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

命運天定嗎?(179)兩道士的神奇推算

作者:泰源

唐代文學家張鷟文章光耀門楣的一面、行徑招災的一面,都被預言、推命算出來了。(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2566
【字號】    
   標籤: tags: ,

夢見大彩鳥飛臨庭院 徵兆文成

張鷟(約公元658—730年,一說660—740年),唐代深州陸澤(今河北深縣)人,字文成,自號浮休子。少年通悟,善駢文,文體浮豔華麗,著有傳奇《遊仙窟》、《朝野僉載》。據兩《唐書》記載,張鷟幼時夢見一紫大彩鳥飛臨庭院,他祖父認為,彩鳥是以文章顯要門楣的徵兆,故而為他取名「鷟」,表字「文成」也是由此而來。

張鷟在高宗李治調露年(公元679年,調露紀元僅一年)登進士第。當時,主試的考功員外郎、著名文人蹇味道讀了他的試卷,嘆為「天下無雙」,張鷟因而被任為岐王府參軍。此後又應「下筆成章」、「才高位下」、「詞標文苑」等八科考試,每次都列人甲等,調為長安縣尉,又升為鴻臚丞。

其間他參加四次書判考選,所擬的判辭都被評為第一名。當時有名的文章高手、水部員外郎員半千稱他有如成色最好的青銅錢,萬選萬中,他因此在士林中贏得了「青錢學士」的雅稱。這個「青錢學士」雅號成為後代典故,意表才學高超、屢試屢中者的代稱。武后時,擢任他為御史。

張鷟的性情偏躁卞急,且又風流自賞,行為放蕩,不檢點小節。恪守禮法的官僚士大夫對他放蕩的行徑蹙眉疾首,執政的姚崇對他尤為鄙視。

玄宗李隆基開元初(約公元714年),御史李全交劾奏他譏諷時政,貶謫嶺南。幸虧刑部尚書李日知等的救護,不久移任內地。後來得以回朝,終老在司門員外郎任上。

〈牡丹錦雞〉(國立故宮博物院)

道士推算出貶謫災

張鷟被御史所劾,貶謫嶺南這件事,在此之前曾被兩道士推算出來。

唐玄宗開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虛舟用「九宮」之法為張鷟推算,說:「五鬼侵凌,天罡臨命,今年是你一生中的一個大災年。」

然後用周易再為張鷟卜算,得卦為「觀」與「渙」。「觀」主驚恐,「渙」既「散」,後為風行水上,災禍才消去。

有人又讓安國觀李若虛再給張鷟推算一下,但是不告訴他命造的姓名。推算之後。李道士說:「這個人今年關在天牢,身遭死罪,才可以免去他的大災。不然,就會有病死去,沒有挽救的辦法」。

後來張鷟果然被御史李全交彈劾他有罪,皇上下令處死他。而刑部尚書李日知、左丞相張庭珪、崔玄升、侍郎程行謀都為他求情。這才免去死罪,改為發配嶺南。

這兩位道士的話,得到了驗證。張鷟的一生的確是因文而成一生之貴格,人生,「命運」之說是可信的啊!

資料來源:《朝野僉載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中年喪夫之命

乙木命,生正月寅木帝旺之地,本是身強。唯見年支午火,寅午半合火局,木化為火。自坐巳火,再見洩木氣。時柱庚金辰土,皆與日主相違。雖得天干兩壬水之生,然干多不如支重,權衡之下,日主乙木仍屬身弱,地支三重火(巳火、午火、寅午半合火)洩氣太過,喜水、木為用,忌火、土,金運見水可行,制木則不利。

此為女命,乙巳日為日坐傷官(巳火為乙木日主之),且傷官(巳火)為此命之忌神,見近賢金子樵論女命說:日支坐傷官而為忌神者,必剋夫。

這就是說,從這個八字的組合中,已看到有不利於丈夫的因素,而非因這個妻命而剋夫,不是說這個人有什麼奇異的功能,會把丈夫剋倒。

那會發生在什麼時候呢?一旦行起火土運剋倒壬水時,便是大不利的時候了。於是我們去驗證一下,看上面分析是否正確?

