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四面墙正卷》(九十七)

麦冬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6日讯】第八章 混战

(1)老三

这次接见,一直等到最后一拨犯人回来,老三的家里也没人来。老三显得焦躁起来,不断地跟我揣测种种可能,我只说他神经过敏。

“不行,我心里还是嘀咕,哪天得让主任帮我打个电话问问,弄不好家里真出事儿了,我这眼皮老跳啊。”

“弄块白纸贴上。”我建议。这里流行眼皮跳贴白纸片的做法,驱邪。

再说二龙那里,各路人马少不了派代表去独居里慰问,领导罹难了,正是下属们奋力表现的机会。正像在单位里,你工作得再努力,领导住院了你不跟大伙去探望,几天的工夫就可以抹杀你几年的成绩。我们也少不了出血,让老三出面去向二龙表表心意,好在有老三在,不然我自己还真懒得弄那一套。

所以人与人搭档交往或合作发展,最后能够走到一起的双方,往往不是因为“相同”,而是因为“不同”,没有矛盾就没有进步。在生活上,老三是个精细的享乐主义者,虽然他宣称自己什么苦都吃得了,而我则不拘小节,得过且过,老三自嘲他简直成了我的管家兼保姆,关之洲这个勤杂工他也看不上眼,动辄得咎,被老三呵斥挖苦一通。

不过我一直半清半浊地明白,我和老三的结合,双方都存在狡黠的利益考虑,在某些方面,我们两个是互相鄙夷的,但往往对方被自己鄙夷的东西,在特定的时刻惠及了自己,并最终使这种暧昧粘合的关系持续下来。

我知道,从上到下,没有几个人不骂老三,虽然老三身上不乏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这里的人更愿意关注别人的缺陷罢了,只有大家都坏,才能让更多的人得到慰籍。其实老三很有些冤枉的,他没直接去害过谁,他只是为了维护个人的利益,在检验这个位置上利用坚持原则的手段得罪了不少人——得罪了不少除了背后骂娘不能把他如何的鸟屁。而那些有“背景”的犯人,却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他不得不装做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改活儿,还要不断地插科打诨求他们干好点,“心疼一下三哥”,但这些人背后也骂他,不仅嫉妒他的位置,也蔑视他每天晃来晃去的样子。

老三是个很压抑的人,我觉得。他内心应该是很压抑的,他像那些蔑视他的犯人一样,也在蔑视着二龙、林子甚至广澜、崔明达他们,觉得自己本来有能量混得比他们还光彩。他不止一次地跟我表达过这种深刻的蔑视,我没有信心指点他回一下头,看看从他背后射来的同样内涵的目光。我明白即使他回头,也不会看见“众生”,他只能看见自己曾经辉煌的光芒,那光芒阻挠了他体察别人,他是一个背负着履历表走路的人,内心充满了唐吉柯德式空虚的勇猛,虽然他比唐战士更多心计,但很不走运的是,他要面对的也不是硬邦邦的风车,而是脑细胞变异发展的一群活人。

老三没有能量打败他的假想敌,他只能在他们内战或咎由自取的崩溃的废墟里,心花怒放却面色平和地分拣些遗落在地的果实,象整天在楼群里转悠的拾荒者——他的努力表现的结局,就是获得了分拣这些果实的优先权,仅此而已。

二龙的崩溃,无疑又增加了一片新的废墟,这个废墟的含金量大到让人不敢轻易跑过去:一个积极分子票,大家可以争啊,那个局级呢?

那个局级怎么办?

大家都很避讳去谈这个问题,越是觉得自己有希望的人越不敢讲话,倒是下面跟减刑票挂不上钩的人愿意瞎操心,一个个纵谈形势,象一群卖假药的贩子在开年度峰会。

老三跟广澜他们展望:“龙哥肯定不能这么交代了啊,那麽多钱打水漂?卖筐骨头喂狗还混一热闹哪!不就一个处分记录嘛,到时候上面一句话,说勾了也就勾了,准耽误不了减刑。”

