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31)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黄芳说:“我从前听爸爸讲,1958年他在人大中文系读书时,每路过八达岭,都要下车赋诗。有时遇到何大哥这样喜欢喝酒的大汗,就开怀畅饮,有一次竟把诗稿全丢了。”

彭虹说:“我们可要少喝些,否则也会丢了诗稿的。”又说:“怎么做呢?限题韵么?”

黄芳说:“我与天民兄曾是同一诗社的社友,我们从不喜欢限题韵的,那样很束缚人的。”

康茂名、彭虹说:“为什么不早介绍?就是与你曾同游香山的苏北天民么?”

黄芳说:“是呀。”

康、彭说:“前些天,我们读了你们的香山集,又在宿舍碰到你们的诗友古丽、莉芝,听了些山间聚会的雅话,真叫人羡慕向往。今天碰到一起,难得了,我们可以以文会友了。”

康茂名又说:“先请教天民老兄教我们些技巧如何?”

我说:“实在不敢当,本人虽手不释卷,无奈有五柳先生不求甚解之病,所学甚浅,不善诗文的,倒是愿意拜读别人的好诗、奇文。”

大个子甘肃人喝了一口白酒,说:“既是少年相聚,何必客套?快趁酒兴,别让灵感跑光了。”

众人觉得有道理,于是有的向窗外遥看山野,有的擎酒杯屏目敛眉。

不一会,彭虹啜了口啤酒道:“我先有了,请各位指正。”

大家说:“快念给我们听听。”

彭虹闭目,头倚靠背,念道:

“《燕山怀古》。七绝。
卷地风摧燕塞寒,枯疏乱草不遮山。
行人欲得迎春雪,来育青衣作地衫。”

黄芳:“还有些意思,前两句虽是平平老套,后两句却别裁新意,一改衰草寒风之萧瑟,也合人爱春天之常情。好了,你们听听我的如何?”

不待大家说话,黄已念出了:

“《旅途有感》。七绝。
风寒雨冷总无情,劫去秋山一片青。
好在群山能忍耐,百花自会发春心。”

何天雷:“通篇来看,起句虽平,却也写出塞寒之大概,承句妥贴,第三句转得新奇,‘百花句’使人耳目一新。立意虽无什么新颖处,但一体自然,别出新句,令人喜爱。”

彭虹说:“让我们听听你的大作吧。”

何天雷把大胡子一捋,喝了一大口白酒,说:

“我要改改你们的盼春之意,另寻个意思。暂借穆桂英点将台为名,就叫《点将台》吧,也是首七绝。
天地从来浩气存,平台冻石驻英魂。
塞寒风啸擂颦鼓,逼迫男儿掩泪痕。”

牛晓明:“此诗集豪气与柔情与一体,很难得,写出了何兄之情性,也写出天下好男儿之怀性。”

舟山人与两甘肃老兄说:“我们不怎么懂诗,能否为我们细讲?”

牛晓明:“起句大家手笔,点出宇宙法则,总领全诗,言天地不负英豪也;承句以平台、冻石、英魂,引出浩气之俦,一个‘驻’字,点出了浩浩气长存之像;‘塞上寒风’既解‘冻石’之来历,又起耳边颦鼓,所见所闻皆感人肺腑者;尾句伤心和泪,表面似显柔弱,复读之,方知其乃激动之泪,何柔之有?”

我:“牛兄之解,深切诗中真趣,为我们念念你自己的大作,好吗?”

牛晓明说:“何天雷兄是蒙古族,有这样的汉文功力,我的母语是汉文,若做不好,那就丢份了。”

大家说:“那有什么关系?不见得会评诗,就能做得出好诗呀!”

牛晓明:“我做首怀古诗吧。先慢慢往下联,联不成律,就改为绝句,题目就叫《八达岭怀古》。怀古之作,前人做得多了,借鉴处甚多。好了,入正题吧:云锁千山万壑昏,满天欲作雪纷繁。
长墙腹内多冤骨,峭领前头几战魂。
垒石无休环帝室,拆椽历代毁民村。
可怜百世安邦梦,化作边城血泪痕。”

律诗难,我玩不好。前四句我自己觉得还行,底下就显得苍白无力,字凡句俗。”

舟山人说:“一反常人叹服长城之意,道出民众为之受苦,国家未得其安福。算是好句了。”又说:“我们听听天民兄的如何?”

