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3)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我─我很把歉,”男孩结巴地讲著。

  “没有关系,”道维斯先生说。“每个新手都至少会犯下一次像刚刚那样的错误。记住,如果它倾斜得太严重的话,只要把手放开就好了。”

  “是的,先生。”

  “现在,再试一次。你大概快要能够掌握要领了。”

  老人拉着船的主桅,他们又再度前进,船前行的速度渐渐地加快起来。

  “要去注意风在水面上形成的方式,”他说。“你可以从水纹上远远就看出有一阵风将吹过来。”

  他指著海面上那个从远处慢慢过来,愈来愈大的那个稳定的浪潮。

  “看到它来了吗?现在,你可以在它来到这里的时候准备好怎么去应对。”

  那条船又开始向一边倾斜,但是这一次,乔吉把船舵转过去调整船的方向,让船身再度达到平衡。

  “就是这样,我想你现在已经学会怎么样去驾驶一艘帆船了。”

  乔吉对着老人的称赞苦笑了一下。这时候,他们看到了船的前面有一群大海豚,海豚的背鳍露在水面上翻动着。

  “你看,它们在前面跳跃着,小伙子。”道维斯先生用一种浓重的海上口音对着乔吉说。“我们把船开到它们那里去。”

  乔吉调整船的方向,让他们的船道可以直接与那一群海豚相遇,然后,以很稳定的速度接近著那些海豚。

  “命运号已经在慢慢跟他们接近了,我的孩子。”老人说的时候,咯咯地笑了一声。

  他们从那群海豚中间穿过去,其中有一只海豚浮到水面上来,游在船的旁边。当它看着他们时,空气从它的喷水孔中发出哨音来。

  “哟呼!”道维斯先生叫着。“你有没有看见这附近有鲱鱼啊?”

  他的问题由溅在他们身上大量的水花回答了─海豚向上跃起,落入水中,再用尾巴拍打着水,瀑布般的水便溅了他们一身。乔吉在老人被喷了一身水的时候一边大笑,一边把帽子拿下来,在船缘的地方把它拧干。

  “哦,这是我所见过最粗鲁的答话方式,”道维斯先生说着,用他的袖子擦著脸。“有人说,海豚曾经救过掉到海上的水手,但是,我开始觉得怀疑了。”

  “我也听说过这种说法,”乔吉说。“但是当我在冲浪的时候,它们好像永远都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或许它们知道你不需要它们来救你,”他回答。“除了人类以外,它们可能是地球上的生物中,最聪明的一种。而且,我告诉你一个事实,我已经开始没有那么确定人类真的是最聪明的一种生物了。”

  太阳渐渐下山,海上的微风也渐渐平息了。他们把船头转向回家的方向,轻易地顺风而行。经过一个小时慢慢地开在徐徐的晚风中后,他们轻轻地滑入码头─这个时候,他们的风帆已经寂然不动。乔吉帮道维斯先生下船来,老人低下身坐进他的椅子里,叹了一口气。

  “是的,先生,命运号和我共同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它拥有所有帆船的一切基本条件。”当乔吉把帆放下来的时候,道维斯先生对着他说。“驾驶帆船可以给予你一切你所想要找的东西。”他继续说着。“当风速突然加强,云迅速地在空中飞过时,它能带给你冒险的经验;而当温和的微风轻轻地吹着,太阳正从西边慢慢落下时,它能带给你平静祥和的感觉。”

  有一群鹈鹕在海面上出现,突然往下低飞,俯冲飞扑到水面上,在平静的海面上滑行,好像就滑在无止尽的时间里,然后拍著翅膀凝聚力量,重新加强它们的冲力。乔吉妥当的把帆船在那个船屋里头放好,在他原先放笔记本的地方拾起笔记本,然后坐到老人身边。

  “在那边的那些,是最美丽的景致之一,”老人说着,用头指著那群水鸟。“然想想看,不过就几年前,它们差一点就全部消失不见。”

  乔吉看到那群鹈鹕在空中的一个点上盘旋著,接着就从视线中消失了。

  “我特别地记得有一次,”就在道维斯先生说着的时候,乔吉打开了笔记本。“那是在我十二岁时的那个夏天,我那时候极其渴望着可以做什么探险的事。约翰和我已经计划了好几个月,要去海湾口的那个旧堡垒,而我们终于等到可以把这个计划告诉我们父母的时候了……”(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 稍后,乔吉在他的房间里打开他的礼物。里面是一本叫做《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的书,作者是诺曼.曼克宁(Norman Maclean〉。他把书翻到封面里,读著道维斯先生的题词:
  • “我很想让在座的各位同学对于自己一生中保持着一个开放胸怀的重要性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宗教而言,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佛教的两亿五千万的信众,和基督教徒一样,在他们的信仰中也拥有真理呢?”
  • “当我们,这些一九八九年的高年级学生,在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很多快乐的回忆,让那些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永远跟随着我们……”
  • 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优雅地游了出去,直到海水覆盖了他的头。阳光从天空上洒下来。当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在凉亭阴影下的那两个朋友,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 从窗外透进来的幽暗微光中,他可以看到她整个人卷曲著躺在床上的黑色侧面剪影。他向她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