李双喜和小杰坚决拥护这个乐观的论调。其实大家背地里想什么,恐怕也是司马昭之心。

议论归议论,二龙还是得在禁闭室里呆着,外面的气象却是日有更新,目不暇接。

接见日的转天,监狱的楼里楼外就挂满了灯笼、标语,主题是“庆祝十六大胜利召开”。我想起上个月高则崇散播谣言说十六大已经开过,还说我们敬爱的江主席卸了任,提工的路上,我就跟他算起了老帐,高则崇恍惚地辩解:“那是我记错了,不过你们等著看结果吧,肯定大同小异。”

“你他妈整个就是一政治骗子。”何永穷追不舍地攻击他,好像那个消息曾经如何地伤害了他的政治感情似的。

再转过一天,10月13号,对我是个特殊的日子,恰巧是我的明年的开放日,按法定日期,应该是明年的今天放我回家。监狱中午给大家发了捞面,当然跟我无关,说是庆祝十六大的召开,不过我周围的几个人,被我鼓惑了一番,都说这捞面是真正的喜面,是在祝贺我“破年”。我一冲动,感情用事起来,给大伙发了一包烟,老三皱着眉笑话我“越来越不成熟了”。

当天老三还生了口闷气,主任真的替他给姐姐家去了电话,他姐姐说根本没收到信,还一直纳闷呢,担心是不是老三出了什么事儿。

老三回来恼怒地说:“我想了好几个圈,估计这路上丢了的可能几乎没有,主任也说好像没注意有我的信,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六王八蛋给我把信藏起来了!”老三说到这里,已经开始咬牙切齿,好像日本儿此时就含在他的口里。

我说你别胡来啊,“没有证据啊”。

老三长出一口气:“呼——我操他死妈的鬼子六儿,宫颈大糜烂,他不快走了吗?给我来这一手!别叫我贼上,弄不好我狠治老逼一回。”

“算了吧,现在主任都红眼啦,再出一点风吹草动,对他来讲都是惊涛骇浪,他不跟你急才怪,小不忍则乱大,这道理你又不是不懂。”

老三恨恨地不言语,郁闷地喘著粗气。

这边二龙的几个嫡系,也终于等不及二龙出来。崔明达已经按耐不住玩儿心,到外面捉了几只蛐蛐,用专门放蛐蛐的红泥罐养起来。没几天工夫,不仅广澜、何永被他传染了,就连三中和一大那边,也开始冒出几个养蛐蛐的,还经常有人过来交流经验,晚上,号筒里经常可以听见唏唏唆唆的蟋蟀的歌声,半梦半醒间,仿佛置身田园。

看到这些,老三又不忿并且不屑了,他跟我说:“他们懂什么玩?不过把蛐蛐当虫子养罢了。这里面的学问怕他们玩一辈子也不会懂了。”

我说:“听说这蛐蛐罐又叫葫芦?”

“用葫芦做的罐才那样叫。就外面这葫芦,要放我手里,好歹一鼓捣就是一养蛐蛐的好东西,可我不伺候他们那个,他们也不懂啊。什么蛐蛐能养什么蛐蛐不能养,他们更就更不知道了——知道么,这雌的蟋蟀不斗也不叫,只有雄的才会斗会叫。雌蟋蟀有三条尾巴,雄蟋蟀只有两条。油葫芦、金钟是名种蟋蟀,这里见不到,他们顶多抓几只棺材头养著,还以为是宝贝哪,哼!”

我笑他这种好玩的心理,又不能点明了伤他脸面,只好笑而不语,老三听到外面蛐蛐叫,马上撇嘴道:“听了没?声音低沈无力,还连续不断地鸣叫,在蛐蛐谱上这就是坚决淘汰的劣品,那通常声音响亮,偶尔叫几声,或间隔时间较长才叫唤一次的才是上品——我老伯可没少给我讲这个。当初你三哥也小玩过几天哪。”

刘大畅笑道:“到老天津卫转转,上年纪的人都能说两口蛐蛐经,小字辈里玩这个的少了,典型的不务正业啊。”

老三又转向刘大畅一通海聊,南盆北盆、蟮鱼黄、瓜皮绿地,说得嘴角冒泡儿,也不知道真假,表面上给人知识特渊博的感觉。

广澜路过,敲了下窗户,笑着喊道:“王老三,又吹牛逼呢吧?”

