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下)

家康、江戸を建てる
作者:門井慶喜(日本) 譯者:葉廷昭

「東京都水道歷史館」展示使用自來水井的江戶人家的生活樣貌。(和和/大紀元)

  人氣: 2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於三河國幡豆郡小島城。

在他十四歲那一年,一向宗的門徒煽動民變,他的父親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來應該率先趕往家康身旁,幫忙平定叛亂才對,結果忠家卻待在小島城靜觀其變。叛亂平定後,忠家的行徑令家康大為光火。

「民變時毫無作為,無異與我為敵!」

家康盛怒之下,驅逐了伊奈父子二人。

伊奈父子流浪各國,最後前去大坂中部的堺,投靠叔父伊奈貞吉。這位叔父是交易各地物產的商賈,忠次也很自然地幫叔父經商。當時上一珠、下五珠的算盤才剛開始普及,忠次對這種最新的計算工具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常指著自己的腦袋說:

「這裡的算盤才是最快的。」

忠次的心算能力超群,卻也是個桀驁不馴的人。

天正十年(一五八二年),家康來到了堺這個地方。

自一向宗民變爆發後,已經過了十九年,忠次也三十三歲了。

(這是回歸德川家的好機會。)

忠次懷著這樣的企圖心,拜訪家康的心腹。這位叫小栗的心腹,爽快答應忠次的請求。四年後,忠次已不受小栗管轄,他當上了家康的直屬近侍。

用現代的說法,就是子公司的職員升任母公司的高級幹部,也稱得上出人頭地了。

只不過,家康打從一開始就不期待忠次立下戰功,有一則故事是這樣的:

某一年,忠次被派往甲斐國。

甲斐國本來是武田家的領地,武田家滅亡後,經過一番波折才歸德川家治理。農村的治安並不好,忠次前往其中一個村落,向當地百姓打聽現狀,他們害怕地告訴忠次:

「這裡有山賊為患。」

那時候忠次還年輕,正值血氣方剛。

而且一個新加入的臣子,或許也想要顯而易見的功勳吧。忠次聽了村民的說法,整張臉頓時被熱血漲紅,還用力拍打刀柄。

「好,我這就去討伐他們。」

忠次帶了一批人馬進入山中,找到山賊的根據地,等入夜後發動突襲。一行人潛入山賊的巢穴,看到一個身穿鎧甲的高大男子,正拿著大杯子飲酒。

「賊人報上姓名。」

忠次詢問山賊首領的名字,對方咬著杯子答話:

「我乃威震近鄰鄉野的大盜,大藏左衛門是也,你也報上名來吧。」

「山野匹夫,沒資格問我姓名。」

忠次拔刀上前,直接砍下對方的腦袋。由於事出突然,其他嘍囉一看到首領人頭落地,紛紛嚇得四處逃竄。

「哇,快逃啊!」

有些嘍囉鑽過牆洞逃到屋外,殊不知外面已有武士好整以暇地等著。大藏左衛門率領的山賊――在這一帶確實頗負盛名――而今山賊團瓦解,村民又能安心過日子了。

說巧不巧,家康也正好來到甲斐。

他是來放鷹狩獵的,忠次擺出自己砍下的人頭,向家康報告事發經過。沒想到,家康聽了很不高興。

「你好歹也是一個領袖。領袖親自上陣與賊人相搏,這只是血氣方剛的蠻勇。」

(糟了。)

忠次馬上就領悟到自己在德川家的立場。

(主公不希望我當一個武人。)

家康的臣子中,最不缺的就是武人。

相對地,家康底下沒有什麼文人,尤其是優秀能幹的民政官員,頂多只有同樣到甲斐國擔任奉行的大久保長安,而大久保只擅長有效率的調查工作。忠次在家臣之中多得是發揮的機會,家康也是看上他這一點,才提拔他為直屬家臣的。

「主公,請原諒在下的魯莽。」

伊奈忠次跪地謝罪,心中發誓以後再也不動刀了,他甚至告訴家康:

「在下會當一個膽小鬼的。」

後來,忠次也確實低著頭走路,夾著尾巴做人。要專注在民政之上,就得用一些手段避免上戰場,佯裝膽小鬼是最有效的辦法。

對此,忠次早有覺悟。

被其他家臣嘲笑看輕是免不了的,名留青史就更不用提了。不過,忠次不改初心。

(既然這個世道,需要的是膽小的我,那就裝到底吧。)

就某種意義來說,忠次非常有膽識,他有辦法臉不紅、氣不喘地在人前裝龜孫子。

山賊事件過後,忠次努力到各地方巡視。

若非必要,他不會前往大都市。他一直徘徊在山間村落,測量田地的面積和收穫量,詳實計下測量的結果。到了天正十四年(一五八六年),適逢太閣檢地時期。

這段日子忠次的工作非常忙碌,但再怎麼忙,也不過是地方公務員罷了。饒是如此,忠次也沒有像某些武將那樣,明明沒有重要的大事,還打著關心主公的名義,特地跑去駿府拜見家康。

(我做的,才是對主公和百姓有益的事情。)

他知道做好這份工作,遠比逢迎拍馬更能受到重用。

而這分不起眼的努力,也得到了回報。

當家康決定遷往關東之際,立刻任命忠次整頓江戶這個根據地。忠次開心之餘,對自己受到重用也頗為自負。

(主公重用我是應該的。)

真正的忠次,仍然是個自尊心極高的男人,只是他沒有表現出來。

***

伊奈忠次立即展開行動。

他調查各地田野,花了兩年時間走遍關東平原。入秋後的某一天,他說:

「果然,是利根川的問題啊。」

忠次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準備在野外享用午餐。

侍從送上用竹皮包裹的食物,他遠遠聞到米飯煮好的香味。打開竹皮一看,裡面有六個大飯糰,上面還放了發酵的鰻魚肉,厚切的鰻魚肉泡過酒以後用鹽醃漬,口感十分柔軟,忠次連魚骨都吃乾抹淨了。

「嗯,果然在野外用餐就是美味。」

不到五分鐘,忠次就吃光所有飯糰。

「父親大人。」

忠次八歲的長子熊藏縮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手裡拿著一樣大的飯糰,請教忠次一個問題:

「為什麼您說利根川才是問題呢?關東地區有無數的河川不是嗎?」

「利根川,才是導致江戶一帶水患頻繁的元凶吶。」

「此話怎講?」

「利根川的水流量太多,通往江戸湊(東京灣)的河口又太寬了。」

忠次替兒子解惑。◇(節錄完)

——節錄自《打造繁盛江戶的男人》/ 圓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愛的女人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唐美雲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
  • 足袋
    埼玉縣行田市的「小鉤屋」是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足袋製造商。「歷史悠久」聽起來很了不起,但說穿了,小鉤屋不過是一家小型地方企業。在時代的沖刷下,業績持續低迷,隨時倒閉都不意外。
  • 白色足袋
    同樣是穿在腳上的產品,但業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遠啊。宮澤感觸良多,這時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隻鞋。
  • 日本足袋鞋。
    第四代社長宮澤紘一為了公司存續,開始盤算:以前做過的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為逆轉形勢的熱銷商品嗎?
  • 如果生活支離破碎,誰能陪你走過艱難時光?或許貓比我們,更懂人生……
  • 在許多人眼中,莎拉擁有完美的人生,有份體面的工作,有個相戀多年的男友,衣食無虞,未來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見一隻聲稱自己能夠預言的貓,接著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