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1)——回京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玲瓏寶塔(方正攝影)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打壓之後少華有些迷茫,確實有點不知怎麼做好了,經過思考,他認識到:作為法輪功學員,當然相信真相終將大白天下,但作為大法的受益者,知情者,不能就這樣坐等那一切的到來,法輪功學員怎麼能坐看謊言毒害我同胞呢,如何能從容「邪之壓正」呢?!

他揮筆寫下:

法輪大法好,
世人會知道,
何能鹿為馬,
謊言加殘暴!

從七二零開始,少華六次被抓。但他始終沒有改變自己心中的信念,他不會忘記修煉的初衷——要用自己堅定的心在眾生心中立一座永不倒掉,永不迷失的正念之塔。

在給朋友的信中他寫道:「雖然壓力鋪天蓋地而來,有時甚至感到艱於呼吸,在巨大的恐懼面前,我感到自己是如此弱小,但我堅信大法修煉是正途,用大法衡量就知道怎樣做是對的,在艱難歲月中,我以此不斷的鼓勵自己奮然前行。」

回京

中共法輪功的迫害是不遺餘力的,我們很難一一描述少華每次被抓後的一些具體細節,所以就只能按時間順序記錄下了一些這些事件,我深知每個日期後都有無數淚水和震撼人心的故事,也實在是遺憾條件所限不能得到所有的信息、笨拙的筆頭不能描述所有的細節與感受。

1999年7月22日,少華全家去北京上訪,從北京被遣返黑龍江連看管並關押一周。

1999年9月28日,因為前幾天接待了幾位廣州弟子到家裡住,夜裡被抄家,後全家被押回黑龍江,少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1999年末,少華去新疆岳父家準備在那安家。

1999年12月1日,少華在和同修交流時被抓,20天後又被遣返黑龍江。

據稱所謂「6號首長」李嵐清親批「嚴肅處理白少華」,於是在黑龍江省樺南地區那個小地方,當地執法部門執法犯法,看守所超期關押少華10個月,少華在看守所裡要求向檢察院反映,當地公安覺得他太幼稚,直接對他說:「往上找也沒用。」

就在他被押期間,少華的女兒白真宇出生了。巧的是季蕾晚產了一周,真宇的生日正是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

(真宇畫像)(2003年白少華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時畫的)

至小宇(初三)

我是天上星 遨遊在太清
銀河中戲水 北斗作船行
夜來看人世 悄悄眨眼睛
雖謂我童蒙 亦有憂世情
今朝來世上 真緣已注定
塵霧彌身外 心如碧水晶
冥冥中自醒 我願燈長明

爸爸
零三年元月十三日

2000年10月少華被放,當地公安局長賈守會和610主任親自把少華送到新疆岳母家,為把「包袱」推給新疆,樺南地區公安局私自將他的戶口寄往新疆,同時將他在當地的戶口私自註銷。少華的家人覺得這太不像話了,就把戶口又寄了回去,但樺南地區公安局裝不知道,不給落戶口。

少華在新疆找到一份工作,但他覺得自己應該回北京,那裡有他的同學老師,親朋好友,那裡有他的同事,還有那麼多共同經過了艱苦歲月的同修。那種冥冥中的感覺告訴他,他應該回去,很多人在等著他呢。

季蕾對少華要去北京有點接受不了,少華和季蕾原來答應過一位朋友去南京開公司,季蕾認為,人要出言有信,都答應人家了,就應該去。何況她還在等待會計證。

少華勸她說,北京功友較多,朋友和人際關係也多,對於他們夫婦來說修煉環境相對比較好,現在迫害發生了,外界阻力這麼大,如果只是靠自己的力量堅持,可能不知不覺會放棄修煉,能有更多的功友,大家能夠形成一個共同促進的環境很重要,應該回去。但是北京已經給季蕾留下太多痛苦的回憶,她一直堅持要去南京,他們在這個事情上有很大的分歧。可是少華不能再等了,他很快回到了北京。季蕾帶著孩子去了南京。@*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