老三冲着已经没了人影的窗户,鄙夷地说了句:“我吹剩下那些够你们学半拉月都费劲的。”

刘大畅岔开话题问:“二龙也快出来了吧。”

老三暗暗算了一下,说:“后天吧。”

我笑道:“这些天把老朴忙活得快上火了,整天打着滚儿往工区转悠,生怕再出点什么岔子。”

猴子不知深浅地搭讪:“这二龙出来了,还干得成杂役么?”

老三斜他一眼道:“他不干谁干,你来?”

(2)出关

二龙出独居的前一天,朴主任照旧一上班就赶到工区,小尹队也不得不跑过来一块儿盯着。

这一个礼拜内,除了开了两个半天的管教会,朴主任一天不落地到工区坐镇,郎大乱也煞有介事地过来了两次,背着手在生产线上转悠了一圈,每次来,都看见有些人在乱腾腾讲话,郎大乱立刻没鼻子没脸地训斥了一通小杰,郎大乱一走,小杰立刻愤愤地跟李双喜说;“操,他算个鸟毛儿呀,朴主任没说话呢,他牛逼什么?皇上不急他一个太监倒挺急!”

其实朴主任也急,他看着方卓这样的落后分子急,他说:“我就弄不明白了,都是一样的人,都在一条生产线上学习劳动,这差距咋就那麽大哪?”

然后又不满地关照小杰:“关键是管理的问题,既要有力度,又要懂得协调和处理各种关系,在这点上,你连人家林光耀一半都赶不上!”

小杰诚惶诚恐地点头:“是是,主任,我注意。”

“这不是注意不注意的问题,这是能力问题,这么下去,非把那些落后的劳犯儿拖垮不可,他们是手慢吗?他们是心慢,精神上的促进不够,这就是管理者的问题,你先好好考虑考虑。”

当着大伙的面,朴主任揭杂役的脸皮还是前所未有的。在犯人们幸灾乐祸的磁场辐射下,小杰尴尬地连连答应,说一定想出更好的办法来加强管理。

主任一进管教室,小杰立刻冲过来给了方卓一脚:“日你大姑娘妈的!你们不好好干,给我找骂!”

方卓新换了眼镜,刚找到大跃进的感觉,被小杰一打击,情绪很低落。

疤瘌五道:“他说的轻巧,让他干一个试试?还他妈心慢?这心急吃得了热豆腐吗?”

小杰不平地说:“有些人就是墙头草,欺软怕硬,你对他越温柔他越觉得你好欺负,要是林子管你们,都他妈龟孙子似的老实,没别的,就是一个贱!奴才命!”

何永笑得夸张地在座位上颠著屁股:“哎呦呦,说的对,有些人就是识操不识摸。”

疤瘌五嘟囔道:“这人啊,得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没有那金刚钻,就少揽这瓷器活儿,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小杰一边溜达一边咋呼:“刚才主任说我,你们也都听见了,这是给我发话哪,要我加强管理,我以前那是心疼你们,现在没办法啦,我不来狠的不行了,有些人你也少甩那咸的淡的的闲话,别以为小杰尿你们谁,没有三指叉,我也不来扎王八!没错,你们就是心慢,精神压力不够!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我说的什么意思,你们都懂了吗?”

何永迷惘地说:“杰哥哥,你能不能再说明白点儿?我理解力有限。”

小杰在零碎的笑声里喊道:“大家要学就学那唱戏做官的,不要学那拉巴巴坐尖儿的,看看赵兵,看看邵林,人家也是改造,学着点儿!”

