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九)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九)
十一长假已经过去一周多了,大家早已又按部就班的重复着单调的日子。

那是在13号那天吧,返回老家的姐姐给耀善来电话了。先是一些客套话,搞的耀善迷迷噔噔的。姐姐今天这是怎么了,都是自家人,犯得着客气吗?

客气了一会儿,进入正题了。原来那500元钱是自己给孩子买了一套绒毛衫、裤。东西压在了兜子的底部,而且因为忙忙乎乎的,再加上看病,看自己这个眩晕症,于是怎么也想不起来那500元钱的去向了,结果把慧丽冤枉了一把。

电话里是再三再四的对不起。特别强调,下次一定要给慧丽买礼物赔罪。还特别嘱咐耀善,立即去向慧丽道歉。

耀善能说什么哪?心中又惊又喜,感到胸口的一个塞子立即拔掉了一般,心情一下子爽快了,身体一下子轻松了。

轻松终归是轻松,可是这个话怎么跟慧丽解释哪?放下电话他又感到为难。恨不得立即飞到慧丽的身边,给她赔罪,给她解释,请求宽恕。火烧火燎的矛盾心情,好久才平静下来。

长话短说。耀善哪,免不了吃慧丽的一些小拳头;慧丽哪,免不了又流了一些又爱又恨、又悔又怨、又喜又悲的眼泪。

青年男女,一场风雨过后,更加甜甜密密了。

树上依旧挂着一些红叶、黄叶,地上每天都在增加枯叶。蓝天依旧高远,微风还是宜人。这个季节很美啊。不但风景美,人也都很美了。穿着最易搭配,体形最易凸显,而心情哪,也随着这宜人的季节的到来,显得更加饱满、清爽。所以,举手投足无不充满潇洒、自信。特别是,那些胸怀远大憧憬未来的、那些官场得意商场得手的、那些美梦成真心想事成的、那些初出茅庐跃跃欲试的。他们,都是一个感觉──滋润,惬意,踌躇滿志。

季节啊,成全了人的心情;感受啊,飘忽不定、稍纵即逝。人生,如白驹过隙,有谁能够深思冥想此生的目地和意义啊?又有谁能够在弥留之际,说自己满载而归哪?

校园的林荫里,踩着一层黄叶,坐在石头上的慧丽,在给坐在一摞砖头上的耀善,补习功课、朗读课文。

“……,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奋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为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萧杀而为心。天之于物,春生秋实。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剩而当杀。

嗟夫!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唯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所不及,忧其智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微风徐来,树上的叶儿,唰唰的、轻轻的响起。微风过后,复归宁静。甜美的女中音,抑扬顿挫的。鲜红的外套,把这白皙的脸庞,映衬得泛著红晕,充满青春。瀑布般的秀发,上边别了一个紫色的蝴蝶卡。耀善轻轻的站起,靠在树干上,抱起双臂,耳朵听着她,眼睛看着她。

他真的有些醉了。

“秋,属金,刑官也。阴阳五行,互生互化,往复循环,变化莫测。自古得真机、明玄理者几何?祖国医学呀,博大精深,只可惜,现在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皮毛了。”

慧丽好像读累了,也好像在目不转睛的思索课文。耀善一旁自语的,迷离的目光看着远方。

树林复归静默。

好半天,慧丽抬起头,有些不解的目光看着他。发觉她在看着自己,耀善缓缓的转过头。四目相视,两心相印。

淡淡的甜美,写在脸上;温馨的甜蜜,充满心田。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说《达文西密码》在全球掀起一股风潮,全球热卖750万本以上,的不过书中将虚构的情节与历史人物、史实结合在一起,让罗马天主教会的保守教士与一批艺术学家感到反感,日前这些对作者丹布朗质疑的人士,选择在达文西的故乡意大利佛罗伦斯对他进行“审判”大会。
  • “咳,丢丢吧,你也没记得是怎么丢的了,不能随便冤枉人,今后注意就是了。天长日久品人心嘛。”
  • 新华网报导,部分艺术家在达文西的故乡(芬奇市)进行大规模的模拟,列举出许多事实,试图证明畅销小说《达文西密码》中确实存在误导读者的不实记载及说明。
  • 〔自由时报编译张其贤╱美联社罗马19日电〕全球热卖七百五十万本以上的小说“达文西密码”,现在引来艺术史专家和教会人士的强烈反弹。他们指出,书中许多艺术史叙述和对罗马教会组织的描述均非事实,因此他们决定举办一场模拟审判以正视听。
  • 本来就是星期天,几乎没有同事来上班,况且他们的工作平时也是不坐班的,所以,整个下午也没有一个人来打搅他的这份宁静。
  • 【大纪元2月19日报导】文学的桂冠连线报导(中央社记者韩乃国伦敦特稿)为了奖励英语长篇小说创作而成立的曼布克小说奖(Man Book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