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逃生記(45) 青蔥爛酒論英雄——古今英雄誰敵手(下)

作者:葉光
北京逃生記(夏瓊芬/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1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古今英雄誰敵手(下)

徐隊從馬道上站了起來,夾著菸說:「還有嗎?咋不講了?」

大家都出了長氣,小文笑著說:「徐隊,還多著哪!」

徐隊笑著說:「得,收風圈兒。明兒咱哥倆再嘮。」

大家像聽話的牲畜一樣被趕回了狹小的監牢,風圈兒門「噹」一聲關死了。

§

晚上電視一斷,小文開始了「坐板兒論壇」。上午風圈兒裡小文講的「抗日十大騙」,大家聽得又新鮮又震撼,大多內容我也是第一回聽說。

「中國在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席位,那是國民黨十四年抗日打出來的。中國從一個弱國成了『反法西斯四大領袖國』,雪洗了百年國恥,清朝以來所有不平等條約從此廢黜——國民黨收回了東北、台灣和澎湖列島,特別是蔣介石逼迫蘇聯承認民國對外蒙古、海參葳、『六十四屯』的主權,這些功績掩蓋不了。」

我插話說:「史學家曾說過:如果不是國民黨內戰敗了,中國的抗日,會被全世界『勢利』的歷史學家們,歌頌成『最壯麗的史詩』。」

靳哥滿臉疑惑,「共產黨真沒抗日?」

小文說:「共產黨表面喊抗日,暗中當漢奸。歷史課本裡說『共產黨消滅日軍五十二萬』,戰役在哪兒?現在為了籠絡台灣,共產黨追認一百多位國民黨將軍為抗日英烈,共產黨抗日陣亡的將軍名單在哪兒?想歌頌自己的抗日題材都沒有,《小兵張嘎》、《地道戰》,這能消滅五十二萬日軍?

「說『平型關戰役』是林彪打的,其實是國民黨消滅的日軍,林彪只是伏擊了日軍補給小隊。彭德懷的『百團大戰』實際是『百排小戰』、麻雀戰。林彪和彭德懷都因為打日本被批了,因為毛澤東在此前連發五封電報制止共軍抗日。新四軍不但沒抗日,還私通日本,在皖南偷襲、圍殲了國軍的抗日部隊,全國譁然。

「國民黨抗日的時候,共產黨對外做了三件大事:全民欺騙、大種鴉片、投靠蘇聯。

「第一,全民欺騙,他叫『做群眾工作』:打著抗日旗號大肆徵收『救國公糧』,騙農民參軍。當時八路軍為搶日偽的物資,也騷擾日軍打偽軍。這樣爭取民心,後來壯大成了一百二十萬正規軍,二百萬民兵。電影《平原游擊隊》裡的台詞:『鬼子進村了,八路進山了』,就是歷史的佐證。

「第二,大種鴉片,他叫『大生產運動』,種了六年鴉片。賣鴉片到國統區、淪陷區。《南泥灣》裡的『花籃裡花兒香,請親人嚐一嚐』,那是種罌粟的見證。前蘇聯估計中共那『三萬英畝革命的鴉片』,第一年賣了四十多噸成品,掙了二十多億法幣,相當於今天六億四千萬美元。當年中共就富得流油了。人們回憶說:『毛主席胖了』。

「第三,投靠蘇聯,同時還勾結日本。日本侵華最怕的就是蔣介石的『新生活運動』。蔣介石要使中國人從心裡強大起來、團結起來,明令禁鴉片。日本侵華,用鴉片腐蝕中國人,中國全民『抵制日貨』的時候,共產黨用鴉片跟日本做貿易,合伙向中國人推廣鴉片。後來毛澤東、周恩來都跟日本人說過:沒有日本,他們得不了天下。」

靳哥說:「我明白了,為什麼日本一敗,共產黨就急著內戰,他是不能等國民黨緩過來。」

小文講:「四六年共軍突襲攻下遼寧四平,但是共產黨不說這是他挑起內戰,他說這是打擊反動派,硬說是後來國民黨發動內戰。」

靳哥問:「那國民黨怎麼叫『小米加步槍』給打敗了?」

小文說:「蘇軍繳械了關東軍的軍火,都給了中共了。中共跟蘇聯簽訂出賣國土的《哈爾濱協定》,這樣換了五十萬人的裝備,後來蘇聯又把二戰中美國無償援助它的武器的三分之一,折合三十多億美元的裝備賣給了中共,他哪是『小米加步槍』,電影演的能信?」

靳哥慘笑了,「敢情共產黨都是編故事。原來誰要跟我貶『毛主席』,我得叫號兒裡揍他!我們這代,真把毛主席當神啊!你說蔣介石是抗日英雄我信了,怎麼……毛主席好像成了賣國賊了?」

小文講道:「歷史上最殘暴、最荒淫、最賣國的皇帝有幾個,誰也比不上老毛。老毛為了蘇聯支持他打內戰,曾經同意將來把當時的遼寧、安東等省的一些地區劃給朝鮮。毛澤東割出去的蒙古[1],面積相當於四十三個台灣。」