赵兵连连说:“谢谢擡举。”邵林小声嘟囔道:“提我干吗?臭嘴。”

周法宏笑道:“看了么,小杰被主任一点信子,这小脾气又要爆了。”

疤瘌五撇著嘴道:“听喇喇咕叫唤还不种地了哪,他也不怕风大扇了口条。”

小杰有主任早管教室里坐镇,也不敢松弛了,一会踹方卓,一会抽门三太,一边还含沙射影地扫边风,连好多天休养生息的高则崇都看他不过眼,闷头吐出两个字:“小丑。”

高则崇说这话,一面是有些正义感的内涵,另一面也因为小杰旁敲侧击的许多话也戳了他的肋条骨,他也属于天天往回带活儿的落后分子啊,不过稍微能比门三太们快一些罢了。高则崇估计也是郁闷中人。

晚上收工回去,原来常带活儿的那十几个犯人,照旧带活儿。小杰便在号筒里吆五喝六地来回咋呼,一路踢踢打打,弄得这些人跟日本劳工似的。

老三憧憬地说:“闹吧,闹急了,这些人抱团儿砸他一顿,就热闹啦。”

我笑道:“砸别人不敢,砸小杰还真不新鲜。”

“砸完了,别的杂役还不会太较真,正称心哪。”老三舒服地靠在被摞上,笑着说。

陆续地大家都睡了,我不很困,天气似乎有些闷,就溜达出去想换口气。楼道里还有六七个弟兄在干活,崔明达的屋里,断续地传出几声悦耳的蛐蛐叫。高则崇好像已经完工,坐在方卓和门三太边上,一边看他们干,一边聊著什么,看我出来,他犹豫着住了嘴,让我有些不爽,有种被人说了坏话的感觉。

转天早上,我突然想起这个话茬来,就问门三太老高做天跟它们说什么。

门三太笑道:“那傻逼啊,给我们做思想工作呢,说这么熬下去不是办法,人的十根手指还不一般齐哪,所有人干一样多的活儿,本来有些不科学,应该区别对待;再加上这些杂役不把犯人当人看,打骂随意,问题太多——他鼓励大伙找政府谈谈,把该反映的问题反映上去,争取更多的福利——我才不上他的道哪!眼镜儿那个缺电的,还挺支援他,把他当亲人解放军了。”

老三怒道:“这不是惑乱军心嘛!”

我笑道:“管他哪,干咱什么事儿?”听门三太一说,我反而释然了。

到工区才看到,方卓的额头上破了一块,估计是墙上撞的,当然不会是自己撞的。何永笑道:“呆满了刑期,眼镜儿你就成钢铁战士了。”

“看过钢铁战士吗?”周法宏笑问。

“野火春风斗古城,铁窗烈火,永不消失的电波,操,你再问,我什么没看过?”何永不屑地说。

“真不容易,你这一下掐岁数的,还看过这么多老片子。”刘大畅笑道。接下来,大家顺着这个老电影的话题,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来,直到工区门口一通热烈的欢呼声响起。

大杂役二龙闭关结束,终于回来了,大家象欢迎凯旋的战士一般把二龙迎进工区,傻狗跟何永尤其地活跃,从生产线上站起身形高喊“龙哥”,二龙冲线上平淡地笑着,奔了管教室,去向朴主任报到。

朴主任跟二龙谈了不长时间,就被喊去开会了。监狱里这些天的会显得频繁了些,是不是跟十六大有关?好像不至于啊,除非十六大能又什么石破天惊的大变动。

周法宏痴人说梦:“估计要大赦了。”

主任一走,杂役们都进了库房,去觐见二龙。

吃饭时老三告诉我:“二龙这回惨了,据说局级是肯定泡汤了。主任告诉他,主任跟局里那个门子通了电话,说了二龙的事儿,人家态度很干脆,就说了七个字:管不了,自作自受。”

“是啊,这是原则问题,当官的不会为了帮一个犯人,把自己的同志给得罪了。”

“关键还是为自己利益,这事不是彻底不能办,不过要真是在原则问题上弄虚作假的话,万一让人给捅了,赶寸了就有可能丢官罢爵。”

“二龙能这么就善罢甘休?”

老三不平地说:“他还想怎样?他又想顾面子、找形象,又想一点利益不损失,哪那麽便宜?那耿大的形象,关键是政府的形象还要不要?”

我说:“这代价也太大点了。”

“你觉得大,他也许觉得值得哪,刚才在库房一通聊,看那意思,他对这个结果还不在乎,甚至挺满意哪,他觉得舒服啊,他还觉得跟政府交锋虽败犹荣呢。”

我摇头笑道:“这就是他那种流氓的思路吧。”

“而且,老耿也给他留着量呢,没下死命令撤他的杂役,老朴估计也给耿大那里做了工作,咱想也对,除了他,谁弄这堆业障?到时候还不让他们玩死?”

