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幼年的时候,夏日里与伙伴们游戏。到了夜间,我们的阁楼下就会飘来一些萤火虫。自然我们也会抓住几只,拿在手里看应该是李时珍说的第一种,但不知道是茅根所化。我们去高笋塘捉鱼,晚不能归在农家借宿,露宿在他们家晒谷子的坝子,也看见萤火虫,居然长如蛆蝎,让我惊讶了一番。
我自小长大的地方,因为有十几年的生死歌哭于斯,所以甚有感情。一次看见报纸上登有她的奇异之处,好像是从这个小城的地理图形上看发现了这处奇异:整个小城是一个古装神人牵着两条金鱼组成,当时我凝视了这个图形好久,在东边金鱼的位置,找到了我以前居住过的地方,当然也还没有忘记那院子里的三棵老槐树。
每到年后如果遇到一般的小春天气,我的阿姨们都喜欢出去踏青,其实我母亲也喜欢,祗是现在的忙于生计,暂时没有了这种闲情,以前往往是她做号召,率领我们出游,大家自然也愿意去随喜,带上一些好吃的点心与瓜果,一家人的祥和也惹来周围邻居们的羡慕。
元末翰林院编修宋景濂学士,在他的《桃花涧修禊诗序》一文里,言与诸贤士大夫在桃花涧上,继春秋郑国之俗,招魂续魄,秉兰草以祓除不祥,追浴沂之风徽,法舞雩之咏叹。其论山水之清绝解衣般礡之风流真让人艳慕。
这几日天气转冷,独居在这百年老宅夜里倍感寒风的刺骨,于是燃起炉火取暖,夜间取出土瓯煮茶,想起住在花园洋房有暖气的好处。但现在这百年老宅却也颇为自由,虽然左右萧疏环境牢落,而内心亦早如八大山人之高傲冷峭。昨天周末山上来了不少轿车,因此白眼了不少亦来此游玩下流的中共猪仔官吏与那些祗知道吃喝的无良娼妓。
昔在朋友处见过前清帝裔傅心畬的一本山水册页,满纸缥缈的空灵之景尽是末代王孙凄凄故国之思,残山剩水间徘徊著王孙寂寞落魄与伤逝之情。
笔记一以前父亲教书的地方后面有座小山。
在吾乡偏北出城约二十里,就是一大片原始的松林,而在一个交界的地方,有诸奇峰异壑突兀左右,在中央却有一处老的山庙,堂上供有大势至菩萨。且不论那里山间的薜荔如何之葱蔚洇润从此树攀至那树,而幽幽青萝如梦更成月下可以倚之入眠闲听松涛的薄衾。
在我童年的时候,离学校大约二百米的地方,有个破旧的小屋,小屋里面住着一个神秘的老人。我经常从那里路过发现那小屋里有时会透出一、二咳嗽声,但大部分时间它是关着的,一旦开着,就会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一个小床上看书,那书好像是线装的,床的面前也烧着一个被烟熏的很黑的小炉子,而上面有一个小的锅子正熬著包谷粥什么似的东西。
很难遇见今天这样好的天气,阳光明媚,在大门前去年种的橘树已挂上了红艳的果子,很是可爱,中午坐那里看书,呼吸著那橘树特有的气味,不由浮现起多年前的两幕往事,也好像是在这样的天气,一样的阳光明媚。
人生历史已经完成大半的我,却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彷徨、流连在城外的荒山坡上。我对荒山坡上的那些草木花虫都有感情,或看朝云,或品落霞,或吟哦、或绘画,或采花,或逐鸟。
天青地白摇冷光,倾城出游人如潮。槐树根枯红花死,风中鸱枭齐离巢。墨果迸裂出好味,老蟾池边芙蕖倒。中共之旗纷纷落,二八佳人脸含笑。亲朋旧友欢聚屋,索书题诗迎新造。远山妖星作长坠,十里长街步逍遥。
月出南山照清流, 桂花满树又中秋。 别有幽香似浮云, 托我轻衣上兰舟。
顺中共之摄引必为魑为魅为魍为魉,兹举一事做述,成饭后之谈资、茶间戏谑之一笑耳。
我之爱野菜,因为它有众多山间的清味。
天青地白摇冷光 倾城出游人如潮 槐树根枯红花死 风中鸱枭齐离巢 墨果迸裂出好味 老蟾池边芙蕖倒 中共之旗纷纷落 二八佳人脸含笑 亲朋旧友欢聚屋 索书题诗迎新造 远山妖星作长坠 十里长街步逍遥
在山野上有位少女在割麦四周很清静没有一丝儿声音她割呀、割呀再把它放好又挽起袖子看了看那山下的森林她咬著甜甘草的青茎远风慢慢的吹来野穗的香气她一个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什么前朝的记忆没什么今日的忧郁但见她呀仪态万千偶尔还风光细腻在这自然的景致让我感叹了一番终古的沉寂
君坐青松之下 俯看山川碧崖 君如日月之镇 圣手牧化云霞 君之慈言细语 是若五色莲花 我亦愿随君去 同心护持正法 他时万众归真 再说江山如画
按我的专业学问也不比那些中共的所谓博士们差了,但我却决不去领这个衔儿,现在去追求中共文凭的不过为吃饭或者接受中共之兽印的二种人而已。
我知道一个老的院子里还有棵老桂树那是在一个已经死的镇上老桂树仍然记忆著昨日的茅草庐虽然已说不尽经过多少西风的萧疏老桂树却感到不孤独左右有从破寺来的蟋蟀的问候偶尔会逢著一两滴月宫降下的雨露也许还有灰色而擅于夜游的山狐三十年过去了我又来到这儿寻找我往昔的伤蹙那是我人生志愿的发源虽然当时没有在宿命的黑袍的觳觫而今我一切明白、但一切终结而青色的百合将蔓延在前面无尽头的路当老桂树绽放出珍珠似的白花我找到了不让生命销歇的喧哗
那空谷没了云影但有像玫瑰的野花在蒙受着日薰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独自听着那山中羊儿的铃音我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却感到一种苍凉的悲悯那悲悯是深刻的是感叹著一颗颗孤独而自由的心无常的时势纵然改变了人类曾经辉煌的岁月而圣徒们却依旧艰难的守望着人类的最后的神性为此我深深的悲悯著又想起了许多恍如隔世的一些事情眼前的森林却仍如在太古时期的沉静那奔流的溪水我想也肯定还游荡著那太古以来就已经不朽的精灵
那天,她正认真的割著草,突然听见附近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以为是什么野兽,便看了看四周,结果看见一个东西趴在离她三米远的一个大树上吃树叶呢。只见那东西有像蛇一样的身子,是墨黑色的,两只眼睛很大但看起来却很温顺,脑袋上长著一对小角,嘴巴上有两个长须,身子长的有脚。它静静的看着外婆没有什么恐惧,只是嚼著树叶。外婆却有些害怕,急忙离开了。
帝宅黄昏罢歌谣碧光入土青狸吼人间有情厌寂寥剑气化虹破魔窟
每每看见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我都泪流满面,这是发生在我古老的家乡里一个真实的故事,每次想起都只有痛哭。
我喜欢读汉书因为里面激荡著中国先民们的一股雄强之气,那里面文字所记载的敢于为一诺而杀身、敢于为民难而起义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我想向那莲花开的地方寻找圣者我翻过高山
    共有约 1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