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解密維梅爾名畫原貌 驚現藏在牆裡的訊息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又譯楊·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約1659年。正在德國德勒斯登歷代大師畫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的工作室接受修復。(Jürgen Lange/SKD博物館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7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位年輕少女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全神貫注地讀著一封信。在畫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著水果的盤子看似倒了,幾顆水果掉到一條鮮豔又充滿編織圖案的「地毯」上。或許,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盤,只為了想趕快讀這封信。

亦或者,這幅畫《窗邊讀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的作者,也就是荷蘭著名的畫家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又譯楊·維梅爾)畫上了這條地毯和水果盤,即為了將觀眾拉入畫中情境。就如他在畫面右邊加入的大片綠色天鵝絨簾幕,同樣也是為了引導我們進入畫裡。簾幕的綠色和少女衣服的綠色相互襯托。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約翰尼斯·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約1659年。油彩、畫布,82.8 x 64.4公分。(Klut/Estel/SKD博物館提供)

除了顯眼的紅色和綠色外,畫面整體看起來相當中性。大量空白的背景讓我們感覺到這位女孩的孤單,更加凸顯她對信件內容的關切。

近350多年以來,無數遊客走訪德國德勒斯登的歷代大師畫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後見到了這幅名畫,觀賞後的心得也大略如此。不過,最新的研究卻發現,這幅畫的場景和它在1659年剛離開維梅爾畫室時的樣貌並不相同。確實,長久以來這幅畫的作者和內容困擾了無數專家。

一份大禮

這幅畫自1742年就列入了歷代大師畫廊的收藏。同年,薩克森選王侯暨波蘭國王奧古斯特三世(Augustus III)從巴黎的卡里尼昂親王(Prince Carignan)購買了三十幅畫作,而《窗邊讀信的少女》則是這批交易附贈的大禮。

當時的維梅爾在荷蘭之外較不為人所知,因此人們誤以為這幅畫是林布蘭(Rembrandt,或譯倫勃朗)的作品。從那之後,又先後有人以為這幅畫是林布蘭畫派的成員所做,又或是林布蘭的學徒所繪,甚至有人還以為是和維梅爾同樣在台夫特(Delft)工作的彼得·德·霍赫(Pieter de Hooch)所做。儘管多年來有部分藝術學者相信這幅畫就是維梅爾的作品,卻仍不被多數人認同;直到了一百多年後的1860年代,才正式認定《窗邊讀信的少女》是維梅爾的作品。

躲在牆裡的天使

1979年,一項X光片掃描結果顯示,維梅爾原先在畫面右上角畫上了一個天使丘比特的輪廓。丘比特右手持著弓箭,左手高舉起來。這種丘比特形像的構圖在維梅爾的其他三幅室內畫中也可以看到,像是在倫敦國家美術館的《站在小鍵琴前的女子》(A Young Woman Standing at a Virginal)。根據該博物館網站,這種丘比特畫風源自於1608年一本書籍的插畫,象徵忠貞不渝的愛。

多年來,各界普遍認為是維梅爾自己將《窗邊讀信的少女》背景牆上的丘比特塗掉的,因此也沒有嘗試過清掉蓋在上面的顏料。

直到了2017年,當這幅畫送去維護保養時,在一次顏料層分析中,工作人員意外發現描繪邱比特的顏料和蓋在上面的牆壁顏料年代相距數十年之久。因此,不可能是維梅爾自己將丘比特抹掉的。這時,修復工作人員才意識到他們可以刮掉上面的顏料塗層,找到維梅爾原始的構圖。現在普遍認為是由於品味和流行改變,以致後人將丘比特蓋掉了。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約翰尼斯·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約1659年。攝於2019年5月7日,修復工程進行到一半的狀態。(Wolfgang Kreische/SKD博物館提供)

對於今天的古畫修復師來說,要清除蓋在上面的漆需要很大的耐心。為了確保原畫不被破壞,他們必須在顯微鏡下用手術刀非常小心地一塊一塊剔除上面的塗層顏料。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約翰尼斯·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約1659年。攝於2020年1月16日,圖畫修復中的狀態。(Wolfgang Kreische/SKD博物館提供)

歷代大師畫廊在2020年1月16日公布了修復工程的進度。從公開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邱比特自信滿滿地站在畫面中,神氣十足,或許因為等了270年終於可以再度露面。不僅如此:當這幅畫正式修復完成,我們將看到畫中的這位少女不只是靠著窗外的光閱讀書信,而是依著滿滿的愛。

自今年(2021)6月4日起,新修復完成的《窗邊讀信的少女》將成為德勒斯登茨溫格宮(Zwinger)特展《約翰尼斯·維梅爾:反思》(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的重頭戲。更多展覽資訊請參閱這裡。◇

原文Revealing Love in a ‘New’ Vermeer Paint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 法國藝術家路易-利奧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擅長畫肖像,他畫了大約5,000幅小幅肖像畫,有專家認為這樣的數量算少。布瓦伊繪畫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聰明睿智,創作令人賞心悅目的錯視畫(trompe l’oeil,欺瞞眼睛,譯註:一種逼真到能騙過人眼的作畫技巧);有時也創作挖苦人的諷刺畫(scathing caricatures),當中有許多是自畫像。
  • 仙子仙女和他們豐富的傳說故事,久遠以來就讓世人著迷,對英國人來說尤其如此。在維多利亞時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畫(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稱童話畫/精靈畫)成為獨特的藝術流派。這種對童話的迷戀始於19世紀中葉,很大程度上是受社會變革所推動的。面對科學進步和工業化發展,人們在自然世界之外,對於靈性世界的興趣也與日俱增。
  • 17世紀意大利畫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聖母無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稱聖母無原罪始胎、聖母始胎無染原罪)散發著神聖美麗、純潔和光芒,聖母的一顰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誠的心。她微微仰頭,虔誠地凝視著上帝,雙手輕輕合十,做出祈禱的姿態。看著畫作,你彷彿可以聽見天使吟唱的讚美樂音,飄揚於雲層之間。
  • 「莎士比亞戲劇最棒的一點是,沒有人能告訴你它們應該是什麼樣子。劇本中的舞台說明和場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簡短;幾乎 沒有任何關於服裝或外觀的規定。」畫家們正是利用這一特點創作出波瀾壯闊的畫作,將莎翁戲劇的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仍然發出自己的聲音、反映出獨特的風格。
  • 達‧芬奇為加勒拉尼所繪的這幅《抱銀貂的女子》,其含意不言自明。達‧芬奇等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沒有使用語法,而是仔細地藉由一系列的象徵圖示(motifs)來呈現畫作主角的地位、個性和美德。文藝復興時期的觀畫者,無論他們說哪種語言,都能看懂這種藝術上的視覺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