我笑道:“没了减刑票挡路,二龙可就更疯了。”

老三怪怪地笑道:“疯他能疯墙外头去?不过刚才他一张狂,说走嘴了,知道吗——老朴心里怵啊,二龙那帮弟兄,三天两头往老朴家里跑,要不就打电话,让他照顾好二龙,好处自然少不了老朴的,不过这可就苦了老朴了,赶上这么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儿,骂不得打不得,除了添堵还是添堵,呵呵,那朴大官人也是生怕惹二龙撒疯,让自己家里在墙外面不好混啊。操,这手可真够绝!”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7)暗流

    转天我们提了工,因为还在戒备期内,每天只能从早8点到晚六点之间出工,还必须到监狱办公室备案,所以犯人的劳动量也不多,只有平常的一半左右,我们都抱怨老朴有这个穷瘾。

    这天上午,我正干着活儿,小尹队在门口招呼我:“麦麦,比赛去!”

    我站起来向外跑,周法宏在后面喊:“老师,拿个冠军回来请客啊!”

    我回头咧嘴笑着,心里很轻松,那个“道德百题”我早背得滚瓜烂熟,灵魂早给净化得蒸馏水似的了,就是别的队真蹦出几个把这事儿当回事儿的高手,我觉得也不会再好到哪里去了。

  • (15)臭鱼事件

    转眼到了十一,国庆期间有一周的假期,老三从三中那边用罐头换了一杯酒过来,跟我摸著瞎急饮了,算很满足地过了个小节。这次老三没有招呼任何人来凑帮,他说“心寒了”。

    3号的中午,炊厂给熬了大白鲢,两个人一条,那些鱼有近三分之一已经臭了,买的肯定是死鱼了。即使这样,为了分头分尾的事,还起了很多口角——当然,这些也和我们无关,老三自然会先挑一尾好鱼出来。

    “他妈的,大的肯定已经叫前面的择掉了。”老三望着饭盆里的白鲢嘟囔,很不平的样子。

    听到旁边几个人为分鱼的事争论起来,老三愤愤骂道:“都他妈见过什么?为条烂鱼还要打官司咋的?都他妈是臭要饭的!”

  • (13)找乐犯

    夜袭队风波表面上算过去了,高则崇精神上消沈了一大块,也不跟我们讲什么大道理了,每天闷头干活,对周围的零七八碎的小战争、小笑话置若罔闻,看样子,似乎“识了相”。老三另有高见,说这家伙弄不好“卧薪尝胆”哪。

    大队正给“瘫犯”乔安齐办“保外”,估计他家里的人一来,搞掂了手续就可以把他接走了。周法宏得意地说:“看了吗,有病是福吧。”

  • “杭天龙,到我办公室来!”高则崇刚出来,朴主任就冲库房大喊。

    “拉屎去啦!”广澜的声音。

  • “老师,你快开放了吧。”

    在工区,高则崇一边烧着花线,一边问我。他刚刚跟朴主任“沟通”过,很严肃地回来坐下。朴主任还没有走。

  • 二龙这些天明显有些郁闷,出出进进的,大家也都加了些小心。

    朴主任找高则崇谈了一次话,高则崇出来的时候脸上挂著笑,主任却阴沉着脸走了。

  • 好像过了三天了,还有人舍不得把剩肉倒掉,拉肚子的有一大批,疤瘌五当天就上窜下泄,气势非凡。二龙给一大、七大里面相好的杂役都送了肉,喝酒也是必不可少的。
  • 老三和我一起去接见,面带春风。他说这个月可能是二姐来。

    我们今天去的很早,赶上了头一拨接见,耿大队确实够意思,让我连着接见了两次,如果座位一直有空闲,他可能整个上午都不会往外请我了。


  • 傍晚时候,广澜突然压低声音喊:“胖子——来啦!”

    “谁来啦?”胖子问。

  • 晚上在厕所,我问何永网子的事儿,他奋力拉着大便,一边挤出笑来:“搞……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