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屁小孩儿》第八章 挑战吉尼斯

李哲
【字号】    
   标签: tags:

“护校护过了,作业写完了,真正轻松的时刻终于到来喽!”于江合上作业本,高兴地跑出去找石小明,准备大玩一场。

  石小明的家离于江家不算太远,所以不大功夫就到了,进了屋之后,他看到石小明正在愁眉苦脸地托着腮帮不知想什么事情。

  “喂,你这家伙怎么了?”

  石小明翻着眼皮瞧了于江一眼,叹了口气:“别烦我,我在想事情。”

  “在想什么?”

  “在想一项机密重要计划!”石小明面色很严肃。

  “什么重要计划?”

  石小明把面前的书递给于江:“呶,看吧,就是这个。”

  于江接过书,见封面上写着《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算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江不解地问道。

  “哎呀,你这家伙,整天在想什么?”石小明把书抢回来说道:“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伟大的人生目标!你这样没心没肺地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那么,你有什么伟大的目标吗?”

  “当然!我现在正在想着如何创造一个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就是我的机密重要计划!记住,别告诉任何人,这可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石小明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显得信心十足。

  “真了不起,你想到要创造什么纪录了吗?”

  “还没有。”石小明又恢复了托着腮帮的姿态,一脸的愁容。

  “那么,怎么不找吕丹阳商量商量呢?他最有办法啦!”

  “说得对!”石小明高兴起来,拍了拍于江的肩膀:“其实这个我也早就想到啦!”

  ──“喂,吕丹阳吗?我们有一项机密重要计划,你快过来吧!”

  接到电话十几分钟后,吕丹阳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可是听完了石小明的这个所谓的‘机密重要计划’,立刻就发起了火儿。

  “什么?”吕丹阳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们两个家伙把我叫出来,难道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吗?我可没有功夫跟你们闲扯!我正在潜心研究河图洛书,并准备写一个论文,你们知道吗?!”

  “扔了你的什么洛书吧!”石小明说道:“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世界纪录更诱人呢?你想想吧,它可以使你一夜成名,全世界都知道!再说了,你一个小孩子写出论文又有谁会去看呢?如果你是个名人,那就不一样了,你随便说点儿什么,报纸杂志都会刊登的,因为你是名人!”

  吕丹阳有些动心了,他问道:“那么你想破哪项世界纪录?”

  “这正是让我挠头的。”石小明说:“也正是找你来的目的。”

  “嗯……”吕丹阳点了点头,开始有些得意了:“你能想到来找我,就说明你的脑子还没笨到家。”

  石小明憎恶地看着得意洋洋的吕丹阳,心里盘算着自己找他来是不是一个绝对的错误。他说道:“得了,你这个大聪明人要是真聪明的话,就想想我们该破什么纪录吧!”

  “这个简单。”吕丹阳大模大样儿地坐下,翻着那本《吉尼斯世界纪录》说道:“世界纪录那么多,想找个合适的还不容易?除了像几万人一起跳舞之类的大型活动咱们搞不了,其他的,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的手停止了翻动,说道:“你看这页,穿着滚轴溜冰鞋俯身过横杆的最低纪录就挺容易的,纪录保持者是个小孩儿,跟咱们差不多。”

  “可是我可没办法把腿分到那种程度。”石小明皱着眉头说。

  吕丹阳又翻了几页:“这个怎么样?三分钟内吃掉一百五十多个辣椒。”

  “不行,他肯定没有那么大的胃。”于江说。

  “我也受不了那么辣。”石小明补充说。

  ──“乘帆船横跨太平洋呢?”

  “这个不行!我们到哪儿去弄船?而且我们也不懂航海!”

  “那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我晕船!”石小明说。

  ──“那么……徒手攀爬百层摩天大楼……”

  “咱们市只有一个五十米的古塔。”于江说。

  “十米我也爬不上去。”石小明说,“而且人家古塔管理员也不让爬。”

  ──“水下睡觉七十六小时……”

  “你就不能找点儿现实中咱们能干的吗?这些离咱们太远了。”于江皱着眉。

  “你想淹死我就直说,”石小明愤愤地道:“不就是前两天我赢了你两个玻璃球儿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能干什么?”吕丹阳丧气地说道:“我看你还是收收这份心吧!”

