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 青龍關飛虎折兵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9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今天早上突然想到一個故事,就是姜子牙在金臺拜帥的時候,第二層是(放了)三百六十五面紅旗,然後(站立)三百六十五個士兵,他解釋這是「按周天」。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個正神(上回說了,通天教主解釋了誰進封神榜),這就對應出來一個問題: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時間」。

提到周天,通常是煉氣功的在解釋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練人的七經八脈,練成一體。

在《封神演義》裡說出來的故事當中,其實就有個內在的東西:人身體的周天,實際跟時間的一年,能走在一個吻合面上。

昨天也談到了,在形容元始天尊的生命的時候用的是「歲同庚」,就是祂與時間吻合一體。如果與時間吻合一體的話,這個人就不死了。

而「庚子年」是劫年!「庚」是天干當中的第七個。雲中子站在「周朝八百年」的角度講「甲子年」紂王會完蛋,所以「甲子是生,庚子是劫」,這是定數。歲同庚,意思就是超越庚,也就沒有劫數了。這是講元始天尊的年齡突破了時間,突破了對祂的限制。

我是從這個角度講:噢!敢情「煉周天」跟時間吻合了,超越了我們今天知道的一年的時間(編注:跨越了定數)!

早跟大家解釋過:每一天(每天都有一點鐘至二十四點鐘),都是重複的;每一週(每週都有星期一至星期日),也是這麼重複的;每一個月(每一年都有一月至十二月),月也是重複的。唯有「年」不是。

年,沒有重複的——二零一九年、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所以年是絕對的。年就成為了劫數,正好對應了周天。

(編按:有網友留言:「年」一甲子重複一次。六十年後,二零八零年又是庚子年。)

人生活在一個「時空」裡:空間,一周是三百六十度;時間,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正好(比空間的一周三百六十度)多了一個金、木、水、火、土(五行)。跟時間能並行的話——煉周天——就超越了空間。

金、木、水、火、土組成三界內一切物質。二郎神跟孫悟空他們會「七十二變」(不只七十二變,什麼都可以變,任何有形的東西他們都可以變,看見什麼變什麼),是在三界之下的「空間範圍」內構成的一切(編注:指五行的變化)。

其實「七十二」是在金、木、水、火、土背景之下「空間範圍的最頂點」。因為五天(金、木、水、火、土)為一候,「七十二候」即「七十二乘以五」,是「三百六十」(即「空間」三百六十度)……

所以在金臺拜將的第三層就是「立七十二員牙將」——到頂了。

(煉周天)這個人真正周天通了,他就出去了,他就跨越了三界對他的控制。其實就是跨越了七的定數……我只能講我自己的感受,也才明白為什麼在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上,很多人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在修煉,想達到「大周天循環」。我覺得原因是這個道理。

周天,真正全打通了,他就超越了人間,意味著長生不死,因為他已經超越了金、木、水、火、土本身了,他在另外一個境界中展現他的生命存在,也吻合了空間實際是被時間所切割的。

也就是說:時間是個神!時間決定了任何一個空間的生命存在。人會死去、東西會腐爛、房屋會倒塌,是一個概念。

詩曰:
流水滔滔日夜磨,不知烏兔若奔梭。
纔看苦海成平陸,又見蒼桑化碧波。
熊虎將軍餐白刃,英雄俊傑飲干戈。
早遲只因天數定,空教血淚滴婆娑。

廣成奉旨涉先天 界牌關下有誅仙

話說廣成子三進碧遊宮,又來見通天教主,雙膝跪下。教主問曰:「廣成子,你為何又進我宮來?全無規矩,任你胡行!」

廣成子曰:「蒙師叔吩咐,弟子去了,其如眾門人不放弟子去,只要與弟子併力,弟子之來,無非敬上之道,若是如此,弟子是求榮反辱。望老師慈悲發付弟子,也不壞師叔昔日三教共立『封神榜』的體面。」

這裡很大的原因是:當時廣成子不該在自己師叔的宮裡用他的寶貝,去打師叔的弟子。人家不幹了!這是命該如此的,沒什麼可講的。從禮數上是這樣。但是,廣成子說的也滿在理的。

而通天教主覺得丟了面子,因為他剛給他的眾弟子講法,在講道德,剛剛講完,廣成子來了,他們竟然不聽師父的,而去難為廣成子!其實廣成子這樣的說法,是讓通天教主很沒面子。

