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62)

大陆读者

(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1月6日———

接着他宣读我的第三条“罪证”是我在3•14事件后发出的几句话,内容是支援西藏人民为争取自身权益的合法行动,他训斥我支持西藏人的“打砸抢”我义正言辞地辩解:“由于我们取得资讯的途径不同,所以我们对基本事实的判断不同,在平等的平台上解决双方的分歧,保证国家的统一和团结。藏族是一个弱小的民族,我们汉族人应当加倍呵护…”

这时发生了一个意外的情况,审判长的情绪突然飙升,他命令我站起来,厉声问道:“被告,你去过西藏吗?”我回答:“没有去过。”“那好,我告诉你,西藏人民生活得非常美满幸福,他们拥有绝对的宗教自由,你知道吗!”我被他的高音吓了一跳,回答:“自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

审判长质问我:“你的话有什么依据?”我回答:“我是根据自己对体制的认识和合理的逻辑推理…”他打断了我的话,我绝对没想到他情绪失控,我双手拄在被告席的围栏上,他高声要求我站好姿势,我挺直了腰板,但是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全身都在疼痛,下身流的脓淌进了裤腿。

审判长问:“被告,你明白什么是政教合一吗?”我有种在课堂上的感觉,回答:“政教合一是意识形态介入的国家政权…”他打断了我,厉声说:“被告,你支援达赖喇嘛的行为就是扰乱西藏社会治安,造成西藏的不稳定局面,就是支持达赖建立政教合一的西藏政权,就是想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我以个人的名义对你的这种行为进行谴责!”这个逻辑似乎听起来很熟悉啊,当年就有人说:“六四运动不打下去,国内就会乱套,一乱就会打内战,一打内战老百姓就要遭殃”

我对当时的新闻一无所知,中共刚刚第九次拒绝了达赖喇嘛提出的和平会谈的建议。我的意思中国是共产党执行的政教合一的国家,书记员把我这段话记录成“政教合一是宗教介入国家政权的形式”这一行为已经证明了共产党不顾客观事实的低级造假。

我听着这些话有点莫名其妙,中国的事实已经证明,网路言论只是反映现实的一种管道,并没有引发过群体事件的先例,对如此低级的逻辑谎言和对我的造谣中伤,我嘟囔了一句话:“原来是这么个逻辑啊!”公诉人当场对法官说:“被告扰乱法庭,蔑视法官,这种恶劣行为是新的罪证。”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呼吸也急促起来。

从表面上看,好像法庭坚持了法律的严肃性,把一个表面上具有实体和程式的审判呈现了出来,但是我们都心知肚明,高坐在法椅上的三方都是共产党的一手安排,他们必然按照同一个腔调说着同样违心的话,这场表演秀的尾声一定是宣布政法委的处理决定,我继续辩驳对一个已定结局的悲剧结果是多此一举。

审判长给了我一次答辩的机会,我说:“我们在论坛上谈论的事物是怎么样建设一个民主富强的中国,但是这个基本的目标最后总要落到一个问题上,就是否定共产党对中国的领导,我不知道否定一党专政的格局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但是我依然认为暴力改变不了人的思想。”

法庭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审判长的语调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状态,说:“被告,你知道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片神圣而自由的土地上,你可以反对任何一个政治党派,你知道什么是一个国家吗?”这个问题搞得我一头雾水,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继续激情的演讲:“祖国就是包括我、公诉人、律师,还有你的母亲在内,如果你把这个大环境给破坏了,我们都无法生存了,你现在还愿意坚持你的想法吗?”我以无言作答。

我觉得自己不像是在法庭上,而像在一堂思想品德课上。煽动仇恨是共产党的一贯作风,他的一番话把我和我的亲人之间分离开,我成为了包括母亲在内的人民的罪犯,在共产党统治的六十年历史中,无数次运动都是以国家利益为名制造了史无前例的人类大灾难,今天共产党依然堂而皇之地拿它维持暴政统治。

审判长继续问我:“被告,你是一个网路写手、一个爱国青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正在成为一个大国,西方一直存在着敌对我国的反华势力,你是怎么认识的?”我的天啊,又是老一套!我刚刚说:“中国在谋求大国地位…”又一次被审判长打断。

我想要说的话是,共产党正在进行一场全球性的意识形态扩张,正因为共产党对中国的不断折腾,造成了中国如今积贫积弱的现状和被政治困顿的低等局面,现在共产党高呼什么辉煌、崛起、复兴、称霸、说不,一个国家的国民意识里缺失对人类的持久凝聚力的梦想,一个国家的价值观里就缺失了超越性的立国理念,即便有了武器、领土和财富也造不出一个“大国”共产党一直就在践踏着中国的主权和人权,制造了一个当代特务繁多、群体灭绝、黑狱遍地、酷刑泛滥的悲惨景象,无论从哪个方面比较,它都是天下第一号的反华势力,审判长对我说的话就是那些老师欺骗孩子的谎言,它自己最清楚中国在国际上是个什么处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个法警把我关进滞留室的小铁笼里,他们的喧闹声吵得我无法平静,他们再次对我警告:“你得中午前结束!”果真,不到十二点我就回到了监室。
  • 他很不高兴地回答:“我劝你不要做无效的抵抗,你就什么也不去想,他们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事实证明,所有的律师都拒绝了为我做无罪辩护的请求,共产党内部一定有一个相关的规定。
  • 我又坚持活过了半个月,今天还接见了律师,我完全没想到中共政府会在最后的时刻,为我配置一个律师,在此之前我曾经向驻检提过这一要求,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拒绝。
  • 他们说过一种自杀的方法:一头套在脖子上,一头套在脚上,一蹬腿就“过去”了。我不知道这种东西除了干这个以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共产党不会让一个说真话的人留下
  •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这个人还是微笑的,怎么不到一分钟就勃然大怒,我问的是对司法纰漏的处理,用的还是探讨的口气,这就让他接受不了了,中国法院系统原来是这样办案的。
  • 我的话又惹恼了“大傻”他指着我骂道:“你这个熊鼻样,共产党就应该把你整死!”“老公”及手下也都过来帮腔,指着我鼻子问:“你说这书里有什么问题?”
  • 新来的“小皮”帮我用线打胡子,他给我留了一个东条英机的小胡,我被气得青筋暴跳,这不是剃反革命阴阳头的时代了,但是从今天起开始布置我的政治任务
  • 她边说边收拾稿纸,我赶紧抢白:“我还有一件事没说,所有的审讯记录我都没看过?”女人连眼皮都没抬,她拿给我那张记录纸:“我这个给你签字!”我简单地看了一下,她记录得更简单
  • 我继续抢话说:“我现在生命危险,能不能帮我向上反应?”她漫不经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纸,给了一个专业的回绝:“你能拿出证据吗?!”
  • 随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去,我还在嘟囔:“让王大夫先给我点外用药呗!”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这件事。此时,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为了乌有。我想这是多么渺茫的事情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