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中的神韻

文/明珠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中華的傳統文化貫穿了對天地神明的敬仰,上古的聖王依天地之法則,創造了中華文化,並以道德教化世人,無為而天下治。據《易經.繫辭 下》記載:「是以自天佑之,吉無不利,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唐朝的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頂峰時期,唐詩就是那時應運而產生的;唐人從皇帝、文人到庶民無不敬奉天地神明。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對神的敬仰,對道德的崇尚,根本就不可能產生唐詩。

歷代的學者在研究唐詩的時候,都忽視了唐太宗寫的詩;其實,唐太宗的詩不僅意境雋永,其藝術成就也是相當高的,並且對唐朝文人的詩作影響巨大。下面筆者先列舉兩首唐太宗寫的詩予以說明和講解。

唐太宗【帝京篇.之十】(《全唐詩.卷001_001》)
以茲游觀極,悠然獨長想。披卷覽前蹤,撫躬尋既往。
望古茅茨約,瞻今蘭殿廣。人道惡高危,虛心戒盈蕩。
奉天竭誠敬,臨民思惠養。納善察忠諫,明科慎刑賞。
六五誠難繼,四三非易仰。廣待淳化敷,方嗣雲亭響。

此詩的大意是:如今極目於天地之間,悠悠然而獨自長想。披卷覽讀古聖之事蹟,並反躬自問過往。想起古代的明君堯、舜曾住在簡約的茅草屋內,再看看現在宮殿的寬廣。人君之道就忌諱位高驕妄而危亡,應該虛心而不可自滿。竭誠以敬奉天地神明,治國時多施加恩惠給百姓。採納善言勸諫並明察忠奸,制定法律條文但卻要謹慎賞罰。六王和五帝的賢德很少人能繼承啊!三古、四聖也不是那麼容易追慕和效法。待到天下的民風都回歸淳厚了,再行泰山封禪的大典吧!

限於篇幅,筆者僅就此詩的幾處難點及亮點講解如下:「茅茨」句典故出自《墨子.三辯》:「昔者堯舜有茅茨者,且以為禮,且以為樂。」唐太宗從古之「茅茨」反觀今之「蘭殿」,吟詠出「人道惡高危,虛心戒盈蕩」這樣的千古佳句(「高危」、「盈蕩」二詞之典故亦出自唐代以前的典籍中);筆者認為,現今的世人,不管是國家元首、官員或平民,此句都值得置之於座右,以為警言。

「六五」、「四三」句出自三國時期魏國的玄學家何晏《景福殿賦》:「揔(總)神靈之貺佑,集華夏之至歡。方四三皇而六五帝,曾何周夏之足言!」「六王」指夏啟、商湯、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周穆王。五帝指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三古」、「四聖」亦指上古的賢明君主。「雲亭」一詞的典故出自《史記.封禪書》:「黃帝封泰山,禪亭亭;顓頊封泰山,禪雲雲」此詩用「雲亭」來表示泰山封禪的事情;而提起「泰山封禪」的事情又讓人想起唐太宗虛心納諫的故事(詳見《貞觀政要‧直諫》記載)。

覽讀此詩,不禁為唐太宗博大的襟懷所折服。從文學造詣的角度來說,此詩用詞考究、用典精闢且均有出處;對仗工整、音律和諧而讀之朗朗上口。

唐太宗寫的詩,對一些景物的描寫手法相當獨特,技巧也相當高超:

唐太宗【賦得花庭霧】(《全唐詩.卷001_062》)
蘭氣已熏宮,新蕊半妝叢。色含輕重霧,香引去來風。
拂樹濃舒碧,縈花薄蔽紅。還當雜行雨,仿佛隱遙空。

「賦得」的意思是即景而作,「花庭」指皇宮花苑。此詩首先說蘭花的香氣充滿了整個皇宮,可是到花苑中一看,蘭花新開的花蕊只妝點了一半的花叢;言外之意,「天下第一香」的霸氣已躍然紙上。

我們常見現代學者的古詩文講評中提到「擬人」這個詞。現代漢語中用「擬人」表示修辭的手法,比喻事物像人一樣都有思想、感情、行為。其實在古人的觀念中,萬事萬物都是有生命、有思維的,花草等亦然。因此我們常在古詩文中看到「擬人」的寫作手法和技巧,但一般常見於對有形事物的「擬人」描寫。

