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趙姨

夏天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27日訊】
(一)

趙姨,50歲左右的年紀,穿著很普通,卻總是透著一種貴族的氣質,從她的身材和容貌推斷,她年輕時應該是一個大美人。

一次閒談,我說:「趙姨,您年輕時一定是個美人胚子。」趙姨呵呵笑笑,母親接過話說:「你趙姨可不止是漂亮,家裏世代書香門第,她父親就曾任某市市長。」

我聽了很驚奇,趙姨夫是一個本本份份、其貌不揚的人,一直在工廠裡做雜工,憑趙姨的條件怎麼會看上他呢?我隱約覺的這背後一定有一段故事。

趙姨看著我又是呵呵笑笑,然後開口說:「小丫頭又浮想聯翩了吧?說起我的家庭,其實也沒甚麼,許多的中國人都曾經經歷過,說出來都像是聽評書,剛開個頭,你就要知道下文了。」

我生怕趙姨不說,忙說:「您還是說說吧,我很想聽。」

趙姨說:「我父親在文革前任過市長,文革一開始他就被整,成天挨批鬥,不久我們全家被下放到一個很偏遠很貧困的農村,在那裏就更苦了……文革後,我們家又搬回到城裡,他被共產黨整怕了,不想再當官,還把我們姊妹倆都嫁給了工人,怕是再成為鎮壓對象。我們家的家風就是必須得父母做主,再說我也知道他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現在看來,他的這翻苦心是白費啦!」

「怎麼說呢?」我說。

「我嫁了一個工人,既不是富人也不算窮人,一直本本份份的過日子,按理是沒有可能會招惹共產黨,可是就是因為得了風濕,久治無效,煉起了法輪功,不久病就好了,於是一直堅持煉,誰會知道這又成了中共邪黨鎮壓的對象?所以我說父親吃了那麼多的苦,也沒有看透這個邪黨,它是想打擊誰就打擊誰,只要是它執政,就沒個好!」

我和母親都只是默默的點頭,趙姨接著說:「提起年輕時的經歷,有兩件事值得說一說,它影響了我的一生。」

我一下來了興緻。

(二)

我的母親是一個大家小姐,不僅是人長的美麗、精通詩文,而且性格溫文爾雅。

父親被批鬥的時候,家裏一下亂成了一團,吃喝都成了問題,母親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苦,一時不知怎麼辦,就在這個時候,當時造反派的一個頭頭看中了母親,並找她談話,說是只要答應他的要求,就可以「劃清界線」,就可以繼續享受以前的生活,母親沒有猶豫就回絕了。

後來我們全家都被下放到農村,我當時才十來歲,哥哥和姐姐也都沒成年,我們被強迫干體力活,不給吃飽,還要不斷被侮辱,村長接到指示就要拉我們一家去遊街。在刻意的宣傳下,孩子們不但不和我玩,還常取笑我,母親不止一次的抱著我哭泣。

一位傾慕母親容貌的市裡幹部,特意來找母親,說是只要離婚,她可以馬上帶著仨孩子回城。母親搖搖頭,那個幹部說:「你要想清楚,要不你會後悔的。」母親說:「如果我現在和你走,會後悔一輩子,如果我留下來,只會後悔幾天,最多是幾年,所以我覺的還是留下來對。烏雲不會總遮住太陽的,等有一天事情過去了,我怎麼面對他?情何以堪?!」

父親知道了這些事情,非常感動,他說在那無明的黑暗中,每每想及此事就有了生的希望。

若干年後,當母親回到城裡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看,我們不是挺過來了嗎?看來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呀!」

九九年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在舖天蓋地的謊言面前,只要堅持煉就要遭受酷刑折磨,我也曾茫然過。那天派出所的警察讓我簽不煉功的保證,我突然想起了母親,想起了她對那個幹部說的話,法輪功把一個疾病纏身的人變成一個健康的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因為眼前的一點利益,而違心背棄?當警察再一次問我為甚麼不簽時,我給他講了我母親的故事,又說:我面對和母親當年一樣的抉擇,如果我簽了,我將後悔一輩子的。那個片警沉默了一會兒,說:你回家煉吧,我不知道你也是煉法輪功的。

還有一件事,那時我們已經回城幾年了,哥姐都成家了。一天我下班回家,一進門,就見一個農民打扮的人在沙發上坐著,有點眼熟,細看原來是我們家下放那個村的村長,一下火就向上竄,他把我們家害的還不夠?怎麼還敢來我家?他的臉很艱難的動動,大概是不知道怎麼和我開口吧,我斜了他一眼,向母親望去,本來是殺氣騰騰的想問問,可是接上母親的眼神又忙低下頭,只聽母親說:「這是你叔,怎麼不叫一聲,這點規矩都沒有了?」我只好叫了一聲叔,然後就進自己的房間了。

