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遊記》的「修煉」文化解讀當代時下的生活5

作者:仟僮仁
圖為清彩繪西遊記。(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0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承上文)

七、真假美猴王的啟示

假美猴王也是妖怪。那人怎麼會產生一個假的呢?這就是《西遊記》裡揭示了又一個天機:就是人在生活經驗中,因為自私和慾望,身體中會產生一個由私慾構成的假的自我,這個假自我一旦強大到占有人的身心後,它會代替人的真實本性。而修煉,就是除掉假我,強大真我。

酒鬼、煙鬼、賭鬼、吝嗇鬼、色鬼、吸毒、孌童……這些「鬼」在人中,可不是一出生就形成的。因為當人認為這種行為給肉身帶來生理和情感上的滿足與快樂,認為它好,放不下。後天私慾中形成的不良習慣成了氣候,控制人去滿足它的喜好和言行的時候,人就把本來真實的自我丟掉了。

在中國傳統文化、神話故事和修煉界,經常有真假之說,勸人修掉假,返本歸真。比如《濟公傳》、《八仙過海》、《紅樓夢》等作品,《紅樓夢》裡的賈(假)府再榮華富貴,最終被抄家,一場虛幻。而對面的甄家老頭早早出家,返本歸真才是人生真義。

小時候看《西遊記》,對真假美猴王看不懂。孫悟空先是打死了兩個強盜,後來把供齋過的楊家的不孝強盜兒子團伙也打死了,被貶去花果山,還跑去向觀世音菩薩訴苦。後來理解到這時突然出現的假悟空(六耳獼猴)其實象徵的是後天好鬥狠猛的思維形成的假悟空,打昏了唐僧、搶了行李,還要自組團隊去取經。於是花果山多出取經四師徒——假的唐僧和豬八戒、沙僧和白馬。其實,唐僧在孫悟空烏雞國除妖時,早就被妖怪變出一個假的過了。真假很難分辨。真假美猴王,且行且鬥,同體二心,連天上眾神、觀音、唐僧、八戒、沙僧、冥府眾人都分不清。「真我」與「假我」的較量,假的最終還是靠如來佛祖的神通和法器才被除掉。

假悟空除掉後,唐僧又答應了悟空一起去西天。孫悟空曾打死了這麼多強盜,如來和觀音菩薩怎麼讓唐僧同意他一起走呢?怎能允許悟空打死強盜呢?這兒,筆者認為這說明了如來和菩薩已經預見他將成就佛果,他的世界裡,將註定有這些因素與眾生。當然,作為會愛惜沙蛾罩紗燈的唐僧,本身是不能也不會殺生的。

有人問:和尚不生產,只會化齋,吃別人布施的東西,他修煉,修掉他個人生命中的假與不好的因素,也是成就他個人的事,他們對社會有什麼貢獻呢?其實修行人的理解高於人這一層次的理,教化眾生,不僅提高社會精神文明,對安定社會起到一定作用,而且救濟百姓,度化供養的有緣人,貢獻大著呢。比如,悟空後來熄滅火焰山的火,給周圍百姓帶來安居樂業。

有人說,火焰山本是悟空大鬧天宮時闖的禍(蹬倒老君丹爐,落了幾個磚來),給黎民帶來災難的。沒錯,但那也是唐僧生命劇本中,早安排給他的事。所以火焰山的土地神還是兜率宮守爐的道人,悟空向鐵扇公主三次借扇,受了苦,算是還清以前的罪孽。倔犟、固執的牛魔王最後也被三太子收伏去西天問罪,孫悟空也算清除了五百年前與魔交友時的魔性,又赦得土地神歸天,回兜率宮繳老君法旨。一切都得善果,真可謂佛家講的因果善報。

八、悟空的仗義

此後,唐僧們一行到了祭賽國,追擊盜取祭賽國金光寺寶塔上的舍利寶珠的萬聖龍王和女婿九頭蟲,救了一寺被冤屈的金光寺和尚。那萬聖龍王是牛魔王之友,他派來守在金光寺寶塔的小妖供出了寶物被偷的真相。孫悟空仗義幫助祭賽國找回舍利,當然不是參與名利爭奪,更不是搞政治。他除了伸張正義之外,主要是為了挽救金光寺的修煉者。

在幾場大戰,將主要的作惡團伙消滅,挽救了金光寺眾僧後,最後萬聖龍王之妻被鎖了鎖骨,當作看管寶塔的傭奴,這裡也可以看出孫悟空並不講株連。龍婆對偷舍利一事只是沉默,罪不致死,但是,畢竟與妖與惡為親,也不能恕一切罪。

這讓人聯想到,如果天滅中共以後,所有不行正義者、對迫害善良的行為沉默者,也許罪不致死,但應該也會有要償還的。法輪功學員勸人們三退,離開中共,以免上天消滅中共時累及黨、團、隊員性命,我想是可以理解的。