可是,唐太宗在頷聯「色含輕重霧,香引去來風。」中卻用「含」和「引」這兩個動詞將蘭花的顏色(有色相而無具體形狀),蘭花的香氣(無形的事物)也賦予了生命。這一句本來是說:因為有風,霧是流動的,在花苑中有的地方霧比較濃,有的地方比較淡,所以蘭花綻開的花蕊的姿色在「輕重霧」中若隱若現;而蘭花的香氣卻隨著風中之霧四處飄流。詩的題目是寫霧,可是在此聯中「色(顏色) 」、「香(香氣)」卻占了主動權。此聯更為絕妙的是它告訴了人們一個宇宙的秘密:

「色」與「霧」均是有色相而無具體形狀事物(生命);「香」與「風」是無形
的事物(生命)。而「色」卻包含了「霧」;「香」也包含「風」(或者說前者的層 次在後者之上)。可惜筆者的一枝禿筆無法盡解「色含輕重霧,香引去來風。」句之妙,此聯只能用「神來之筆」形容。

「拂樹濃舒碧,縈花薄蔽紅」句大意是:(霧)拂動下的(蘭花)樹使得蘭葉的碧色忽濃忽舒(淡),(霧)縈繞下紅色的蘭花花朵在薄薄的覆蓋中若隱若現。

尾聯的「行雨」一詞出自宋玉的〈高唐賦〉:「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陰。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唐.李善注:「朝雲行雨,神女之美也。」

因以「行雨」比喻美女。「還當雜行雨,仿佛隱遙空。」大意是:那些在霧中若隱若現的蘭花就如同神女,(她們的倩影)隱隱約約的在遙遠的天空顯現。

此詩的寫作技巧冠絕千古,雖用詞綺麗卻意思雋永。題為寫霧,實為詠蘭;霧中有花,花中有霧;霧裏看花,香風盈袖,神女若現;不僅詩中有畫,且音律優美,對仗工整,神韻天成。

記得清朝著名的文學家紀昀在他的著作《閱微草堂筆記》中形容唐朝大詩人杜牧的名句「煙濕樹姿嬌,雨餘山態活。」時說:「今日樓上看西山,知杜紫微『雨餘山態活』句,真神來之筆。」紀曉嵐是在那個情景中想起杜牧詩句的;如果紀曉嵐有機會在風霧香氳中看蘭花,並想起唐太宗的詩句「色含輕重霧,香引去來風」或「拂樹濃舒碧,縈花薄蔽紅」,不知又會發出什麼樣的感歎呢。

唐詩的神韻源於對神的敬仰,這在很多唐詩的名篇名句中都體現了這一點。李白的〈望廬山瀑布水〉詩之二:「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其中「紫煙」、「九天」二詞就是源於道家的名詞,「銀河」亦是天上才有。杜甫的名篇《望嶽》中有詩云:「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其中「造化」一詞出自道家名著《莊子.大宗師》:「今一以天地為大爐,以造化為大冶,惡乎往而不可哉!」所以,「造化」一詞在文中的意思就是指「造物主」,說白了就是指神。「造化鍾神秀」句的大意就是:造物主(神)將神奇和秀美都彙集在泰山了。正因為有對神的敬仰,詩人的心胸才會博大和寬廣,詩人的筆下之意境才會高遠及深邃,杜甫才能吟詠出「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樣的流傳千古的名句。

可想而知,一個對神無正信的人不僅寫不出這樣的詩篇,而且連唐詩的神韻都體會不出來。而據筆者所知,現今中國大陸的某些文人、學者,由於受黨文化的毒害,連對唐詩的研究都在鑽牛角尖。比如,有些文人把達爾文的「進化論」應用於對唐詩的研究,認為今體詩是從杜審言(約西元645年-西元708年)以後才逐漸「進化」而形成的一套完整的格律。其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唐太宗、楊師道等寫五言律詩時,杜審言還沒出生呢。

以下兩首詩研究過唐詩音律的學者一看就明白了:

唐太宗【月晦】(《全唐詩.卷001_049》)
晦魄移中律,凝暄起麗城。罩雲朝蓋上,穿露曉珠呈。
笑樹花分色,啼枝鳥合聲。披襟歡眺望,極目暢春情。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唐初的大詩人楊師道(?-西元647年)寫的詩曾被唐太宗所稱讚:

楊師道【初宵看婚】(《全唐詩‧卷034_007》)
洛城花燭動,戚裏畫新蛾。隱扇羞應慣,含情愁已多。
輕啼濕紅粉,微睇轉橫波。更笑巫山曲,空傳暮雨過。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韻)。(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其中的「平平仄平仄」為特殊平仄格式,在今體詩中相當常見。筆者之所以在此文章中講到音律,除了想糾正現今中國大陸某些文人及學者的錯誤認識和觀念外,還想說,唐詩是神傳文化,用帶有黨文化的思想及觀念去研究它,只會走入死胡同。

