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红朝谎言征文”我妈、你妈和他妈

李静文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6日讯】小时侯喜欢听评书,每当听到那些“卖身求荣,认贼为父”的事时,连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都在心底里瞧不起那些堂堂六尺男儿,长大后学了列宁的“忘记过去就是背叛革命”,对历史的过去更是不敢轻视。可前不久一位研究中国现代史的教授朋友却深深地震撼了我,让我如梦方醒。他说:中国现在到处都是这样认贼为父的人,别以为你不在其中,其中就包括你,还有我和他,全中国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是这样的贱骨头!

我很惊谔,我怎么可能认贼为父呢?我的父母又没有被人害,可一向忠厚宽容,具有宗教博爱色彩的教授朋友能出此重话,想必有其道理,只听他解释到:你知道这世界上谁是杀人最多的恶魔吗?谁是亲手迫害了我们的父母,而又反过来要我们称其为爹妈的无赖呢?

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教授朋友拿出了讲台上讲课的耐心:“你知道二十世纪全人类死于非命的三大死因吗?一是被纳粹种族主义屠杀掉的600万犹太人,二是死于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3360万人,三就是在共产主义国家被共产党无辜屠杀的8450万人。”

什么?八千多万人?是两次世界大战总死亡人数的两倍多?以前虽然听说一点斯大林如何杀人如麻,军级以上的司令官全让他杀光了,但这个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人还多两倍的数值,依然让我目瞪口呆。转念一想,共产党崇尚暴力,讲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死的人肯定少不了。

“你说的主要是苏修他们干的坏事吧?我们中国共产党历来可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从来不杀好人。再说,你说的是解放前的事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不是为什么,我竟不自觉地充当了维护党威望的义务兵。

朋友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继续缓缓说到:

“下面我们列举的都是发生在中国解放后的冤假错案死亡人数。由于消息封锁,我们无法得到准确数据,但仅现有公布的官方史料,就让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建国第一年内,全国镇压地主富农,各大军区公布的枪毙人数约200万,目的是为了打掉地主威风。史料来源:1950年《新华月报》建国一周年特刊以及薄一波1952年写的《新中国的经济成就》。但据专家估计,实际人数约一千万左右。

1957年知识界反右运动:毛泽东在57年作的《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原文中指出,公安部在反右中至少杀了80万人。毛泽东的这段原话,后来在收入毛选时被删掉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6月出版的《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一书下卷中说:”反右派斗争中所划的55万右派中,除少数真右派外,绝大多数或者说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错划的。

1959年中共党内反右倾运动:据北京团结出版社1996年4月出版的全六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全鉴》第一卷,第二部分,第五章,‘沉痛反思’一节指出,”反右倾中受到批判、处分的党员、干部和群众共807万人,其中党员、干部433万人,群众374万人。

1959年-1961年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因强制性高额征购粮食所造成的饥荒饿死人数,据61年当时被召集到北京开会的各省省长和省委书记就各自省份的饿死人数做了计算,最后凑起来的总死亡人数为4500万。这是本世纪内全球最大的饥荒,但实际情况是,当时中国国库里的粮食装不下,不得不低价出口。

1966年文化大革命,据《春风化春雨集》一书前言提供的官方统计,1979年9月到1980年2月的两年半之内,全国各地接受和处理了群众上告案件数百万件/次。加上此前、此后的数字,估计冤狱可能接近千万。由此估计,文革政治迫害数百万人、受诛连者近亿,实为保守数字。

去年11月出版了一本叫做‘共产主义罪行档案揭秘’的专著,在这本长达846页的书中,关于建国以后中国大陆被共产党害死的人,统计结果为4572万,高居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死亡人数之首。而美国《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在‘大屠杀’条目下,指正中共总共杀死6378万无辜。

柬埔寨在西方世界眼中是一个屠场,可是波尔布特、红色高棉在七十年代中期和后期,杀的人总共也不过是100到200万,这跟中共的5000万的数字比较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可是,西方世界是否像了解波尔布特,红色高棉以及希特勒的屠杀罪恶一样,了解中国民众当代的苦难呢?”

教授说到这有点说不下去了,我在一旁听得也是十分地艰难。

“上面我们列举的是比较大的政治运动在肉体上直接迫害的人,还不算那些小的运动,间接受迫害的家庭成员,以及偏重精神上迫害。比如父母成分是地富反坏右,子女就不许升学,这不也是直接受迫害吗?再比如四清社教啊,1989年的六四啊,改革开放后的各种违反法律一致性的严打啊,以及现在对法轮功和罢工工人,抗税农民的镇压啊,涉及的人都很多。比如法轮功,官方以前声称有7000万,现在谁也不许练了,这种违背宪法对人信仰的迫害,不也是种迫害吗?还有镇压六四和法轮功时强迫要求的人人表态,这也是一种精神迫害,让人没有言论表达的自由。

再比如现行的城乡户口制度,从古到今,哪怕是国民党时期,农民们想到城里去打工,也是谁也拦不着的,可解放后实行城乡户口制和农副产品剪刀差,农民永远只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这样对农民的剥削欺骗不也是种变相迫害吗?”

