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锦瑟(61)

作者:宋唯唯
“朱锦呀,这是咱们办公楼下咖啡厅的星冰乐,我知道你最喜欢喝的了,我呀,特意给你买了带来的。” (星巴克)
    人气: 415
【字号】    
   标签: tags: , ,

此时,她急巴巴地从茶几上的一个牛皮纸袋里掏出一杯星巴克咖啡的星冰乐,交给警察递给她,“朱锦呀,这是咱们办公楼下咖啡厅的星冰乐,我知道你最喜欢喝的了,我呀,特意给你买了带来的。”

说着,又声泪俱下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朱锦呀,你这么金枝玉叶的一个大美人,怎么把自己折腾到这个地步!你说你,每天也好端端上著班,怎么两天功夫,就把自己折腾到这儿来了呢?这是哪里出了岔子?”

旁边那几个男子,也见状唏嘘不已地摇著头,发出长叹息。女同事领悟到要为他们开口讲话铺好红地毯,赶紧走到房间中央站好,微弯下腰,伸出一只手,以恭谨的口吻介绍了那几个年长者,说这是电视台的党组主要成员们,虽然会见室里只有看守的几个警察和朱锦,女同事还是以面对演播厅的职业水准,以主持人柔如春柳的声线,规格标准地介绍了一遍他们的头衔,全是电视台的党组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等人物。

朱锦听着,几次被激得要哈哈笑出声来,虽然她腮帮子青肿,她还是感觉到笑意从心底而起,在脸上泛起。电视台是个云集了俊男靓女,看起来光鲜亮丽、潮人涌动的地方,尤其她供职的时尚频道,工作内容就是纵览全球时尚,与最潮流最时尚的品牌和人物打交道,推介奢华。她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么时尚的地方,居然还存在着一个党支部。这是她儿时上学的时候,每天耳熟能详的一个主管思想的权力机构,是陈谷子烂芝麻的陈年记忆里的一个时代背景。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还在!她平时完全不知道这个单位的存在,也从来不曾有过任何交道。这个党支部,完全是幽灵一样不为人知的存在,当然了,也许只是她不知道,她不求上进不打交道而已。而此时,尤其是那几个党支部书记,一个个肠肥脑满,坐下时皮带系到肚皮上方,双手交叠扣在腹上的体制内官员的形象,实在是,和奢华时尚反其道而行之,八竿子打不着的,实在太有恶搞的效果,让她即使在这个坏地方,也不能不笑。

那些官员也陆续开口了:“朱锦同志啊,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跟你谈话。看见你的现状,这个样子,我们大家的心里,十分沉重。”

“这也是我们党委长期主抓思想工作不松懈的原因啊。 电视台是窗口,也是形象工程,尤其你们这个栏目,既要面对西方资本社会的自由泛滥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的影响,抵制这种腐朽;又要符合我国的国情、政策要求,把节目办好,保持收视率。这的确是困难重重的。年轻人,看得眼花缭乱,找不到北,一时误入歧途,无论是哪一种歧途,思想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其实也是正常现象 ”。

“不过,朱锦同志她还没到这个程度,她只是交友不慎,被用心险恶的邻居给拉拢腐蚀了。”

“那就好,只是交友不慎,那就好。好好写个书面交代,把事情详细经过交代一下,咱们组织不会冤枉了不该被冤枉的人。 ”

“朱锦呀,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把警察同志要求你写的材料,简单点,三两句写完了。我们一起,我们大家陪你一起离开这里。”

“是啊,你得赶紧上医院,身上这身伤要好好料理。调养过来了再上班。”

“头发,你的头发也要好好料理,给它保养回来。” 女同事情不自禁地插了一句,依然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朱锦,你放心,这件事情,单位里目前除了党委领导,都是保密的。没有人会知道你在这摔了个跟头。没事儿的,你放心,把材料写了,咱们赶紧出去。不要有思想负担。”

