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陽】街頭上的時空交錯

蔡大雅

清袁江《阿房宮圖屏》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5日訊】王福萬般不捨,無奈的向老人叩別,磕完頭抬頭一看,發現自己仍在咸陽街上,而且日頭還掛在高空中呢……

秦始皇將全國的貴族富戶遷至咸陽,使咸陽人口急速膨脹,帶動首都迅速的發展。但他又嫌都城擁擠不堪,「以為咸陽人多,先王之宮庭小」,命臣下另選新址起造新宮,這就是「阿房宮」。

阿房宮——秦始皇的未竟工程

「阿房」並非地名,而是指附近的意思,起因於臣子問秦始皇新宮殿該選在何處興建,秦始皇說「阿房」(附近),臣子遂在咸陽宮附近的上林苑蓋了「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的龐大宮殿群。

光是阿房宮的前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根據考古挖掘的遺址,前殿東西長一千三百二十米、南北四百二十米、高約七~九米,臺上發現陶製水管道、板瓦、筒瓦、瓦當等,是目前所知中國古代最大的夯土建築臺基。

若包括阿房宮,咸陽的宮殿建築群約有關中三百座、關外四百餘座,北至九山和甘泉山、南至長楊和五柞、東至黃河,西至寶雞濟水渭河交匯處,東西綿延廣達八百餘里,範圍之大,可能是中國、甚至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的宮殿群。

阿房宮從始皇廿八年開始驅使罪犯數十萬人起造,到此時尚在工程建設中。事實上,一直到秦始皇逝世於東巡途中時、甚至直到秦帝國滅亡時,阿房宮仍然沒有真正完工過。

闖入咸陽宮,目睹煉丹場景


高精度圖片
蕭素惠繪圖

王福此時闖入了咸陽宮,看到一座宮殿裏燈火通明,就上前去瞧瞧。只見宮裏隔成好幾個空間,有的房間裏面擺上數個形狀各異的丹爐,爐邊皆有小童看顧,看來正是採藥煉丹之處;還有一些房間裏則是單獨坐著修煉的人,或打坐、或進行各自的修煉。

有的人跟王福點頭打招呼,把他嚇一跳,原來,他們修煉出功能,能看到隱形的自己。王福知道他們並無惡意,不會去告發,就恭敬回禮。他們任王福盡情參觀這座為秦始皇安鼎設爐、煉製丹藥的殿堂。

王福在此流連忘返,直到有個聲音點醒他:「天快亮了,還不快離去!」才急忙往外奔去,忙亂中撞翻了一座小丹爐,看爐火的小童看不到他,莫名其妙的望著爐子發呆。

當王福又安全的走在咸陽街頭時,心中縈繞著昨晚看到的各種各樣修煉場景,令他十分嚮往、心動。

為求道,跟著老人跳下崖

王福一路尋找,終於在接近中午時分,在市場附近看到老人。王福一個箭步跑過去,朝老人跪下,不停的磕頭。

老人問他,是否還需要指點他去尋找隱形水,王福回答不是,因為他知道,如果再一次以隱形的方法消災避難,就必須去挖開影子的胸部,今日的難是暫時躲過了,但明天依舊面臨著同樣的情況。那麼下一次呢?當然就是頭部;下下一次呢?這種朝不保夕反覆不已的痛苦,又能忍受多久?

坎坷的命運使王福思考人生的目的,隱約中他知道,修煉是唯一超脫無常命運的方法,於是求老人收自己當徒弟,決心從苦中跳出去。

王福跟著老人走,出了咸陽東門,來到一處懸崖邊。老人告訴王福,想修煉就跟著做,說完後,就往懸崖跳下去。王福大驚,著急的往下望去,見老人血肉模糊的橫陳谷底。但王福馬上跟著跳,卻輕飄飄的落在谷底,發現老人好端端的坐在大石上,正微笑的看著他。

不遠處有個寬廣的洞穴,老人就帶著王福在這裏進行修煉。山中無甲子,也不知過了多久,老人打算離開一陣子,他要王福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能發出聲音。

老人離開後,群魔變著招式來干擾王福,千方百計的要引誘他開口說話。等到所有方法都無效以後,魔王從地獄裏勾來王福父母的魂魄,在王福面前,用盡酷刑折磨,以逼迫他開口。當群魔看到王福仍不為所動時,就生氣的將他給殺了。

堅忍不語,為個情字破功

王福的魂魄馬上被牛頭馬面拘到冥府去,閻羅王審問他,要他回答,但他一直記得師父交代他不可開口說話,對閻羅王的問話充耳不聞,弄到閻羅王火大了,下令讓鬼卒趕他上刀山、下油鍋,受盡地獄中各種痛苦的刑罰,他依然忍住不出聲。

因為他始終不開口說話,最後閻羅王判他下輩子輪迴到人間,做個不會說話的女人。就這樣,王福的魂魄飄飄渺渺的,來到一個即將臨盆的腹胎裏。不久,郡守夫人生了個女兒,奇怪的是不像一般嬰兒在出生時會嚎啕大哭,這個女嬰從出生時起,就沒發出過任何聲音。原來王福雖然重新投胎,卻還記得師父交代的話。

時光如梭,郡守千金長成一個溫柔賢淑、容貌姣美的少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不會說話,但登門求親的也不會因此而減少。郡守後來將她許配給一個年輕有為的文官,結婚後生了一個白胖聰明的兒子,生活幸福美滿。

很快的,女子的兒子到了學講話的年齡了。有一天,女子的丈夫抱著兒子教他說話,看到妻子在旁邊,就要逗她開口。試了好半天,女子始終不說話,丈夫大怒,認為女子瞧不起自己,氣憤之下,就將抱著的兒子往窗外扔出去。孩子的頭撞在石頭上,頓時腦漿迸裂。

變成啞女的王福愛子心切,不由得「啊!」的叫了一聲。聲音還沒消失,王福就發現自己仍然坐在洞穴裏,師父在他面前。老人嘆了口氣,告訴王福,他仍有割捨不下的情,也就注定了無法得道。

王福既沮喪又難過,老人安慰他,雖然無法成仙,總是學到一些本領,等待日後修煉的機緣。老人要王福收拾收拾,準備離開。王福萬般不捨,無奈的向老人叩別,磕完頭抬頭一看,發現自己仍在咸陽街上,而且日頭還掛在高空中呢。◇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68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隋唐時的洛陽,又跟曹魏時期的洛陽不一樣了。舊城在魏晉南北朝長達三百餘年的戰爭與年久失修下,業已殘破不堪。隋朝再度統一中國後,隋煬帝楊廣在舊城附近另擇新地,營建東都。唐朝繼隋朝而起,復將之改名為洛陽。
  • 鄭欣出差到蘇州,飽覽江南風光,晚上睡得正甜,忽然看到一個頭髮花白的男子急促地在河邊的蘆葦叢中奔跑並回望……
  • 在東周時期,雒邑成為周天子之都,惟彼時周室衰微,天子之都的特殊地位遂被陸續興起的強權諸侯的國都所取代。但由於代表天下的九鼎仍在洛陽裏,欲稱霸中原的諸侯便藉機前來詢問鼎的重量,意思是想取代周室成為天下之主,這就是成語「問鼎中原」的由來。
  • 他毫不猶豫再次喝下隱形水,快步往宮城的方向走去,他想趁著城門尚未關閉之前進入宮城——一個普通百姓禁止踏入的地方,去瞧瞧皇宮的模樣。
  • 路上行人匆匆,趕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嚴苛的法律,城門即將關閉。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嚴刑峻罰,只是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