聽了法輪功學員二十年的講真相,聽來聽去他們只講了兩句話,1. 共產黨是害人的。2. 法輪功不想改變人什麼,只是勸人棄惡從善,不要跟共產黨為伍。他們講的有沒有道理,人們可以去了解真實的共黨歷史,可以靜心問問自己,這裡不做深入探討。但是,至少,他們勸人三退,就按中共自己規定的黨章和《憲法》來說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因為中共的黨章和《憲法》都規定人有入黨退黨自由,有選擇信仰的自由。那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陳述被中共迫害的事實,更是在維護基本人權,豈容迫害?言基本人權、普世價值都不能保護,人類豈不大亂?

法輪功學員講真,對人有百利無一害。過去修煉人有句古話:出家人不打誑語。修煉界說的講真話、行善事,我想是他們對人生真理追求的切身體悟之總結,是真言真理,當然,不同層次不同境界的真言接近真理的成度可能不一樣。因此,讀《西遊記》,越讀越有味道,越讀思想越深刻,越讀越感悟人生真義,說他具有現實意義,有現實比喻,一點不過分。

唐僧師徒四人過了荊棘林,掙脫了荊棘攀纏,也許是唐僧一心想到靈山,心急,誤闖了小雷音寺,跪拜了妖怪,讓悟空遭了難。這兒攔路的黃眉怪說得很清楚:要想去西天,就要過關。事實是過了這關,唐僧的層次才得以更加提高。各路天將幫助下,最後還是東來佛祖設法收了妖怪,一行人才算過了關。

接下來在七絕山稀柿衕除掉的是一條紅鱗大蟒,八戒在這章節裡,跟著悟空除妖,雖然未助力多少,但在荊棘嶺和稀柿衕這兩處,全靠八戒變成大豬開鑿,為取經隊伍打開了出路。

經歷了黃眉老怪、滅了紅鱗大蟒,悟空到朱紫國給國君看病。到了朱紫國,悟空可能已經修煉出治病的功能了,也就是說,他的層次已經不低了。但是修煉的人怎麼半路可以給人治病呢?而且,一治基本治到原因了,把國王致病的原因,另外空間的妖怪——賽太歲打掉了。這是為什麼呢?

孫悟空在西天路上一路除去害人的妖魔之外,同時一路幫世人社會做好事。在朱紫國,他認為國王也是個明君,值得同情和幫助,就花點力給治了病,除了妖,救回了皇后,讓朱紫國恢復平安祥和。

九、唐僧是怎麼走出情的

到《西遊記》第七十四回《長庚傳報魔頭狠 行者施為變化能》開篇寫到:沙門修煉紛紛士,斷慾忘情即是禪。須著意,要心堅,一塵不染月當天。行功進步休教錯,行滿功完大覺仙。

這幾句開場白寫在唐僧師徒闖過盤絲洞,打死多目怪蜈蚣精之後。這裡說凡人充滿情慾,作為修煉人,有時會犯凡人錯誤,比如豬八戒想調戲蜘蛛精,主動地變成鮎魚跳到澡塘和妖精共浴,不僅自找苦吃,後來還害大夥兒中毒被捉。

神仙是清靜無為,一塵不染的,意志堅強、清醒、慈悲。但這需要修煉人「斷掉慾網,跳出情牢」,脫去肉身帶來的獸性。在《西遊記》中,情總是纏綿的,絲絲蔓蔓糾紛不清的。如荊棘林中杏花精的樹枝滕蔓、盤絲洞的蛛絲。而陷在情中犯錯的人往往都是主動去惹禍,被妖精抓到「吃」的理了。因此,這裡不是佛不慈悲,而是人有漏,不主動修好自己,佛都沒辦法幫忙。

取經隊伍一前一後的兩關,多目怪蜈蚣精和七情蜘蛛精是唇齒相依的兄妹關係,多目怪蜈蚣精應和蜘蛛精一樣,也是情慾的比喻,它的狠在於毒,人沾上就有性命之憂。就如修煉人一旦如果敗於情慾,那對生命的破壞力是很大的。如果不是孫悟空「努力」,唐僧的取經之事就斷絕於此。

那唐僧吃過人參果,戰勝過白骨精,也修得不死身,為什麼還會中毒、有性命之憂呢?佛教裡講的是拋棄人的肉身。其實,唐僧的生命確實已經是「長生」了。只是不同空間有不同的身體,在人這層沒有修好的時候,過關時發生這種情況就在合理之中了。