“我们目前,处于转型期的社会,深圳又是开放的南大门。我们领导部门也什么都见过、处理过。但是你放心,相信组织,我们会保护自己的同志。”

一个领导为了表示自己的语重心长,特意从衬衣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签字笔,放在茶几上的那一叠白纸之上。

要写什么?朱锦心头一片茫然,油然抬起双手,放在台面上。

“你就写,由于自己在思想上没有保持高度警惕,被邻居法轮功分子蓄意拉拢腐蚀,你不知道这个人的黑幕勾当,任由他把资料转移到你家里,这是别有用心地栽赃嫁祸。你坚决与这个人划清界线,同时无条件拥护国家政策。”

朱锦闻言,低下头去,她将放在桌面的双手缩了回去,叠握在膝头。

书记之中的居中者,见状加重了语气,“ 朱锦呀,主管这个案子的同志,都跟我们谈过了,也透露了案子进展的内幕情况,你和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更深的交情和关系,就是邻居而已。他本来就是一个电视台插播大案的主使者,逃脱不了的。这案子都不是地方公检法能办得了的案子,这个人在审讯中什么都承认了,完全没牵扯到你。你就是个邻居,你说你稀里糊涂凑什么热闹呢?这是随便能凑的热闹吗?”

“其实,这话本不该在这里说。”女同事满脸的按捺太久、一定要说的兴奋。“朱锦啊,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和雷灏以前是情侣。不是我们存心探听八卦喔,实在是雷灏的名气太大了,IT大佬、爱国海归,光环太多了,家喻户晓。你们当初为什么分手,人们根据他的身份和处境也能猜出个七八分。可是你知道吗,雷灏现在真的要恢复单身了。这次是他老婆甩的他。他老婆非离不可。内幕等你出去了自己去搜新闻吧,热闹着呢。牵扯到好几个名流呢,还有新晋导演什么的,他太太有一个头衔是天使投资人嘛,喜欢投资画廊电影什么的。我们都追着做了好几回八卦头条了。”@#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暴虐纷沓的脚步顺着楼梯跑下去,消防门开着,那足音发出巨大的回响,听得出人不少。耳边的那个声音依然在怒骂她,有人出手,一下一下地,用巴掌和拳头打她,都是壮年暴徒,使出的都是十足的力气,朱锦被打得睁不开眼睛,双眸闭紧,依然感觉视网膜上一片血光。
  • “你再看看这条街上,看看人们都忙什么,每个人都各得其所,父母打孩子,城管打小贩,吃喝玩乐,卖淫嫖娼,各取所需,这样的人群,你不觉得你信仰的东西离他们太遥远了吗?他们根本也不在乎你想要让他们知道的所谓真相。 你不觉得,你自以为是的奔走是徒劳而可笑的吗?”
  • 朱锦心神不宁,突然从沙发上霍地站起身来,急促地道,“要不你还是赶紧走吧,不要在这房子里待了。你回来也就几个小时,可是每时每刻我都只觉得提心吊胆,觉得下一分钟就会有人冲进来。”
  • 罗衣离开后的第三天晚上,邻居回来了,他站在门外,风尘仆仆,脚底下一只黑包,依然穿着走时的那身灰衣布裤,看着还不是多脏,只是深了好几个色号,可见旅途辛苦。他肤如黑炭,理著平头,人在雨打风吹阳光暴晒的路途中,跑成了一根竹子,又瘦又直,只有两只眼睛晶亮,咧开嘴向着朱锦嘿嘿笑,说,我来取家门钥匙来了。
  • “做什么梦?”朱锦应酬了一句,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一翻书就犯困的人,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 当天下班后,朱锦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把邻居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全部装进一只大旅行箱里,放进自己家的衣柜最里侧、最深处的角落里。她明白这也是不安全的,细究起来,简直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走廊里的摄像头,没说的,现在不可能还是坏的,一定是24小时监控,魔鬼的眼睛始终在盯着你。但不管怎么样,她要完成她认为自己必须为邻居做到的那部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