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弘显贵不弃糟糠之妻 不忘夫妻恩义

文/周晓辉
示意图,图为清 沈铨《荷塘鸳鸯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受变异观念影响的现代社会中,丈夫抛弃与自己共患难的结发妻子的事并不罕见,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后传递的夫妻恩义之情,对于很多的现代人而言,已是难以想像之事。

糟糠之妻不下堂”最早出现在《后汉书》,出自东汉光武帝时的一位大臣宋弘之口。糟糠,古代指用以充饥的酒糟糠皮等粗劣的食物;下堂,指从家中撵走。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会抛弃、辜负与自己同甘共苦的结发之妻。

宋弘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史载,宋弘,字仲子,京兆郡长安县人,也就是今天的陕西西安人。他的父亲宋尚在西汉成帝时官至少府(官职),哀帝即位后,因为不愿依附权臣董贤,被董贤以不敬之名治罪。

宋弘在汉哀帝、平帝时做过侍中,也在王莽当政时担任过共工(官职),他虽然性格温顺,但受父亲影响,身上也具有读书人的刚直之气。赤眉军攻入长安,派人征召宋弘做官,心中并不情愿的宋弘在途经渭桥时跳入了渭水中。其后,他的家人将他救了上来,他便装死得脱。

光武帝刘秀打败其他豪强、建立新的汉政权后,宋弘被拜为太中大夫。建武二年(26年),又代替王梁为大司空,被封为栒邑侯。因为被封侯,他也有了很多地产,但他将收上来的地租分给自己的族人,自己家中不留存多余的资产。彼时他清廉的品格受到时人的赞誉。后来光武帝又改封他为宣平侯。

光武帝刘秀打败其他豪强、建立新的汉政权后,宋弘被拜为太中大夫。示意图,图为明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汉光武帝》局部。(公有领域)

举荐贤人 向光武帝进谏

光武帝曾向宋弘打听国内学识渊博之人,宋弘就推荐了沛国的桓谭,他认为桓谭才学丰富、见识广博,才华几乎能与西汉的名家扬雄、刘向父子相提并论。光武帝遂召见桓谭,拜其为议郎、给事中。

其后光武帝举行宴会的时候常会让桓谭鼓琴,而桓谭总是演奏郑卫之音(浮靡的音乐)以取悦光武帝。

宋弘听说后,很不高兴,因此后悔推荐了桓谭。一天,宋弘命人等候在皇宫外,待桓谭出宫,便将他请到自己的府上。宋弘则身穿官服,在正厅等候,

桓谭到后,宋弘并没有照规矩请他入座,而是责备道:“我所以向皇上推荐你,是希望你可以以道德辅佐君王,但如今你却数次给皇上演奏郑卫淫声,扰乱《雅》、《颂》正音,这绝不是忠正之士应该做的。你自己能够改正吗?还是让我依法纠正呢?”桓谭遂顿首认错。

又过了一段时间,光武帝在大会群臣时,又叫桓谭鼓琴。桓谭看见宋弘也在座,十分不安,弹奏也失去了以往的水准。光武帝深感奇怪,便询问缘由。宋弘离开座位,摘下官帽,向光武帝谢罪:“臣之所以推荐桓谭,是希望他能够以忠正之节引导君王,可是现在他却叫朝廷耽迷于郑卫淫乐,这是为臣的罪过。”光武帝听罢,表情严肃地向宋弘道歉,并让他重新戴上官帽。这之后,桓谭被免去了给事中的职务。

任人唯德的宋弘先后共推荐贤士冯翊、桓梁等三十余人,他们中一些人或者成为了宰相,或者当上了公卿大臣,很好地帮助光武帝治理国家。

还有一次,光武帝设宴招待大臣们。御座后换了副新屏风,上面画着美女。席间,宋弘注意到,光武帝数度回头去看那屏风,于是表情凝重地向光武帝谏言:“未见好德如好色者。”

