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一年:吃在京都(下)

作者:林文月

日本「十二段家」這個店名頗不俗,乃是典出於歌舞伎 「忠臣藏」者,可見店主對古典的嗜好。圖為日本東京都歌舞伎,上村松園「圓窗美人」。(公有領域)

  人氣: 5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續前文

日本人平時很少吃獸肉,據說吃牛肉的風氣還是明治維新以後才開始的,有些保守的京都人至今不能習慣肉腥。

不過,戰後日本政府為了改善民間的食生活,促進國民健康,已提倡麵食和多食鳥獸肉,而一般年輕人也逐漸有重視肉食的傾向了。

或許是平時多以魚介蔬菜為主食的關係吧,當他們享用肉食時往往只以吃肉為目的,而暫摒魚蝦,僅以些許蔬菜佐配。

京都的大街小巷裡,到處可以看到用白糖和醬油烹調肉類的「壽喜燒」招牌。更甚者,在鬧區河原町四條有一家號稱肉屋的「南大門」。

這家六層樓高的餐館有電梯接送客人,而每一層樓專賣某地肉食:有日本式「壽喜燒」、「鐵板燒」、韓國烤肉、蒙古烤肉及西式牛排等。

初看那稱做「肉屋」的廣告,不明就裡的人往往會嚇一跳,其實所謂肉屋者,即意謂此六層樓的房屋全部以肉食為主。

以前動物的內臟類為日本人所厭惡丟棄,近來也頗有知味者了。街邊常見「荷爾蒙燒」這種奇特的廣告,便是指專以肝臟、肚子、腰子等為主的食物。我們中國人一般家庭中常吃炒肝片、腰花等,卻從來沒聽說過標榜為「荷爾蒙炒」的吧。

講到肉食而不提「十二段家」可能是一大疏忽。如果你在京都想吃涮牛肉,任何人都會告訴你應該到「十二段家」去。因為「十二段家」是京都賣涮牛肉的元祖。

據說「十二段家」的主人早年曾住過我國北方,返鄉時攜回了這種美味而別致的食譜,而在京都最典雅的地區祇園開設了這個店。

「十二段家」這個店名頗不俗,乃是典出於歌舞伎 「忠臣藏」者,可見店主對古典的嗜好。而其店面也保留著古典京都式建築物風格,無論那「勘亭流」的招牌,赭紅色的格子木門或蠟染的垂幔,都能予京都人親切的印象。

如今開創「十二段家」的主人已故去,祇園的店由他的大小姐主持。年屆花甲的現任女主人頗能克紹箕裘,使店譽依然不衰。除了祇園的本店之外,「十二段家」在丸太町和北白川通另有兩家分店,也都保持著老主人的作風,由三小姐夫婦主持,秋道先生管理丸太町的店,而秋道太太管理北白川通的店。

北白川通的「十二段家」於兩年前建成(編按:本文寫於1970年,故此家分店建於1968年),在鋼筋水泥的建築物逐漸取代舊式木屋的今日,秋道先生夫婦卻執意修建真材實料的江戶時代京都式房屋,以求得三個店鋪的風格一致。

由於北白川通近京大人文科學研究所,許多學者的住宅都在附近,而秋道太太又是一位多愁善感,饒有文學氣質的女性,她店裡所懸掛的字畫,展出的屏風,甚至於擺飾用具都十分雅致,所以這家「十二段家」很自然地成為文人學者們雅聚的場所。

秋道太太主持的「十二段家」也以涮牛肉著稱,不過她做涮牛肉的方式卻和我們中國人略異。對於貴賓上客,她會依京都習俗,先上熱茶和糕點,繼之以日式冷盤,以為佐酒之菜肴。

銅製的火鍋與我們中國的火鍋完全一樣,不過,她會在那一鍋沸滾的清水裡先放下大葱、白菜、茼蒿和新鮮香菇等蔬菜,然後請你自己把面前的牛肉放下去涮一涮。那牛肉有半公分厚,而且也切得很大,每人盤上四條。

京都附近有神戶、松阪等有名的肉牛產地,而牛肉的等級頗多。「十二段家」一向以供應上等牛肉維持店譽,他們所選的牛肉肥瘦得宜,精肉裡雜有點點白油,一如降霜,這種肉吃起來特別滑嫩,日人稱做「霜降」。

至於蘸肉的佐料,則是「十二段家」的一項祕密。我只知道那每人一小碗的白色佐料中大部分是磨研成漿汁的芝麻,又依客人的口味嗜好,可以任意加些白醬油及葱末、七味等。這種吃法與我們中國人先涮薄片牛肉,後燙蔬菜、粉絲等物,而佐料依個人喜愛自己調配有多麼不同!

不過,沒有到過中國的秋道太太卻相信這就是我們的涮牛肉,同時她家菜單上的涮牛肉也不依日式讀法,卻故意用英文注音 Shua­Niu­Rou,以示正宗。(本文限網站刊登)

──節錄自《京都一年》/三民書局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燕語呢喃的天空下,我沿著河岸奔跑。兩隻格洛斯特郡花豬從果園逃走了。他們跟那隻落跑牛一樣,目標是蒼翠的下草地。牠們用鼻子解開入口柵門的卡榫,現在正精力旺盛地吃著草,嘴巴流出發癲似的綠色泡沫。淹沒在菽草裡的豬。
  •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 清朝的詞在中國文學歷史上,是詞這種文學體式的復興時代。為什麼說是詞的復興時代呢?因為從宋朝以後經過了元和明兩朝,而元朝興盛的是曲(如散曲),是雜劇(如王實甫的《西廂記》);明朝興盛的是傳奇,像湯顯祖的《牡丹亭》之類。元明兩代流行的是散曲、雜劇和傳奇。
  • 陶淵明這個作者,他的作品裡邊有非常深微、幽隱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後的多少詩人都為他而感動。現在大家都認為陶淵明是田園詩人、隱逸詩人,可是你知道嗎?南宋的英雄豪傑、愛國詞人辛棄疾在他的很多詞裡都寫到陶淵明。
  • 中國的語文乃是以形為主,而不是以音為主的單體獨文。在文法上也沒有主動被動、單數複數及人稱與時間的嚴格限制。因此在組合成為語句時,乃可以有顛倒錯綜的種種伸縮變化的彈性。再加之以中國過去又沒有精密周詳的標點符號,因此在為文時,便自然形成了一種偏重形式方面的組合之美,而忽略邏輯性之思辨的趨勢。
  •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 每回我家母貓生小貓時,我媽媽總用一個深深的大木桶,拿舊衣服墊得軟軟的,放在她自己床邊,讓母貓帶著小貓睡在裡面,不受一點打擾。
  • 不知誰說的,大學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陽無限好了。因為過了這個暑假,到了明年驪歌唱罷,出得校門,就前途未卜了。
  • 狗,多可愛的小動物,我多麼希望有這麼一個寸步不離的好朋友。可是現在我還不知道牠在哪兒。也許牠還未來到人世,也許牠已經出生了。
  • 早期出版法政大學用書的三民書局今年滿60週年,副總統吳敦義、文化部長龍應台等今天下午都出席祝賀成立滿一甲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