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芝

徐正毅  
【字號】    
   標籤: tags:

元宵燈謎:五隻減兩隻,打一個台灣地名——三芝。三芝鄉是台灣北岸的小鄉鎮。本來狹小曲折的海岸公路,如今已經筆直寬闊,從淡水到三芝一路順暢,很快就到達,因此逐漸形成新的市鎮。

多年來,我還是捨大道而就山徑小路,沿路兩旁是台灣剩下不多的相思樹林,還有些農戶擺著自家的蔬果販售。在筊白筍採收的季節,買些回家水煮之後,沾醬汁吃來十分香甜;平日路過,買些品種最好的五十七號地瓜,用來煮粥,口感好甜度適中。

三芝老街有間媽祖廟,據說是從台北公園移過來的,香火鼎盛。廟前有家賣豆花的小攤,打從十幾、二十年前開始,每回到了這兒,總不忘來碗豆花嚐嚐。如今這家路邊小攤也租起店面,把原來打算度三餐的小攤變成了事業來經營,這位來自宜蘭的年輕人顯然平順地落地生根。

這位青年知道我喜歡畫圖,我也常把他當成畫圖的題材。談話間,知道這些年來他們兄弟姐妹逐漸長大,都能體會父親的辛苦,於是半工半讀地自力更生。看著他,畫著他,發現他始終不變的是憨直誠懇的笑顏。——轉自台灣大紀元時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灣,被譽為「美麗之島」。其來有自:16世紀期間,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擴展勢力,該國人士飄洋過海,到處尋找可擴展之處,有一天於航海時發現台灣,大呼:「Ilha formosa!」(美麗之島!)
  • 我看過一個美食視頻,講中國人喜歡見面問「吃了嗎」的含義,是說因為以前人是餓著長大的,所以見面首先會問這個問題。而我對美食的理解是愛——全部關於愛。
  • 海上孤舟。(Pixabay)
    在張子靜曾是一個少年時,和他後來的生命晚期,都寫過「我的姊姊張愛玲」這樣的同類文章,晚年接受記者採訪談張愛玲。他很忠厚,回憶起父親,母親,姐姐,一律都有溫暖底色。同樣,他抱歉著自己這樣平庸而寒苦的一生,實在是配不上那樣才情飛揚的姐姐。然而,他以她為驕傲。
  • 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那邊的山稜線上終於現出第一道曦光。我雖然只是一支蓮葉,這麼卑微的身分能夠守候主人,守候美麗鮮妍的蓮花,真是打從我土裡的根柢覺得榮耀
  • 牽過的手,愛過的人,牽絆依舊?温暖依舊?曾經,大手抓握著小手,小手依順著大手。曾經,有手在妳的手心打勾勾。曾經,有手在你的手心畫顆心。那人,那手,那情緣,模糊了?消失了?
  • 上幾期我們和大家分享了中國文化中六藝,但是這六藝在古代主要是男子所學的,那麼女孩子都會學什麼呢?
  • 遠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經大幅偏離預計航向,那就繼續渡下去,通往某處亦未可知。操場逆時針繞向前,最後一公里,繞進地心。遠方如果是原地縱向,如果是,內向的前進。
  • 上期我們講到,2005年11月份的下旬,高智晟到山東、遼寧、吉林調查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的真相之後,給胡錦濤、溫家寶寫了第三封公開信,第二天,就鄭重發表退黨聲明,並且說: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 12名香港青年為什麼要逃離香港?有人說,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根本沒有兌現,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們卻是無情的鎮壓,那他們只能逃離這被壓迫之地。「逝將去女,適彼樂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 張愛玲的成長過程中,成天耳聞目睹的就是大家族裡的親人反目,顯赫的家世背後,子弟的敗落,現實生活中的窘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