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正氣歌》

【文史】至剛至大唯正氣 百邪不侵道長存

作者:柳笛

南宋將領文天祥,在在元人的濕寒監牢裡,寫下歌以詠志的五言長詩《正氣歌》。(羊妹/大紀元製圖)

  人氣: 1367
【字號】    
   標籤: tags: , ,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當屈原放逐,行吟遊蕩於水澤山地時,他仰天長嘆,俯首揮就一首《天問》,懷著悲憫的心情向上蒼發出一百多個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即遠古之時,天地從哪裡產生,是誰將天地間的萬物形態流傳至今?浩蕩蒼穹,茫茫宙宇,這天地萬物,早在人類留下第一個文明足跡時,便已恆久般地存在。這個謎題,或許只有造物者才能解答。

一千多年後的公元1282年,朝代幾經更迭,從戰國流轉至宋元之交,一位捨生忘死的南宋將領,在元人的濕寒監牢裡,同樣寫下一支長詩。身困於囹圄,心思卻溝通古今,上天入地,他撥開層層迷障,似乎在八尺見方的空間裡頓悟浩淼無窮的大道。仿佛在回應千年無解的疑問,他寫道:「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正身直行 眾邪自息

南宋著名將領文天祥,生平有兩首名詩傳世,其中之一的便是這首在牢獄中歌以詠志的五言長詩《正氣歌》。自盤古開天闢地,鴻蒙初分,輕而清者為天,重而濁者化地,天地間的世界便逐漸產生各種能量,或者有形無形的物質。它們之間相互激盪,又生成新的能量或物質。其間有一股堂堂正氣,浩渺無垠,充斥於寰宇,賦予世間萬物各種具象。在天上,它變成了明滅相應的日月星辰;在地上,它就成為山嶽湖海。這些事物的本身,就直接間接地傳達著正氣的內涵。日月東升西落,以定晝夜四時,信而有徵;星辰指引方位,昭示人間興替,智而無言;山巒綿延廣博,氣勢靜美磅礡,仁者之態;流水善利萬物,甘居萬物之下,善者所行。

人生於世,與世間萬物相感相通,這股正氣賦予人身,便成為孟子所說的「浩然正氣」。氣本是人體及生命活動最基本的物質,若人身正氣凜然,正義長存,便可修身養性,百邪不侵,接近於聖賢明哲。

正如文天祥在《正氣歌》序言中寫到,因他不肯降元,被關押在土牆壘砌的監牢裡長達兩年,生活條件極為惡劣。夏日裡,監牢內的環境濕熱而封閉,讓他備受七種惡氣的煎熬。積雨漂床為水氣;污泥久陰為土氣;驟晴暴熱,風道四塞為日氣;簷下炊爨,炎熱肆虐為火氣;倉儲腐爛,發出陣陣霉氣,是米氣;人多擁雜,發出汗臭腥臊,是人氣;糞便、腐屍的惡臭更是瀰漫在空氣中,是為穢氣。正常人呼吸著這些惡濁氣體,哪能不染病呢?

是甚麼保護了文天祥的生命,是他比普通人更強壯,還是冥冥中有神明相助?文天祥的回答是:「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只因胸中一股正氣不散,便能以一敵七,水火無傷。所賴者,唯天地之浩然正氣也。

養氣之道 在乎正心

人之初,性本善,人類與生俱來的善性或許便受這股天地正氣影響。但人若在後面的生活中,沒有堅持正氣的修養,就會被世間的利慾、苦難等任何負面因素干擾,削減正氣的力量。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若要長葆正氣充沛,還需向孟子學習養氣之道:「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

正氣是天地間最為盛大、最為剛強的能量,如果人用正直的品性滋養正氣,它就會衝塞於宇宙世界。浩然正氣是與人間的道義和正直相聯繫的,需要人不斷積累道義德行才能充盈不竭。如果不慎出現有損於正義的舉動,行為有愧於正義,正氣便會萎縮乃至衰減,邪氣隨之而來。孟子還認為:「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夫志至焉,氣次焉。」心志是氣的統帥,若心存正義,正氣可充塞全身;反之,若心生邪念,邪氣便停留在人身上,招來周圍乃至更廣闊空間中邪惡的事物。

《聊齋誌異》的《河間生》記載了一個書生與狐妖交往的故事。書生家的農場裡有個山丘大小的麥穰垛,因家人常去麥穰生火,垛上便出一洞,一隻狐妖便鑽進洞中生活,還化成老翁去拜見書生。有一次,狐翁帶著書生,風馳電掣來到一座千里之外的城市。在一家酒樓裡,狐翁隨意取用客人的酒食與書生共享,卻沒有人發覺。書生見一個紅衣人的桌上擺著金橘,便要他去拿。狐翁卻說「此正人,不可近。」試想那隱身無影的狐翁,本領比之凡夫俗子不知高出多少倍,只因凡人身懷正氣,就不敢靠近。可見強弱之較,不以小能小術區分,最關鍵的乃是正義與否。

飽讀聖賢書的書生當即警覺,狐妖能接近他,必然是自己心有邪念的緣故,從今往後,他必須修煉一身正氣,令神鬼無犯!當他心生正氣,狐翁用妖術幻化出的假象瞬間消失,這隻妖精更是逃之夭夭,不留蹤跡。