說深的話,只能說這是命!誰讓你通天教主教出來的弟子這麼個做法。

通天教主聽說,怒曰:「水火童子快把這些無知畜生喚進宮來!」

只見水火童子領法旨出宮來,見眾門人,曰:「列位師兄,老爺發怒,喚你等進去。」

眾門人聽師尊呼喚,大家沒意思,只得進宮來見。

那當然「沒意思」了,因為這等於讓他們在廣成子面前丟了他們的面子,可是使他們丟面子的原因又是他們去找面子——相生相剋——他們這樣的狀況也就自然遇上廣成子這樣的人,而廣成子辦這件事情也就是把他們給勾起來,所以只能說是命。

通天教主喝曰:「你這些不守規矩的畜生!如何師命不遵?恃強生事,這是何說!

這裡罵他們是「畜生」!很少見師父罵弟子是畜生。但他們真的是畜生,因為他們很多生命的原本不是人。而沒有看到元始天尊跟老子以畜生相稱其他的弟子,大概稱呼的都是孽障。

稱「孽障」,起碼肯定對方是個人,而通天教主以「畜生」稱呼,就知道對方不是人。這也就揭示了當通天教主發怒的時候,根本原因是他選擇徒弟時犯了規矩,這一門的東西不該教給動物的。所以這一門最後不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在通天教主身上。

廣成子是我三教法旨扶助周武,這是應運而興。他等逆天行事,理當如此。你等如何還是這等胡為?情實可恨!」

通天教主講得非常明白。「他等逆天行事」,是指火靈聖母被廣成子殺了,那你們還胡來?!你們在師父的洞府裡這麼瞎來!

(雖然)講得那麼明白,但是他的弟子受他的生命本來所局限。動物沒有「性本善」的那一面,動物表現出的是惡的一面。只有「人之初,性本善。」所以人的這一個層面,跟神所相應的層面,是等同的。

直罵得眾門人面面相覷,低頭不語。通天教主吩咐廣成子曰:「你只奉命而行,不要與這些人計較。你好生去罷!」

廣成子謝過恩,出了宮,逕回九仙山去了。

後有詩歎曰:
廣成奉旨涉先天,只為金霞冠欲還。
不是天心原有意,界牌關下有誅仙。

誅仙陣,是因為廣成子的這件事情給惹出的。在姜子牙問元始天尊的時候,元始天尊已經講了界牌關下有誅仙陣。所以,沒有理由;沒有對、錯;也沒有遺憾跟是非。只有命運——命裡注定的。是天命。這是《封神演義》一再推崇的部份。

《封神演義》有非常應時、應景的東西,但某些細節未必是對的,我們看了廣成子的故事就有一些細節不應該那樣,但他真的就這樣了!

話說通天教主曰:「姜尚乃是奉吾三教法旨,扶佐應運帝王。這三教中都有在『封神榜』上的。

殷郊、殷洪、土行孫、黃飛虎……都是(在封神榜上)。當然,他們的來處不同。這裡講的「三教」,是指門人(跟著修煉的人)。

廣成子也是犯教之仙。他就打死火靈聖母,非是他來尋事做,這是你去尋他。總是天意。爾等何苦與他做對?連我的訓諭不依,成何體面!」

是!不是廣成子尋著去做的,但是他帶著他的寶貝去等著火靈聖母,又是元始天尊派去的,前、後就這麼接著——「總是天意」。實際書裡這一段就是通天教主在放走了廣成子之後,在訓斥他的門下弟子。

眾門人未及開言,只見多寶道人跪下稟曰:「老師聖諭,怎敢不依?只是廣成子太欺吾教,妄自尊大他的玉虛教法,辱詈我等不堪,老師那裡知道?到把他一面虛詞當做真話,被他欺誑過了。」

這就是多寶道人的錯了!多寶道人當面去跟師父說假話,來挑撥是非。廣成子講述的本身是事實,而所有這些人維護本教的尊嚴,其實在表現著自己的羨慕、妒嫉、恨,故意給對立起來,這不是修行人應該有的東西,這是不應該的。

反過來說,多寶道人在講「師父不能明察秋毫,沒能力知道事情真相」——其實裡面是有這個問題的。

通天教主曰:「紅花白藕青荷葉,三教原來總一般。他豈不知,怎敢亂說?欺弄你等。切不可自分彼此,致生事端。」

紅花、白藕、青荷葉,這是講蓮花。這裡暗含「出汙泥而不染」——他們本身都是一體的,但是各自展現自己的神采跟本教派的精神,相互之間是不可代替的。

多寶道人曰:「老師在上:弟子原不敢說,只今老師不知詳細,事已至此,不得不以直告。他罵吾教是左道旁門,不分披毛帶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皆可同群共處。他視我為無物,獨稱他玉虛道法為『無上至尊』,所以弟子等不服也。」

