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散文:唢呐少年与画家的对话

文/王金丁

抽象的音乐线条与笔记。(fotolia)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昨天放学后,在乡里的艺术学校画展里,当我看到那两颗轻灵的眼珠时,就认出是那间学校里吹长笛的姐姐了。画里的她,长笛横贴嘴上,眼睛静静的望着前方,一种熟悉的亲切感悄悄向我袭来,让我佩服起画家的功力,一时激动得想找个人说话。画家叔叔,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可您也画了那么多画了,怎都不曾给我那样的感受。

画家叔叔,您知道我喜欢吹唢呐,刚迷上这尖尖长长的玩意儿时,成天将它带在身上,想到就吹两声,兴致来时,就跑到田野里狂嘶乱吼,把太阳吹成了月亮,才肯回家吃晚饭,连您在村里的画室里也听到了。画家叔叔您可知道,我只要把唢呐朝向天空,声音要多高就能飙多高,要拉多长就多长。连庙里吹唢呐的老师傅听到了,都把我拉到庙会的乐队里去,当然我就越吹越起劲了,村里都知道有个吹唢呐的少年。

直到有一天黄昏,我又在田野里吹唢呐,这位画里的长笛姐姐出现在向日葵花田间,微笑着从田埂那端走来,我以为是被我的嘹亮优美的唢呐声吸引来的,想不到她却告诉我吹奏的原理,告诉我如何换气,如何控制声韵的回旋,还说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随时要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她平静的神情与广阔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风。那时,我才知道音乐里还有这样的境界。

我慢慢的咀嚼着长笛姐姐的话,才领悟声音飙高不是功力,拉长也不神奇,心灵纯净了,吹出来的声音自然意境深远。后来,庙里那位吹唢呐的老师傅也拍着我的肩膀,问我怎么听起来更舒畅了。画家叔叔你应该记得,去年田里蕃薯收成时,我还在县里的音乐比赛拿了第一。我说这些也顺便要告诉您,那张画确实很奇妙,画家叔叔,您的画里怎么都找不到这样的感觉。

这张画让我发觉油彩真的很厉害,被画家涂抹在画布上,悠扬的声音就从长笛姐姐手里晶亮晶亮的笛孔里流泻出来,好像长笛也有了自己的生命。画家叔叔,您该去瞧瞧那张画,一定会有这种感觉。

好家伙,一张油画竟然让你这么激动,你也真是坦白得可以,可把我这个乡土画家损透了,真想拿油彩把你涂得满脸满嘴。我也要坦白的告诉你,你以前吹的唢呐确实吵人,可现在变得悦耳动听了,原来是这个道理。

听了你这一串唠叨,却发现你这家伙浑身都是纯真稚气,我们搞艺术的,追求的不就是那一片童心吗?看来,我也要纯净自己,下一次让我画你吧,让你瞧瞧我的功力,唢呐少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平经过荷兰人、郑氏、清廷及日人几个治理阶段,留下了时空邅递的历史痕迹。在安平古堡东侧,荷兰人建造的街道,及辐凑街道两旁的旧聚落仍然保留了下来,游走巷弄间,不免让人回想先民渡海来台,艰辛奋斗的岁月历程…
  • 老渔夫船前船后跳来跳去,嘴里吆喝着向我挥手,在这个微雨而孤寂的港湾里,带给了我一丝暖意。
  • 几天后,猫头鹰的羽翼下又钻出了一只小猫头鹰,有人说是猫头鹰在呵护着小鹰,也有人说猫头鹰在教小鹰飞翔…
  • 高山茶具有独特的韵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脉,山势从低海拔连绵攀高,层峦叠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区,这边山坡种了茶,隔一个树林才能见到茶园,越过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绿的茶叶。
  • 转过身来,看见和尚仍然殷勤的扫着落叶,一阵风吹起了地上的几片叶子,他拿起扫帚追逐着。阳光从树梢渐渐褪去,鸟声跟着聒噪了起来,此时,我的心里已一片宁静。
  • 阳光才从肉松铺高高的店招照过来,清晨的菜市场已人声鼎沸,在铺前的菜摊旁,我又听到了那一串变调的琴声。
  • 一时,法国号也来了,双簧管也来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众声喧哗中,大鼓击出震聋发瞆的一响,指挥家双手在空中展开时,乐团已将充满灿烂色彩的交响音符送上了云霄。
  • 走过寺院凹蚀的石板,从天井筛进来的微光里,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昔日洛津码头工人粗犷的吆喝声,帆樯云集的港口…
  • 母亲已近九十岁,一生过着农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风檐下忆起了年轻时,经历的“煮三年烂饭,娶一个媳妇”的故事,说出了半世纪前农家妇女的辛酸。
  • 我托着下巴从棋盘这端望过去,正好跟四岁小孙子投射过来慧黠的眼神撞了个正着。这一刻,我们孙爷俩正厮杀得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