  “我也觉得破世界纪录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于江也打起了退堂鼓。

  石小明赶忙说道:“谁说的?世界纪录有的很简单啊,象原地转圈儿几十小时,只要每天练,很容易就能练成的,这也算是世界纪录啊。”

  吕丹阳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有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某个人做到了别人没做到或不敢、不屑去做的事情而已,如果好好想一想,还的确很容易……谁放屁了?真臭!”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扇着,一副厌恶的表情。

  “是他。”于江摀着鼻子指着石小明笑道:“这家伙想破纪录,想得上火了吧。”

  石小明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也捂住了鼻子用力扇着。

  “等等!”吕丹阳象意识到了什么:“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

  “你们两个笨蛋!就是放屁呀!”吕丹阳兴奋地喊起来:“对!在单位时间内,放屁最多的人,就是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呀!这件事简单易行,肯定能成功!”

  三个孩子立刻兴奋起来,他们逐项地查找《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目录,结果没有找到放屁最多纪录那一条,这使他们更加充满信心,吕丹阳捧着书激动地高喊:“知道吗?这是一个从未有人涉足的领域,是一块需要我们开发的处女地!就像宇航员第一次登上月球!太伟大了!太伟大了!”

  于是,他们这一伟大的、划时代的、从未有人尝试过的计划宣布正式开始启动,这个计划的内容,就是研究如何使石小明在单位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放屁,好开创一项新的、从未有过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吕丹阳经过仔细推算,认为人的肚肠中不可能盛下太多的空气用来放屁,所以放屁的单位时间被定在三分钟。“知道吗?”吕丹阳一边写着规则草案一边说,“我们制定了这比赛的规则,就是在创造历史!不单是吉尼斯,如果后人把它列入奥运会比赛项目的话,我们的名字也将被载入史册!”

  “是吗?但愿如此。”于江虽然简单地回应着,但他如何也想象不出奥运会上,各国运动员们撅着屁股排成一行,等着发令枪一响就开始放屁,裁判员们捏着鼻子,掐着秒表计数时的情景。

  规则定好后,下面就是如何在三分钟内尽可能多地放屁。吕丹阳首先想到了生石灰在水中冒泡的特性,可是石小明拒绝往肚子里吃生石灰。于江建议用蒸馒头用的发酵粉,可是石小明稍尝了一点就表示无法接受。

  “你这个样子,不能吃苦,怎么能破世界纪录呢?”吕丹阳责备道。

  “可是在我破了世界纪录之后,还想活着庆祝胜利。”石小明说。

  他们费尽脑细胞,直研究到太阳快要落山,最终,英明而又睿智的大决策者吕丹阳做出了决定:让石小明吃豆儿。

  吕丹阳十分严肃郑重地亮出了他的科学依据:“以前,我姥姥就说过,一个豆,一个屁,十个豆,一笊篱,这是民谚,不会错的……”

  “等等,什么叫一笊篱?”于江打断他问。

  “就是一笊篱屁呗!”吕丹阳拍着石小明的肩膀说:“吃豆儿既有营养,又能多放屁,绝对没错儿!”

  “好吧。”石小明握紧了拳头,眼中闪耀着坚毅无比的光,满怀激情地说:“我豁出去了,今天晚上我就把黄豆泡上,明天向吉尼斯世界纪录发起冲击!”

  于江回家的一路都在想着吉尼斯世界纪录,他为自己的好朋友石小明即将创立一项新的世界纪录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可真是个胸怀大志,有抱负的人哪!”

