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5)——抗爭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自畫像
(白少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時畫)
蒼宇滿正氣
無私自浩然
長嘆世迷苦
悲淚散星漢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2002年底少華被非法送進勞教所時被分到二隊,第一天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中共的勞教所都有教育科,負責給勞教人員洗腦,對少華這樣的「頑固分子」,教育科當然要「重點教育」,所以,剛到二隊沒兩天,團河勞教所的教育科長就找少華談話。

這些負責洗腦的勞教所警察早就被中共洗腦洗的理智不清,他一張嘴就是:「共產黨把你培養這麼大,……」
少華說:「是人民養活了共產黨!」
他又說:「你現在不是共產黨養著嗎?」
真是糊塗!少華對他說:「難道說綁匪把我綁架了,給我點飯吃,我還得反過來感謝他們嗎?」
那個教育科長思維都斷了,轉而說:「不要那麼沖嗎。……」

2003年春天中國爆發SARS,儘管中共對外封鎖消息,可是實際上卻是外鬆內緊。中共調動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處理SARS的問題,所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些力不從心。因為人力不足,勞教所把以前還沒有轉化的學員調回了普通的勞教隊。

在二隊,少華看到了中央民族大學的哲學教授李春元。他因依法控告江澤民而被勞教。勞教所把他關在集訓隊八個多月,可李春元一直就沒有轉化,被強迫關進高度讓人站也站不直、蹲也蹲不下的小號(籠子)裡,把腿蹲瘸了,他一直上告,卻無人理睬。這次也被從集訓隊送回二隊。因為受到殘酷的折磨,他行動遲緩,走路一跛一跛的。其他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集訓隊受到的迫害也就可想而知。

遭受了這樣的迫害,可是李春元卻總是和藹的微笑著,仍然保持了他大學教授的那份儒雅風度。全勞教所的警察,包括哪些參與折磨他的警察都主動跟他打招呼,他也總是和善的回應,沒有一點敵意怨懟,似乎哪些人都是他的學生,而不是非法折磨他的惡警。

看到他的寧靜祥和,少華感到自己的不足。師父講過,法輪功是真善忍同修的。在法制培訓中心,少華雖然堅強的抵制迫害,沒有屈服,也體現了真善忍大法中的真,但「真善忍」三個字是彼此包涵的,「真」中也包含著「善」和「忍」,少華想:「是啊!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沒有敵人,即便是承受著無端折磨,我們也要慈悲的對待那些不明真相的做惡者,無怨無恨,體現出師父講過的這種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的胸懷。」

雖然在那樣的環境下,不能互相交流,但每當看到李春元,少華都能從他的寧靜祥和中感受到慈悲和堅韌,找到修煉的差距後少華更清楚自己今後應該怎麼做。

非典剛過,從北京女子勞教所調來的李靜所長開始布置所謂「破冰攻堅工程」,少華和許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大概有32個,被調轉分散到六個大隊,還有攻堅班和集訓隊。

要「破冰攻堅」,那暴力手段就是免不了的,中共的勞教制度不允許警察打人,也不允許勞教人員打人,所以,警察一般是不動手的,有事情都秘密傳達給犯人們代勞,警察不在場,打人出了事,他們只當「沒看見也不知道」,這樣可以推托責任。

勞教所的犯人也分等級,最聽話的,最流氓的犯人被任命為通道值班員,24小時輪班監視著隊裡所有的人,實際上就是幫著警察維持黑秩序的流氓頭子。

少華和4位同修被送至七大隊普教隊。白少華不承認所謂勞教人員身份,拒絕強迫做奴工。於是警察就指使普教每天將他拖到車間,再拖回來,拖碎了三四套衣褲。

為了挑起別人對少華的仇恨,勞教所的警察常常讓整個班,甚至整個隊,陪著他受罰,讓他們認為自己受罪都是因為少華造成的。

有一天,少華在車間裡當著所有人,上前找管理科長李昌賀,大聲問:「中央民族大學哲學教授李春元,依法控告江澤民,怎麼會以妨礙法律實施的罪名被勞教?!」

李昌賀不知怎麼回答,眼珠一轉:「你別管別人!」

李昌賀當然不會就這麼完事,回頭他就叫了四五個普教狠狠的打了少華一頓,其中一個叫高金來的,打人特別賣力。他用膝蓋猛撞少華的肋骨,少華胸口劇痛,呼吸困難。

少華要求看醫生,警察就當沒聽見,就這樣又將他架回隊裡,他忍著疼高喊著「挑動群眾鬥群眾,指使犯人打人,有病不給看」。他希望這些人能夠明白發生了什麼,從他的痛苦中有一點良心發現,不再去迫害別人,也為自己不受迫害創造一個環境。

