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奇女传(34)

佚名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十九回 宛邱城唐将报捷 石子铺宝林被擒

  却说焦文、焦武受了军师之计,来取红罗城,就在城下扎营。颉和差人送牛酒犒赏军士。焦文道:“尔等回去,叫颉和将军今晚出城,吾有要事相商。”差人回城,将焦文言语说上,颉和忖道:“我若不去,他必见疑﹔我若一去,又恐是自投罗网。”正在两难之际,忽然想道:“不若一走,他却不疑,祇引他进了城,我事成矣。”遂引十数骑,一便服而来。焦氏弟兄接着,分宾主而坐。焦文道:“将军今顺天朝,是我一殿之臣,日后做了番邦之主,斩杀自由,你好不快乐!”命军士治酒相待,焦文、焦武轮流把盏,颉和吃得大醉,不省人事。焦文命军士将颉和扶入囚车,吓得十数个番军,面如土色。焦文道:“不干尔等之事。”令军士各赐以酒食。焦文又道:“尔等寔说,饶你性命。颉和是如何埋伏人马?”番军道:“颉和在城中四门浚造深坑,上面盖以浮土,两边埋伏弓弩无数。又城上举火为号,外面伏兵齐出,内应外合。”焦文即每人赏银三两,命他如此如此,番军大喜。城上三更时候,焦文弟兄点齐人马,令番兵叫曰“主将回来了。”城上看了令箭,慌忙开城,不收土坑面上木板,让唐兵一拥而入。焦武先上城楼,将守烽火军士杀死。外面伏兵不见火起,不敢进城。那十数个番军大叫道:“主将已令出城投降,尔等顺者则生,不降者则死!”城中军民闻知此信,大家投顺。次日天明,城外伏兵见城上遍插唐朝旗号,闻颉和降唐,副将侯密儿领兵攻城,骂颉和卖主求荣。焦武出马,祇一合,挑侯密儿于马下,差人解颉和往元帅营中报功。

  再说尉迟宝林同程铁牛来取宛邱城,也在城外扎营,差人去招康利答话。康利在城上回道:“副将景星在傍,不便分身。将军明日攻城,看白旗为号,便开门投降。”宝林得了康利言语,次日按兵不动。康利无法,祇得差人下书,备言副将景星十分枭勇,又在此镇守多年,将军既不攻城,亦当讨战,末将令他出城,闭门绝他回路。将军兵到,我开城投降。”宝林看书罢,拍案大怒道:“康利这条计,祇好瞒你番邦之人!”喝叫军士将下书人推出斩首。程铁牛上帐说道:“二国相争,不斩来使,叫他细细说明,就算他的功劳。”宝林回嗔作喜道:“尔若归顺天朝,自当重重赏你﹔若不实说明军情,叫你有死无生。”番使祇得寔说道:“城中百姓并粮草,俱搬往宝康山去了。祇等唐兵入城,番兵便出,复围城池。此城小而无水,祇有五口深井,井内俱是下了毒药,人马饮之即死。”宝林即赏番使一个空头官诰,留在军中,又令程铁牛领二千人马,带番使同往宝康山,取粮为食,自己带兵围城。原来这宝康山离城祇有二十里,程铁牛起马就到,杀散守粮军士,番民男女奔逃,铁牛令军士不许杀伤百姓,祇取二分粮草而来,仍留一分与百姓为食。康利在城中守了二日,又饥又渴,与景星商议,于半夜时,开城逃走,被铁牛赶上,一斧砍景星于马下。康利之马见了水,饮水不住,任康利加鞭,那马祇顾饮水,被唐兵围住。康利欲待自刎,被铁牛赶上,活捉过来。宝林进城,令军士往城外取水,差人解康利往元帅营中报功。

  宝林心中想道:“此地离金牛关不远,我不若引得胜之兵,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料康和阿大军尚在界牌关。”遂大胆而行,却令程铁牛谨守宛邱。仍带番使为导,方行了百十余里,宝林问道:“此地离金牛还有多少路?”番使道:“还有五十里,前面就是石子铺。”又行了十余里,到了石子铺,宝林令军士饱餐,今晚是要走马取关的。却说康和阿同木箕一干番将,狼狈而行,忽军士报:“前面隐隐似唐兵行走。”康和阿大怒道:“唐人欺我太甚!”令木箕领众将风驰而追,宝林挺枪来战,无奈寡不敌众,身中数枪,被木箕擒住。要知后事,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木兰差人迎接元帅等入城,自己却提兵来接应朱明。正逢朱明被额保、保龄困住,木兰引得胜之兵,一鼓而进。额保来战,木兰一箭射中马头,额保坠马。保龄来救,亦被木兰射中马头,也翻身落马。
  • 一日,秦怀玉同程铁牛在关外叫骂,木箕领兵突出,与怀玉大战,程铁牛拍马夹攻,木箕败走,沿城而回。唐兵赶上,城上乱箭射下,唐兵急退,木箕入关去了。
  • 木兰在五狼镇,闻颉和让帅印与康和阿执掌,料他必然善守,以老我兵。木兰遂心生一计,令手下军士不许埋锅造饭,都在镇买吃,如有妄取民间一物,登时斩首,那镇上番民贪其利息,不论大家小户,都卖酒卖肉。
  • 尉迟恭听罢即令将二将放回,颉和得放,逃回本国,表奏突厥,将帅印让于康和阿执掌,康和阿亦欣然领受。李靖闻之不悦,传令木兰
  • 睡至三更时候,忽然喊杀连天,孛臣急提枪上马,唐兵已抢入寨中,乱砍乱杀,番兵四散逃走,孛臣于火光中见木兰在马上耀武扬威,心中大怒,冲杀而来。木兰命军士团团围住,不可放走。
  • 元帅得了那焦文、焦武,即表奏圣上,封为总管之职,令为乡导,伴伍登同行。行了七八日,到了五台山,在山下扎营。木兰进账禀元帅道:“丧吾禅师有书信一封,要将亲身送上五台山白云菴靖松道人,特来讨令。”
  • 说声未了,对阵中一箭射来,焦文急忙挑拨,射中了马头,也将焦文抛下马来。两边军士齐声喝彩,各人收兵。原来元帅恐伍登有失手,令朱木兰前来掠阵。见伍登坠下马,恐焦文追他,遂拈弓欲射焦文。
  • 李靖将木兰上下一看,见木兰寒居柔脆,两眼有神,举止动静,不脱女子气习。李靖心下明白,却又想道:“他既女扮男装,代父出征,我李靖不知则可,知而不为保全,失宝善之道也。”
  • 尉迟父子上殿,启奏人马到齐,即日北征之意。又奏朱木兰年十四岁,文武兼优,有大将之才,万夫之勇,臣保此人北征,必能克敌立功。太宗见奏,龙颜大喜,命宣朱木兰上殿。
  • 行了半月,在黄河岸傍扎营,候明日早晨渡河。是夜,月明星稀,木兰在帐中盘膝而坐。祇听得风涌波涛,呜呜呱呱,溅溅不已。木兰想起:父亲抱病,母亲年老,膝下无子,我今远出,教我心中如何放得下去?父母心中又如何割得开?想到此处,恸哭了一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