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56-60)

迟舆叱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2日讯】

56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口与一个离异的女儿、外孙女各住一间小房子。他们无依无靠,没有生活来源,只靠儿子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动迁给的房子他们住不开,若是三家在一起也不方便。有人心者这样的情况都会照顾一下,可拆迁办的人不但不照顾,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威逼利诱,把这个弱势之家变成了他们诈骗的实验场。

政府官员的工作做派已经恶劣的十分糟糕,这主要是来源于专制体制本身所造成的恶果。世袭的统治方式,使最高统治者无法无天,乃至于镇压民主运动和杀人,他们防止清算的唯一办法就是限制自由、取消民主。由他们自己网罗一些人,然后再加官进爵地为他保护皇位。这帮人又可以法外开恩的,到处去为非作歹。于是就要出现上梁不正下梁歪了,在这种构架下铺成的破摊子还能对付多久呢?当恶变突然降临的时候,这个恶势力集团,不可能改弦更张的去重新做人。

其实他们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彻底看透,想制造一点残酷并不是任何人都能,64学潮遇难是当局有独裁的老底子。现在的情况就大为不同了,专制的统考中筛选了一群见风使船、见利忘义、吃里爬外的熊货们,他们的强项是欺软怕硬、顺风打旗、溜须拍马,这帮人小打小闹的有的是损招儿,在正义与邪恶的选择中,这些人一没有正义感、二没有同情心,纯属于捞稻草、过官瘾的小人得势那一类。没经过特殊考验的马屁关系根本就靠不住,大事不好的时候,他们保证比兔子跑得还快。

我们大家都出生在地球村,上帝让我们全都统称为人,我们家里没有教养的主子,打着各种各样的幌子,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我们站在院落的镣铐中,向苍天求救“SOS”,向所有正义的高邻们呼喊:快点救救我们!

57

人类们,这是一场骇人听闻的洗劫,占领者象二战的英雄,恬不知耻地包围了这个残疾而弱小的家庭。我看到司法的淫威就站在低矮的屋檐下,与不堪一击的贫民小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是一只受伤的羔羊,面对随时都可能袭来的血盆大口,他们只好发出阵阵的呻吟。围观的人群这时已达到高潮,这些人像是来看一场残酷而刺激的义演。一大群穿黑色制服的恶警们上来了,他们推搡着人群,用白灰划一条警戒线,让野性在怪圈内自由地放任。

屋内传颂著齐声的哀号,象一道黑暗的大合唱。这就是一个弱势家庭最后的代表作,是用眼泪释放着愤怒与仇怨。司法们扑上来了,如饥饿的狼群,他们把正在痛哭的家人架走,最可怜的就是那个半语、而且神经不好的老婆婆,她已是年过古稀、满头白发,唯有她,还狂奔在这个野蛮天地的一角。她用谁也听不懂的话,向世人喊叫出一个谁都明白的控诉。她奋力地抓起一根木棍,向强大的恶警们追击,她又愤怒地抓起一块石头,朝着停在门前的警车砸去。她投出了她自己方式的控诉,一辆破旧的警车,一道清晰的痕迹。

58

发疯的司法们开始动作了,一个肥胖的警官和部下们挥了挥手,气急败坏的小司法们就一拥而上,把这位残疾而可怜的老婆婆按倒在地,拖进事先预备好的救护车里。现在,大规模的洗劫开始了。一只胳膊的老人从屋子里被司法们驱赶到外面,呆滞地坐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半张著嘴,麻木而绝望地看着前边,巴掌大的一块蓝天。

屋里饿狼似的打手们往车上扔家具,所有的亲属们都站在一旁抖动,以紫蓝色的脸,早就写满了恶心、激愤和不满。救护车上囚禁的精神病半语老婆婆开始躁动了,以听不懂的语言打动着明白人的心田。她的声音在怒火中嘶哑,她用尽七十多年积攒的力量,妄想挣脱这个残忍的地狱,然而,她一次次地失败了。恶警们狠毒地拧着她的胳膊,可怜的老婆婆被按得双膝跪地,头贴在地板上,让我们记住这个原始、野蛮、兽性的画面。良知的人群爆发了骚动,在群众的漫骂中,救护车启动了,把老婆婆拉出了我们的视线。很快,屋里的东西就被洗劫一空,当亲属们拉起一只胳膊老人的时候才发现,他坐着的那块石头湿了,老人吓傻了,尿裤子了。

59

在推土机和大抓的轰鸣里,那些抗衡的小房子们都倾覆了,达尔文老师关于弱肉强食的野兽法则,在人类的哄抢中得到了实践。这就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之后带来的生机,也是“改革要有新思路,开放要有新发展”所带来的丰硕成果。