稱「左道旁門」,聽起來就有著羞辱之意。但是,就像通天教主講的:「紅花白藕青荷葉,三教原來總一般。」

這裡就是多寶道人的不是了,而多寶道人的這一番說法只會激怒他的師尊。換句話說,通天教主動心思(改變了想法)跟他的弟子又相關,是從這兒開始的。

通天教主曰:「我看廣成子亦是真實君子,斷無是言。你們不要錯聽了。」

多寶道人曰:「弟子怎敢欺誑老師!」

眾門人齊曰:「實有此語。這都可以面質。」

通天教主笑曰:「我與羽毛相並,他師父卻是何人?我成羽毛,他師父也是羽毛之類。這畜生這等輕薄!」

這麼一說,這事就麻煩了!通天教主接受了多寶道人等人這種羽毛的說法,相應的激怒了通天教主。錯誤的是「通天教主濫收弟子」,他違背了當初他們的師父對他們的約束。這是一代一代傳過來的,給傳成這樣了!?

吩咐金靈聖母:「往後邊取那四口寶劍來。」

少時,金靈聖母取一包袱,內有四口寶劍,放在案上。教主曰:「多寶道人過來,聽我吩咐:他既笑我教不如,你可將此四口寶劍去界牌關擺一誅仙陣,看闡教門下那一個門人敢進吾陣!如有事時,我自來與他講。」

都是嘴惹的禍!嘴惹禍的人他們就犯了殺戒,犯了殺戒,被殺的都是長毛的,但是長毛的,修煉這麼多年也不幹,人家也不會伸長腦袋給他殺啊!就打起來了。

反過來就像咱們講的,通天教主走到這個層面,他自己生命中也有不純淨的部分,他同樣分不清,他也無法約束自己,從而他親自出手。

他把四口寶劍一拿來,就麻煩了!等於他自己出手了,而且他也表明:「如果有麻煩我自己來。」他要是出來了,那玉虛門下的弟子沒辦法跟他動手,他是師叔。所以整個層面一下子就走到上面去了。

有點類似什麼呢?

在「十絕陣」的時候,姚天君先去拜姜子牙(三魂七魄),差點把姜子牙整了,赤精子本來求元始天尊去(救姜子牙),元始天尊說我不便出手,讓他去找大老爺——老子。

所以當時元始天尊都沒見赤精子,而是直接要他去見老子。所以赤精子到老子那兒拿到太極圖,去救姜子牙。當時元始天尊知道約束自己,他沒有明確出手。反而通天教主同樣遇到類似的麻煩的時候,他自己出手了。

多寶道人請問老師:「此劍有何妙用?」

通天教主曰:「此劍有四名:一曰『誅仙劍』,二曰『戮仙劍』,三曰『陷仙劍』,四曰『絕仙劍』。此劍倒懸門上,發雷震動,劍光一晃,任從他是萬劫神仙,也難逃此難。

所以「劫數」都是講命,講人喪生——在劫難逃。所以我才說庚子年的「庚」是講「劫數」,「歲同庚」的話就是超越了劫數,沒有劫難,就是永生。

反過來,「劫」又是個時間計量單位,一劫是二十億年,萬劫的神仙,就像萬壽無疆似的。那通天教主的意思:我這個陣擺起來,把他們全滅了!

昔曾有讚,讚此寶劍。
讚曰:
非銅非鐵又非鋼,曾在須彌山下藏。
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

寶劍不是人間的東西,超越了陰、陽;超越了水、火。境界高了,就超出去了。

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到處起紅光。
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誅仙陣,從那時候就擺下來了,還是廣成子惹的禍。

話說通天教主將此劍付與多寶道人,又與一誅仙陣圖,言曰:「你往界牌關去,阻住周兵,看他怎樣對你。」

多寶道人離了高山,逕往界牌關去。

元始天尊知道通天教主要擺誅仙陣,而通天教主在當時的話語中,只是被多寶道人激到這份兒上,才決定去擺誅仙陣。

元始天尊高過通天教主,他高過的原因是他生命的純淨程度——正。而通天教主在他的生命中有私。再怎麼樣他不該下手,當他的弟子去描繪他們同一層的弟子說「左道旁門」怎麼怎麼樣,他不應該跟晚輩去動心、動氣。

