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三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5日讯】
第三场 故土重游

[外景] 德国与北京
画面从德国转到中国,由透彻清晰进入到灰暗茫茫,形成强烈对比。
在扬沙的季节,雾蒙蒙中出现中国首都国际机场。

[场景一:机场接人]

[外景]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落衫机到北京的国际航班降落。
洪海从机舱走出来。
外国人边境出口检验,洪海出示英国护照。

[内景] 机场内部
石俊,石芳的弟弟。现代的中国小青年。
石俊进入大厅迎接。他们一同取出行李。有内部人员引路,没有经过出口检验便顺利出来了。石俊和机场管理人员很熟悉的样子,和警卫人员打招呼。

[外景] 机场出口
北京的风沙使洪海呼吸紧迫。

[场景二:小轿车里话北京]

[内景] 轿车里

石俊——北京这几年邪门了,快成沙特阿拉伯了,没日子瞧!人什么样?都成沙猴儿了。女人都戴面纱了,风吹的裙子往起飘啊!就听小唱吧,“北风那个吹呀,大腿那个嫖啊,交通事故那个不停的出啊!”真这样啊!
洪海——(眺望着窗外)交通不错嘛!
石俊——就机场这一段,做好思想准备。
洪海——北京变化真大,多少立交桥啊!我简直认不出来了。环城公路吧?
石俊——对!一环圈一环,越圈越大,小圈里面出不来,大圈外面难进去,整个圈得出不来气!先前我搭公共车四十分钟到你家,现在我坐专车一个小时进不了你家门。
洪海——(提醒司机)小心!
石俊——放心!全世界驾驶技术最过硬的就是中国司机。你们从国外回来的,没几个人有胆量在中国开车的。
洪海被接到宾馆赴宴去了。

[外景]

豪华的大酒店,五星级的服务做派,爆满的餐厅,丰盛的山珍海味——
高楼密集的北京城下,拥挤著贫民残陋的四合院。
自由市场的喧闹声。
流民、失业人黯淡的目光。
穿着时装的妇女提着破旧的菜蓝子。
小商贩的秤杆,斤斤计较的老大妈。

[镜头特写] 百姓人家
吴大妈(吴老),洪海的母亲。红光满面,笑盈盈的脸,健步如风。破旧的菜篮子里,装满了青菜。

[场景三:菜市场]

[外景] 自由市场

1,买菜:
吴大妈——生意还好吗?
小商贩——马马虎虎,混口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能有这份差不错了,碰上这时候下岗的,卖菜的活都找不上了。
吴大妈——是啊!现在工人真是不易啊!

2,买肉:
吴大妈——两斤去骨肉。
小商贩——瞧肉,——两斤八两。
吴大妈——两斤就够了。
小商贩——多买点吧!今儿肉好,刚送来的,少有这么新鲜的,拿冰箱里收著慢慢吃嘛!
吴大妈——好吧!
小商贩——谢谢您了,大妈!

[场景四:家属院]