教授见我还没转过神来,就提纲携领地总结到:“我们撇开农民问题不算,也不算精神迫害,你就把上面那些死亡人数加起来,在加上每个人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子女,光就这直系亲属,受共产党迫害过的人,就超过人口的一半!别忘了文革前中国的人口大约才六七亿。”

“一半人受过共产党的迫害?”我在目瞪口呆之余机械地重复着这个数字。

“记得我们小时侯唱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吗,共产党害了我们,反过来还要让我们的孩子称其为母亲,世界上有这样的流氓和恶魔吗?天底下有比这更大的谎言吗?”

“你说共产党是恶魔?是流氓?这,”我还在那有气无力的反问。

“它流氓无赖最高明之处就是,它害了你,还让你认为它好,这就是精神洗脑的功绩哟!请记住一句谚语,被同一块石头拌到两次的人是笨蛋,中国人被共产党害了一次又一次,可有人还认不清其实质,还等着下次再被害再被骗呢。”

我呆呆地坐在那,半天没回过神来。以前也很气愤共产党的腐败黑暗,但心里总在安慰自己,错误是难免的,只要纠正了,我们的党还是前途光明的,于是寄希望于共产党内部的改良,一次次的等待换来一次次的失望,可我仍然不敢从根本上否定共产党,认清它邪恶的本质。

今天在这血淋淋的历史面前,我不禁汗颜:一半人受过迫害,一半的概率,换在时间上表达就是,今年我没受迫害,明年就该我了,天哪,我仿佛看见一个吃人成性的恶魔正张着大嘴朝我走来,妈呀,快救救我吧!天啦,快救救我们中国人吧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与博大出版社联合举办全球征文“红朝谎言录”获到各界精英鼎力相助﹐现将评选委员会成员公布如下(以姓氏字母为序)﹕
  • 中共独裁者毛泽东选定的两个接班人刘少奇、林彪,一个被活活整死,一个坠机身亡。1973年,毛选了他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王洪文的最终结局是:被判无期徒刑。
  • 清朝时,浙江萧山县人汤金钊(1772年—1856年,字敦甫),嘉庆四年(1799年)进士。他官至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鸦毒流行,毒害天下,他力主禁止鸦片。汤金钊为官清正,刚直不阿,受到嘉庆、道光、咸丰三朝皇帝器重。汤氏一门三代积有阴德,留下了不少趣闻佳话。
  •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年真相》。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有一个宝贝儿子叫曾伟。此人一度因为在澳洲花巨资买豪宅,成为澳洲媒体乃至国际主流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今天,我和大家聊一聊曾伟如何一掷千金,他的大笔钱财又从何而来。
  • 不少人都听说过林伯渠的名字,他和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并称“中共五老”。他一生娶了四个妻子,第四任妻子朱明跟他共同生活15年,最后却因为一封匿名恐吓信,不得不以自杀告终。今天,我就跟大家说说这桩陈年旧案。
  •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中共称为“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阴谋家”。但是,中共对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指控,比对周永康的还严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白马
    清朝时期,纪晓岚在其著作《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一则飙车的故事。一位车夫酷爱飞车,不管马儿的死活。一次偶然的小事故,却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 从伊凡四世开创俄罗斯帝国到普京总统执掌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核武库,历经500年风云变幻,俄罗斯唯一能炫耀的就是帝国时代积聚的武力。而2022年2月份爆发的俄乌战争,预计将耗尽俄罗斯头顶上的这道最后一丝帝国荣光。
  • 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一批冰心铁骨的女子被残酷杀害,大家比较熟悉的应该有:林昭、张志新、李九莲和钟海源。其中,钟海源不仅被枪杀,还因为“特殊原因”,被强摘肾脏。今天,我们就跟大家说说这件不该被遗忘的事。
  • 天启年间,魏忠贤窃取国政,排除异己,残害了许多忠良大臣。魏忠贤平日视公卿王侯如同草芥粪土,但却对肃宁于家情有独钟,趁着于家少子进京考试时,逼着对方答应婚事。就在同一天,于家老翁得一奇梦,知道了躲过祸事的办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