昨天传出来一个很坏消息,说被拆迁办骗出家门之后,强行推倒房子的两位老人气死一个。买下他房子旧料的人管他要钱不给算,连自己的新木料也被推土机推坏了,老人当晚就得了脑溢血,第二天就死在医院里了。

中国式的人权正沿袭著动物的规则,在劫掠中作凶残的把戏,原始的野性正在侵蚀著现代的道义,使之逐渐长进明天的骨髓,让几千年博爱的孔圣人大失所望。破衣烂衫的道德惊叫着向蛮荒的原野中流窜,如凤毛麟角一般的好人好事,即将在世纪的倒戈里彻底地走向消亡。

专制的裤裆下交配出一帮扯群拉带儿的低能儿,他们一出世就是为了要混生活过官瘾。正是这帮人,他们把《宪法》教唆成汉奸,把政策培养成流氓。在这个奇异的田地中鬼混,正经人办事越来越难,歪门儿邪道儿越来越走俏儿了。

60

联军司令部的大棒行动计划,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五家弱小的主权被暴政全部攻占,按照“适者生存”的规律,这是兽性发展的必然。那么,在人类社会里,能否长时期存在这样的必然呢?我想让那些存有某些糊涂观念的人们,到夏桀和商纣那里去问问答案。上帝给我们设计了向善的基因,同时又虚拟了几个恶人,供人群们去演练,让人们都知道什么才是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及其深远的寓意,原来这就是天意的原理。

《生物进化论》的作者在实验室里惊异地发现,一个由政治上近亲交配,从而繁殖起来的统治集团正在退化,他们都属于遗传功能紊乱的半成品们。他们根本就控制不了由他们造成的,这种及其恶劣的局面,他们正在求证一句俗话讲的道理能否成立:这句俗话叫做“人作有祸,天作有雨”。

历史在上下五千年的筛选中,找了个好词叫人民,可是人民又在五千年的变革中,不断地轮回到新奴。孙文以七十二位仙灵换来民主不过十几年,另一位个人崇拜的明星就取代了人民,流血的历史里只有人民流血的份儿。人民流血地把这个赶下去,又流血地把那个捧上来,一茬老了就再杀上来一茬。西方多党派监督、文明竞争机制已十分优越,更出奇的是,一提及此事就如临大敌,连蹿稀带冒尿的水土不符了。流血、自私、守旧、这个原始的法则何时才能够结束,本身有病,为保私欲而不去看医生的陋习何时才能够大悟!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适逢南北韩重启停摆十三个月的两韩部长级会谈,致力纾解朝鲜半岛紧张情势之际,继美国国务卿莱斯之后,美国主管全球事务国务次卿杜布林斯基再度批判北韩为“暴政前哨基地”,南韩外交通商部长官 (外交部长)潘基文今天深表遗憾,他说,“这不利于当前南北韩和解气氛”。
  • 六月二十日世界受难日,当我们正祈祷世界不要再有难民时,在中共暴政下却又添了一名冤魂!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于二十日晚上点燃烛光为高蓉蓉哀悼,并痛批中共为万恶之首,残无人道。
  •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 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北韩担心一旦回到有关其核项目的多边会谈桌旁来,它就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

    赖斯在记者会上北韩表示,只有在美国对北韩表示出尊重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谈判桌旁来。但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这类言辞只不过是他们最新的借口而已。赖斯说:“北韩方面很喜欢给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六方会谈找借口。”

    星期天,赖斯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说,北韩不愿正视有关其核项目的不可避免的交锋。

    赖斯说:“他们不愿回到六方会谈的原因是他们不愿面对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不愿听到这些国家一起告诉他们现在是拆除核武器的时候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要回到六方会谈。”

    *为美国强硬言辞辩护*

    赖斯在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结束不久之后,在耶路撒冷发表讲话,为华盛顿方面有关北韩政权的强烈言辞进行了辩护。当被问到赖斯称北韩为“暴政”的言辞是否会引发金正日要求美国方面表示尊重时,赖斯回答说:

    “问题是,北韩方面已经被其邻国和国际社会告知,唯一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尊重的方式,唯一能够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经济援助的方式,就是做出战略性抉择,放弃核武器,回到六方会谈。”

    美国国务院最近表示,平壤同意回到谈判桌旁,但是还没有设定具体日期。国务卿赖斯表示,只要北韩准备好设定谈判日期,美国方面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上个星期,一位会见了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韩国高级官员表示,北韩方面表示愿意回到多边会谈,最早七月份就有可能,但是金正日希望美国方面在谈判中把北韩作为一个谈判“伙伴”而予以尊重。

  •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