在歷史上更多的誌怪小說中,作者常常呈現這樣一個橋段:精怪吸食人體精華之前,總是扮作妖豔女子引誘凡人,待其意亂情迷之時,暴起而攻,剖其心、割其喉而食。這類怪物自有超常的靈力,若要害人,直接下手豈不痛快,為何要多此一舉,先行美人計呢?想必這也與正氣相關,當人一身正氣時,鬼怪就像那個狐翁一般不敢親近,遑論進一步的侵害。故而,先亂其心,在其思想中充滿邪念貪慾,那麼在人體這個有限的容器裡,正氣被削弱。一旦人無正念,身體散發出邪氣時,便和邪靈的能量相通,精怪之徒便可接近,實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故而正氣長存,不僅可以抵禦人世間的邪氣,更可以阻絕幽冥間的邪靈侵擾。

天地所繫 道義之根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天地間萬事萬物,遵行天道規律流轉變遷至今,所依靠的就是宇宙中天道不變的正能量。正氣照應到人與其文明而言,對內便可修養身心,即使身死形滅,剛正之精神卻永垂青史;對外便可保家衛國,儘管朝代更迭,帝王將相俱為塵土,但只要正氣不衰,中華五千年文明便得以保存和發揚。

古時候,中華兒女一身正氣,在危難時更能表現為耿直的忠義、剛健的風骨、高潔的情操。當逆臣賊子顛倒是非黑白時,當諸侯藩鎮竊取國家大寶時,當強虜鐵蹄進犯中原九州時,歷史上總會出現一個個英雄,在民族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挺身而出,用生命捍衛心中的信仰、人間的正義。正如文天祥在《正氣歌》裡所寫:「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隨後,他所列舉史上十二位英雄人物,身分遍及良史、忠臣與猛將。雖然多數人慘遭現實中強權與邪惡的戕害,但無一不是懷抱視死如歸的丹心浩氣,捨生取義,保存中華民族的精神與氣節。他們的故事,化作一部部激盪人心的壯歌;他們的名字,不僅被篆刻為正氣的化身,更加成就了一個個修養正氣精神、延續正統文化的神話。#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遠方,一個陌生而神秘的領域,在地平線迎接晨曦,送走月輪,向每一個仰望天空的人,閃耀出誘人的輝光。當走到曾經的目極千里處,心底似乎又有遙遠的懷抱在召喚,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暈開層層漣漪,發出深沉的吟唱:歸來吧,歸來吧。
  • 惠在後宮裡,容貌、資歷都不是最有優勢的,但她卻在《舊唐書.后妃傳》中排名第三,成為太宗一朝唯一與長孫皇后見諸正史的嬪妃。這個生命何其幸福,又何其神聖。翻閱《后妃傳》的徐惠一段,其篇幅之長、載事之詳,諸妃難及。當後人重讀唐史時,誰能不嘆服於她的智慧和賢德,誰能不投以驚羨的目光。
  • 皓月當空,自有星雲追隨,溢采盈輝;聖人臨朝,自引才人淑女來歸,再唱風雅。
  • 太穆竇皇后者,唐高祖李淵之妻、太宗世民之生母也。竇氏生於北周,崩於隋末,生時不曾目睹李唐代隋的清平之治。她的一生是辛苦的,未安享一刻唐宮繁華;她的一生也是無限榮光的,身後追封成為唐朝第一位國母。如果說貞靜溫婉的長孫皇后是守護錦繡河山的賢內助,那麼深明大義的竇皇后則是開啟太平盛世的鋪路人。
  • 起後宮,任是豔妃美人千嬌百媚,誰又能對端居正宮的皇后娘娘視而不見。那是永遠站在君王身邊,共同守護天下的萬民之母。恰如花之嬌豔有千萬種,而唯有牡丹真國色。國之盛世,莫出於唐,而後宮之最,莫出於長孫皇后。
  • 詩仙李白,別號青蓮。直觀其名號,便覺這是一位素衣飄颻的漢家遺俊,獨行於白鹿青崖間,對月吟哦,沐嵐而眠,或凌空虛筆,勾勒一支驚風泣雨的詞章。仙,總讓人有疏離的距離感,現實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結緣神仙的能有幾人?在古籍撲朔迷離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絕情寡慾、吸風飲露、飄渺山林滄海的修行得道者。
  • 調丹黃鑄獸面銅冑,覆壓你三千青絲祈一世長安。絲袍紡鳳紋描,皮甲護心,裁一襲戰衣保你歸期可期。鐘鼓齊發,十五字銘文攀上回音,篆刻著萬國來朝的隱語。干戚長執,數千雙鐵拳暴起青筋,召喚著遠古獰厲的狼煙。
  • 鼙鼓甫振羅衣,玉足紛沓牽引環珮清淙。絲竹瘖啞又聞鶯歌獨發,水袖從風欲遮半面酡顏。乍飛旋,堪把宮腰折斷,飄香落影,知是真幻兩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罷《佳人曲》。不見滿座,衣冠似雪。這廂依紅偎翠,那壁推杯換盞,渾忘了故國明月,軍前死生。
  • 平陽,平陽,我喃喃唸著你的名字,唇齒開闔,一股浩蕩之氣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細流擴開境界,化作滾滾江河,周流天際。我便於這江岸,行吟且踟躕,觀覽你清流自美,聆聽你那開國公主的傳說。
  • 女子如花,那些刻骨銘心的名字,總是在亂世風塵中絢爛著芳菲一般嬌艷的芳姿。譬如木蘭,或者蘭芝。風乘桃花馬,月舞梨花槍,她以花為名,一身戎裝,巾幗束髮,恰浮動著一f番木樨花的馨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