此造38歲時,在戊戌大運,己未流年時喪夫。因戊戌皆屬土,己未又是都屬土,大運加流年共四個土來剋水。且戌與命中的寅午三合成火局,未又與命中的巳午三合成南方火局,雙重火局生土,更是火炎土燥(燥土亦不能生庚金);這兩個額外來的火局和燥土足以將兩個壬水剋乾,便對應在人生中的喪夫現象了。

此命日干弱,傷食多,以印為用,見財來剋印,主剋夫。這裡的財,在此命中就是土了。換句話來說,就是這個乙木命,火多木弱,喜水為用,見有土剋制水,就會剋夫。因在此造中,以水為用神,女命以用神看夫。

可能有人問,女命不是以官星為夫星嗎?怎麼這裡以用神看夫?古賢論女命,以「出嫁從夫」,故皆主張以官殺拘身為夫星,又以「子從母出」,故以食傷為子星。此算法歷千百餘年,唯歷代諸賢也曾發現其未盡與事實相符。

故先賢劉伯溫說:女命,不必專執官而論夫,專執食傷而論子。局中官星明順,夫貴而吉,理自然矣!若官星太旺,以傷官為夫;官星大微,以財為夫;比刧旺而無官,以傷官為夫;傷官旺而無財官,以印為夫。

事實上就是以用神看夫了。先賢任鐵樵說得更直接:凡女命之夫星,即是用神,女命之子星,即是喜神。不可專論官星為夫,傷食為子。這是命理上以局部看法,發展為全部看法的一大成就。@*#(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朝時,有個擅長相面的馬錄師。他給當時一起來看相的長安主簿肖璇與縣尉李嶠、李全昌三人的後半生縷述出來,幾十年後,結果全都應驗了。附篇八字實例分析:身旺多災、身弱難養小兒命(下)
  • 犍為郡東邊十多里處,在深岩中有一座道觀,道觀中有石函。鄉里中相傳是尹真人所傳:「這個石函中有符咒,萬萬不可開啟它。否則,必有大禍。」到了唐代宗大歷年間,青河有一位崔君,奉命任犍為郡太守。他打開石函那天,到了冥府,三天後又還陽了,但是他的福壽幾乎不存了………附篇 八字實例分析:早運佳,中晚年潦倒破落之造。
  • 《廣德神異錄》記載,唐朝一個孫生能相面相得很準。有一次他同時看到睦州郡守的官僚房琯和崔渙,預知他倆都能做宰相,後來都一一應驗。預測中他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壽限到何時。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一生起伏不定的命造。
  • 根據《逸史》唐代時,有一叫宋師儒的人,能夠預知吉凶之類的事情,淮南王璠非常器重他。當時淮南有個和尚叫常監,談論未來的事情也能說中,然而看不到自己的災難,宋師儒卻能看出他的災難……。附篇八字實例分析——離婚女子之八字。
  • 參加科舉考試十多次始終落榜的李敏求無家可歸,幾乎不想活下去了。這一天夜裡他在簡陋的旅店了忽然感到自己靈魂離體一般,去到了陰司,見到了當太山府君判官的故舊給他看到了命運簿……後來他的人生經歷完全和陰司命運簿所載一模一樣……。附篇:日本最大的製藥公司,武田藥品工業第六代經營者武田長兵衛的命造八字分析。
  • 富貴貧賤易驗,夭壽難算。「命論一世之榮枯,運言一時之休咎」,論運不能離開原命的範圍。雖行同樣的大運,命中的福氣不同,就會有極大的差異。人論命,往往只看重運好不好?何時好運?何時不好運?看不到命的高低上下好壞的差別,其實後者才是決定命運中的一切。故論命比論運更重要,學會看命比看運更重要,這樣才能把握好算準的鑰匙。
  • 李義府被聯名推薦。唐太宗召見了他,並出了一道試題,讓李義府作一首《詠烏》詩。李義府當場寫出一首《詠烏》詩:「日裡揚朝采,琴中伴夜啼。上林多少樹,不借一枝棲。」唐太宗非常賞識他……批算八字,批一個人的富貴貧賤的應驗較多,而批一個人的夭壽,應驗就較少。為何?蓋因人的一念之善,就可以延壽;一事之惡、足以奪算。
  • 神靈說:「石雄這一去,一定會有大官推薦重用,建立戰功,所以能當上河陽和鳳翔節度使,但他的更高願望得不到滿足,因此這件事必須保密,不能讓別人聽見。」李德裕遭貶官來到潮州,有人對他講了石雄應驗神靈的事。李德裕明白一個人的興盛和衰敗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憂鬱的心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