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8)——魔鬼的猙獰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人像
(白少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時畫)
濁世出清蓮
蒙然看世間
何為皆迷亂
令我凋朱顏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被勞教的人不用經過律師辯護和法院審理,就直接被公安警察系統「決定」勞教,轉交給勞教警察系統。其間的一切做法都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

勞教所裡被冤枉的好人非常多,被勞教的人因為宗教信仰,政治觀點不同而被中共關押,美其名曰「勞動教養」——邊勞動邊學習,其實就是政治犯。

中國的勞教所教不出好人來,經過這裡「改造」後的人,被整怕了的,成了膽小怕事的精神缺陷者,大多數人在見識了世界上最醜惡的一幕後會變得更加狡猾和凶殘。

在中國,進勞教所的人都不是罪犯。除了政治犯,很多不過是犯了夠不上犯罪的小錯,比如吸毒或者小偷小摸等問題也被送進勞教所,這些人被稱為「普教」(普通教養人員)。這些在社會上有著各種各樣毛病的人在這裡集中起來,在警察的調唆下,充分發揮人性惡的一面,人整人,人鬥人,並互相學習對方的短處,是警察們實施迫害的得力工具。等到出去的時候他們個個邪勁十足,變成十惡不赦的真正罪犯。

把好人變成壞人,把壞人變成虎豹豺狼是中共勞教所的基本功能。這裡,就是中共統治的高度濃縮。

隨著勞教所不斷加碼實施讓人越來越身心痛苦的迫害,到開始酷刑轉化的時候,普教隊七大隊只留下少華一個法輪功學員。

少華人緣很好,酷刑折磨他的人有幾個平常關係就不錯。根本下不去手。中共對煽動仇恨非常在行,尤其是在勞教所,今天的朋友,明天就能叫你們反目成仇。勞教所的警察看到這個情況,馬上就把他們叫去訓話。為了折磨少華,勞教所還把「車間主任」,「民管會委員」專門調了過來。「車間主任」,隊裡稱他為「老大」,其實就是流氓頭子,讓他監控這些普教迫害少華。有一個本來和少華很要好的犯人受訓斥回來後,抓住少華腕上的手銬一陣狂擰,少華的手腕當時就破了,腫起一圈。這個犯人再也下不去手了,趕緊衝著流氓頭子大聲說:「看!」那意思是,看我對他也夠狠吧,沒同情他吧!

少華被折磨的身上到處青紫,但他一直用善心來對待,表示理解他們的處境,是不得已,是隊長這樣授意的。

那些普教私下勸少華說,不就是簽個字嘛,簽了不就完了?還少吃點苦,那麼認真幹嘛?

少華問他們:「為什麼非要逼我們轉化呢,為什麼非要我痛苦的去欺騙別人,包括你們,反過來去證明折磨我們的人是對的呢?讓我們做好人倒不要認真,他們幹嘛要那麼認真的來害別人呀?」

普教們想用警察教的那一套強盜邏輯欺騙白少華:「你早點轉化,早點回家,我們就為了你的家人早點團圓。」

少華問:「我家本來是個好好的家,被關在這兒才不能團聚,所以應該無罪釋放我才對!」

普教們這次只得說了真話:「你也為我們想想,隊長讓我們在這兒轉化你,你轉化了我們就能減期早點回家,你不轉化我們別說減期了,還要挨隊長的罵,說不定要延期了。」

少華問:「就為這個,你們这麼做都問心無愧了,是嗎?」

他們當然有愧,那些施刑的犯人明白,都是被勞教的,為什麼要這樣對待難友呢?何況少華平常對他們真的不錯,他們很長時間對少華狠不起來。普教們說:「唉,真倒霉,是警察調我們來做的,又不是我們申請來做的。你轉不轉化,幹嗎和我們的勞教期掛鉤啊!」

少華還沒有轉化。拖的時間太長了!大隊長楊寶利親自赤膊上陣給那幾個普通勞教人員開會,普教們這才發現,原來這個「領導」比任何警察和班頭都更流氓。

楊大發雷霆,故意發威把煙灰缸和杯子摔在地上,用他們都覺得髒的髒字罵他們,用皮鞋踢,罰他們站,告訴他們「要是再像娘們兒似的,你們就和他(少華)一樣」。連那個負責轉化少華的大流氓頭子都被逼哭了。但楊寶利沒有忘記中共胡蘿蔔加大棒的處事原則,罵著人還不忘宣佈對轉化少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有功」的犯人可以減期。

這些人回來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那個流氓頭子瞪著剛剛哭過的血紅的眼睛,咬著牙對少華說:「既然你對我們不仁,別怪我對你無義了。」「你不是能忍嗎,我就千百次的折磨你!」「我就叫你過過不是人的日子!」

威逼和利誘充分調動了這些普教人性惡的一面。他們現在被逼上了絕路,不折磨少華,自己不光是要延期,還得被折磨。少華是被怎樣虐待的他們都看見了,都參與了,他們心中充滿恐懼,不擇手段,只為少華受的罪別攤在自己身上。