  回到家,他看到母亲正用菜刀分解着一只可怜的鸡的尸体,那大概是他们的晚餐。

  看着母亲那发黑的眼圈儿和乱蓬蓬的头发,还有那挥舞着的沾血的菜刀和堆旁边的那只可怜的鸡的内脏,这一切都使于江联想到抗战时杀人越货的日本鬼子。

  “天哪,我敢断定这只鸡在不久前还在活蹦乱跳地啄着地上的虫子,然后妈妈就把它从小生命批发市场买回来,再一刀砍在它的头上,这是多么残忍的事啊。”于江想着:“真是个可怜的女人,为了家人的一日三餐,她的手上沾满了血腥。”

  “你回来了?快给我剥两瓣蒜。”母亲一边剁一边说道。

  “好的,”于江走过去,拿起蒜剥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为一个死去的植物扒皮总比肢解动物的尸体要仁慈得多。他扒着蒜看着母亲的脸,心里涌起一阵酸酸的感觉:她是个多么不容易的女人啊,自从我爸爸死后,她就把流下的泪涂抹在脸上代替了化妆品,可是这些‘绿色’化妆品的抗皱性能并不是很好,反而为她的眼角多添了不少皱纹。继父这个家伙是个吝啬的人,他不但告诉母亲用豆油擦手来防止皮肤干裂,而且自己染发的时候也只是用些使水稀释过的、廉价的皮鞋油。

  他扒好了蒜,放在了一边。母亲又说道:“再去剥几棵葱。”

  于是于江便又剥了几棵葱。这时母亲也肢解完了那只鸡的尸体,然后把这些尸体小块放在盆里,用酱油浸好以便入味。

  “妈。”于江看到母亲的眼角有一块眼屎,但是母亲的手很脏不能去擦。“我来给你擦。”

  母亲的心中一阵欣慰:“这孩子长大了,知道疼人了,”她眼圈儿一红:“就是这孩子他爸去得……,唉,要不然我们一家三口……”她忽然觉得眼睛中一阵刺痛,火辣辣的,“啊,于江,你还没洗手呢!”

  于江这才发觉,自己刚才剥完蒜,又剥葱,现在又给母亲擦眼屎,那当然辣眼睛啦!

  母亲两手都是鸡血,没办法擦,辣得泪水直流,她忙道:“快,快给我端盆水来!”

  “好!”于江跑到卫生间,找到一个脸盆,打满水,正好看到一边摆着袋洗衣粉。“啊,有了这个洗得更干净。”他把洗衣粉倒在水里,给母亲端了过来。

  “妈妈,我来给你洗。”于江让母亲弯下腰,他撩起水给母亲洗了起来,母亲越洗越睁不开眼,感觉到脸上有不少泡泡儿,问道:“大江啊,给妈端的是什么水呀?”

  “是清水呀。”

  “清水怎么会有泡泡儿呢?”

  “因为我放了一些洗衣粉在里面。”于江得意地说着,忽然又想到,如果告诉石小明来个吹泡泡世界纪录也挺不错的。

  “你这个笨蛋!”母亲咆哮起来:“你怎么跟你爸一样傻?”

  “我爸怎么了?”于江十分不满母亲这样说他的父亲,从小时候起,父亲就一直是他崇拜的偶像,最令自己佩服的一次就是父亲和另外一个人打赌比赛吃鸡蛋,那个人吃了十五个,而父亲却吃下了二十五个!他不但赢得了比赛,而且在小于江幼小的心灵中展现了一个高大光辉的父亲形像,尽管后来父亲回到家,因为吃了过多的鸡蛋而大便干燥,好几天上厕所都憋得满脸通红,但父亲的形像在于江的心目中,仍然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英雄。

  母亲也觉得说走了嘴,她又何尝不是总在思念自己以前的丈夫?他的人虽然傻气一些,却是很实在,也很重感情。在生于江的时候,于江他爸就是为了表现夫妻间的感情深切,坚决不用坐车,而是背着大肚子的自己跑到了医院,虽然差点颤得流了产,但是那份深深的情意却让自己永远不能忘怀……

  想起这些令人怀念的温馨往事,她的心又是一阵难受。“说不定就是因为那样,于江这孩子的脑袋才不大好使的吧?”

  “好了,别再说了。”她洗干净手,又找了些清水洗好眼睛。

  “噢。”于江也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他看了看桌上未做完的菜,比往日多了很多,便问道:“妈,咱们今天为什么吃这么多菜呀?”