台商好不容易說話了:「現在我們台灣的中國地圖上,還包括蒙古的啦!中共大肆活動,買通盟友們支持蒙古獨立,支持蒙古進聯合國,比蘇聯跳得還歡,恬不知恥呀!」

小文說:「還有一個小故事,大家看看到底誰賣國?國民黨要蘇軍撤出東北,蘇聯簽了撤軍協議還賴著不走。蔣介石就利用美國向蘇聯施壓,同時製造假情報,佯言中、美聯軍要攻打東北!故意在內部散布,有意讓共產黨特務竊取了,毛澤東如獲至寶,密報給斯大林。蘇軍立刻撤兵,把重工設備和一些鐵軌都拆走了!斯大林一面命令毛澤東叛亂,占領東北鬧獨立;一面命令蒙古人民黨(共產黨)鬧獨立,讓國民黨兩面受敵。」

李局問:「聽說共產共妻是老毛的發明?」

小文搖頭,「我不清楚,但是老毛確實說過。抗日的時候,老毛在延安殘酷整人,號稱整風,背地裡玩他那十幾個女人。」

「假金庸」說:「後來中央,是想用女色和名望把毛澤東的權力架空,所以老毛玩女人成百上千[2],中央都提供方便,還四處為老毛建行宮,物色女服務員,結果老毛看沒權了,發動文革,不但把權力收回來了,還把老部下都整了。」

靳哥問:「不過共產黨打仗還是有一套吧?」

小文說:「這一套就是拿人命墊!共產黨先搞土改,給農民實惠,騙農民去打國民黨。毛澤東戰術的『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其實就是『人肉戰術』。著名的『解放三大戰役』,就是用農民的命墊出來的。『淮海戰役』是共軍死五人,國軍死一個,這麼壘出來的。可農民後來落個啥下場?」

「假金庸」哼了一聲,「五九年到六一年,大饑荒餓死那四千萬[3],農民又是主力軍!我在中央辦公廳幹過,我可知道點兒內情,那三年根本沒有大災,純粹是政治災害!那時候全民煉鋼,超英趕美,莊稼爛在地裡沒人敢收!大『放衛星』,『畝產十三萬斤』。按虛報產量徵,把農民的種子糧、飼料都收光了。村村死絕的不在少數,還有人吃人的,這才是『萬惡的舊社會』!」

小文又說:「共產黨奪了天下,第一件事,就是清洗當年抗日的國民黨官兵。美其名曰『鎮壓反革命』,殺了國民黨有關分子五百多萬,而且他們的子孫都『永世不得翻身』!」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在真實的歷史面前,謊言站不住腳。號兒裡懂漢語的是都被小文講的真相震撼了。

晚上我值頭班兒,在門口數趟,還在跟靳哥議論抗日和二戰。隔壁開始求醫,求了半天,隊長和大夫才過來。又問了半天病情,才給開門兒。

突然 「啊」地一聲,隔壁門口亂了,緊接著門口躥過去一個犯人,大叫著:「有人越獄!」(待續)

[1] 毛澤東賣國的背景、經過、延伸:
1. 1945年8月14日,國民黨和蘇聯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規定:蘇軍撤出東北,歸還旅順大連,歸還中東鐵路。外蒙的獨立由外蒙古全民投票決定,蘇聯不能協助中共、蒙古、新疆鬧獨立。但雙方未確定公民投票的時間和方法。這是國民黨要求蘇聯撤軍的緩兵之計,美國也無條件承認蒙古是中國的一部分。
2. 蘇聯撤兵東北,卻依然占據蒙古,強制外蒙全民投票,一些地區蘇軍武力逼迫人們投獨立票,蘇軍也參加投票,才使多數票同意獨立。國民黨、美國的聯合國代表拒絕承認該結果。
3. 1949年10月1日,中共的版圖上就去掉了外蒙古,隨後多次發行郵票慶賀蒙古獨立。
4. 1949年10月16日,毛澤東緊跟蘇聯,和蒙古建交。
5. 1950年10月,周恩來去蒙古主持主權移交儀式。
6. 1962年,由於美國棄權,蒙古進入聯合國,這是毛澤東極力聯合亞非拉小國投票的成果。
7. 毛澤東還出賣了六十四屯和海參葳。清政府賣國條約也規定六十四屯和海參葳是中國領土,國民黨也多次談判要求收回。
8. 1999年,江澤民與葉利欽(又譯葉爾欽)簽署的「中俄邊境協定」,徹底地把唐努地區、六十四屯和海參葳及江澤民的其它贈地,共100萬平方公里無償劃歸俄羅斯,因為江澤民的把柄在俄羅斯手裡:他年輕時做過日本特工,而後在蘇聯與色情間諜鬼混後,又做了克格勃(KGB)的中國特務。
[2] 毛澤東的腐朽淫亂生活,在中央早就是公開的祕密,早在1980年代,在系統揭露毛暴政(建國後發動各種運動,致使8,000萬中國人死亡)之前,就有人披露他的淫亂生活,以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流傳最廣。2006年又出了張戎夫婦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由於中共對網路、媒體的全力封鎖,現在不少青年人對這些並不知情,仍然盲目敬仰。
李志綏之死:1994年,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出版;1995年2月,李在國外的新聞發布會宣布將撰寫第二部中共內幕的回憶錄,不到一週,他就猝死家中。2003年,大陸一位參與謀殺的特工透露,是江澤民下的「暗殺令」,採用「藥攻法」暗殺李志綏:即指甲中放入一點特殊的藥物,倒水時彈入杯內,人喝了三天後將死於心臟病。
[3] 1994年紅旗出版社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承認1959年至1961年,大陸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4,000萬。

