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田開之談養生之道

作者:陳必謙

酌古鑒今。(小玉/大紀元)

  人氣: 3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單豹與張毅

有一次,大學者田開之去拜見周威公,周威公知道田開之很有學問,便向他請教說:「我聽說你的老師祝腎精通養生之道,你跟他學習多年,一定懂得很多道理吧?」

田開之說:「我只是拿著掃帚,給祝先生打掃門前的積雪,或者給先生幹些雜活,哪裡會得到先生的教導!」

周威公笑著說:「田先生不必謙虛,您是很有才能的人,我很想得到您的教誨,請您說說好嗎?」

田開之見周威公很誠懇,也不好再推辭,便說道:「我聽我的老師說過:善於養生的人,就像放羊一樣,看見有的羊落後了,就趕忙用鞭子打它,使它趕上去。」

周威公聽後,迷惑不解,追問道:「這是什麼意思呢?請先生再仔細說說!」

田開之回答說:「魯國有個名叫單豹的人,棲身山洞,喝泉水為生,從不與人交往,更不與人爭利。他已活到70多歲了,面容還像一個嬰兒。不幸的是,有一天,他遇到一隻餓虎,結果被老虎吃掉了。還有個叫張毅的人,特別善於交遊,凡是豪門大戶,有權有勢的人家,他都登門拜訪,往來交際。但他只活到40歲,便得了內熱病死了。單豹修養他的內心,卻被老虎吃掉了形體;張毅保養他的形體,而病毒卻侵蝕了他的內心。這兩個人都好比是不鞭抽落在後頭的羊一樣。」

周威公聽完,不住地點頭說:「我明白了:他們對自己做得不夠的地方,不知道鞭策改進啊!」

一個修行的人,若只注重在大的方面,卻忽略了在小的方面還有漏洞,那也就危險。聖人講:「德全不危。」有漏就是德不全,故有危。

孔子教顏回注意安全

顏回是孔子的弟子。有一天顏回去向孔子辭別。孔子很奇怪,問他說:「你學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離開我呢?你打算去哪兒呢?」顏回說道:「我要到衛國去。」孔子又問:「到衛國去幹什麼呢?」顏回說:「我聽說衛國國君很年輕,又很獨斷專行,對老百姓橫徵暴斂,百姓被逼得走投無路。我曾經聽您說過:『好的國家就離去,壞的國家就前去救治,這就是醫生多去病人家。』我願按您的話去救治衛國,也許能夠把衛國治好。」

孔子聽了很高興,他告誡顏回說:「你有如此志向實在可貴,但你去衛國是會受到處罰的。古代的賢人,都是先加強自己的道德修養,然後才去影響和培養別人。如果自己的修養不夠,哪裡還談得上感化教育別人呢!所以你要慎重。」

聽了孔子的話,顏回說道:「我正直而謙虛,積極而堅定,這樣可以吧?」

孔子說:「不行,不行!衛君年輕氣盛,喜怒無常,大家都不敢觸犯他。他固執己見,而不能隨物變化,你用正直剛勇的品德教育他,他是不會聽的。」

顏回說:「那我就內心直率而無偏私,外表上委曲求全,用古代聖賢來教育衛君,說的雖然是引導性的話,但實質上是責備衛君。我想這樣可以吧!」

孔子回答說:「這樣也不行。這種方法不通達,教育感化不了衛君。」

顏回急了,他追問孔子說:「我提不出更好的辦法了,那您有什麼高見呢?」

「你先排除心中的雜念,然後我會告訴你的。」孔子微笑著看看顏回,接著說道:「你去衛國,一定不要為名利所引誘。勸說衛君,他聽就勸,聽不進去時,也就不要講了。不要把自己認為是醫師,一定能夠治好衛國,那樣做是很危險的。要做到:視而不見,保持內心清靜,才安全啊!」@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為中國神傳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榮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稱得上無與倫比。
  • 劉邦在韓信等諸侯王的推舉之下,登上了皇帝的位子,史稱漢高祖。正如武涉和蒯徹的預言,隨著勝利的到來,韓信的境遇每況愈下。
  • 靜坐養生功法是古人的智慧,早在五千年前黃帝就曾問道廣成子長壽之道,廣成子:「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勞汝靜,乃可長生 。」靜坐在歷朝歷代的王孫貴族以及知識分子階層中,也廣泛地進行傳播,形成一股風尚。
  • 大暑,年中最熱的時節登場了,大暑也是夏季最後的一個節氣。中國古人在大暑節氣中早有排除溼熱「清補」的養生之道,同時也掌握了大暑前後的三伏天期間「冬病夏治」的調虛補強的時機。大暑前後中國大陸頻頻發生超歷史紀錄的水災,警示人必須重視人與環境間的因果循環…
  • 道的根本,是用來保全身體的。而治理國家的事,只是道的剩餘和渣滓。帝王的事業並不是什麼養生之道。
  • 縱觀歷史,許多具有大忍精神的人,他們是非善惡分明,對於懲惡揚善義不容辭;而恰恰是在個人的利益上,少爭鬥,多容忍,「難得糊塗」。
  • 一年一度的端午節又要到了,兒時的順口溜將思緒帶到了童年記憶中歡樂的端午佳節。
  • 封翁聽到了,大驚地曰:「他橫逆而來,假使我稍與他爭執,災禍立至了。」大家都贊服封翁的雅量。
  •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 「秋,晉趙鞅入於晉陽,以叛。」《左傳》魯定公十三年,晉陽城以一座戰爭古城的風貌,在史上留下第一筆記錄。此後,煙沙半城,鐵騎往來,晉陽一直作為軍政重地被世人熟知。春秋韓、趙、魏滅知伯的「三家分晉」,漢文帝劉恆之藩「蟄伏」十六年,北齊皇帝高歡起事而征戰四方,這些意義重大的歷史事件,皆在晉陽發生。到了隋唐之際,晉陽再次吹響出征的號角,見證了又一樁奉天伐罪、開國建業的戰爭傳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