隔著門,我聽見那個村長說:「真是……唉,我對不起你們全家……現在又來麻煩您,我真是沒辦法……房子、值錢的我都賣了,還是不夠……」

「別說那些了,都過去了,明天一早你就可以辦住院的手續去啦!」

第二天,村長一走,我就翻了,等我吵吵著說完,母親平靜的說:「我看見他也是心裏一揪,但是想他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會不記得的,除非是實在沒辦法啦,否則他怎麼會登我們家的門?細問才知道,他唯一的兒子得了白血病……上天已經懲罰他了,我們何必再做甚麼呢?」

後來知道那個村長不但沒有留住兒子的命,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幾年後也鬱鬱而死了。文革時,這個村長對下放的人們做了許多惡事,諸如甚麼強迫長時間干重活、遊街、開會批鬥,他以為他服從命令就沒事,天下是共產黨的,可是他不知道上面還有天,天理是公平的,結果沒幾年就家破人亡了。這讓我想到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們,你們也要醒醒呀!別等著天來懲罰你!

母親的善行,給她帶來了晚年的幸福,近九十歲了身子骨還硬硬的,甚麼都能吃,兒女沒有一個不孝順的,我想這應該就叫老來福吧!

古人總說善惡有報,此言不虛呀!@(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7年5月中旬,徐友漁接中國律師觀察中心主任趙國君邀請,於6月9日作一個題為「文化大革命中的異端思潮」的講演,聽眾是律師。
  • 大陸著名學者徐友漁近日拒絕有關部門要他取消反思文革演講活動的要求,他星期二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阻撓反思文革是不智的行為。
  • 【大紀元6月1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於國香港十三日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革研究專家徐友漁日前發表文革專題講演,據報導,演講前兩天公安部門以演講可能「在海內外引起不良反應」為由,曾要求取消活動。
  • 大紀元記者朱江報導)著名學者何清漣在6月7日普林斯頓大學召開的紀念反右運動五十週年研討會上,對王友琴博士,姚監複和魏紫丹演講評訴論時提出,搶救歷史的記憶這個任務迫在眉睫。搶救歷史的記憶在今天的中國有特殊的意義。
  • 1961年,中共邪黨為了搞統戰而虛意將廖耀湘進行特赦,還給了他個政協委員的虛頭銜。到了1968年,“文革”正席卷神州,這個國民党的將軍自然在劫難逃。他不像范漢杰、宋希濂等人那樣識時務,而是依然性格耿直,當然沒有他的好果子吃。由于他知道真實的民國歷史,知道抗戰的真相,知道東北剿共的真相,知道中共邪愚弄人民的歷史課本是偽造的,而屢屢將造反派駁的啞口無言。在一次批斗中,廖耀湘更是情緒激動,導致突然間心臟病發作,一代抗日名將,就這樣撒手人寰。

  • (大紀元記者孫燦編譯報導)中國古時候的學子在課前都要調息靜氣、打坐內省。這個傳統在現代中國已消失殆盡,尤其經過中共在文革中破四舊的折騰,在許多中國人腦中連概念都沒有了。不過雖然這個靜心方法在中國失傳,但美國人卻將之發掘,嚐試用於美國學校的教學之中。據紐約時報6月16日報導,針對小學生無法集中精神以及調皮搗蛋,美國專家近年來在美國小學內開始嚐試使用靜心培訓幫助學生陶冶心情。
  • 美國總統布什出席共產制度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時,兩次提到中國,指大躍進和文革時期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去。中國隨即表達不滿,提出交涉,要求“停止干涉別國內政”。三位聽眾對此表達了各自見解。 (w2007-06-18-voa46.cfm)
  • 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可能還記得,那時候中國大陸從幼兒園到大學都經常搞所謂的「憶苦思甜」活動,學校請一些據說是在「舊社會」受到過「地主」、「資本家」剝削壓迫過的「貧農」來給學生講述其在「萬惡的舊社會」“悲慘」的遭遇;聲淚俱下的控訴「國民黨反動派」的「罪行」,最後還要熬一鍋野菜湯讓大家吃。當時的青少年普遍認為,「舊社會」的「勞動人民」都是吃米糠、野菜湯甚至是草根樹皮長大的,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而現在的「幸福生活」都是共產邪黨給的。
  • 本文所探討的文革中萌芽的自由主義,與人們常說的文革中出現的異端思想,二者的概念應當有所釐清和區隔。文革中的異端思想,宋永毅與孫大進已有專書研究,同時也有其他研究者的一些文章對此作了論列,這裡不再贅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