  母亲点着了火,说:“你叔叔的女儿要来,她叫小影,这菜是特意给她做的。”叔叔是于江继父的代称,为了照顾于江的感情,母亲常这么称呼,她不想让于江别别扭扭地叫‘爸爸’,可是这称呼却让于江感到更别扭。

  “咝……”母亲把辣椒倒进锅里,开始炒了起来。

  “小影?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有这个人?”于江问道。

  母亲说:“她在城西上学,一直住在奶奶家,奶奶家离学校近,住在奶奶家方便些,哦,对了,大江啊,你把那盆水倒了吧,别老在那儿搁着。”

  “哎。”于江端起满是泡泡的水盆,又把菜板上的鸡碎肉渣和血抹到盆里,准备一起扔掉。

  “这孩子,真会干活儿。”母亲看了一眼,很是满意。“这一点他比我小时候强多了”她想,“那时候,物资不足,家里的盆是批发买来的,上面印的都是一样的花纹,让我总分不清哪个是面盆哪个是洗脚盆,结果拿洗脚盆和面的时候总是被母亲责骂,可是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总是半夜起来往父亲的茶缸里吐痰。”

  于江正要倒水,忽然发现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扒着窗户看,像个小偷儿,他大喝一声,冲出门便将这盆水向人影泼去。

  “啊……!”那人发出了惊叫。

  “是个女的?”于江大喝道:“何方妖孽,快快报上名来!”

  那个女孩大约八九岁的样子,梳了黑油油两条小辫儿,可是现在这两条小辫儿上却正滴滴嗒嗒地往下淌水,她哆哆嗦嗦地退了两步,小声说:“我是来找我爸爸的。”

  母亲闻声走了出来,看到小女孩儿,急忙说:“哎呀,是小影啊,你来了?!”又转过身冲于江怒道:“瞧你干的好事儿!”

  于江说:“这怎么怪我呢?是她自己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嘛。”

  “去!这孩子!你还有理啦?”母亲呵斥了一句,对小影说:“怎么不进屋呀?”

  小影胆怯地说:“我不敢进去嘛。”

  母亲笑着说:“这是你自己的家呀,有什么不敢进的?虽然你的妈妈不在了,现在我就是你的妈妈啦,你若是不愿意叫我妈妈,可以叫我阿姨呀。”说着用围裙擦小影脸上的水。她刚才做的菜是辣椒,切完后在围裙上抹过手,这样一来,围裙上也沾了辣椒的汁水,正抹到了小影的眼睛里,小影本来对她还有点好感,这下一来,眼睛辣得受不了,便连揉带哭起来。心想这个坏阿姨笑得挺好,心肠却是这么坏。

  继父推着一三轮车啤酒回来了,啤酒快卖完了,今天他把空瓶子送回去,顺便再买几箱回来。一见小影在那里哭,身上湿乎乎的,还有几块血渍,以为于江的母亲在欺负她,急忙放下车子,跑了过来,抓住小影的肩头,问道:“闺女,你怎么了?”

  小影看到父亲,一头扎在他怀里,大声哭道:“爸爸──”

  继父一见小影的眼睛哭得像个猴儿屁股,揉得又红又肿,回头头冲着于江母亲骂道:“你……你竟然是这种人!她还是个孩子!你瞧瞧这身上的血,啊?你瞧瞧!都说后妈的心比蛇蝎还毒,我今天算终于看到了!”

  “哎呀,那,那不是,那是鸡血。”母亲一脸的着急。

  “好哇,你敢骂我闺女是鸡?!”继父放下小影,抓起于江母亲的头发打了起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于江的母亲边挣扎边解释,可是继父就是不依不饶。

