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33)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秀莲姐说:“小颖!那个下步再说。下边,让波深叔来说。”

博士王说:“我叫王波深,在低压开关厂提前下岗,回老家来搞养鱼。鱼塘一点点增加了,钱也赚得多了,就盖了这所教堂,原来是信基督教的。”他指指这个小礼堂。

“结果得了心脏病,中医西医看个遍,钱花了不少,病也不好。打了支架,又不能起波,安了进口起波器,仍旧随时有生命危险。秀莲她们向我讲法轮大法,我想不能改变信仰啊!”“有一次真的死过去了,看到了已故的亲人。告诉我:你趁著阳寿未到,要看看天书,也不枉活一世。刚刚活过来我就找秀莲,得到了这本《转法轮》。我一看,感到这可是高深大法,真乃天书。越看越轻松,越看越爱看。看完一遍,就感到心脏能自己跳动了,于是我就走进了法轮大法。真是奇迹,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竟成了健康的人。反正基督教也受刁难,就把教堂也改装了,成了学大法和炼功的场所。”

唐舅问:“原来的信念你是怎么转变的?”

博士王说:“《圣经》上说大审判时期主会下来救人,那非得耶稣下来吗?就是耶稣下来,也不一定是耶稣原来的模样。其实,一般的佛下世来都不行了,得《圣经》上说的‘万王之王’下世才行,‘万王之王’就是法轮圣王。耶稣为了给门徒赎罪,只能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而我们的师父是主佛,能给上亿学员消业,病都好了,得多大的威德呀?!”

“《圣经启示录》说,所有崇拜红色恶龙(即中共)和加入其组织的人,都在右臂打上了兽的印记,将来在众神铲除中共的时候,就成了陪葬品。”“基督教也是正的,可是在末法时期已经修不了了,如果说法轮大法是座大厦,基督教好似个小茅屋。大审判时期就是现在的末法时期,所有的正教都修不了啦!佛都得重新排位置,就看对最高佛法‘真、善、忍’的态度。耶稣若重排成正神,他看着你修大法了都高兴。咱们的老太君天目开了,都已经看到了,耶稣、释迦牟尼还都是小佛,让她老人家说吧!”

原来,老太君的名字叫尚淑君,是尚官屯老坐地户尚门的老闺女,生下来就辈份高,自幼识文断字明事理。因为中国农村,都是亲套亲,论起来都是亲戚。在尚官屯二百多户人家中,很多是通过和尚家结亲,才来这里落户的。所以论起亲来,一般都通过尚家来论,仿佛都是尚家的分支,尚姓的人自然成了中心。尚淑君因为八十几岁了,有叫老太奶、老太姑奶、老太姨奶、老太舅奶的,还有叫老太太奶的。最后人们比照古时杨家将的“佘太君”,简化尊称她为:老太君。村里有什么大事,她可是主心骨。看得出她在村中的威望很高,连镇长和博士王都敬重她三分。她轻易不太说话,可博士王又点到了她。

她呵呵一笑说:“你这个博士王,自己还没坦白完哪?把毽子踢到我这来了!就得秀莲给他帮帮腔啦!”

秀莲姐理解老太君的指点,就说:“波深叔谦虚,他在我们屯领先致富,带起了很多养殖户,像是个技术员,大家都信任他,称他博士王。他信耶稣,不少人也都来教堂,跟着念《圣经》。他病了,大家都着急。看着他起死回生之后学了大法,也有很多人跟着来学。”

“波深叔的事先说到这吧?老奶奶……”秀莲姐像似请示,又像是请老太君讲话。

老太君还是不讲话,她向娘家孙子尚春风扬扬头。

村长心领神会地说:“我先替老姑奶奶说几句。那是二零零二年,一春滴雨未下,天气大旱。常言道:立夏到小满种啥也不晚,到了芒种不可强种。那天正是芒种,可种籽还没下地呢!上面让抗旱,明知道是扯蛋,可还得哼哈地应付。人们都心急火燎的!我去找秀莲姐,因为她法轮大法修炼得好,是村里公认的贤德的好心人,让她帮着拿拿主意。我说:‘抗旱是抗不了啦!你们大法神奇。能不能把雨求来?’她说:‘人怎能战天呢?只能顺天,信天。要是全村人都来学法轮大法就好了!’我说:‘你要能求来雨,全屯子的人就都来学!’她说:‘那不行,那得先都学了,就肯定能求来雨!’我说:‘要是现在就都来学,能行不?’她说:‘真能那样,倒可以试试。不过你说了也不算数,你说来学就真来学了?’我说:‘那好吧,你等著!’”

“人到急眼的时候什么都敢说,可要真做到,我这个小土地爷实在是没那个妖劲。我没有辙了,找太君老姑奶奶去!”“姑奶奶先把秀莲姐、‘医电园’和博士叔找去,探讨了多半天,最后下定了决心。她让我们把各个亲属中的头头脑脑都请来。我们排了名单,分头去请。还是她老人家有分量!”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走进屋来,好像个小礼堂。前面是舞台,下面有桌椅。舞台正中还是那样的欢迎横额,旁边挂着两个条幅。左边是:“远隔重洋,心心相连!”;右边是:“转变观念,改地换天!”舞台下面摆放着几盆鲜花。
  • 秋后有一伏,这末伏庄户人称:“秋傻子”,天仍然是很热的。可是立秋之后,却天高气爽了。瓦蓝瓦蓝的天上,飘动着几朵棉团般的白云,白云飘过之后,在更高的天上呈现出几片淡薄的鱼鳞云和马尾云,就像绘画在天幕上的图案,协和而雅致,好似天外还有天。
  • 中外先贤们,都是有智慧的大思想家,他们留下很多传世预言,都经过了历史的反复验证。如明朝国师刘伯温的《推背图》,十六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等预言,…
  • 华姨又说:“要是没啥特别情况,遵照你妈妈的嘱托,周六咱们一起去农村游玩。参观一下养殖场、蔬菜大棚,采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两顿农家饭……不难做到。”
  • 大陆的警察,就是越来越黑社会化,还搞得黑白颠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游,兴高采烈地来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搞个全家合影,上来一个人就把照相机抢夺过去,胶卷给拿出来曝了光,把相机摔在了地上。他们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 乔舅看着冬梅,有感而发:“大法弟子了不起,国外的在中国驻外使领馆请愿、讲真相,不分昼夜,不避寒署;在国内的,为了维护真理,身陷狱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坚如磐石,高贵品格令人崇敬!正是这种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承传了仁、义、礼、智、信,两岸监狱为何有天壤之别?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说国家机器就是统治工具,监狱就讲专政、镇压、酷刑;而传统的中华文化,讲究教化子民。
  •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