[外景] 高校家属院

悠闲的老教师进进出出,彼此和睦相处。有民工在装修房间,室外堆积了很多杂木。
吴大妈两手满满登登,腋下夹着报纸。走一层敲一个门,顺便带给他们报纸。

[内景] 楼房门口

邻居——洪海回来了吗?
大妈——没到家就接去吃饭去了。晚上家来。
邻居——您老瞧着吧!甭说是儿子了,我那闺女回来都不见着家的。这没完没了的吃啊!早起去吃,中午去吃,晚间去吃,夜里面还吃。敢情是受了“三年灾害”回来的,吃的最后拉痢疾。我倒好,一天厨没给她下,当了好几天她的护士。您说这是什么风气啊!
[内景] 楼梯上
年轻人——阿姨您这楼上楼下几趟了?满大院我就瞧您这身子骨舒服。
吴大妈——谢谢!“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我是晚来得福啊!
年轻人——听说上面不让炼了?
吴大妈——我们正向上反映呢?教人学好,健康身体,我们不知道政府到底为什么不让我们炼。
年轻人——这世道哪儿是说清楚话的地方?我还指望您老来说说我家老爷子呢!成天捧著大药罐子,满屋子臭中药味,孙子都不愿意进家门。一打开电视就找那时髦的药名让我去买。吃起药来像吃糖豆似的,一把一把的。您瞧我爸是不是有点老年痴呆啊?我还专门给他买了本《转法轮》,他说迷信!阿姨,您这身体他是亲眼看着变化好的,他怎么就这么顽固不化呢?
吴大妈——那你就先看看,看明白了再给你爸说道呗!
年轻人——他成天追着我满世界里帮他找药,我还哪儿来时间帮他看书啊!等我退休了,一定跟您老学炼法轮功

[场景五:和睦家庭]

[内景] 吴老的公寓

洪海和睦的大家庭,可爱的小侄子,快人快语的嫂子,性情温和的大哥。洪海带了很多礼物一一分送给大家。上初中的侄子和洪海玩着最新的电脑游戏。婆婆把洪海送给她的耳环和项链送给了儿媳妇,婆媳俩显得十分融洽。
洪海——大嫂,你刚说我姐夫怎么样?
月眉——滋润!
洪海——什么滋润?
月眉——上班有陪聊天的;下乡有备冒烟的;就是等级高了,秘书上下一大群,有安排工作的,有照顾生活的。
洪海——那我姐呢?
月眉——也铆劲往上窜啊!人家俩那才叫比学比干,比翼双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不象我,顺着坡往下溜,从医院溜到医务室,从手术室溜到注射室。你侄子的话,我妈成天和屁股打交道,就是不爱看人脸。你说现在的人脸有什么好看的,阴一面阳一面的,就咱妈讲的了,一出口就造业!哪儿干都事多。我就图个轻轻静静不看脸,到我这儿的人都老实,来胳膊我就扎,来屁股我就打。
洪海——看我妈的身体,真不敢相信。我爸怎么不炼炼呢?
月眉——还炼呢?上面已经下令不让炼了。你还不知道前些时候咱们家什么样呢,没下脚的地方。一屋子老头老太太捧著天书读,热闹着呢!老爷子也不怕吵了,俩耳朵聋的敲锣打鼓都听不见。这两天家里清静了,没人来了,老爷子还不习惯了。
洪海——没有道理不让炼嘛!
月眉——指不定是哪儿闹出的事呢!气不顺了,和一帮老头老太太过意不去。老妈天天外面上访呢!

[场景六:临行前]

[内景] 吴老的公寓

家人都起床了,洪海还在被窝里,床头边一本《转法轮》,显然只翻过两页。洪海的母亲把书装进了洪海随身携带的背包里。
母亲把全套大法书籍、磁带包好装进洪海的皮箱里,心情十分沉重。
洪海那边突然一声大叫,母亲、嫂子、侄子都跑了过去。

[内景] 卧房

洪海睁大了眼睛,手捂著肚子,对着母亲恐吓。
洪海——我感到一个法轮,‘嗖’地一下飞进我肚子里。
(全家人大笑起来。母亲朝着儿子的屁股打了一巴掌。)
侄子——奶奶,你给小叔德。
吴老——我给他消业!(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内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回到公寓,留言机里是前妻石芳的声音。他情绪很低落。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倒在沙发上。
  • 纽约繁华的夜景,不同肤色的纽约居民。豪华与简陋;富贵与贫穷;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杂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剧院。(预示人间舞台)
  • 鹊桥,喜鹊架起的桥。传说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天上的喜鹊首尾相连,架起了鹊桥。牛郎织女走在鹊桥上,在银河中相会。当他们双脚踏在鹊桥上,回首看到从喜鹊身上坠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一句道出了相恋的情怀和对慈悲喜鹊的难以忘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