  “喂,来看看吧,她身上根本就没有伤。”于江把小影的衣服扒了下来,拍着她光溜溜的肩头对两个大人说。

  这的确是个简单而便捷的法子,误会就这样烟消云散了。但事情的结果是母亲、继父、小影三个人一起在餐桌上吃着炖鸡,而我们的主人公于江却被罚在灶台旁边蹲着。

  “这不公平。”于江恨恨地想:“要不是我,你们现在还在打着架呢!大人们都是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忍不住偷偷回头望一眼小影──她已经换过了湿衣服,脸也洗得一干二净,于江发现,这个女孩子有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只是因为哭过,现在眼圈儿周围还显得有些发红。她的鼻子小巧玲珑,就像漫画中的一样。她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的,十分的招人喜欢,于江高兴地想,有个漂亮的妹妹,也不错啊。可是这时,小影一扬手,把一根啃干净肉的鸡爪子甩过来,正砸在于江的头上,于江摀着脑袋‘哟’了一声,闷闷地想:看起来,她不大喜欢我。

  第二天,石小明兴奋地跑来,一进于江的小屋就放了两个屁,他高兴地告诉于江,自己吃了十几个豆子,就放了半天的屁,真是太好使了,看来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不成问题,剩下的就该准备如何庆祝啦!

  于江被屁熏得差点昏过去,不过仍然很高兴,他和响屁不断的石小明两人又起身去找吕丹阳,结果被他一句话泼了冷水:“你这家伙想得太天真了吧!你会吃豆,别人也会吃,你的屁要想比别人放得多,就得多吃豆,多练习,然后再和别人比才行!不吃苦中苦,难成人上人哪!”

  于江和石小明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石小明又回家去吃豆,并逐渐加大份量。次日再找于江和吕丹阳商量评测他现在的实力是否能成为世界纪录了。但每次吕丹阳都说不行,结果到了第五天头上,石小明却没来,于江很奇怪,就到石小明家里去看看,一进门,他就听到厕所里传来古怪的声音,石小明的妈妈一边收拾猪头肉一边说,石小明吃了太多的豆子,从昨天晚上起就开始拉稀,整整拉了一宿了。

  “是不是你和吕丹阳两个怂恿他干这种傻事的?!”看到石小明妈妈那吓人的眼神和剔肉刀,于江立刻吓得夺门而逃,直跑了大半天才停下来,他扶着棵树气喘吁吁地想:“石小明这回,大概不会想破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歇了一阵,他又去找吕丹阳,结果吕丹阳也猫在厕所里出不来了,原来他心里早就较着劲儿,也想创造放屁最多的世界纪录,成为‘名人’。于是就自己在家偷偷地吃豆,结果和石小明一样吃坏了肚子。

  “唉,看起来……”于江从吕丹阳家里出来,抬头看了眼太阳,摸着下巴琢磨:“放屁最多记录看来是没戏了,不过他们两个倒可以试着破一下蹲厕所时间最长纪录。”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难熬的期末考试过后,终于迎来了暑假,可是我们的小学生们依然不得安宁,还要被安排来护校。
  • 平常的好日子总是很容易度过的,看无聊的电影也总比考试要好得多,对于有的学生来说,期末考试就像旧社会的穷佃户在年底时向地主家交租子一样。还好我们的主人公于江从没在乎过这种事,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愁眉苦脸也改变不了自己倒数第一的命运,与其那样,还不如轻轻松松地面对它。
  • “真是的,活在这个时代真是不幸。”说话的家伙叫吕丹阳,按一个普通男孩子的标准来看,他的头发多少显得有点儿长,而且随着风的吹动,他的发丝飘起来,头皮屑像雪花儿一样飞散在空中,就像彗星尾巴后那些白色的散碎银光。
  • 一天一天的课好像是架在宇宙空间中无限向前延伸的铁轨,永远没有到站的时候。于江面无表情地走进教室,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等着老师的到来。
  • 已经到了上午第三节课的时候,阳光把一切都照得发白刺眼,一圈儿刷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大红字的围墙里边,两溜半新不旧的红砖瓦房正无精打采地蹲在绿荫之下。瓦房前有几处花坛,花坛铁栏杆的油漆脱落了大半,而且花坛里面根本没长着花儿,连根草也没有,通常只有教委领导们来视察时,那些花呀、草呀的才会在一夜之间奇迹般地冒出来。
  • 翠绿的树枝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和煦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进教室里,偶尔还听得到窗下一两声蛐蛐儿的轻叫,象清晨送牛奶阿姨的笛声。
  • 这是一部长篇儿童讽刺小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