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3)

作者:張草

《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出版 提供)

  人氣: 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當病人躺下時,頭部血壓就會升高,牙髓腔內的壓力更大,所以睡覺時特別痛,甚至睡著了也會痛醒。

不特此也,有時連心跳都會引起牙痛,心臟跳動傳出一波波的脈搏,會令高壓中的牙髓一波波的痛。

所以,以上這些特徵,就是初步判斷牙髓炎的基礎:自動痛、睡覺更痛、一波波痛。

問題是,如果牙齒裂開了,牙髓腔整個露出,內部發炎的壓力釋放了,病人感覺不那麼痛,反而會錯過治療的時機。

所以,痛是好事!痛是身體給我們的警訊!

「好吧,你的確是蛀到神經了,應該馬上進行根管治療,把神經清理掉,就不痛了。」

「可是,會不會影響到胎兒呀?」她憂心的說,「這就是我忍住痛,遲遲不敢找牙醫的原因。」

我明白,這也是我腦子正在高速運轉的原因呀!

「好,在我們牙科,有什麼事是孕婦不能做的?」我數給她聽,「不能拍X光,怕輻射傷害胎兒。」以前大學的牙科部門有專門的X光室,就有特別海報叮嚀孕婦主動告知有孕,以免將來胎兒出問題,怪罪在我們身上。

「第二,」我繼續數,「用藥要小心,所以你不敢亂吃藥是吧?我也擔心要替你打麻醉藥,因為麻醉藥的確對胎兒腦神經發展可能有害,可是不打麻醉藥的話,又無法幫你止痛。」像她這般痛了幾天,情緒很不好,也同樣影響胎兒的,我說:「如果你很痛的話,子宮也會激烈收縮,對小孩也不好。」

分析給她聽了之後,我提出一個辦法:「反正你已經很痛了,我就不打麻醉藥,直接開進去。」

「哇!不會更痛嗎?」

「會,所以我動作要快,而且你要忍一下,只要一通進牙髓腔,裡面的壓力忽然間釋放了,你就頓時不覺得那麼痛了。」我說,「這時候,我才在你暴露出來的神經上直接打麻醉藥,而不是從旁邊的牙肉注射,如此麻醉藥不會直接進入血管流遍全身,而是主要局限在牙齒裡面,讓影響達到最小。」

她只好同意了。

「好,來吧,忍一下啦。」我開始了,用高速手機和根管治療專用鑽針,瞄準最接近牙髓的位置,磨開原有的補牙材料,直探牙髓腔!

待磨到一部分時,我問她:「有痛嗎?」她點頭。

「跟原本一樣痛嗎?」她點頭。

「好,快到了,預備好,會突然痛一下,很快不痛!」

鑽針前端突然失去阻力,掉進一個腔洞,表示通進去了!她怪叫一聲,冷汗直冒!我真怕她當場臨盆!不過,才不過一秒,她就冷靜了下來,說:「咦,忽然不痛了?」

「對呀,」我也一頭大汗,伸手去拿助理小姐準備好的麻醉藥針筒,「裡面的壓力釋放了。」

我把針頭抵在洞口邊緣,輕輕注了點藥,先麻痺外層,再把麻醉藥從淺到深逐步灌入,她感覺到藥水灌進去時產生的壓力,不舒服的輕哼了一下,然後神經就被麻掉了。

止痛的部分完成了,現在我可以大動作清理牙髓了!

基本上,「根管治療」分成三個步驟:

第一步是打開清腔,清理牙髓、測量牙根長度、放藥進去。

第二步是將根管封填起來,不讓它再有空腔產生發炎。

第三步是將洞口正式補起來,恢復牙齒形狀。

基本上,每次治療相隔一個星期,因為放進去的藥物也需要時間作用。

我幫這位孕婦盡量清理牙髓,盡量把三根牙根全部找完出來(有時有的牙根入口很難找到),然後也不敢放平常的藥物,只放高鹼性的糊狀氫氧化鈣進去,可以將剩下的軟組織弄死,也可以抑制細菌作用。

用臨時材料封起洞口後,我也不約她一個星期後回診,因為她搞不好一個星期後就生了!

「坐完月子才回來吧,」我告訴她,「不過不要說不痛了就不回來哦,會再發炎的,如果要保住這顆大牙,一定要完成治療才行。」

「我會回來的,」她的眼中充滿了感激,「剛才真的一下子射出冷汗,不過一下子就不痛了,好神奇哦。」

「你也很厲害,忍了這麼多天的痛,」我說,「不過如果你每天痛,心情不好,胎兒也會不安,現在可以安心去生產啦!」

後來她平安生產,坐完月子後,回來將所有口腔問題一一處理完畢。而那小孩長大了,也是我幫他檢查牙齒、補牙齒。

每次見到那小孩,我都還是會憶起,當我在拯救他媽媽的牙痛時,他也在肚子裡一起奮鬥呢!◇(節錄完)

——節錄自《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寫這封信時,仍然難忍滿目的淚水,幾次坐在打字機前寫了頭一行,便寫不下去。但我想到兩位失去愛子的悲痛將更勝於我,下面的話我必須告訴您們,這股力量支撐著我寫完這封信。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當我們邁入六十歲,我注意到一個變化。首先,他似乎更敞開而樂意交談。然後,隨著歲月流逝,他變得幾乎渴望對我訴說過去的恐懼。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若要介紹臺灣,就必須先從臺北捷運的廣播說起。臺北捷運在廣播站名時會以不同的語言重複四次。以「永春」為例,會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順序廣播,依序是國語(北京話)、臺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若在鄉下搭公車,最後廣播的有時不是英語,而是當地原住民的語言。
  • 自從收到第一封笑臉信件起,亞伯特似乎多了一個特別的朋友。即使信中總是充滿抱怨的文字和負面情緒,但對亞伯特來說,信中的這個女孩已經變成了唯一一個願意和他說真心話、分享心事的朋友。於是他決定改變自己一成不變的生活……所以亞伯特決定,他必須找到這位不知名的朋友。
  • 讀美心驚膽顫地跟著站起來的男人和小狗走進書店。 男人說他的名字叫作「棚沖並」,今年二十六歲,是這家書店的老闆。興趣是從日本各個角落收集書——而且還是那種人稱「幻本」的書。當這個興趣繼續升級,最後便開了這家書店。
  • 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一群人彷彿只為了襯托一個人而存在,讓應該被看見的人更為顯眼。現實中很少像電影演的那樣,滿屋子的人無意讓出一條路,讓女主角瞥見男主角,或讓男主角望見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體會過類似這樣的神奇時刻,明明轉身要望向一群人,卻只看得見那個人。
  • 余松坡覺得氣象部門的措詞太矜持,但凡有點科學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夠用的。能見度能超過五十?他才跳幾下我就看不見了。他對著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噴嚏,除了清新的氧氣味兒找不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學家做了實驗,小白鼠吸了一禮拜的霾,紅潤潤的小肺都變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故事開始時,我大約十到十一歲,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學校讀書,那時的經歷便是故事的開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