那他動氣的原因,裡面說了:「只有玉虛宮的人才是正法、正道,那通天教主碧遊宮的人根本不是。」他治不了這口氣。你說我帶的人都是長毛的,那我給你弄點長毛的試試。問題就在這兒。

這裡提到金靈聖母幫通天教主拿寶貝(四口劍),而金靈聖母應該也是個龜——這裡面就講述了羨慕、妒嫉、恨!羨慕、妒嫉、恨把這麼高的神仙都毀了。

子牙平佳夢關 斬納降主將胡升

且說子牙自從遇申公豹得脫回佳夢關來。周營內差人四下裡打探子牙消息。只見哪吒登風火輪,四下找尋。子牙正策四不像前行,恰好遇著韋護。

韋護大喜,上前安慰子牙曰:「自火龍兵衝散人馬,急切難以收聚,不意火靈聖母趕師叔去,那些兵原是左道邪術,見沒有主將作法驅逐,一時火光滅了,並無有一些手段。被我等收回兵,復一陣殺的他乾淨。只是不見師叔。如今哪吒等四路去打探,不期弟子在此得遇尊顏,我等不勝幸甚!」

有探事官飛奔中軍,來報於洪錦。洪錦遠迎。子牙進轅門,眾將懽喜。收點人馬,計算又折了四五千軍卒。子牙把火靈聖母、申公豹的事對眾軍將細說一遍。眾人賀喜。子牙吩咐整頓人馬,離佳夢關五十里。住了三日,子牙方整點士卒,一聲砲響,復至關下安營。

都是按照三的概念去行事。也就是說:姜子牙他做事情,是按照他在元始天尊那兒的規矩去做的。而這個做法,是跟更高級生命的境界、層面溝通在一起的。從修行的角度講,是一種正的念頭(類似)。

不正的做法,就是用人心,用人中的利益去考慮,這就不正。因為人中的利益考慮,就錯失了生命上、下的關聯。站在慾望上考慮,那可不就跟你生命的本來是相左的嗎?

且說胡升在關內不知火靈聖母吉凶,又聽得報馬來報,子牙兵復至關下,胡升大驚:「姜尚兵又復至,火靈聖母休矣!」急與佐貳官商議:「前日已是降周,平空而來火靈聖母攪擾這場,使吾更變一番,雖然勝了姜子牙二陣,成得甚事?如今怎好相見?」

旁有佐貳官王信曰:「如今元帥把罪名做在火靈聖母身上,彼自不罪元帥也。這也無妨。」

胡升曰:「此言也有理。」差王信具納降文書,前往周營來見子牙。

有軍政官報入中軍:「啟元帥:關內差官下文書,請令定奪。」

子牙傳令:「令來。」

王信來至中軍,呈上文書。子牙展於案上觀看。

書曰:「納降守關主將胡升暨大小將佐等,頓首上書於西周大元帥麾下:不職升謬承司閫,鎮守邊關,謹慎小心,希圖少盡臣節以報主知,孰意皇天不眷,降災於殷,天愁人叛,致動天下諸侯觀政於商。日者元帥率兵抵關,升弟胡雷與火靈聖母不知天命,致逆王師,自罹於禍,悔亦無及。升罪固宜罔赦,但元帥汪洋之度,好生之仁,無不覆載。今特遣裨將王信薰沐上書,乞元帥下鑒愚悃,容其納降,以救此一方民,真時雨之師,萬姓頂祝矣。胡升再頓首。謹啟。」

子牙看書畢,問王信曰:「你主將既已納款,吾亦不究往事。明日即行獻關,毋得再有推阻。」

洪錦在旁言曰:「胡升反覆不定,元帥不可輕信,恐其中有詐。」

子牙曰:「前日乃是他兄弟違傲,與火靈聖母自恃左道之術故耳。以我觀,胡升乃是真心納降也。公無多言。」隨令王信:「回覆主將,明日進關。」

王信領令,進關來見胡升,將子牙言語盡說一遍。胡升大喜,隨命關上軍士立起周家旗號。次日,胡升同大小將領率百姓出關,手執降旗,焚香結彩,迎子牙大勢人馬進關。來至帥府堂上坐下,眾將官侍立兩旁。