在他們看來,在狼群裡做人,就會被吃掉,做狼,還可能搶到一口剩骨頭。所以他們這次要按中國共產黨的教育「下定決心,排除萬難」,放棄一切人的憐憫的心,是非的概念,把自己變成聽話的暴力工具——打手,「爭取最後的勝利」,逼他們的朋友白少華放棄「真善忍」的信仰。

在勞教所裡,中共訓練的非常好使的一招是「包夾」,讓專人值班24小時看守著一個人。這一招比酷刑還陰損,可以讓被監控的人活得生不如死,致死身上都不會留下一絲傷痕,然後通知家屬此人因病而亡。這個辦法在「窗口城市」中國的首都北京的勞教所裡尤其盛行。

「包夾」可以用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的要求來給你製造痛苦,比如他逼著你大聲喊報告,否則不讓上廁所。你就是喊了「報告」,隨便一個「等會兒」,就能把你憋到腦門冒汗,要拉褲子。

還有一種刑罰叫「坐板兒」,被監控的人被迫每天睡很少的覺或幾乎不讓睡覺,強迫坐在那種小孩子坐的小板凳上,雙腳和膝蓋併攏,手指併攏放在膝蓋上,一動都不准動,很快腿腳、膝蓋、胳膊、腰就會酸疼。過不了幾天,屁股上就會起泡,更加坐不住。吃飯只有窩頭和菜湯,不准洗澡,特別是夏天,每天一坐一身的汗,過不了幾天身上就臭了。甚至大小便只能坐在椅子上。

少華屁股都坐紫了,這還不算最厲害的,有的學員坐的時間更長,從後面看腰上脊椎都是一段一段黑紫黑紫的。

人要是真心做起惡來是十分可怕的,他們還會自己想出各種辦法,甚至很有獻身精神,這些人先在自己身上試試看怎麼弄,弄哪最讓人痛苦,然後再施加在受刑者身上。

比如,他們往受刑者眼裡,鼻孔等處大量的塗抹風油精。把人長時間摁蹲在地上,直到你想站都站不起來,然後再這樣讓人一蹲就是個把月。

這幫人還4個人一組兩班倒,晝夜不停掰手指,撞膝蓋,揪頭髮,掐捏敏感部位,不停的撥弄喉結,直至嗓子喉部腫痛的難以嚥唾沫。

如果沒有親身經歷,很難想像出人會在中共勞教所的威逼下作出那麼殘暴的事情。《九評》中說的共產黨把人變成了鬼,變成了虎豹豺狼。精闢!@*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見到親人們滿心歡喜的白少華哪裡知道,這回白媽媽看少華是抱著白曉鈞的骨灰來的,此前她拉著三歲的小孫女和兒媳婦已經來了四回了。
  • 這個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樣,白曉鈞心裡一點也不輕鬆。他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請願。面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他知道他可能面臨什麼。
  • 白少華先是被關在團河勞教所2隊,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 少華現在可是很有名氣,團河勞教所警察們都知道有這麼個不好對付的「硬骨頭」,哪個隊都不敢收他,怕影響了上級定的所謂「轉化率」。
  • 近年來,黃河每年持續造出一萬畝左右的陸地;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轄區近兩百三十萬畝的土地,都是由泥沙淤積所造成的。黃河是黃河三角洲經濟社會發展的命脈,如果黃河缺水,不僅三角洲會萎縮,當地農業也會沒有收成,工業將停產。旅居美國的作家鄭義一直關注中國的環保問題。
  • 10月24日,紐約華道夫酒店主會議廳內高朋滿座,約上千嘉賓列席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IWMF)第十七屆年度“新聞勇氣獎”頒獎午餐會。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 “新聞勇氣獎”設立於1990年,用來嘉獎在危險和艱難的情勢下,堅持新聞獨立自由並展示超常堅毅和誠信的女性新聞工作者。美國銀行是“新聞勇氣獎”全美最大的資金支持者.
  • 中共是允許腐敗的。陳良宇案件,作爲中共高官、上海第一書記的下台,有人已經注意到,是中共內部的權力爭鬥,是以胡錦濤爲首的中共中央和中共的地方權力的爭鬥,是以胡錦濤爲首的中共中央和中共內部的「上海幫」的爭鬥。
  • (大紀元記者劉暢紐約報導)十一月十三日晚,雖然陰雨濛濛,曼哈頓著名的影視放映中心二樓放映室,坐滿從四面八方趕來的觀眾。這場私人觀摩樣片會上,將放映的是導演池農深用六個月製作完成的新片,根據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事實所改編的電影《活體超市》,兩位加拿大獨立調查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報告的作者喬高和麥塔斯,今年四月曾在白宮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向中共抗議的王文怡醫生,和美國法學和精神病學前主席阿博汗海泊醫生出席了電影放映會,並參加了隨後的研討會。製作人員,演員和與會者呼籲各界面對中共的暴行,緊急營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 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人民起義反抗共產統治,遭到中共支持的二十萬蘇軍血腥鎮壓,死亡七千八百人,二十餘萬人逃亡。拉開共產帝國破產的序幕。十月下旬歐洲領袖雲集布達佩斯紀念這個歷史性事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