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22)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2日讯】夜色笼罩了望南村。地处村西边缘的茂林家,与棵棵大树,丛丛青竹为邻。从这里长大的茂林,每当晴和日子,傍晚饭后他总喜欢搬一张自制半躺竹椅,放在二三层楼高的龙眼树下休息乘凉,同时闭目谛听乌啼蛙鸣,这自然之音令他心清欲淡,很快便悠然入睡,这真是难寻的田园之乐。在一向和谐、温饱的望南村,不少村民农夫一到傍晚,特别是炎夏之夜也都喜欢坐于屋前空地、地塘(土话,即晒谷场)或祠堂前宽敞广场上休息乘凉或聊天,也能同赏这鸟啼蛙鸣。对此,村人自有情趣浓与淡之分。

  这晚,茂林在树下小睡片刻,蒙胧中想起今晚一项家务商谈,便霍然而起。只见厨房那萤火般的豆油灯光已灭,女人家晚饭后洗刷过锅盘碗筷,收拾好锅台与炉灶,于是回到住屋小厅。听汝珍说,朗哥为打短工一事到村中找乡亲探问去了,母亲和嫂子正在盥洗。他便抽起水烟筒等待她们。

  片刻,家中两位女主人先后来到厅上,正中台上那盏盖着长玻璃灯筒的小媒油灯,小小焰火射出暗淡的橙黄灯光,把人的脸色和颜容都改变了。茂林朝妻子、媳妇瞅了一眼,问到:“大嫂,阿朗曾向你讲到学做生意这事么?”淑贞说:“讲过。”茂林也就扼要地复述一下,便单刀直入地提出儿子从商上面临的几点困难,识字少,不会计数,还有点胆怯,说罢他问道:“大嫂,你想想,他读书太少,这些难处确是实实在在,你看有什么办法帮助他克服?克服不了,他想从农转商就无望了。”淑贞想了想说:“爷,不知本家或本房,是否有学问好的亲人?如果有,能请他教朗哥不就成啦。”“可惜本房眼下还没有这样的文化人!”“哦,原来如此。”

  翁媳一时语歇,小厅沉静下来。旁听者的婆婆突然发话:“大嫂,我曾听四娘说,你小时读过六年书,也是个文化人了,就由你来教阿朗,不是很好吗?”茂林一听妻子这个主意,喜出望外,立即附和说:“这可说中了,大嫂就由你来操这个盘!”淑贞面有难色道:“我仅是个小学生,怎有资格当这老师?何况他比我年纪大…”她说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可茂林仿佛掉了东西得以物归原主一般高兴地说:“古人有云,‘能者为师’,我看得出来,你可是我家读书最多,是个能人啦,请你就把教阿朗文化的担子挑起来,帮他填上只读一年半书的缺陷!”刚洗盥过的汝珍正踏进小厅,接上爸的话说:“嫂子,我看你准行,不但教朗哥,还要教我呢,我只读过三年书,认的字好多都还给老师了!”

  淑贞见小姑说得有理也有趣,笑笑道:“我就怕教不来,让我想一想…”她的话还没说,李朗踏进门来听到末一句,便抢先问:“淑贞你说想一想,想什么啦?”李朗结婚一个多月,与淑贞初见时那种青春羞怯感似乎已烟消云散了,紧瞅着妻子问道,边说边在她对面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杏儿见媳妇一时支吾,便将刚才商议的事讲给儿子听。听罢,李朗爽快地说:“淑贞,你就照爸的意见办吧!其实,爸不说,我也准备请你教我识字、计数,这两方面弄不通,的确做不成生意。我向你保证,我会做个好听话的学生!”茂林夫妇和汝珍听李朗这一保证,都开心笑了起来。淑贞也笑着说:“既然这样,我就试试,抽个空,我回榄岭把读过看过的书连小算盘一起带来,择个日子就开班。”汝珍边鼓掌边说:“好哇!嫂子你可不要忘记我这个小学生!”她的诚意和认真引得老小两代齐齐笑起来。(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