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6)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日讯】吃罢包子,茂林又向儿子开讲:“当年诚叔担任店中新职后,感到堂舅更信任自己,工作越发认真谨慎又有创意。大大小小出入账按新式会计簿记法去登记,不管多少笔数,晚上做到多晚都保证当天记完。他已粗通英文,多方搜集英、美、法多个工业国五金器具制造厂的产品介绍资料,对各类工具、零件的质量价格进行分析、比较,选其优者造计划让老板批准然后去函采购,对洋货是这样,对中国内地厂家五金产品也照此去办,果然效绩甚佳。任职几个月,为店子不断采购到设计新颖、质优、进货价格相宜的商品,销售额与利润明显增加。老板既高兴又担心向诚毛翼长齐飞走另行自己开店。

  “他们家内部经几度密商,决定对诚叔‘释股’,就是把五金店若干股份依价让给他,意图把他留在店中服务,更多地发挥他的长才。阿朗,你刚才追问诚公存了大笔钱有什么大用?一是用来投资,自己开店当老板,可是钱不够,店子开不成;但堂舅指出了第二种用途,按照他当时已有存款数,把五金店百分之十五股份卖给了他。诚叔喜出望外,一再感谢堂舅的勉励。自此,他便变成小股东,继续打工赚工薪,又得分红利。”

  “爸,什么叫红利?”李朗像课堂上的好学生,一不懂就问老师。茂林见状,既高兴又惋惜,心想如果家中有钱,让孩子少时读书直至成人,说不定他会成为一个学有专长的人才。当即回答道:“红利?这个词我也说不清。二十多年前,诚叔有次回望南探亲,同一班乡亲坐在小宗祠门外左边的石台上闲聊,抵不住大伙东问西问他的发达史,便讲出了这个词,当时我八岁,一听就记下来了。我想,红利就是做生意赚的利钱吧。阿朗,这意思你懂了吗?”儿子微微笑着说:“听明白了,我会记下来,爸,讲下去吧!”

  “诚叔勤奋有为,又交了这大好运,当上股东,老板便把他当成心腹,生意上一些秘密和窍门,也渐渐传授给他,其中两点,诚叔说他记得最牢,应用起来也得心应手。其一、商品卖价要定得合理,注意薄利多销,堂舅还举例说,屋檐雨滴小,但滴多了会水满缸;其二、既要不断开拓新财源,店子开支也要把得住,当用的就用,能省的就省。依着老板这经商致富的要领,诚叔在会计、采购上,时时刻刻注意市场变化,常常提出合理有效的营运建议,为店子增利不少,老板更器重他了。这段时期,诚叔工薪、红利双收,钱越积越多,他记起堂舅“要不断开拓新财源”的启导,便想运用存款去生财。他人聪明,做事又专心,研究股票市道两三月,选中好股投资,两三年后,这股票价值涨了一倍,又赚了一大笔。堂舅得知,便问他想不想再买本店股份,诚叔深信店子生意好景常在,自然乐意,一经议定,便将新的存款全部投了进去,又获得百分之二十股份,加上前几年所买,他变成占有三成五股份的股东了。不久,堂舅又提拔他当自己的襄理,让他参与全店的商务管理。之后五年,老板的哮喘病复发,体力难以支持繁重管理工作,独子大学毕业当律师,又不愿继承父业,便把他拥有的股份全部让给诚叔。自此,黄鳝眼诚便大发特发了。

  “爸,你记性真好,二三十年前听的故事,现在还讲得这样详细清楚。你说累了,抽枝烟休息休息。”李朗自懂事不久,便这样体贴父母。爹收工回来坐在小凳上,他上前靠在膝边问:“爸你累了吗?”一时见父亲坐着默默无言,又会问道:“你想什么啦!”茂林会意,开心地对儿子笑笑,体验父子天伦之乐。此刻,他顺意卷了枝烟,抽了几口又说:“朗,听诚叔讲他后来这段发达史的时候,我比你今日的年龄大了一岁,心里也常常想起去学做生意,听时分外用心,几乎一字不漏,多年过去还记得清楚。”李朗急问:“爸,你后来为什么不去做生意呢?”“说起来话长。那时,你爷爷才四十多,患了胃病,常痛得不能下田干活,你祖母变成家中主劳力,我想自己已长大了,到了支撑这个家的时候了,再加上别的原因,我只好打消从商的念头,密宓地学师偷师,学会编织箩筐竹篮竹椅这手艺,农闲时多赚几个钱,十多年下来,才多买了八分水田,连祖传的共有两亩三分地,每年租点田,温饱稍有盈余,这一生也就这样走过来了。多年来我和你妈都把一个大希望寄在你身上!”
(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