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文周--感恩節的禮物(小短篇)

雨文周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15日訊】林曉薇從婦產科診所走出的時候,初冬的太陽已經滿了暖意烘焙著她的心,溫潤得猶如憑空裹了一層新棉絮,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從她略顯蒼白的雙頰上慢慢蕩漾開──
「小傢伙好好的看起來很健康呢!估摸出生的時候重量一定不會低於7磅吧!」

醫生溫和的話語一直迴響在曉薇的耳旁,她下意識地伸手摸著緊邦邦即將臨產的腹部,她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子宮微微地蠕動——那裏躺著她的骨肉。還有不到2個星期,小傢伙就將破殼而出,脫離她的母體,她急不可耐地期待著又無可抑制地焦灼著!

她原本並不打算要那孩子的。她和先生來美國之前就已經擬定好了的,用三年的時間修完經濟學碩士的全部課程之後,爭取到華爾街謀取一官半職,然後開始真正的零度起飛。而在這整個計劃之中,孩子自始至終都不是在她的預算之內的,現在她的宏偉目標只實施了一半就不得不擱淺,她對自己一時大意而忘記按時服用避孕藥而懊惱不已。

她也曾經有過要打掉那孩子的念頭的,她不想中途輟學,畢竟她已經不年輕,不斷衰退的記憶力像個小淘氣似的,時不時地在她熟捻的四周冒了出來,折去了她些許的自信。但是每次看見先生眼裡藏不住的欣喜,她不得不慾言又止,先生是愛孩子的,她知道!

她堅持了三個月,依然如常般往返於學校,直到在懷孕四個月的某一天,因為嘔吐不止而險些暈倒在時報廣場的地鐵站上。自那天之後,她不得不放棄了最初的堅持。

曉薇從來就是喜歡把時間排得滿滿,不讓自己有太多閒暇的人,到如今不得不面對事實,為了孩子蝸居斗室獨對四壁,那樣的日子實在是不好過的,她一下子覺得失去了生活的重心。每每早起看到先生忙碌著急趕去公司的情景,她總會莫名地生出一絲妒忌,繼而這種壞情緒又會沒來由地遷怒於那個裹在她肚腹中無辜的孩子。

時間對常人來說快得就像用手心去抓龍頭裡的自來水,還沒感覺它的溫度就已經嘩嘩地流瀉去了大半,可是對一個並不打算懷孕的孕婦來說卻是度日如年,每天除了遵醫囑的一日三餐外,唯一的樂趣就是將她逐漸隆起來的肚子對著衣櫥中的那面大鏡子出神:

「怎麼還是昨天的老樣子呢?快點大起來好不好?」

她喃喃自語重複著這些無聊而可笑的詞語,巴望著那個孩子一日成精,不消十月就可以從她的肚腹中蹦出來。

還有一件事情是她怎麼忙碌都不會忘記的,那就是臨睡前在月曆上打勾,以示舊的一天的結束新的一天的開始,這樣的習慣是在她沒來美國之前就已經養成了的,年復一年她看著所有的喜怒哀樂在她隨手的一勾中煙消雲散,那些曾經的快樂抑或痛苦最終不過是整個生命旅程中的一道流星,明天還是得實實在在的繼續,當她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她會為每個快樂的日子畫上一個笑臉,而那些籠罩著憂鬱的日子也不過是她手低下的一個草草的「X」字。

自有了那個孩子後,曉薇的這個動作稍稍有了一丁點的變更,她將往常的記錄方式換作了倒計時,她的預產期是同她的生日只查一天的十一月二十五——感恩節,一個很隆重的日子。這樣的排序方法讓她不由自主想起了1997年香港回歸時懸掛在上海世紀廣場上,那塊巨幅倒計時廣告牌,或者每年年末上演在紐約時報廣場上,擁擠的人群為了一堵迎接新年的盛大儀式「蘋果落下來」而眾聲歡呼的場景。

曉薇憂心地等待著,摻雜著激動惶恐焦躁不安地等待著,偶爾她的等待也生出些許孩子般的憧憬,她幻象著她的孩子會有一雙卡通娃娃一樣漂亮健康的大眼睛,不會像她或者他爸爸一樣,加起來不下1500度的深度近視!

今天,在那本日曆上,曉薇用紅色畫筆清晰地記錄著離十一月二十五日還有短短的15天。

很好的初冬的下午,陽光又暖了一層,風也不知道躲哪裏去了,路邊公園比平時多了閒聊的人影,少了葉子點綴的楓樹上,幾十只鴿子在樹桿上棲息著,儼然成了又一道風景。

「別擔心,生孩子沒那麼可怕的,要多散散步,適度的運動有利於孩子降生。」

曉薇依從醫生的建議,止足在公園的一角,輕輕搖撼起自己的四肢,她不經意的舉動驚醒了正在午酣的鴿群,一陣羽翼飛過她的髮際,消失在白雲深處。

不過幾分鐘的運動已經令她氣喘吁吁,她靠著公園的椅背緩緩坐下,和煦的陽光打在她的身上,一絲愜意在她慵懶的眼眸中飄搖──

「很好的陽光,不是嗎?」她聽見一個聲音在朝她招呼。

她循聲而去,逆光下看見一個年輕婦人的側影,隆起的腹部,臃腫的身軀,靠在她對角的椅背上,正麻利地編織著毛線衣,小巧的尺寸,一眼可以猜出是為她未出生的孩子準備的。

「是啊,很好的天氣!」曉薇禮貌地應允著,一邊憶起似乎在哪裏聽過這個熟悉的聲音。

「看你的樣子預產期應該近了吧?」那婦人問著,眼睛依然游移在她編織的毛線上。

「十一月二十五日,偏巧是感恩節,你呢?」曉薇收起了先前的矜持和她交談了起來。

「那麼巧!我的預產期也是那天,但是醫生說我有早產的跡象呢!」

「那你還那麼篤定?」曉薇驚訝於她的泰然。

「有甚麼緊張的呢?我高興都來不及,世上還有甚麼比要做母親更幸福的事情嗎?我們連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呢!」

曉薇被她的情緒牽動,也興奮了起來問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是女孩子,我們為她起名了,很好聽的名字『林曉薇』,拂曉的『曉』,薔薇的『薇』。」

「林曉薇?」

曉薇訝異地瞪大眼睛,她驚悸的不單單是因為一個和她完全相同的名字,而是因為那婦人深情喚這名字的時候,那種久違了的思念像那群飛鴿般黑壓壓地向她襲來,令她措手不及。

她抬眼看她,陽光下,那婦人慢慢揚起頭正微笑地注視著她──
「媽媽,是媽媽!」曉薇呼喊著,竟然淚如泉湧。

一陣羽翼由遠而近從絲絨般蔚藍的天際滑過,紛紛懸掛在少了葉子的楓樹上,幾片細碎的紅葉隨風揚起,飄落在她迷夢的雙眼上,她抬手去拂,那帶著淚水的紅葉在她的指尖漸漸劃出一條弧線悄然而逝。

公園裡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對角的那張凳子上,覆蓋著滿目的紅葉,層層疊疊──
此刻,太陽變換了角度,霞光從西天飛照而下,映著萬物金燦燦一片。

走在歸家的路上,曉薇已經沒有了以往的忐忑。

「世上還有甚麼可以比能做一個母親更幸福的事情呢?」

她內心微微萌動的竊喜,令她的腳步如蝴蝶般輕盈。

她想:等孩子出生那一天,她一定會把這個好消息第一個告訴她遠在上海的母親!

而現在,她需要的只是靜心地等──
等待分娩,等待感恩節那天上帝賜予她的最隆重的禮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