北宋的大文豪蘇軾在評論唐朝大詩人王維的詩畫作品時曾說:“味摩詰(王維)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書摩詰【藍關煙雨圖】》)為什么王維的作品能達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成度呢?元朝的文人辛文房道出了原因:“維詩入妙品上上,畫思亦然。至山水平遠,云勢石色,皆天机所到,非學而能。”(《唐才子傳 卷二》)也就是說王維能寫出那樣的傳世佳作,靠人世間學的知識是達不到的,王維作品中的神韻是天賦予的。

另外一點,唐詩中的神韻,與音律的和諧、優美也是分不開的。南宋大詩人陸游有詩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可見好的文章若無神助,是根本寫不出來的。而所謂的「妙手」,那就是源於對神的正信及對中華傳統文化、禮儀、道德的學習和修養。因此,復興中華神傳文化,最重要的就是要恢復對神的正信,崇尚道德,返本歸真。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的體會出唐詩中的神韻,並寫出至善至美的詩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黎莉亞特蘭大報導) 1月5日,神韻紐約藝術團在亞特蘭大科佈能源中心演出第二場 ,當天很多新觀眾慕名而來,而一些老觀眾又再次前來觀看演出。亞特蘭大日本西崎翠娥舞蹈社的教師福家夫婦,今年又全家出動觀看神韻演出。
  • 【大紀元1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浣原亞特蘭大報導)麗貝斯·路易玆·紐奈芝(Lisbeth Ruiz de Nunez)女士帶著六歲的女兒來看一月五日在亞特蘭大科布能源表演藝術中心上演的第二場新年晚會。在觀衆熱烈的掌聲中,神韻藝術團在亞特蘭大的兩場演出圓滿結束。而看過晚會的紐奈芝女士則感觸頗深。
  • (大紀元記者李娟費城報導)Judy Vredenburgh 是美國歷史最悠久最成功的大哥哥大姐姐輔導機構的仲裁和最高行政主管(President &CEO, Big Brothers & Big Sister),並兼任著名的美國賓州大學藝術和科學院董事(Board of Overseers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School of Arts)。 她和丈夫Donald,於1 月5 晚上,在美國費城觀看神韻巡迴藝術團的演出,他們坐在在第二排貴賓位上,看得津津入到。
  • (大紀元記者史劍費城報導)1月5日,神韻藝術團在費城美麗安劇院( Merriam Theater)舉行了兩場演出,多媒體藝術家Jim Paris說,晚會的演出品質配得上"神韻"二字。
  • (大紀元記者史劍費城報導)神韻藝術團在費城美麗安劇院(Merriam Theater)的第二天演出圓滿落幕,費城的李紅雲女士說她推薦了超過50個家庭來觀看這次晚會。
  • (大紀元記者紅秧費城報導)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在費城已經結束第三場演出,觀眾反應非常熱烈。特別是那些有孩子的中國父母,對台上翩翩起舞而又不乏內涵的少男少女充滿了好奇。 主持人告訴觀眾他們大多都是在海外出生長大的孩子。
  • (大紀元記者吳安妮亞特蘭大報導)大衛 伯斯坦 (David Bernstein)來自俄勒岡州,是個古典和現代音樂家和作曲家。一月五日晚,他在亞特蘭大市科布能源表演藝術中心的觀看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中場休息時便開始打聽其它城市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演出信息,好讓遠在俄勒岡州的妻子也有機會欣賞。
  • (大紀元記者肖捷費城報導)美國費城新唐人新年晚會星期六(1月5日)的兩場晚會 剛剛結束,很多觀眾對演出的精美無倫讚嘆不已,感激節目所傳遞的文化教育精神內涵。
  • (大紀元記者衛泳費城報導) 1月5日週六晚,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美國費城美麗安劇院 (Merriam Theater)的新年晚會晚場圓滿結束。
  • 】(大紀元記者黃毅燕舊金山灣區報導)由新唐人主辦、神韻藝術團演出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於今年年初,在舊金山歌劇院上演時,有超過一萬二千名中西方各界觀眾觀
    看了此台彙集中西方藝術家共同創作,體現中華傳統文化內涵的大型歌舞演出。其
    中有不少是華人社區的僑領,他們在感歎晚會節目精彩的同時,更讚歎新唐人為弘
    揚中華傳統文化所做的努力,並表示支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