當然,走出情慾不是容易的事。當然,妖怪特別是情色妖魔,誘惑人也必然給人美好的假相。不然,修煉人也不會被時時勾著慾念,心心想回頭去惹它。在《西遊記》中,陷空山無底洞鼠精所變的女子假言求救於唐僧時,悟空明明跟唐僧說清了是妖怪,唐僧卻還是不忍,幾次回頭救了它,一同行走到了寺院,甚至讓鼠精加害了寺院中多名僧人。

修煉人在俗世中形成的慾念、罪業、不良觀念和習慣,再加上生命中被負面的安排,合起來形成的「假自我」會控制、左右肉身的感官感覺,支配人的想法和行為。如果要徹底斷絕它,它就會痛苦地哀求:「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樂趣啊?不如去死了。」得不到滿足,就會痛苦,它就漸漸死去。要去掉這個「假自我」就需要堅強的意志,忍過去了,假(自我)死去了真(本性)才活來,才是一種長久真實的美好境界。

《西遊記》第九十三回《給孤園問古談因 天竺國朝王遇偶》一章中開頭講到:起念斷然有愛,留情必定生災……清清淨淨絕塵埃,果正飛升上界。在天竺國,唐僧遇到了玉兔精變成的公主強逼成親。當國王得知真相後哭問:「那真公主在哪呢?」孫悟空說:「假的打掉了,真的自然也來了。」這個「自然」的詞,用的很對,以修煉來說,就是說去掉後天形成的假自我,本性的一面主宰肉身,就是真的了。當然,小說是通過孫悟空的法力幫助把藏在布金禪寺的真公主救了回來,來說明返本歸真的。小說就是小說,很隱晦。

真是「沐淨恩波歸了性,出離金海悟真空」。@*

責任編輯:王愉悅 #

點閱【仟僮仁:西遊解讀】相關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封神榜、封神榜,實際(被封神者)全是修不成的。他們全是逆天意的。所以(封神)是倒著說的——給人以教訓。我以為:我們大多站在人的角度去看待,所以以為封神榜裡面全是神仙,沒有!全是修不成(正果)的神仙。
  • 在元始天尊對姜子牙的囑咐中說:「誰叫你,都不要回頭。」但是姜子牙就回頭;元始天尊也說了,辦了這件事(建封神臺掛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畢了。」結果,申公豹說:「你把封神榜燒了,咱們一塊去保紂王。」姜子牙居然跟申公豹打賭,打賭申公豹把腦袋切下來又能安回去,南極仙翁講:「這是小能小術,他把你給騙了,你也太厚道了。」
  • 無論在小說中,還是影片的演繹中,甘道夫對造物主的忠誠如一,善始善終。他因對抗炎魔而死,創世主使他重新復活,並賦予他更強大的能力,協助弗羅多完成了銷毀魔戒的使命,福祉中土。薩茹曼有著聖潔的來源,高貴的神格,卻因嫉恨,和對權力的迷戀,徹底摧毀了自身的神格,落得形神消散的悲慘結局。一個生命,是走向神的復活,還是走向形神消散。天神根據他們不同的選擇,回以不同的結果。
  • 第三十七回確實是整個《封神演義》當中很關鍵的一章節,談這個自然跟修煉有關,所以受我個人修煉層次的限制,我能理解多少,其實已經盡我最大可能地跟大家分享、看到其中的故事,我相信背後可能還有故事,那是我看不到的。
  • 《封神演義》其實是在「半神半人」的環境,與希臘神話有共通之處。他們是神仙,但書中是用人話描繪一切,看的人也就當人話(去理解)——說這哥兒們真神啊!日行千里,然後一土遁、抓把土往上一扔,這個人就沒了,跟傳真機似的就到那頭去了。
  • 我們上回書說到,黃飛虎過了五關進了西岐,然後「鎮國武成王」變成了「開國武成王」,他的所有家將都歸他,原來是什麼官還是什麼官。這是周武王的做法。這種容納百川的概念——來的任何人他不去懷疑——有點兒像今天的美國。只要是正常的人,有明確的理由、概念,他都接納。所以你看美國強大,在於他可以包容一切。
  • 在《魔戒》中,日後成就人王的阿拉貢曾經柔聲地吟唱了一首歌,歌頌中土唯美的愛情。那是在魔苟斯肆虐的時代,精靈公主和人類貝倫的愛戀,為黑暗絕望的大地點燃了榮光。在命運的試煉中,他們以生命演繹的忠貞之愛,成為中土唯美且永久的傳奇……
  • 《儒林外史》裡頭,無處不在的吃茶,遍布在書裡所有人的日常生活裡。那書中並沒有遂心如意的人生,亦不曾有傾國傾城的傳奇。只是時代的風尚與人心已然江河日下,裡頭那些讀書人,善感的、知覺痛癢的靈魂,不如意的際遇。然而,並非是荒寒,那裡頭有千百年的中華禮樂裡淵源而下的文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