只見胡升來至堂前行禮畢,稟曰:「末將胡升一向有意歸周,奈吾弟不識天時,以遭誅戮。末將先曾具納降文表與洪將軍,不意火靈聖母要阻天兵,末將再三阻擋不住,致有得罪於元帥麾下,望元帥恕末將之罪。」

子牙曰:「聽你之言,真是反覆不定。頭一次納降,非你本心,你見你關內無將,故爾偷生,及見火靈聖母來至,汝便欺心,又思故主,總是暮四朝三之小人,豈是一言以定之君子。此事雖是火靈聖母主意,也要你自己肯為,我也難以准信,留你久後必定為禍。」命左右:「推出斬之!」

胡升無言抵塞,追悔無及。左右將胡升綁出帥府。少時,見左右將首級來獻。子牙命拿出關前號令。子牙平定了佳夢關,令祁公鎮守。

姜子牙的這一番話就講出了一個實情:

胡升是降將,原因是「實在打不過姜子牙」。只要他能夠跟姜子牙過上手,他就還去爭取。

所以只能說是命。晁田兄弟在他們將降的時候,有著同樣類似的處境,根本打不了了,被迫而降,可是姜子牙就收了。等到胡升,他就不收。所以很多東西不能照方抓藥,以為照方抓藥就成了,結果不是。

裡面的內在涵義:姜子牙是有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因人、因事、因地制宜。他不會按照一個模式去做,而是品味每一個具體人來做出他最後的判斷。

胡升確實是獻官了,胡升講的東西也都是對的,是這麼回事,胡升沒騙他姜子牙,但胡升的心理是被姜子牙說破了,所以姜子牙才說:「你沒將了,你打不了,你要能打,你還打!今天你只是為了逃命,不是真正的順從西周。」

胡升(在降書中)說了一句:他早就想歸降了(是賴他們,不賴我)。這句話就說錯了。這句話是真正的破綻,是修飾自己的過程中出現了破綻。為什麼修飾自己?有私心!也就是說:胡升的降書當中,有著不實之詞,不乾淨。

子牙把戶口查明,即日回兵至汜水關。李靖領眾將轅門迎接。子牙至後營見武王,將取佳夢關一事奏知武王。武王置酒在中軍與子牙賀功。不表。

鄧九公 黃天祥大戰青龍關守將丘引

且說黃飛虎領十萬雄師往青龍關來,一路浩浩軍威,紛紛殺氣。一日哨馬報入中軍:「啟總兵:人馬已至青龍關,請令安營。」

黃總兵傳令:「安下行營。」放砲吶喊。

話說這青龍關鎮守大將乃是丘引,副將是馬方、高貴、余成、孫寶等。聞周兵來至,丘引忙陞廳坐下,與眾將議曰:「今日周兵無故犯界,甚是狂悖,吾等正當效力之時,各宜盡心報國。」

眾將官齊曰:「願效死力。」

人人俱摩拳擦掌,個個勇往直前。

且說黃總兵陞帳,曰:「今日已抵關隘,誰去見頭一陣立功?」

鄧九公曰:「願往。」

飛虎曰:「將軍一往,必建奇功。」

鄧九公上馬出營,至關下搦戰。哨探馬報入帥府。丘引急令:「馬方去見頭陣,便知端的。」

馬方上馬提刀,開放關門,兩桿旗開,見鄧九公紅袍金甲,一騎馬飛臨陣前。馬方大呼曰:「反賊慢來!」

九公曰:「馬方,你好不知天時!方今兵連禍結,眼見成湯亡於旦夕,爾尚敢來出關會戰也!」

馬方大罵:「逆天潑賊,欺心匹夫,敢出妄言,惑吾清聽!」縱馬搖鎗飛來直取。

鄧九公手中刀急架忙迎。二馬盤旋,大戰有三十回合。九公乃久經戰場上將,馬方那裡是他的對手,正戰間,被九公賣個破綻,大喝一聲,將馬方劈於馬下。鄧九公找了首級,掌得勝鼓回營,來見黃飛虎,將馬方首級獻上。黃總兵大喜,上九公首功,具酒相慶。

且說敗兵報進關來:「稟元帥:馬方失機,被鄧九公梟了首級,號令周營。」

丘引聽報,只氣得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次日,親自提兵出關。

黃飛虎正議取關一事,見哨馬報入中軍:「青龍關大隊擺開,請總兵答話。」

黃飛虎傳令:「也把大隊人馬擺出。」

砲聲響處,大紅旗展,好雄威人馬出來!

