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月:纽约,纽约 10012

寒江月 撰文、摄影

这是一座光怪陆离的城市,古老和现代交织,

【字号】    
   标签: tags:


西方与东方交融。
西方与东方交融。


你可以说她杂乱无章,也可以说她乱中有序。
你可以说她杂乱无章,也可以说她乱中有序。


你尽可匆匆,<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你尽可匆匆,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94694″ /> 你尽可匆匆,


其实也不妨悠闲,<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其实也不妨悠闲,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94687″ /> 其实也不妨悠闲,


品一品异国风味,“多元”正是她的特点。
品一品异国风味,“多元”正是她的特点。


在这里,你学会的第一课就是谋生不易,

<p><figcaption class=” title=”在这里,你学会的第一课就是谋生不易,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94672″ /> 在这里,你学会的第一课就是谋生不易,


有时还很艰难。你很早就学会两个关键词:“坚持”,“努力”。
有时还很艰难。你很早就学会两个关键词:“坚持”,“努力”。


你知道,希望就在明天。<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你知道,希望就在明天。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94653″ /> 你知道,希望就在明天。


人家说这座城市十分可怕,好像人人都是Supermen, 其实,高楼群里,人人都拥有自己的那一角蓝天。内心的宁静需要自己去寻找,你可以在公园里练瑜伽。
人家说这座城市十分可怕,好像人人都是Supermen, 其实,高楼群里,人人都拥有自己的那一角蓝天。内心的宁静需要自己去寻找,你可以在公园里练瑜伽。


这座城市有时候会把你放得很大很大,有时候会把你缩得很小很小,现实掺杂虚幻,虚幻预示现实,梦想与当下,常常令人迷失。

<p><figcaption class=” title=”这座城市有时候会把你放得很大很大,有时候会把你缩得很小很小,现实掺杂虚幻,虚幻预示现实,梦想与当下,常常令人迷失。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94648″ /> 这座城市有时候会把你放得很大很大,有时候会把你缩得很小很小,现实掺杂虚幻,虚幻预示现实,梦想与当下,常常令人迷失。


而且坚信,明天会更好。
而且坚信,明天会更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有去北极之前,完全没法想像,因纽特人如何在摄氏零下40-50度的地方生活。苔原上没有树,用什么来盖房子呢?后来看到一些雪屋的照片,以为因纽特人一年四季住的就是它了,其实那不过是冬天外出打猎时临时住的。这次在庞德口村,看到两处“地屋”的遗迹,村里还保留了一座不算太古老的“地屋”,这才知道,在进入现代之前,因纽特人是如何解决居住问题的。



  • 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潮流席卷全世界的今天,生活在美洲北极的因纽特人是如何生活的呢?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否有所改变? 2004年夏季里,我带着疑问和好奇前往加拿大北部,世界第五大岛巴芬岛北端的因纽特人村镇庞德口,在镇长彼德·阿格拉克家中居住了一周,实地体验了处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美洲北极因纽特人的日常生活。
  • “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出什么事了?”
    朋友说:“快开电视!一架飞机刚刚撞进世贸中心!”
    什么?!
    我手忙脚乱地找到被女儿随手乱放的遥控器,打开电视,画面上赫见冒着黑烟的世贸大楼。
    电话还握在手中,但我己说不出话。
  • 香,是檀香、沉香、君子兰、丹桂、藏香。檀香来自台湾,藏香来自印度,其他的来自中国。
  • 鲑鱼是北方之鱼,它们的生长区域在寒冷的北方,北美、北欧和俄罗斯北部的水域中盛产鲑鱼,它们的肉质鲜美,无论怎样调制,都是餐桌上的上品,鲑鱼卵制成的鱼子酱价格很高,也是老饕盘中的珍品。
  • 小时候,家住南方。我妈却是北方人,她“北雁南飞”,从遥远的北国飞到南方,却飞不回去了。平日,我们家的生活方式是南方式的,年年过年时,我妈却非得按照北方传统来过不可。因此,邻居们吃鲤鱼,我们吃饺子;邻居们往门上贴个“春”字,或者“福”字,还有贴个门神啥的,我们家的花红柳绿却全在窗上:我们家贴窗花。就连“窗花”这个名字都透著“别扭”,邻居们从我们家窗前走过,说:“好漂亮的剪纸!”我们却叫它“窗花”。
  • 我送她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墓园。墓园像一座公园,碧草茵茵,绿树参天,花草间,各种颜色的石质墓碑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整整齐齐地排列著。
  • 1576年6月7日,伦敦。泰晤士河边万头攒动,泰晤士河上,三条木船扬帆待发。这三条木船,20吨的加伯利尔号和麦可号,和一条7吨的轻便帆船,即将出发前往北极地区,在航海家兼商人马丁o佛罗贝舍的带领下,寻找通往“卡赛”的西北航道。

  • “惨绿”的少年时期,有一度迷上了西方浪漫派诗人的作品。那是文革后期,私下流传的那些逃过一劫的西方名著渐渐多了起来。如今已经忘了是拜伦还是雪莱的一句诗:“在我们最快乐的笑声中,依然含着眼泪。”全诗已经不复记忆,但是,当时读到这句诗时,心中怦然有所感……
  • 夕阳西下,微风轻拂。荷塘里,莲花玉立,水波荡漾。
    扑通一响,一只青蛙跃入水中。
    一阵风携来一片云。一片云携来一阵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