光武帝立即令人撤去了屏风,然后笑着对宋弘说:“我听到符合道义的话,就立刻服从,怎么样?”宋弘回奏道:“陛下修养德行,臣不胜其喜。”

御座后换了副新屏风,上面画着美女。示意图,图为清 焦秉贞 《仕女图.莲舟晚泊》。(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糟糠之妻不下堂

彼时,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的丈夫去世了,她因此整日闷闷不乐。光武帝想让姐姐再嫁,便找了个机会与姐姐议论朝臣,探寻她的心意。在聊到宋弘时,湖阳公主说:“宋公的外貌和德行,群臣都比不上。”可是宋弘的结发之妻尚在,光武帝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想问问宋弘的想法。

于是光武帝召见宋弘,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光武帝对宋弘说:“谚言‘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意思是,俗话说人升了官就换朋友、发了财就换老婆。这是人之常情吗?宋弘正色道:“臣闻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意思是,我只听说过不能遗忘贫贱时的朋友、不能抛弃贫穷时共患难的妻子。光武帝回头对屏风后的公主说:“这件事难成了。”这个故事就是后世“糟糠之妻不下堂”、“糟糠之妻”典故的由来。

宋弘之举诠释了夫妻间“恩爱”为何“恩”在先而“爱”在后。佛家认为,夫妻间的缘分都是前世的各种因由结下的,其中就有恩情,是以“恩”在婚姻关系中更大于“爱”的涵义。婚姻如果光靠爱情来滋润和维持,是非常不可靠的。只有真正地重视两人之间的恩情,并做到“相敬如宾”,家庭生活才能美满、幸福。这与现代人只重视爱情而忽视恩情、责任是截然不同的。

参考资料:《后汉书》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北朝时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后辅佐过四位皇帝。他的父亲高韬是北魏太祖时的丞相参军,但是在高允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气度不凡,当时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见他后,深以为异,感叹道:“高允颖慧天然,蕴含于内,文采飞扬,彰显于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见不到了。”
  • 南北朝时期有位名闻天下的贤士傅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他是晋朝司隶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孙。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亲傅淡,都熟悉《仪礼》、《周礼》和《礼记》等儒家经典,在南朝宋时都是名士。
  • 儒家经典《大学》有言:“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负的士子为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齐家。唐朝著名大臣、书法家柳公绰堪称这方面的典范。他是唐代书法大家柳公权的哥哥。
  • 在汉帝国西部的边境,有一条狭长纵深的天然通道,它位于黄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两千多年前,一个以汉人张骞为首的百人使团,第一次从这里走过。张骞用十三年的时间,用脚步丈量出西域范围,勾勒出华夏民族与中、西亚诸国交流的网络。从此,他成了汉朝第一位探索西域,并打通中原与西域联系的传奇人物。
  • 使者,一群往来于两国之间,传递本国谕旨、架起沟通桥梁的特殊人才。这一称谓,会让人想起,烟沙古道上,车载斗量的财富,持节壮游的威仪,纵横游说的辞令,以及异国风情的见闻。光鲜的背后,也会有扑朔迷离的政局和生死难料的前路。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来,所见却是囚笼般的帐篷,所听却是刀剑般的朔风。披上御寒的外袍,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账外。出帐之前,他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捧着,角落里那三尺来长、悬垂着三重赤色牦尾的符节。
  • 华山(Shutterstock)
    说到包拯包青天,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北宋另一位与包公齐名的刚正不阿的大臣赵抃(biàn),当下知晓的人恐怕不多了。他历经宋朝三位皇帝,为政四十五年,官至副相,曾五任御史,他是中国历史上以“铁面御史”之誉载入《二十四史》的唯一一人。
  • 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异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预知未来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运,道出人间祸福。晚清咸丰光绪年间有一位官员、书法名家,亦是擅相术者,他叫李文田。
  • 龚明之,字熙仲,是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县)人。他出身于士族,因至孝至诚的品行而颇得盛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