正是:人似歡彪攛闊澗,馬如大海老龍騰。

話說丘引見黃飛虎,左右分開大小將官,一馬當先,大叫:「黃飛虎負國忘恩,無父無君之賊!你反了五關,殺害朝廷命官,劫紂王府庫,助姬發為惡,今日反來侵擾天子關隘,你真是惡貫滿盈,必受天誅!」

黃飛虎笑曰:「今天下會兵,紂王亡在旦夕,你等皆無死所!馬前一卒,有多大本領,敢逆天兵耶!」

飛虎回顧左右:「那一員戰將與吾拏了丘引?」

後有黃天祥應曰:「待吾來擒此賊。」

天祥年方十七歲,正所謂「初生之犢不懼虎」,催開戰馬,搖手中鎗衝殺過來。這壁廂有高貴搖斧接住。兩馬相交,鎗斧並舉。

黃天祥也是「封神榜」上之人,力大無窮。來來往往,未及十五回合,一鎗刺中高貴心窩,翻鞍下馬。丘引大呼一聲:「氣死吾也!不要走,吾來也!」

丘引銀盔素鎧,白馬長鎗,飛來直取天祥。黃天祥見丘引自至,心下暗喜:「此功該吾成也!搖手中鎗劈面相還。好殺!怎見得?

正是:棋逢敵手難藏興,將遇良才好奏功。

黃天祥使發了這條鎗,如風馳雨驟,勢不可擋。丘引自覺不能勝。

天祥今會頭陣,如此英勇,鎗法更神。有讚為證。

讚曰:
乾坤真個少,蓋世果然稀。
老君爐裡煉,曾敲十萬八千鎚。
磨塌太行山頂石,湛乾黃河九曲溪。
上陣不沾塵世界,回來一陣血腥飛。

話說黃天祥使開鎗,把丘引殺得只有招架之功,更無還兵之力。旁有丘引副將孫寶、余成兩騎馬,兩口刀,殺奔前來助戰。鄧九公見二將前來協助,鄧九公奮勇走馬,刀劈了余成,翻鞍落馬。孫寶大怒,罵曰:「好匹夫!焉敢傷吾大將!」轉回來力敵九公。

話說丘引被黃天祥戰住,不得閒空,縱有左道之術,不能使出來,又見鄧九公走馬刀劈了余成,心下急躁。黃天祥賣了個破綻,一鎗正中丘引左腿。丘引大呼一聲,撥轉馬就走。黃天祥掛下鎗,取弓箭在手,拽滿弓弦,往後心射來,正中丘引肩窩。

孫寶見主將敗走,心下著慌,又被鄧九公一刀把孫寶揮於馬下,梟了首級。黃飛虎掌鼓進營。

正是:只知得勝回營去,那曉兒男大難來。

話說丘引敗進高關,不覺大怒:「四員副將盡被兩陣殺絕,自己又被這黃天祥鎗刺左腿,箭射肩窩,候明日出陣,拿住此賊,碎屍萬段,以泄此恨!」

看官:丘引乃曲鱔得道,修成人體,也善左道之術。此人自用丹藥敷搽,即時全愈。到三日後,上馬提鎗,至周營前,只叫:「黃天祥來見我!」

所以,很多名字跟他「生命的本來」是相關的。(編注:曲鱔,即蚯蚓)

哨馬報入中軍,黃天祥又出來會戰。丘引見了仇人,不答話,搖鎗直取天祥。黃天祥手中鎗急架忙迎。二馬交鋒,來往戰有三十回合。黃天祥見丘引頂上銀盔露出髮來,暗想:「此賊定有法術,恐遭毒害。」

「黃天祥見丘引頂上銀盔露出髮來」,黃天祥看出來丘引跟別人不同,跟他生命的本來有關係。換句話說:他已經意識到對方不是正常人。

天祥心生一計,把鎗丟了一空。丘引要報前日之仇,乘空一鎗刺來,刺了個空,跌在黃天祥懷裡來。黃天祥掣出銀裝鐧來──好鐧!怎見得?有讚為證。

讚曰:
寶攢玉靶,金葉廂成。
綠絨繩穿就護手,熟銅抹就光輝。
打大將翻鞍落馬,衝行營鬼哭神悲。
鬥斷三環劍,磕折丈八鎗。
寒凜凜,有甚三冬雪。
冷溲溲,賽過九秋霜。

