描繪聖經中的故事,為教堂主殿塑造出一股寧靜莊嚴的氛圍。這幅壁畫也是阿塔德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阿塔德也是巴西本土的藝術家,他的子弟成群,對當地的繪畫風格具有相當深遠的影響。他的構圖方式,尤以教堂天花板壁畫的透視技巧,一直到19世紀中都是後人學習效仿的典範。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網站,建築師阿萊賈迪尼奧和畫家阿塔德都是巴西最早開始發展民族藝術風格的藝術家。由於歐魯普雷圖地處偏遠,勞力和建材都取得困難,這些藝術家們在有限的條件下,有時候甚至必須修改設計來適應當地環境,卻也因此發展出自己的風格。

聖方濟各堂
巴洛克–洛可可風格畫家阿塔德大師(Mestre Ataíde)為教堂的木製天花板繪製了壁畫《聖母光耀與音樂天使》(Glorification of Our Lady Among Musician Angels)。( Ricardo André Frantz/wikipedia

本文部分摘自1 of the 7 Wonders of Portuguese 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Brazil’s Church of St. Francis of Assisi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亞爾修道院
    菲利普心中的埃斯科里亞爾修道院是一個精神生活和研習學習的中心,這樣的環境旨在培育廣博的智慧、文化和教養。除了做為西班牙的王宮之外,同時也是一座修道院、女修道院(convent)、教堂、圖書館、學校和醫院。
  • 大理石在他手裡充滿肉感!他的《大衛》可以和米開朗基羅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檢點得罪對手,正當紅卻突遭重擊,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博物館
    在亞伯特親王雕像的上方,刻著藝術家約書亞‧雷諾茲(Sir Joshua Reynolds)的一段話:「每一種藝術的卓越之處,在於將其目的完全實現。」建造V&A博物館的藝術家、建築師和雕刻師傅們將親王的理念如此優美地呈現出來,成功地推動了英國的藝術和產業發展。這座建築物確實完全實現了它的目的。
  • 但丁
    但丁在放逐期間完成的《神曲》(The Divine Comedy)已公認是他最著名的著作。非常巧合的是,近期在北義大利聖多美尼科博物館(the San Domenico Museums of Forlì)舉辦的紀念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恰好就位在1302年但丁從阿雷佐(Arezzo,位於佛羅倫斯東南方約80英里處)逃往的城市——弗利(Forlì)。
  • 建築
    平時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未實現的建築設計圖,它們通常存放在黑暗的檔案櫃中或直接被丟掉。就連在巴黎美術學院內完成的建築設計圖也面臨著類似的命運。不過,感謝美國的一位收藏家對學院派藝術的熱愛,讓我們今天能夠看到這些非常罕見的精美草稿,這些法國專業訓練的建築師所繪製的建築瑰寶。
  • 法隆寺
    聖徳太子在日本下令建造的第二座佛寺是日本南部奈良縣的法隆寺(Horyuji)。這座寺廟在日本藝術史、建築和精神遺產上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 西敏寺
    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在英國歷史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這裡是王室成員接受加冕的地方,也是許多先驅和著名人物的長眠之所,比如無名戰士墓是紀念那些在戰爭中失去性命的先人,還有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溫斯頓·邱吉爾(Sir Winston Churchill)、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艾蜜莉·勃朗特(the Brontë sisters)、珍·奧斯汀(Jane Austen)和魯德亞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等多位文學家和政治家的紀念碑。
  • 文藝復興知名藝術史評論家喬爾喬·瓦薩里(Giorgio Vasari)在他的著作《藝苑名人傳》中寫道,喬托「重新引進了精確描繪生活事物的技巧,這個技法被遺忘超過兩百年之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