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上任后,为了稳定权力,祭出了很多法宝,但最核心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构建和谐”,另一个是“科学发展观”。下面我就说说这两个法宝,着重说后一个。
中秋到了,写一首诗,送给我远方的亲人和清心的朋友们,在此祝大家中秋节好,月圆心也圆,月明心更明。
从小学到中学,没有几篇课文能打动我。最能让我感动、让我流泪的就是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现在几十年过去,我还记得当年捧著课文一遍又一遍声情并茂诵读这篇课文的情景,有些句子和段落,现在依然能熟练的背出来。
从小学到中学,没有几篇课文能打动我。最能让我感动、让我流泪的就是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现在几十年过去,我还记得当年捧著课文一遍又一遍声情并茂诵读这篇课文的情景,有些句子和段落,现在依然能熟练的背出来。
第29届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夺得了51块金牌,金牌总数远超美国位居世界第一,令无数国人欢欣鼓舞。这51块金牌代表着什么?
何为“和谐”?有人从字的组成上解释:“和”由“禾”与“口”组成,意为每一张口都有饭吃;“谐”由“言”与“皆”组成,为人人都可以说话,表达自己的意见。个人浅见:“每一张口都有饭吃”表示社会要公平正义,“人人都可以说话”表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要民主。这样一个社会才能融洽、和睦、安定。
百年等一回的奥运终于来了。也许很多国人会为奥运的到来和中国运动员的摘金夺银激动不已或热议纷纷,但我对这一切没有多少兴趣。因为金牌再多,对咱普通老百姓也没有半点好处,反而因奥运的到来,让我看到很多痛心之事。概括起来就是伤人之痛、烧钱之痛、做假之痛、劳民之痛、杀戮之痛。
又是一个火热的夏日,刚上火车,就像进了蒸笼一般,人人都挥汗如雨。车上也拥挤,连走路道上、卫生间的旁边,都站着人。有人埋怨:“这么热,怎么还不开空调啊”,坐在我对面一个20多岁的男孩轻声说:“火车开的时候,空调就开。”
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的开幕日,今天中午,又传来了高智晟律师的消息。知情人向《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再次透露:高智晟被迫害的很惨并不是一、两句话,一、两个例子就能概括的。那个过程是高智晟在用不屈的意志和自己的生命搏斗,一个普通的生命和一个流氓的国家机器搏斗。
今天是2008年8月5日,离北京奥运会开幕只有三天时间。8月4日,一知情人首次向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透露了高智晟律师失踪近一年来的消息,看到“高智晟”这久违而又熟悉的名字,得知他近一年来所受到的非人折磨,我不禁眼圈泛潮,一串热泪夺眶而出。
自四川5.12大地震之后,中共媒体一直进行“正面”报导,对豆腐渣校舍和学生遇难人数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犹抱琵琶,遮遮掩掩。
走进四川地震灾区,你会看到垮塌最严重的是学校教学楼,死伤最惨重的是孩子们。看到成千上万的孩子顷刻间被埋在废墟下,鲜活的笑容从此随风凋落,人们在痛心疾首之余,或问:是谁夺走了孩子们的生命,是谁埋葬了孩子们的梦想?
