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8)——魔鬼的猙獰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人像
(白少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時畫)
濁世出清蓮
蒙然看世間
何為皆迷亂
令我凋朱顏

font print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被勞教的人不用經過律師辯護和法院審理,就直接被公安警察系統「決定」勞教,轉交給勞教警察系統。其間的一切做法都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

勞教所裡被冤枉的好人非常多,被勞教的人因為宗教信仰,政治觀點不同而被中共關押,美其名曰「勞動教養」——邊勞動邊學習,其實就是政治犯。

中國的勞教所教不出好人來,經過這裡「改造」後的人,被整怕了的,成了膽小怕事的精神缺陷者,大多數人在見識了世界上最醜惡的一幕後會變得更加狡猾和凶殘。

在中國,進勞教所的人都不是罪犯。除了政治犯,很多不過是犯了夠不上犯罪的小錯,比如吸毒或者小偷小摸等問題也被送進勞教所,這些人被稱為「普教」(普通教養人員)。這些在社會上有著各種各樣毛病的人在這裡集中起來,在警察的調唆下,充分發揮人性惡的一面,人整人,人鬥人,並互相學習對方的短處,是警察們實施迫害的得力工具。等到出去的時候他們個個邪勁十足,變成十惡不赦的真正罪犯。

把好人變成壞人,把壞人變成虎豹豺狼是中共勞教所的基本功能。這裡,就是中共統治的高度濃縮。

隨著勞教所不斷加碼實施讓人越來越身心痛苦的迫害,到開始酷刑轉化的時候,普教隊七大隊只留下少華一個法輪功學員。

少華人緣很好,酷刑折磨他的人有幾個平常關係就不錯。根本下不去手。中共對煽動仇恨非常在行,尤其是在勞教所,今天的朋友,明天就能叫你們反目成仇。勞教所的警察看到這個情況,馬上就把他們叫去訓話。為了折磨少華,勞教所還把「車間主任」,「民管會委員」專門調了過來。「車間主任」,隊裡稱他為「老大」,其實就是流氓頭子,讓他監控這些普教迫害少華。有一個本來和少華很要好的犯人受訓斥回來後,抓住少華腕上的手銬一陣狂擰,少華的手腕當時就破了,腫起一圈。這個犯人再也下不去手了,趕緊衝著流氓頭子大聲說:「看!」那意思是,看我對他也夠狠吧,沒同情他吧!

少華被折磨的身上到處青紫,但他一直用善心來對待,表示理解他們的處境,是不得已,是隊長這樣授意的。

那些普教私下勸少華說,不就是簽個字嘛,簽了不就完了?還少吃點苦,那麼認真幹嘛?

少華問他們:「為什麼非要逼我們轉化呢,為什麼非要我痛苦的去欺騙別人,包括你們,反過來去證明折磨我們的人是對的呢?讓我們做好人倒不要認真,他們幹嘛要那麼認真的來害別人呀?」

普教們想用警察教的那一套強盜邏輯欺騙白少華:「你早點轉化,早點回家,我們就為了你的家人早點團圓。」

少華問:「我家本來是個好好的家,被關在這兒才不能團聚,所以應該無罪釋放我才對!」

普教們這次只得說了真話:「你也為我們想想,隊長讓我們在這兒轉化你,你轉化了我們就能減期早點回家,你不轉化我們別說減期了,還要挨隊長的罵,說不定要延期了。」

少華問:「就為這個,你們这麼做都問心無愧了,是嗎?」

他們當然有愧,那些施刑的犯人明白,都是被勞教的,為什麼要這樣對待難友呢?何況少華平常對他們真的不錯,他們很長時間對少華狠不起來。普教們說:「唉,真倒霉,是警察調我們來做的,又不是我們申請來做的。你轉不轉化,幹嗎和我們的勞教期掛鉤啊!」

少華還沒有轉化。拖的時間太長了!大隊長楊寶利親自赤膊上陣給那幾個普通勞教人員開會,普教們這才發現,原來這個「領導」比任何警察和班頭都更流氓。

楊大發雷霆,故意發威把煙灰缸和杯子摔在地上,用他們都覺得髒的髒字罵他們,用皮鞋踢,罰他們站,告訴他們「要是再像娘們兒似的,你們就和他(少華)一樣」。連那個負責轉化少華的大流氓頭子都被逼哭了。但楊寶利沒有忘記中共胡蘿蔔加大棒的處事原則,罵著人還不忘宣佈對轉化少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有功」的犯人可以減期。

這些人回來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那個流氓頭子瞪著剛剛哭過的血紅的眼睛,咬著牙對少華說:「既然你對我們不仁,別怪我對你無義了。」「你不是能忍嗎,我就千百次的折磨你!」「我就叫你過過不是人的日子!」

威逼和利誘充分調動了這些普教人性惡的一面。他們現在被逼上了絕路,不折磨少華,自己不光是要延期,還得被折磨。少華是被怎樣虐待的他們都看見了,都參與了,他們心中充滿恐懼,不擇手段,只為少華受的罪別攤在自己身上。

在他們看來,在狼群裡做人,就會被吃掉,做狼,還可能搶到一口剩骨頭。所以他們這次要按中國共產黨的教育「下定決心,排除萬難」,放棄一切人的憐憫的心,是非的概念,把自己變成聽話的暴力工具——打手,「爭取最後的勝利」,逼他們的朋友白少華放棄「真善忍」的信仰。

在勞教所裡,中共訓練的非常好使的一招是「包夾」,讓專人值班24小時看守著一個人。這一招比酷刑還陰損,可以讓被監控的人活得生不如死,致死身上都不會留下一絲傷痕,然後通知家屬此人因病而亡。這個辦法在「窗口城市」中國的首都北京的勞教所裡尤其盛行。

「包夾」可以用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的要求來給你製造痛苦,比如他逼著你大聲喊報告,否則不讓上廁所。你就是喊了「報告」,隨便一個「等會兒」,就能把你憋到腦門冒汗,要拉褲子。

還有一種刑罰叫「坐板兒」,被監控的人被迫每天睡很少的覺或幾乎不讓睡覺,強迫坐在那種小孩子坐的小板凳上,雙腳和膝蓋併攏,手指併攏放在膝蓋上,一動都不准動,很快腿腳、膝蓋、胳膊、腰就會酸疼。過不了幾天,屁股上就會起泡,更加坐不住。吃飯只有窩頭和菜湯,不准洗澡,特別是夏天,每天一坐一身的汗,過不了幾天身上就臭了。甚至大小便只能坐在椅子上。

少華屁股都坐紫了,這還不算最厲害的,有的學員坐的時間更長,從後面看腰上脊椎都是一段一段黑紫黑紫的。

人要是真心做起惡來是十分可怕的,他們還會自己想出各種辦法,甚至很有獻身精神,這些人先在自己身上試試看怎麼弄,弄哪最讓人痛苦,然後再施加在受刑者身上。

比如,他們往受刑者眼裡,鼻孔等處大量的塗抹風油精。把人長時間摁蹲在地上,直到你想站都站不起來,然後再這樣讓人一蹲就是個把月。

這幫人還4個人一組兩班倒,晝夜不停掰手指,撞膝蓋,揪頭髮,掐捏敏感部位,不停的撥弄喉結,直至嗓子喉部腫痛的難以嚥唾沫。

如果沒有親身經歷,很難想像出人會在中共勞教所的威逼下作出那麼殘暴的事情。《九評》中說的共產黨把人變成了鬼,變成了虎豹豺狼。精闢!@*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