本文由博大出版社 http://broadpressinc.com 授權轉載

點閱【北京逃生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洗手間裡,我在洗臉池前磨磨蹭蹭,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鏡子裡,一個戴黑墨鏡的在向我微笑!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兒。「方明,這兒沒監控。」這熟悉的聲音讓我心驚肉跳!他摘下了墨鏡——My God!是他!
  • 在醫院見到了杜紅,也看到了她那位一直昏睡的將成為植物人的男朋友,我真是無話可說了。這個剛畢業的法律研究生,不諳世道,跟預審死磕,結果被一手遮天的小預審整得被律師所解聘、男朋友被打成重傷。我塞給她一萬元——杯水車薪,在這昂貴的醫院裡支撐不了幾天。這錢還是我向母親借的,我目前在國內的現金,為還人情債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 徐隊一愣:「說點兒『人話』你聽不懂啦?非得讓我說『黑話』是不是?方明,收拾東西!」我終於聽到了這句久久企盼的「自由令」——坐牢四個月,我就聽不懂「人話」了?非得用「地獄的語言」翻譯一下!我已經成了標準化的大陸囚徒了!
  • 忽然牢門口鈴鈴作響——徐隊拿著鑰匙當鈴鐺晃。「又講課呢,方明?」他說著開了鎖,裝模作樣地說:「放學了,你走吧。」這是著名小說《最後一課》裡的最後一句話,他用的也是小說中那老師悲涼無奈的語氣。又開玩笑了。我馬上改為笑臉迎了過去,「徐隊,又提誰呀?」
  • 原來膾炙人口的「諺語」竟是半個世紀的騙局!應該是「小河有水大河滿,小河沒水大河乾」——大河的水是小河流匯過去的!人民富足了,國家才富強,西方民主社會就是這樣;而中共顛倒是非的「諺語」竟能騙了幾代大陸人——一味壓榨、搜刮人民,紅產階級打著國家的名義中飽私囊,給嗷嗷待哺的人民剔出點牙縫裡的剩飯,這就是黨的溫暖。
  • 「十萬搞定!後來都是預審教我的口供、教我的逃跑路線。他是讓我舉報一個『專門轉移朝鮮人出境的團伙』,其實就是一個韓國大飯館。預審給我換了身好衣服,明著安排我去求那兒的韓國老闆幫我偷渡,讓我給老闆打個欠條,然後他們好去抓那個老闆,逮個現行。他們四個人在大門外守著,兩個在裡邊吃飯,我裝著找老闆,從後邊兒的廁所窗戶跑了。」
  • 不到二平米(平方公尺)的廁所煥然一新——這就是布什總統給老江打電話,給我們爭來的「人權」!只是鋪鑲了磁磚,安了可以洗涼水澡的淋浴,換了個四十W的燈而已。沒幾個月,七處就要搬到昌平了,臨走還費錢幹這個——「廁所人權秀」!這足以讓老江給布什回話時吹得天花亂墜了。
  • 小周可以選擇別的抗爭方式,可以低低頭出去,去宣揚他的FLP 「公平——邏輯——證實」的理念,可這個昔日的基督徒,把《啟示錄》銘刻在心,選擇了一條殉道的路——不,他抗爭了,曾經從死神的魔掌中甦醒過來了,是那個男大夫,硬把他推向了殉道的路——撒旦!不折不扣的撒旦!
  • 「反基督,也是預言文化中常用的一個比喻,比喻敵對基督一樣的善的信仰。現在黨的元首姓『江』——六劃;他的權杖——共產黨的『共』——六劃;專門迫害信仰的機構——六一○公室,這就是六六六。」心裡還在疑惑,還真沒有比這解釋更貼切的了。我又問:「《啟示錄》還預言啥了?」
  • 大家正無聊,小周向我提了個非常抽象的問題:「方哥,判斷問題的時候,你們教過思路的順序沒有?就是看問題先看什麼,後看什麼,怎麼看?」「全面看唄,能歷史地看最好。」小馮說:「看事實唄!」小周一笑,說:「小馮,如果誰上來就讓你『看事實、看事實』,很可能他在騙你呢!你看了『事實』,被騙了還不知道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