大法传世间,惊动十方天。 有女高天来,妙赞法无边。 频频挥玉手,处处散花鲜。 缤纷惊寰宇,芬芳透心田。
初知沙叶新,是年轻时看电影《陈毅市长》时,看到银幕上赫然打出的编剧的名字。后来看了一些文学方面的杂志,从而知道沙先生是著名的剧作家,同时还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院长,有“著名剧作家”和“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两顶“峨冠”,沙先生在我的心目中成了“高高在上”,须“仰视才见”的人物。并且这种“印象”一直保持到两年前。
从知事起,就非常羡慕、向往“作家”这个称号,并希望长大后能做一名作家。后随着年龄的渐长,学历的增高,知道自己并非是当作家的料,于是就放弃了这个梦想。虽说作家梦与我渐行渐远,成为陌路,但我还是佩服、崇敬当作家的,叹服他们能用那些枯躁的方块字组合、构思,把社会、人生、甚至人的内心世界描绘的栩栩如生、多彩多姿。
前不久,一位重点中学的教师讲过这样一件事,她所在班有一名学生的家长是一位高干,这位教师和这位高干家长谈及学生的前程时,高干家长直言自己的愿望是希望孩子将来能出国留学,并且能加入美国国籍。他说,中共内部太腐败了,决不会长久,说不定哪一天就倒了。中共将倒,中共的官员们在为自己的子女和他自己寻求后路,称为“后路工程”。当然这位高官的孩子如果凭个人本事出国,那无可厚非,而就我所知,多数高干子弟都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用不明之资送子女出国。
仙桃市委书记周霁先生: 仙桃市市长陈吉学先生:
前不久,一位重点中学的教师讲过这样一件事,她所在班有一名学生的家长是一位高干,这位教师和这位高干家长谈及学生的前程时,高干家长直言自己的愿望是希望孩子将来能出国留学,并且能加入美国国籍。他说,中共内部太腐败了,决不会长久,说不定哪一天就倒了。中共将倒,中共的官员们在为自己的子女和他自己寻求后路,称为“后路工程”。
今天,偶尔间看到温家宝先生9月4日发表的一首诗:《仰望星空》。 诗前有一段说明性文字:“2007年5月14日,我在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钟厅向师生们作了一个即席演讲,其中讲到: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学们经常地仰望天空,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和技能,做一个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的人。”全诗如下:
中共当政58年,“人民”一词的使用频率是最高的,并且流行开来,如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城管、人民工商、人民税务;人民干部、人民公务员、人民警察、人民军队、人民武警、人民教师;人民日报、人民网等等等等。
在全球巡回演出的几十场新唐人晚会,不仅让人们看到了中华神传文化的纯美与恢宏,更带给人们震撼和启迪;只可惜由于中共的封锁,多数中国人看不到。女高音歌唱家白雪在《找真相》中唱道:“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由此我认为,一个真正的作家,首先应该是一个真正的人,能肩负起社会和历史的责任。在中国,中共铁血统治近50多年,在残酷打压下,有多少人是站着的?要么出卖灵魂,睁着眼为中共瞎唱赞歌,以人格的丧失来换取名利;要么出卖肉体,以色情引诱读者,用道德的堕落来赚得生存。如果一个人跪着写作,或者是用下半身写作,这样的人能担起社会的责任吗,写出的文字能算作品吗?
前天有网友幸存撰文《“称谓”的黑社会化》,接着有网友互动,撰文指出人们“称谓”(如称单位领导为“老大”,称江泽民为“江哥”,称胡锦涛为“胡哥”)黑社会化的原因是社会的黑社会化。现在中国的黑社会化不仅弄黑了成人,也正在浸蚀著纯真的孩子,直接毒害着我们的下一代人。
连日来的风飞雪舞,把人一直堵在家中,虽说门一关就是家天下,但时间长了也像牢笼一样。今天雪过天晴,虽忙于家务不能外出,而心却像脱笼之鹄,早在高天翱翔。
◎一则令人震撼的声明 今天在宇明网,看到一则消息:题目是《派出所全体党员:坚决不做历史的罪人》全文如下: 退出共产党声明
自2004年11月九评推出至今,两年多时间已有1700多万人声明退出中共党团组织,此时中共的大厦已成倾倒之势。又据腾讯网元月17日消息:《我国行政支出浪费惊人去年公车和吃饭耗资6700亿》。著名经济学家张曙光在广东省财政厅科研所举行的一次讲座中指出,2006年中国财政支出中行政事业支出浪费惊人。
中共的“盛世”就像这明净的天,清悠的水,那只是一种假相。而在“盛世”的背后更多是道德下滑,人心腐烂,工人下岗,农民失地,学生读不起书,穷人看不起病。为官的疯狂攫取,丧尽天良,百姓钱迷心窍,为了钱不惜坑害他人。中共的腐败堕落已到了世人共愤,天地不容的地步。为了所谓的维稳,中共时不时的眼一红就丧失理智,大开杀戒,中共表相稳定,实际上已在风雨飘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