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16)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日

亲爱的玛丽:

  自从上一次我写信给你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因为天气很坏,这个星期我们只执行了一次任务。现在这里已经变得很冷了,昨天晚上我们这里有个人把杯子留在外面,杯子里的水都结冰了。星期一的时候还下雪,这对一个南方来的男孩来说实在有点过于沉重!虽然在飞机里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冷,不过至少他们给我们的衣服都还算暖和。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这些年轻男孩的父亲,事实上,他们已经开始叫我“老头”了。

  我们是不可以谈和任务有关的事的,所以我不打算讲,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从某方面来说,我觉得我的工作在飞机上最困难的。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那么糟糕─我现在正忙着制作地图、通信和一大堆的事情,所以,等到我们看到目标、投下炸弹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竭了。

  在飞回家的途中,我的麻烦开始了。由于我的工作已经做完了,那时候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你会觉得那是件很简单的事,其实不然。我坐在那里,闭起眼睛准备休息,但那些引擎的噪音和高射炮的响声,让人根本无法休息。所以我开始试着把精神集中在飞机上发生的事情上,但在我发现之前,我的脑袋已经开始神游四方了。

  我开始想着我们投下去的炸弹,不知道它是命中目标,还是广泛地散落在标示区。然后我开始想标示区内有什么。有可能是一栋小屋子,里面的家庭主妇正在煮着晚餐等她的小孩回来吃,而她的丈夫则打仗去了。我知道这是一场正义之战,或至少以战争来说,已经尽其可能算为正义而战了。我知道我比起地面上那些滚在泥巴里的人算是轻松的了,但最不轻松的地方就是等待和胡思乱想。

  我们这里有些同伴好像对我们在做什么事想都没有想过,不过也有一些人想得比我还多、还痛苦。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你和小儿子身上,假如我不

  这封信写到这里突然停了,而且也没有签名。乔吉把那封破烂的信封翻过来,发现上面也没有邮戳。当他正要把信放回箱子里时,突然看到另一封信的信封上标有同样日期和邮戳的信。当他把它打开时,有一张褪色的黑白照片掉了出来。他把它捡起来,看到有一群人站在一架轰炸机前面,机身上画着一条正跃出水面的大海鲢,下方用流畅的字体写着“银色之王”。他把照片放下,拿起信来读: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日

亲爱的玛丽:

  嗯,这个星期我们过得很轻松。因为天气不好,除了一天之外,我们每天都在陆地上,这一趟任务非常简单。乔治昨晚把一杯水留在外面,今天整个都结冰了,所以你看,这里有这么的冷!幸好我们有足够温暖的衣物和毛毯。

  因为天气的关系,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营区玩牌和阅读。杰米昨天玩扑克牌时,整个脸都红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因为他脸上惊讶的表情,大家都在他要下注的时候一起放出牌,他因此非常生气,但我们都觉得很好笑。厉害的打牌者,把牌丢出去的时候,会让人猜不透他的牌,但我们的杰米却不是这样。他很不高兴,直到他让营区里的每个人看了他的牌之后!

  谢谢你寄来的糖果和书,我昨天才收到。我现在正在读神话。夜里有门开关的声音和尖叫声,期望那不会把我吵得睡不着觉!我一直都睡得像一个婴儿,而且因为这里的生活舒服,我也愈来愈胖了。顺道寄一张我和其他的男孩站在飞机旁的照片。很抱歉,那张照片中的我并不好看,我想,因为我不是很上相吧。

  代我跟爸妈问好,我很高兴感恩节的时候你要过去海湾那里。也代我送给我那美丽的儿子一个大大的吻!现在要熄灯了,我下次会赶快再捎信给你。

  最爱,威尔

  乔吉再看了一下那张照片,用削去法认出了道维斯先生。他看起来很疲惫而且清瘦,但他的眼神还是没变。他把信放回箱子里,关掉灯,在黑暗中仰躺着,望着天花板。

  他几乎可以听到个巨大的引擎发出的轰隆声,和撞击在机侧的“砰”的一声巨响。他想起了在历史课看过的战争影片,和轰炸任务的连续镜头,但萤幕上的那些被炸弹炸到的微小房子和工厂看起来总像是烟雾中的玩具。

  他翻过身侧躺着,闭起了眼睛,但睡意一直还迟迟不来。 (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还有,你刚刚说的那些错误,那些被忽略的,或许可以透露比整封信里其他的文字更多的讯息的佛洛伊德式错误,你也会把他们完全删除吗?”他继续说着,绕着这话题打转。“还有,拼字错误─人不是完美的,这你是知道的。你要把人的不完美拿走?把他的人性拿走?”
  • 他发动了车子,当车子要倒回路上时,他再一次挥手说再见。她也挥着手看着他开走,然后,又走回厨房,看看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她把磨擦着她的腿的猫抱起来,走到窗户旁的椅子那里。她坐在椅子上拍着它,它满足地呜呜叫。
  • 马克看了盘子一眼,目光随即移开。“不要再说了,”他边嚼着食物边回答。“就在我刚好开始喜欢那个东西的时候,你就开始研究它了。”
  • 当他们抵达码头时已经很晚了,约翰把船绑住,威尔则把齿轮收好。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好后,两个人一起走下码头。走到半路,威尔停下来转向他的朋友。
  • 威尔看着那个快速转动的轮轴,有道轻烟从里头缓慢升起。当线卷上所剩的几码钓线被抽光时,他看到了整个金属轮轴。然后,突然之间,线整个松了下来。他想,线必然是断掉了,但是当他往下看着那个动都不动的轮轴时,他看到还有几呎的钓线在上面。他朝着约翰的方向看过去,两个人目光相遇。
  • 当船驶离码头时,约翰把帆升起,而威尔拉着主帆帆脚索。他把船转向顺风的方向,约翰则忙着弄船头的三角帆。
  • 周末的时候,乔吉看完了《老人与海》,星期一便把书带回去还给道维斯先生。另一个冷锋在早晨的时候来袭,气温因此降得很低。当他开着车要到老人家时,树枝被海上的强风吹得来回晃动,云层低低地压在水面上,顺着风被移动着。
  • “现在,我只做一次给你看。”他父亲说着,在男孩面前拿起鱼钩和一只死虾子。
  • “快吃完,我还要烘另一炉。”贝尔太太边说,边把抹刀从薄煎饼底部抽出,翻动着薄煎饼。
  • 他停了一下让那些话沉淀。
      “你看,乔吉,在你整个生命中,你储存了所有人、地方还有教训的记忆。如果你让锅子持续沸腾,到最后留在锅底的就是智慧。有时候要花一生的时间才理解所学到的东西,然后,如果你有能力用文字把它们表达出来,你就可以留给世界一个永恒的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