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3)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字号】    
   标签: tags:

冯士研拿出记事本,孙利来把新客户联系方法抄在自己的记事本上。他又从衣袋里掏出一封封了口的信说:“你把这封信收好,需要拆开看时,我再通知你。时间紧迫,现在我就回广州,这里的事,全靠你辛苦了!”说罢起身。

冯士研也不挽留,握住他手说:“此事一定事关重大,祝你成功!”

孙利来笑道:“知我者,冯老弟也。”

孙利来回到广州,未进家门,直奔龙潭大院,先到仓库,和发货聊了几句,得知王兵就在楼上。他上到三楼,只见王兵站了起来,笑道:“请坐,请坐!”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一女士让座,一女士倒茶,如迎贵宾一般。

众人坐定后,王兵开口道:“这次还是一百辆吗?”

“今天一辆也不要。”

“为何?”

“我那边客户定货很多,一二百辆远远不够。我的资金暂时还周转不过来,等筹集够了,再开票提货。”

“什么时候才能筹集齐呢?”

“很难说,不会太久。我与银行有关人员已通过气,基本答应不超过半个月。”

“半个月?!”

“我尽量在10天内拿到手。我看你们的货已经不多,如果我到时拿到款,你不能满足我,我可就苦了。”

“不会,不会,我一定满足你,请你放心。”王兵说着,电话铃响了。王兵拿起话筒,听了一会,只听他说:“好,好,快了,快了,一定一定,请叔叔放心。”只见王兵胀红了脸放下话筒,其他人员神色都很紧张。

孙利来见此情暗喜,以抓紧时间筹款为由,告别众人。他不回家,却去旅社住下,他利用旅社的电话,与客户联系,并和他们达成口头协定,按单价七千元批发,每客户不得少于一百辆,交货地址定在韶关市,韶北停车场,运费由卖方付。一切就绪,他打电话给王兵,王兵几日未见到孙利来,心急如焚。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忙问:“你的款筹齐了吗?”

“没有,看来还需10天。”

“10天?!10天不行。”

“那没有办法。”王兵听到没有办法,呆住了。孙利来听他没有回音,忙挂断电话。王兵在办公室急得团团转,转了一会,又转到电话旁,拿起话筒,拨起电话:“请叫孙利来接电话。”

孙利来走下楼下,接过话筒:“啊!是王总!”

“你来一下,我们当面谈谈。”

“没有钱,空口说白话,谈什么呢?”

“不管怎么样,你来一下。”

“好好,反正我在这里等钱,也没有事情,来就来吧。”

孙利来来到王兵办公室,自然是请坐泡茶,客套一番。王兵说:“我准备做轿车生意,把摩托车车库换个地方,省得搬来搬去,不如直接给你省事。我相信你是个讲信义的人,你把剩下的摩托车运去,10内付款,你看如何?”

“王总这样相信我,我很感谢。保证10天内还款,决不食言。”孙利来说。

“好,愿我们合作愉快。”

孙利来回到旅社,拨通有关客户电话,要他们在五天内,带款来取货。然后又拨通冯士研,要他派采购员小李,立即动身到韶关市韶北停车场。

第二天,孙利来要了七辆大货车,来到龙潭村大院。王兵亲临现场,督促发货员,尽快组织装运工人装货。一个上午,车库内的摩托车装运一空。王兵握著孙利来的手说:“祝我们合作圆满成功。”他又指着他的情人,一个亮丽的小姐说:“我有事要去北京,这里的事由她负责,请你在10天内,务必把124万,交给她。”

孙利来笑道:“一定一定,请放心。”他看了一眼这位幼稚少女心中暗喜。

第五天晚上,冯士研接到孙利来电话。“120辆摩托车,由小李押运来,按每辆七千元批发出去,请立即拆开信细看,再见。”

十天后,王兵的情人,拨通了王兵的电话:“孙利来一直没有来还款。”

王兵说:“你去合肥查一查。”

情人来到合肥,方知做摩托车生意只有青云楼一处,到达青云楼,只见门市部内,不见一辆摩托车,而是烟酒百货。问了楼主,楼主说:“做摩托车生意是广州人,已经回广州去了。他们给了我双倍房租费,我们只管收费,不管他的去向。”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他在菜市场期间,每见到有能赚钱的货物进来,就说道:“生意来了”,久而久之,人们都不喊他老孙,改喊他“生意来。”他想这个名字也还不错,就默认了,并且把名片也印成“孙利来。”你到派出所怎么能查到。她把调查的情况打电话告诉在北京的王兵,王兵大呼:“上当上当,气死我也!”(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