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历险记(167)

Huckleberry Finn
马克.吐温 Mark Twain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字号】    
   标签: tags: , ,

  汤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眼直冒火,鼻翼一开一闭,仿佛像鱼腮一般,朝我叫了起来:“他们没有这个权把他给关起来!快去啊——一分钟也别耽误。把他给放了!他不是个奴隶啊!他跟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样自由啊!”

  “这孩子说的是些什么话?”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萨莉阿姨。要是没有人去,我去。我对他的一生清清楚楚,汤姆也一样。两个月前,华珍老小姐死了。她为了曾想把他卖到下游去感到羞愧,而且这样明明白白说过了。她在遗嘱里宣布了还他自由。”

  “天呀,既然你知道他已经自由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放他逃走呢?”

  “是啊,这是一个要害问题,这我必须得承认,而且凡是女人,都会要问的。啊,我要的是借此过过冒险的瘾,哪怕是须得淌过齐脖子深的血泊——哎呀,葆莉姨妈1!”
  1诺顿版注:葆莉姨妈,在小说开头就提到了。是汤姆的亲戚和监护人。在《汤姆•莎耶历险记》中是重要角色之一。

  可不是,葆莉姨妈站在那里,站在进门口的地方,一付甜甜的、知足乐天的模样,活像个无忧无虑的天使。真想不到啊!

  萨莉姨妈朝她扑了过去,紧紧搂着她,几乎掐掉了她的脑袋,我就在床底下找到了一个地方,往床底下一钻,因为对我来说,房间里的空气把人憋得慌。我偷偷朝外张望,汤姆的葆莉姨妈一会儿从怀里挣脱了出来,站在那里,透过眼镜,眼睛打量著汤姆——那神情仿佛要把他蹬到地底下去似的,这你知道。随后她说:“是啊,你最好还是把头别过去——我要是你啊,汤姆,我也会别过去的。”

  “哦,天啊,”萨莉姨妈说,“难道他变得这么凶?怎么啦,那不是汤姆嘛,是西特——是汤姆的——啊哟,汤姆哪里去了?刚才还在嘛。”

  “你准是说的哈克.芬——你准是说的他!我看,我还不致于养了我的汤姆这坏小子这么些年,却见了面还认不出来。这就太难了。哈克.芬,给我从床底下爬出来!”

  我就爬了出来。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萨莉阿姨那种给搞得颠颠倒倒、莫名其妙的神态,还真少见。无独有偶的是萨莉姨父了。他进来,人家把所有的情况跟他一讲,他就成了那个样子。你不妨说,他就像个喝醉了酒的人。后来的一整天里,他简直是什么都弄不懂了。那天晚上,他布了一次道。他这回布道,使他得到了大出风头的名声,因为他布的道,就连世界上年纪最大的老人也听得不知所云。后来葆莉姨妈把我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原原本本说了一通。我呢,不得不告诉他们我当时的难处。当时费尔贝斯太太把我认作了汤姆.莎耶了——她就插嘴说,“哦,罢了,罢了,还叫我萨莉阿姨吧,我已经听惯了,就不用改个称呼了。”——我接着说,当时萨莉阿姨把我认作汤姆.莎耶,我就只得认了——没有别的路子嘛。并且我知道他不会在乎的,因为这种神秘兮兮的事,正中他的下怀,他会就此演出一场冒险,落个心满意足。结果也真是如此。所以他就装作是西特,尽量让我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事。原来是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小子掀起了这场祸害,害得大伙儿颠三倒四的,害得我们差点儿吓死。
  • 说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这么久,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病情也平静,十有八九醒来时会神志正常。
  • 正在这时,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老医生来了,四下里看了一下说:“对待他嘛,别太过分了,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坏黑奴。
  •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对自己有好处,不过我已动弹不得。啊,这时,她还来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我也看到了。是汤姆.莎耶躺在床垫上。
  • 哈特福德市是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首府,也是康州的第三大城市。这座快拥有400年历史的城市,一如马克.吐温当年所说般的美丽,但这位大作家肯定做梦都不会想到布什耐尔剧院会在2009年喜迎东方神韵。今年3月21日和22日,神韵在哈特福德市的布甚耐尔剧院举行三场巡回演出。
  • 姨父十点钟左右回来的,显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没有找到汤姆的踪影。萨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来,西拉斯姨父说,不用担什么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准定会看到他
  • 当时我慌乱到了极点,我偷偷上了楼,把他们锁在了房间里!我就是这么干了的。换了别人,谁都会这么干啊。
  • 我们便往邮局走去,去“找”西特,不过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从邮局收了一封信。我们等了相当久,可是西特并没有来。老人说,走吧,让西特玩够后步行回家吧,
  • 我把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医生是位老年人,为人和气、慈祥。我对他说,我和我的一个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岛上去钓鱼,就在我们找到的一个木筏子上露宿。
  • 我知道他心里是颗白人的心。我也料到了他会说他刚才说的话——所以现在事情就好办了。我就对汤姆说,我要去找个医生。他为了这便大闹了起来,可是我和杰姆始终坚持,寸步不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