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先生收 III 来自台湾的委托(5)

作者:麦可‧罗伯森(美国)

道理,不必声色俱厉的讲,可以用轻声细语来说。(fotolia)

  人气: 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她两次都是拨他的个人手机号——这个号码,根据罗伯特的说法,除了她之外,就只有首相、主要政党的某位内阁阁员,以及巴林国王才知道;另外一个号码,是私人办公室号码,只有最亲近的幕僚、几个重要产业的负责人才有——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所以呢,第二项也还留在清单上。现在倒是有功夫处理这件事情。

她正想拿起电话,露易丝却敲了敲门,探头进来。

“外烩餐点好了。”露易丝说:“味道闻起来好香。”

“是吗?”萝拉说:“当然请你跟我一起分享。”

露易丝有些迟疑:“可是我得守在我的位子上……”

“那我们就到那儿吃啊!”

“赞啦!”露易丝说。

几分钟之后,两人在露易丝的桌旁,以开胃菜——单品舒芙蕾,开始午餐飨宴。

露易丝首先推开桌上半座小山似的报纸跟八卦杂志。

“这些是干什么的?”她问道。

“喔, 个人嗜好。”露易丝说:“我工作忙的时候, 绝对不看, 但今天比较清闲。”

“我注意到了。”萝拉说。

“是的,雷基把所有约会都取消掉了,所以呢!照理来说,我不应该跟你透露这些的,不管了。如果手头上没什么事情,就像今天有点时间,我就会把报纸好好的看一遍,就跟夏洛克.福尔摩斯一样。”

“读这些干嘛?”

“读报纸,”露易丝说:“解开谜团。比方说,找到一颗失踪的钻石啦、拯救深陷丑闻的贵妇,帮她洗刷清白啦!足不出户,犯不着奔波,坐在椅子上就能探险。”

“听起来满有意思的。”萝拉说:“破了什么案子吗?”

“这个嘛……没,还没。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但是我会继续尝试的,举个例子来说……”

“好啊,听听你的想法。”

露易丝拾起一份《每日电讯报》,开始读起来了。

“今天我们有‘爱尔兰共和军持续和谈’、‘国王十字站前行人车祸丧命’、‘贵妇艾希顿——铁蒂举办生日宴会支持红松鼠’。”

“最后那条新闻算不上犯罪案件吧?否则我有个朋友就要去坐牢了。”

“喔,不是。并不是说你只注意犯罪新闻。什么新闻都得看。除了完全不相干的以外。”

“什么是完全不相干的呢?”

“就我的生活经验而言,我只能说不知道,这就是挑战所在。”

“明白了。那么在这些新闻里,你破解了什么谜团吗?”

“没,”露易丝说:“我还没看出这些新闻有什么蹊跷。”

“我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萝拉说:“我们是两个傻瓜,可不是什么夏洛克·福尔摩斯。有件事情,我们俩知道就好:我还真弄不明白那家伙做的事情有什么趣味。所以,你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吗?”

“不知道。”

“吃甜点。你可以吃雷基那一份。”

“赞!”露易丝说。

过没多久,覆盆子巧克力塔就被消灭一空。萝拉留露易丝一个人研究报纸,自己回到雷基的办公室,随即把门掩上。

她拿起雷基桌上的电话,又拨了一次巴克斯顿的私人号码。

电话响了五、六声,然后——大出她的意外——竟然有人接起电话。

“请问哪位?”

一个男性的声音问道——却不是巴克斯顿——单刀直入,毫不客套。

反倒是萝拉有点迟疑。

“哼,你又是谁?”她说:“请罗伯特·巴克斯顿勋爵来接电话。”

“还是先请您表明自己的身份比较好。”那个男人在电话的另一端说:“我们很快就可以查出你的发话地址。”

“那你可能就弄错了,因为这支电话并不是我的。”

“这是私人电话,反正有人会倒楣就是了。”

“你怎么知道倒楣的人不是你?”萝拉说:“我建议你让我跟罗伯特讲几句话。”

那人的背后响起了两、三个男子的声音。

“请稍候。”

电话另一端的男性说。

电话的彼方一片沉寂,萝拉只好等,直到那人回来了。

“你是萝拉.蓝钦?”他问道。

“是的。”

“请到巴克斯顿勋爵的总部来好吗?”男人说,口气友善多了。

“我们想跟你谈几句。我会告诉安全部门让你进来。”

“他们从来没有拦过我。”萝拉说。

“现在未必了。”男人说。

听起来有些不妙,萝拉正想追问个明白,那人却已经挂掉电话。

萝拉用内线通知露易丝。

“如果雷基回来,你还没走,而他跟你抱怨怎么连甜点也不留给他的话,你就跟他说,要怪,只能怪自己。”萝拉说:“还有,跟他说,我去巴克斯顿那边——嗯,还是不要说得这样斩钉截铁。就跟他说我走了,不用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露易丝说。

“喔,我只是不想让他怀疑——喔,算了,就这么跟他说吧。”

“好的,但是,我要提醒你,有个人正朝着雷基的办公室走去。抱歉我拦不住他,我正想要打电话通知你……”

一阵沉重、愤怒的敲门声,随即响起,连应有的礼貌等候都没了,门直接被打开。

萝拉望了一眼。

她看到一个穿着牛仔靴的人。这双靴子做工考究,用了好些昂贵的上好皮料,两侧还有细致的雕花——鞋头极尖,维持牛仔鞋不变的特色。此人身穿深褐色衬衫,一副大大的车轭延伸到肩头两侧,跟浅卡其色的裤子,形成强烈对比。

还有那顶标准的牛仔帽。

美国人。也许来自德州吧!萝拉想,也可能是亚利桑纳,但是,不管来自哪里,都不会有什么差别。

这人年约五十,一头黑发,身材魁梧,脸上浮现一抹惊讶的表情。很明显的,看到萝拉这样的人在办公室,让他有点意外。

他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眼睛很快的在办公室里前后打量,终于确认里面只有萝拉一人,他又摆出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情,开口了。他说:
“我来找那个混充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白痴。”◇(节录完)

——节录自《福尔摩斯先生收III》脸谱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着抚慰“我方”。
  •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韦纳八岁了,有天他在储藏室后面的废物堆寻宝,找到一大卷看起来像是线轴的东西。这件宝贝包括一个裹着电线的圆筒,圆筒夹在两个木头圆盘之间,上面冒出三条磨出须边的电导线,其中一条的末端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耳机。
  • 谣言流窜于巴黎的博物馆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风中的围巾,内容之精彩也不下围巾艳丽的色泽。馆方正在考虑展示一颗特别的宝石,这件珍奇的珠宝比馆中任何收藏都值钱。
  •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