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行行重行行

龍之台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古詩十九首」是「漢代」五言詩的代表作。東漢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詩,《詩經》絕大部份就是四言詩。評論詩文的《詩品》,把「古詩十九首」列為詩中上品,並讚美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以下是「行行重行行」的內容: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人世間男女的情愛,在不停的波動中,才能展現迷人的光彩,聚散離合,在在撩人心弦,也在歷史上譜下了許多動人詩篇。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但送到路口,和送君千里,情深、情淺自然不同。「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送過千山萬水,難割難捨之情已經躍然紙上。屈原離騷的名句說:「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說的就是這種硬生生的分別,心中有著百般無奈,卻又不得不分開。己經種下日後,苦苦思念的種子了。

「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人離開了,空間的距離加大了,道路又艱難險阻,大大地增加了相會的難度,也提高了思念的密度,相見也就更遙遙無期。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來自北方的胡馬,總是靠著北方而站。來自南方的越鳥,築巢每每向南,連鳥獸都時時眷戀著故鄉,人豈可不思念故人呢?此處有深深的期待,也有婉約溫柔的責備。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分別的那一天,在記憶中已逐漸遠去,思念也逐漸的加劇,以致消瘦得衣帶日漸寬鬆。光輝的太陽,有時也會被浮雲遮敝。你這位天涯遊子,或許也被浮雲遮蔽了回家的去路。把遊子久留不歸的責任,推給了第三者,而對薄情的遊子,卻不忍苛責,還百般的回護,有如母親在回護不成材的兒子,用心良苦,也充分表現出古代婦女溫柔寬厚的美德。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這四句感人至深。「我本將心照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女主人的殷殷期待,卻喚不回天涯的遊子,空閨獨守,形銷骨瘦,青春歲月已經向晚,卻還是無怨無悔,連最後一點傾訴不平委屈的念頭都割捨掉了,百般無奈中,只好自解自寬,努力加餐飯,多保重自己,最後什麼都不再提起了。看似心如止水,其實未必。「努力加餐飯」的「努力」二字,已透露出心中的秘密,尋常三餐,何須努力?「努力」二字掩藏了無盡的千言萬語,「努力」二字,道盡了難以割捨的千絲萬縷。難怪,詩品要稱讚古詩十九首是「一字千金」了。

雖然是這麼好,這麼溫柔寬厚的人,總還是苦。苦的是人的心,苦的是人的情。總希望人世間的聚散離合,都能如自己的心願。豈知所有萬事萬物的分合,都有它背後的因緣關係啊,只要順應自然,那麼就可以聚,可以散,都是好的,都是自在的。

(新唐人電視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鴻篇巨著《西遊記》一開篇,就帶著雄渾的氣度。小說作者吳承恩講起天上、人間與地下,洋洋灑灑,猶如親眼目睹,親身經歷一般,信手拈來。這部著作講述了生動的修煉故事,不同章回之間還穿插著許多精采的詩詞。
  • 在古人的世界,能將想念說到唯美極致,說到肝腸寸斷,說到情深意濃。才子佳人以日月星辰,以永恆天地,以山海般的份量,托起心中的那個「他(她)」。古風古韻,將想念襯托得格外清雅別致。或喜悅,或悲憤,或哀婉,或忠貞……綿綿情意,從古流淌至今。
  • 南方的冬天,霜降時,空氣裡充滿了一種特別的草木氣息。是寒霜落在樹木、草葉上,氳濕了,又在朝陽照射、日頭回暖裡漸溶,霜氣在冬日的天光裡靜靜散發開來,輕柔、清冷,充滿了深冬裡的水寒氣,還有熟透了、衰敗了的草木氣,田野裡燒荒的煙氣,遍布,無處不在。所謂「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便是這樣一種亙古的況味。
  • 《文史新韻》 林黛玉 大紀元
    接下來,要和大家聊的一個系列叫做「紅樓才女」,扶搖要和您一起回味一下,兩百多年前的女子,都有怎樣的秀氣風華。不用說也知道,談起《紅樓夢》,首先要說的就是林黛玉。而今天,咱們暫且不聊她的嬌弱,而講她的詩心和靈秀。
  • 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豐厚的文化底蘊,孕育出古代詩歌輝煌的成就。詠史詩是中國古代詩歌中重要的一類,大多針對具體的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有所感慨或有所感悟而作,多以簡潔的文字、精選的意象,或喟嘆朝代興亡的變化,或感慨歲月倏忽變幻,或頌揚聖人君子,或箴諷時政,同情百姓疾苦,抨擊社會惡勢力。
  • 仙詩是以仙境、仙人或人仙同遊為寫作內容,寄寓詩人志趣的詩歌作品,在中國古代詩歌中占有重要位置。常用象徵、比興、用典的手法,糅合神話故事、歷史人物、自然景象描繪出神奇瑰偉、引人入勝的境界,尤其在意境的創造上主要受「道」的影響,內涵非常豐富,表現主題大體上有:對神仙境界的嚮往、追求永恆、求仙訪道等諸多方面。
  •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 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