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六)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8日讯】“你能不能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看到‘真善忍’背后的奥妙是什么?”刘颖说。

我想了一下说,“这三个字背后奥妙无穷,我举一个例子吧。曾经在网络上有人提出问题说,既然你们讲‘忍’,现在为什么还要去天安门呢?在家里忍着不就得了?这就是表面上看这个‘忍’字了。我也可以反问一句,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而那些真正挺身而出的人他们要因此‘忍受’多少痛苦?可能会失去工作、住房、退休金、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为真理可以舍尽一切个人利益并有勇气去承担一切后果,这种气概没有大忍之心能做得到吗?同时呢,这个‘忍’中又包含着‘真’和‘善’,因为他们确实是出于善心去讲真话。”

“杨帆,”张剑说,“我上次和你说的我们家旁边那个因为上访而被警察看起来的人实际上是我一亲戚。他们家的人因为他要出去上访而觉得很痛苦,明摆着是肉包子打狗,那你说他是不是对他自己的家人就不够善呢?”

“我记得小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一些宣传中的英雄,为了救落水儿童而献出生命的,你说这些烈士给自己的家里人带来多大痛苦,他们的行为可以算做善举吗?我说的意思就是,你看到你这个亲戚出去上访,如果你知道他这种行为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意味着什么,你就觉得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是说不明真相的人像落水儿童一样危险吗?”张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好像语不惊人死不休哈,”我笑了一下说,“神的存在与否确实是形而上的问题,当然我认为神是存在的,而且不会因为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他就不存在了。真正信仰法轮功的人,他们应该也是这个想法吧。我记得在《圣经》里讲到耶稣受难的问题。当时审判耶稣的巡抚叫彼拉多,他反复查验,发现对耶稣的所有指控都没有证据。彼拉多不想草菅人命,就想按照每逢节日就释放一个刑犯的惯例将耶稣释放,但犹太人宁愿释放一个杀人强盗也不肯放过耶稣。彼拉多最后无奈地当众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那些犹太人就喊著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犹太人这个罪犯得太大了,因此,他们世世代代都必须为自己的恶行承担全部责任。历史都是有原因的,耶稣没有进耶路撒冷之前,他就对他自己的死以及犹太人的这些经历做过预言了。害一个觉者的罪就这么大。当人被中共现在的宣传机器欺骗的时候,他会在不知不觉中反对佛法,这对人来说可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沉吟了一下说,“我相信是这样的。”

“我有两个问题,”曹宁说,“第一,你是否相信李洪志先生是和释迦牟尼一样的佛;第二,佛既然是慈悲的,那人在被骗的情况下反对了佛法,怎么会是很严重的问题呢?”

(待续)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