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0)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威尔再看了一眼那片空地,然后开始走上台阶。在他快走到最上面的时候,中间的一个台阶突然因为他全身的重量而发出了一声巨响,威尔吓呆了,心脏好像跳到了他的喉咙间似的。在他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之后,他迅速地走完剩下的阶梯,来到与门相接的平台上。他用两手合成一个碗的形状,放在脸的两侧隔开视线旁边的影子,从窗户往内窥探著。接着,他慢慢地把门打开,偷偷溜到里面。

  约翰紧张地躲在矮灌木丛中,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就在等著的时候,时间一秒一秒滴滴答答地过去了。就在他几乎要放弃继续等下去时,威尔再度出现在门口了,并且招手叫他过去。约翰摇着他的头,于是威尔召唤得更加急切。

  “这里没有人。”他小声地叫唤著。

  约翰看了看四周,然后,违背了自己那个较好的判断,迅速地冲过空地,走上了台阶。

  “你一定得来看看这个!”威尔兴奋地说着。

  “我们真的必须离开这里了,”约翰说。“他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的。”

  “你在还没有进去之前,不可以离开。”威尔告诉他。

  “你等一下可以告诉我里面有什么,现在我们离开吧。”

  “不行!这个非常的重要。”威尔说着,硬生生地把约翰拖向那扇门,带他走到里面。

  威尔在他们身后把门关上,看到约翰看到小木屋里面时惊讶得嘴巴张得大大的。那是一个小房间,里面摆饰著一些稀松平常、简略粗糙家具。但是,让约翰惊讶的不是房间里头的摆饰,而是在房间上头的东西。

  整个房间都被转换成一个与外面环境相衔接的景象。天花板被漆成蓝色的天空,上面还点缀著几朵云。在右边的墙壁上,画了一个日出的景象,在那里,你可以看到新的一天的光芒正照亮着整个世界。而另一边的墙壁上,则是画了一个夕阳,和夕阳的照耀下金色的天空。在这个天籁般的背景中,点缀著一群群的鹈鹕和海鸥,它们正穿过天花板,在风中飞翔著。下方,那四面墙的每一面都画着房子四周的景致。

  北边的那面墙画着海湾的海岸线,上面有几只螃蟹沿着海边爬行着。一只蓝色的苍鹭正在浅水中猎鱼,一条鲶鱼飞跃出水面,被画笔冻结在空中。还有一只鼬鼠从海岸线旁排成一列的高大的草丛中探出脸来窥视着。

  南边的那面墙画着峡湾上的海滩,整座海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海燕麦从沙丘上整个延伸出去,沙丘也沿着海水的边缘形成一排。鬼蟹正半藏在他们自己的洞穴中,眼睛露在外面,正在注意著外面有没有危险的迹象。还有一只海龟正慢慢地爬上沙滩上,找寻着一个它可以下蛋的地方。

  至于东边的墙则是那片沼泽区,有一条水栖蝮蛇类的北美大毒蛇,正轻轻地滑入那漥黑色的水中。还有一只红色翅膀的黑色小鸟在道路旁边点着头吃着麦穗,一只短吻鳄正在岸上晒著太阳─它红色的眼睛充满恨意地瞪视着这个世界。

  最后一面墙是海岸边的树林,林中高大的柏树一直伸展至天空。有一只啄木鸟从一棵枯树顶端的一个洞中探出头来看着外面,而外面正有一只熊想尽办法要摆平那一整窝愤怒的蜜蜂,要它们交出它们冬天的补给品:蜂蜜。而在地上,有一只浣熊跪坐着,正在一堆摊开的棕榈树下吃着一条鱼。

  甚至于连地板都没有逃过那个艺术家的眼睛。峡湾里绿色的水冲刷著那墙壁上的沙滩,并在房间的正中央与海湾里混浊的海水交会。可以看到鱼儿从海面上破水而出,还有从海豚的喷水孔喷溅出来的水花。角落附近的一个地方,有一只双髻鲨的背鳍正切出海面上冲了过来,让约翰看得从脊髓尾端打了个冷颤上来。

  “威尔,这里的一切是什么?”他问。

  “我不知道,”威尔摇著头说。

  “但是,到底是谁会来住在这么远的一个地方?”

  “或许是某个无法适应其他的地方的人吧。”威尔沈思地说。“不过,还有别的东西。来看这里。”

  他带着约翰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那是树林连接海滩的地方。新漆上去的灰色油彩把其他的地方弄糊了,开始从每一侧要把那些漂亮的风景覆盖住。约翰伸出手来摸了一下那些新的颜料,然后又把被弄脏的手指抽了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他疑惑地问著。

  “我也不确定。”威尔说。“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我们最好要赶快乘船回家,愈快愈好。”

  他们慢慢地走出那间小木屋─再看了最后一眼那间小木屋─然后,跑下那些阶梯,穿过了那一片空地,沿着那些清晰的、消失中的脚印回去。(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