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良修煉成仙的故事

陸真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7日訊】張良,字子房,漢初大臣。因為他在推翻秦朝暴政後,對滅楚興漢有功,劉邦稱讚他“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漢朝建立後,張良被封為留侯。張良不慕名利,不貪享榮華富貴,放下這既得利益,去認真修煉,最後成仙而去。在《仙傳拾遺》這本古籍中,有一篇文章《張子房》,敘述了這一事實。

張良幼時,路過下邳地方的圮橋,當時風緊雪大,他遇到一位老人,把鞋掉到橋下,老人對他說:“小孩,去把鞋子給我取上來!”張良毫不遲疑的下橋取了鞋,恭敬的交給老人。老人伸出腳,要張良替他穿上,張良“神意愈恭”,老人笑道:“孺子可教也!明早來此,當有所教。”

第二天,天剛亮,張良到了那裏,老人早來了,說:你比我後來,“未可傳道。”這樣一共三次,最後一次,張良先到。老人滿意了,以書授之,說:“讀此當為帝王師。若復求吾,乃谷城山下黃石也。”後人稱此書為“黃石公書” 。

張良讀了此書,變得很有智慧,善於應對變化多端的形勢,能夠駕馭各種局面。不僅如此,張良還用此書,“修之於身,能煉氣絕力,輕身羽化。與綺裏季、東園公、角裏生生、夏黃公,為雲霞之交。”(這是敘述張良用此書,指導自己修煉,達到了氣力無比,輕身羽化,能進入另外空間,並與數位神仙交往的殊勝境界)

《仙傳拾遺》中的那篇文章最後講,張良後來去世,埋在龍首原。赤眉軍造反時,有人盜他的墓,只見到一個黃石枕,那石枕迅速變化,飛走,就像流星一樣。墓中沒有張良的屍體與衣帽等物。

張良升仙后,做了太玄童子,在太清界伴隨太上老君。他的孫子張道陵,後來也得道成仙,張道陵在去崑侖山朝見西王母時,張良也趕去了。那篇文章中,還有另外一些內容,茲不贅述。

張良在功成名就之後,拋下一切榮華富貴,選擇修煉。從張良成仙昇天的美妙殊勝的結果來看,張良確實是做出了最好的選擇。正是:

人生百年如湯煮,生老病痛難盡數;
萬貫家財弄到手,到頭還是一抔土。
不如修煉昇天去,了卻塵世萬般苦!

──轉自《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古中國禮儀文化並非僅指人們的社交禮儀,其範圍涵括了上至國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會的道德倫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準則、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規範,無不包含在內。中國禮儀文化是自天而來的文明,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
  • 清王朝的東北邊境剛剛平靜,西北大漠狼煙再起。大一統王朝盛世,還要面臨最後一場大型的戰爭考驗。與滿清世代聯姻、忠心歸附的蒙古汗國,出了一位梟雄葛爾丹。他意圖稱霸西北,與清南北對峙,成為康熙帝的一大勁敵。
  • 唐朝中晚期時的名臣盧鈞(778年—864年),唐憲宗時中進士,唐文宗時任左補闕,以審理宰相宋申錫之冤獄而成名。此後,在文宗、武宗、宣宗三朝,先後拜尚書郎、常州刺史、給事中、鎮國軍使、廣州刺史、御史大夫、嶺南節度使、山南東道節度使、昭義節度使、宣武節度使、河東節度使、尚書左僕射(宰相)、太保等職,政績顯著,史稱其「踐歷中外,事功益茂」。
  • 清代時期,在外貿領域,中國曾出現過一群世界一流的商人。無論他們的義利價值觀,還是鉅大的身家財富,均處於世界頂尖商人之列。在這一頂級的商人階層中,歐美人士認為伍秉鑒的慷慨與信譽,最能代表中國人的廉潔風範。
  • 華夏大地的東北方,那白山黑水之間,有一片「滿洲」福地,沃野千里,物產富饒。滿族人的先祖在那裡繁衍、生息,金與清王朝的基業在那裡孕育、肇興。在滿族人的心中,滿洲有著吉祥、平安的美好寓意,更是帝國龍興、發祥的聖地。
  • 晚明時期,若論文學燦然之鄉,首推江南形勝;而江南詩書風雅之家,又以「午夢堂」文學家族為代表。情深意篤的沈宜修、葉紹袁夫婦,詩意地棲居塵世,撫育了眾多才華橫溢的兒女。葉家的三小姐葉小鸞,更是一位神仙般的妙齡才女。
  • 漢朝皇帝,請了一個大學問家班彪,整理漢代的歷史。班彪有兩個兒子,名叫班固、班超,一個女兒,名叫班昭,從小都跟父親學習文學和歷史。
  • 老子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亦從「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引申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至理名言,即世人應當效法大自然對待萬物的公平,不以一己之私和個人好惡、不屈服於壓力對待人與事,換言之,就是依照公認的道理或公平的標準待人處事,謂之「秉公」。
  • 康熙二十年,康熙帝用八年時間肅清三藩割據的內患。日夜懸於他心頭的三件大事——三藩、河務、漕運,終於完成了最重要的一件。藉著捷戰餘威,康熙帝又將如炬的目光,鎖定在大陸之外的東南海島——台灣。
  • 在大陸軍隊裡,情勢十分嚴峻,大陸軍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滿離開軍營後,再招募起來一隻軍隊,就更加艱難了。華盛頓將軍決定,趁著聖誕節,英軍忙於過節防禦鬆懈,大陸軍過河攻打新澤西首府特倫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