被打四天後警察才帶少華去見勞教所內醫生,醫生根本就沒看,摸了兩下就說「沒事,可能肋膜有點損傷」,少華問,能不能照一下透視,確診肋骨有沒有問題。醫生說沒事。警察怕擔責任,堅決不承認打人了。早就和醫生串通好了。

為此,少華給他的人大校友、當時北京政法委書記吉林寫信反映情況,準備找個機會寄出去。在一次搜身中這封信被發現了,警察說要把信交給給大隊長看,從此少華用筆和紙都需要大隊長批准。

這期間,少華竟然被允許接受了一次探視,他很高興能看到季蕾。

最近少華接到了季蕾用哥哥白曉鈞東北師大的信箋寫的信,自己算來哥哥勞教應該已經期滿,應該也已經出來了。

少華問到哥哥的時候,媽媽神情有些恍惚,少華認為那是因為在特殊的場合,有些事情不好說。

女兒白真宇畫像(2003年白少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關押時所畫)

更令人高興的是女兒這次也來了。小真宇已經三歲多了,少華第一次聽她叫爸爸,卻是在勞教所裡,心裡別提是什麼滋味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少華現在可是很有名氣,團河勞教所警察們都知道有這麼個不好對付的「硬骨頭」,哪個隊都不敢收他,怕影響了上級定的所謂「轉化率」。
  • 近年來,黃河每年持續造出一萬畝左右的陸地;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轄區近兩百三十萬畝的土地,都是由泥沙淤積所造成的。黃河是黃河三角洲經濟社會發展的命脈,如果黃河缺水,不僅三角洲會萎縮,當地農業也會沒有收成,工業將停產。旅居美國的作家鄭義一直關注中國的環保問題。
  • 10月24日,紐約華道夫酒店主會議廳內高朋滿座,約上千嘉賓列席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IWMF)第十七屆年度“新聞勇氣獎”頒獎午餐會。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 “新聞勇氣獎”設立於1990年,用來嘉獎在危險和艱難的情勢下,堅持新聞獨立自由並展示超常堅毅和誠信的女性新聞工作者。美國銀行是“新聞勇氣獎”全美最大的資金支持者.
  • 中共是允許腐敗的。陳良宇案件,作爲中共高官、上海第一書記的下台,有人已經注意到,是中共內部的權力爭鬥,是以胡錦濤爲首的中共中央和中共的地方權力的爭鬥,是以胡錦濤爲首的中共中央和中共內部的「上海幫」的爭鬥。
  • (大紀元記者劉暢紐約報導)十一月十三日晚,雖然陰雨濛濛,曼哈頓著名的影視放映中心二樓放映室,坐滿從四面八方趕來的觀眾。這場私人觀摩樣片會上,將放映的是導演池農深用六個月製作完成的新片,根據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事實所改編的電影《活體超市》,兩位加拿大獨立調查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報告的作者喬高和麥塔斯,今年四月曾在白宮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向中共抗議的王文怡醫生,和美國法學和精神病學前主席阿博汗海泊醫生出席了電影放映會,並參加了隨後的研討會。製作人員,演員和與會者呼籲各界面對中共的暴行,緊急營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 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人民起義反抗共產統治,遭到中共支持的二十萬蘇軍血腥鎮壓,死亡七千八百人,二十餘萬人逃亡。拉開共產帝國破產的序幕。十月下旬歐洲領袖雲集布達佩斯紀念這個歷史性事件。
  •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即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道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道。

    以下是《北京日報》2002年12月13日刊登的《良心,使我無法拒絕》的全文報導和圖片。

  • 在二戰勝利紀念日(Victory-Day of WW-II) 的 11月11日當天﹐大華府退黨服務中心及大紀元時報華府分社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反射湖前舉行 “慶祝九評問世二週年及1500萬中國民眾退黨” 的公共集會。近百位大華府地區各界僑民、美國非政府組織代表﹑中共暴政受害者﹑中國問題專家﹑以及遭受共產黨暴政統治的越南、老撾、柬埔寨等社團代表集會發表感言﹐共同慶祝《九評》傳播兩週年﹑聲援1500萬中國 民眾退出中共﹑以及迎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和自由亞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