左道陳奇口噴黃氣 擒斬周將鄧九公等人

話說丘引被黃天祥一鐧,正中前面護心鏡上,打得丘引口噴鮮血,幾乎落下鞍鞽,敗進關內,閉門不出。

黃天祥得勝回營,來見父親,說丘引閉門不出。黃飛虎與鄧九公共議取關之策。不表。

且說丘引被這一鐧,打得吐血不止,忙取丹藥,一時不能全愈,切齒深恨黃天祥於骨髓,在關內保養傷痕。次日,周兵攻打青龍關,丘引鐧傷未愈,上城來親自巡視,千方百計防設守關之法。

大抵此關乃朝歌保障之地,西北藩屏,最是緊要。城高濠深,急切難以攻打。周兵一連攻打三日,不能得下。黃飛虎見此關急切難下,傳令:「鳴金。」收回人馬,再作良謀。

丘引見周兵退去,也下城來,至帥府坐下,心中納悶。忽報:「督糧官陳奇聽令。」

丘引令至殿前。陳奇打躬曰:「催糧應濟軍需,不曾違限,請令定奪。」

丘引曰:「催糧有功,總為朝廷出力。」

陳奇問:「周兵至此,元帥連日勝負如何?」

丘引答曰:「姜尚分兵取關,惟恐吾斷他糧道,連日與他會戰,不意他將佐驍勇,鄧九公殺吾佐貳官,黃天祥鎗馬強勝,吾被他中鎗、刺箭、鐧打。若是拿住這逆賊,必分化其屍,方泄吾恨!」

陳奇曰:「元帥只管放心,等末將拿來,報元帥之恨。」

大多督糧官都有本事,因為糧草是整個軍馬的關鍵所在,所以督糧官在很多情況下比先鋒官還厲害。先鋒官是他的士氣更勝,他就是打仗的。督糧官不僅僅要士氣、勇氣,督糧官的責任更大,他要死了的話,那糧食沒了。

次日,陳奇領本部飛虎兵,坐火眼金睛獸,提手中蕩魔杵,至周營搦戰。

凡是騎「火眼金睛獸」的,都是有異術的。

哨馬報入中軍:「啟元帥:關上有將搦戰。」

黃飛虎問曰:「誰將出馬?」

鄧九公曰:「末將願領人馬。」

鄧九公綽兵刃在手,逕出營來。一見對陣鼓響,一將當先,提蕩魔杵,坐金睛獸。

鄧九公問曰:「來者何人?」

陳奇曰:「吾乃督糧官陳奇是也!你是何人?」

鄧九公答曰:「吾乃西周東征副將鄧九公是也!日者丘引失機,閉門不出,你想是先來替死,然而也做不得他的名下!」

陳奇大笑曰:「看你這匹夫如嬰兒草莽,你有何能!」便催開金睛獸,使開蕩魔杵,劈胸就打。

鄧九公大桿刀赴面交還。獸馬交鋒,刀杵並舉。

兩家大戰三十回合,鄧九公刀法如神,陳奇用的是短兵器,如何抵擋得住。陳奇把蕩魔杵一舉,他有三千飛虎兵,手執撓鉤、套索,如長蛇陣一般,飛奔前來,有拿人之狀。鄧九公不知緣故。

因為兵來了,要去抓人的話,得先打下馬來呀!鄧九公、黃飛虎是人來的,陳奇不是。

陳奇原是左道,有異人祕傳,養成腹內一道黃氣,噴出口來,凡是精血成胎者,必定有三魂七魄,見此黃氣,則魂魄自散。

九公見此黃氣,坐不住鞍鞽,翻身落馬,鄧九公被飛虎兵一擁上前,生擒活捉,拿進高關,三軍吶喊。

丘引正坐,左右報入府來:「稟元帥:陳奇捉了鄧九公聽令。」

丘引大悅,令左右:「推來!」

鄧九公及至醒來,身上已是繩索綁縛,莫能轉挫。左右推至丘引面前,九公大罵曰:「匹夫以左道之術擒吾,我就死也不服!今既失機,有死而已。吾生不能啖汝血肉,死後必為厲鬼以殺叛賊!」

