脍炙人口的遗言

晨风清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7日讯】

我把双拳握在一起 祈祷
但仍不明白我的谜底
在哪只掌心
我必须解放

我的左手有时犯更多的
错误 譬如把美丽
剃成阴阳头
右手也难辞其咎
难道我最脍炙人口的遗言
不是右手的杰作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耳朵
    挂在树上
    偷听变色龙 蜂鸟 菩提花的呓语

    悄悄悬下枝梢
    听露珠和蒲公英在土地上的爱意

  • 她 假装摇动清风
    让清俏的枝叶 在
    我院子里 扔了一个芒果

    亲爱的
    今夜我就持星灯
    悄悄捡回

  • 寒假的时候,爸爸再一次背着行李扛着伞,随工作队下乡。妈妈带两个妹妹回乡下的老家,临走时,留够了粮食和买菜钱,交代了安全事项,把小诗托付给自己在省城上学的大学生亲戚。小诗在妈妈走的第二天,就被接到了大学。
  • 打开天窗
    一曲优美的天音悠然而入

    它还是一扇弃暗投明的
    心窗吗

  • 不知道在哪座酒杯里
    在哪篇日记里
    在我的心里
  • 他把海岸做为琴键
    他把天空作为琴台
    海霞濡染绚丽的乐谱
    沙滩抒发缱绻的音弦
    他让海水涌入远古的长琴啊
    他让浪花飞出今天的热键
  • 雪地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人,铐着手,衣杉肮脏褴褛,目视前方,蹒跚地拖着‘趿拉趿拉’的镣链声,红血流了一路,脚踝上脚镣磨擦的部位新痂溃烂,露出殷红的血肉,鲜血正慢慢汨出,染红了脚镣,流到雪地上的脚印里,很快融进了白雪,化为泥浆的赭黑。
  • 一连几天,小诗在学校都躲著丽丽。他想着那天在文化馆墙上的一幕,心里有一种复杂而怪异的感觉,总觉得对丽丽有一种负罪感。
  • 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就放学回家了。小诗到了家,吃了饭,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
  • “志刚!”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门开了,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农村拉碾图’加线条,小诗进了屋,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志刚看了一下,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粗粗的几根线条,已经勾勒出主要动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