众人说:“当然是好了。”

我:“你们刚才几位的意境,启发我甚多。不过我要避开律绝,说几句四言顺口溜。”

黄芳:“四言诗做得好,节短气雄,也必别具一格。”

我:“哪里能作得好?信口念些供各位下酒喷饭。开始了:
寒气充塞,燕岭萧瑟。脱尽秋装,备迎冬雪。几千里地,其实辽阔。峭山陡壁,结成滂礡。帝王心虚,依山筑廊。蛇走长城,环卫京阁。起于辽东,西连日落。万般残破,犹如枯索。壁色苍白,倦对大漠。白骨堆成,砖砖沾血。虏兵一来,烽火烈烈。前方抗敌,后方玩乐。奸臣揖寇,险阻弃绝。京城屡破,几人命活?既非灵丹,也非妙药。大墙深塞,空余城阙。仅依山川,庸人方略。盲目赞美,妄言胡说!

舟山人及二位甘肃老兄说:“听得出一腔爱民之心,也听得出一腔仇恨帝王之意。”

彭、康、牛、何说:“一反常人敬赞长城之情,启人深思。得人得法,则险阻为险阻;非其人非其法,则险阻空为关塞。”

我:“我哪里有这样的启人深思的功夫,不过是心有所感,信口说出。我想古人有这等见解的人必定很多。”

黄芳:“对的,我看过爸爸的日记,其中也有这样的感慨。他的日记中有这样的段落:长城始修于春秋战国,继修于秦,再修于大明,至辛亥间历二千年,绵延万里,横贯东西。于崇山峻领之间,平沙旷野之上,连城结廓,备御虏寇。然其功如何?二千年间,北方少数民族,入主中原达其半数,北兵破关斩将,逾塞劫掠者,何止千次万次?历次中原易主,边民遭害者,非城不固,川不险,乃体制败坏、内政破烂、奸人当道所致也。故知长城之无用亦明矣。若体制佳、内政修、贤才举、人民足,设使大墙尽毁,虽遇强寇,复有何惧哉!”

彭虹:“看来你爸爸是好学勤思的人。”又说:“你们三位还没交卷呀!”

大家知道她说的是舟山人及二位甘肃同学。

他们三人说:“好些的意思与句子,都让各位领先取了,我们还是不做为好。即使做了,也是拾人牙慧。”

何天雷说:“真有好句子,借我们的又有何妨,我们又不会逼债的。”

那三人道:“路上肯定还有胜景奇观,以后我们再做几首也不迟。免得到更好的景色至眼前时,弄得没辞了。”

大家见他们执意如此,也不勉强,只是继续饮酒、聊天。@(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 虽无交往,只要闻知其人其事,有感而发,便可悼亡,譬如金玉,众人皆知其贵洁,然而真正见过,又有几人?
  • 某日黄昏,甚感无聊,遂乱翻《纳西与摩梭民俗》一书,不料深为泸沽湖畔的美景朴俗吸引。
  • 日暮之时,我一人常驻足西望,但见贺兰山巍峨雄壮,直插云霄,驼青载翠,逶迤莽莽,不见尽头。
  • 我很佩服萨都剌的人品与文才。做官时总为百姓着想,这当然是腐烂的权贵阶层容不得的,最后逼得他只好寄情山水,以笔为矛。
  • 巴桑大哥说:“我们的诗社该有个像样的名字。”真可谓一言惊四座,两船人顿时活跃许多。有的人远眺深思,有的人敛眉思考,片刻之后,各人纷纷发表意见。
  • 湖水湛碧,天清气爽,北面万寿山虽小而巍峨,树木丛中,雕梁画栋,飞彩流辉,玉带桥玲珑精致,远望如白玉雕成。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说天地是养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赋于我们以美好的情性和聪明才智,我们必须将它们发挥到完美的状况,才算是尽了做人的自然本职。
  • 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变。
  •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