丘引大怒,令:「推出斬之!」

可憐鄧九公歸周,不能會諸侯於孟津,今日全忠於周主。

正是:功名未遂扶王志,今日逢厄已盡忠。

話說丘引發出行刑牌,出府將鄧九公首級號令於關上。

有哨馬報入中軍:「啟老爺:鄧九公被陳奇口吐黃氣拿了進關,將首級號令城上。」

黃飛虎大驚!曰:「鄧九公有大將之才,不幸而喪於左道之術!」心中甚是傷感。

話說丘引治酒與陳奇賀功。次日,陳奇又領兵至周營搦戰。

報馬報入中軍。旁有九公佐貳官太鸞,大怒曰:「末將不才,願與主將報仇。」黃飛虎許之。

太鸞上馬出營,與陳奇相對,也不答話,大戰二十回合。陳奇把杵一舉,後面飛虎兵擁來。陳奇把嘴一張,太鸞依舊落馬,被眾人擒拿進關見丘引。

丘引曰:「此乃從賊,且不必斬他,暫送下囹圄,俟拿了主將,一齊上囚車解往朝歌,以盡國法,又不負汝之功耳!」陳奇大喜。

且說黃總兵見又折了太鸞,心下甚是不樂。只見次日來報:「陳奇搦戰。」

黃將軍問左右:「誰去走一遭?」話未了,只見旁邊走過三子黃天祿、黃天爵、黃天祥應曰:「不肖三人願往。」

黃飛虎吩咐:「須要仔細!」

三人同應聲曰:「知道。」

弟兄三人上馬,逕出營來。陳奇問曰:「來者何人?」

黃天祿答曰:「吾乃開國武成王三位殿下:黃天祿、天爵、天祥是也!」

陳奇暗喜,正要拿這業障,他恰自來送死!催開金睛獸,也不答話,使開蕩魔杵,飛來直取天祿兄弟。

三人三條鎗,急架忙迎,四馬交鋒。

怎見得一場好殺:
四將陣前發怒,顛開獸馬相持。
長鎗晃晃閃虹霓,蕩魔杵發來峻利。
這一個拚命捨死定輸蠃,
那三個為國忘家分軒輊。
些兒失手命難存,留取清名傳萬世。

三匹馬裹住了陳奇一匹金睛獸,大戰在龍潭虎穴。不知吉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三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時女媧給了楊戩「山河社稷圖」,而「山河社稷圖」跟「太極圖」有點類似,當時跟大家解釋了。但是,山河社稷圖收的是妖。因為山河社稷圖是對人而言。皇帝才講社稷,王朝才講社稷,山河是指國土,所以誰拿了山河社稷圖,誰就得天下。這個圖可以收妖精,其實,裡面還有一個暗語:當女媧給楊戩山河社稷圖之後,楊戩把白猿收了,白猿墜入到山河社稷圖之後,就「返本歸元」,成為猴了。
  • 《西遊記》就我個人來講,其實就是唐僧一個個體者修行的過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個人修行有關,「九九八十一難」就是他個人的修行。他在取經的路上遇到了各種妖怪,是在一個外部和平的環境下。《封神演義》不太一樣。作者簡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鴻鈞道人都出現了,從那個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說姜子牙他們「妖言惑眾」,其實他們自己「是妖怪」。所以,到這關鍵的時候,凡事都是「反」的!反過來,一切出現「反」的時候,那天下就得變了。
  • 黃山
    「鄔文化」出來了,有朋友說是不是巨人族?應該是巨人族。其實在《封神演義》中談到這種異形怪狀的;讓人感覺比較吃驚的或者怎麼樣的,其實是揭示了遠古時期是有這樣的人的。包括楊任,楊任的眼睛裡長了兩隻手,手裡長了兩隻眼睛,在遠古的時候,現在的雲貴地區,就有這樣的人。
  • 《封神演義》裡面三次出現「軒轅」。第一次是軒轅洞,妲己(那隻狐狸)在裡頭。第二次是軒轅廟,裡頭什麼都沒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這次棋盤山上的軒轅廟。
  • 張奎死了之後,在紂王那兒,就沒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為什麼張奎能夠殺了土行孫?很多人解釋過,但都是猜測。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張奎他雖然是紂王的將、臣,但是作為人而言,他跟土行孫正好形成對比。
  • 神仙們的故事都已經結束了,後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於走入人的最後一個層面。在人中,需要淨化的就是妖怪、鬼、動物。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們上回已經說到八十六回,其實這幾回呢,我以為都是過程,因為大的戲其實都結束了。那中間哪,就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張奎。這裡面埋了一些伏筆、隱喻。
  • 第八十五回,神仙們都歸位了,只剩下不同的動物種類在人間禍亂。過了五關之後,都是動物、妖、獸這些亂七八糟的出現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