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脖子树:杏园游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9日讯】“要不然,你先吃个粽子?”

“什么,在这个时候你让我吃粽子?我巴不得连早上吃的都从肚子里掏出来呢!”

我对妻子的妇人之仁感到好笑。为了到杏园里饱尝新鲜,我特意跳过中饭,还推迟到午后两点钟出发,为的是弄它个宰相肚里能撑船,以广纳土木精华、从容享受佳果甘美。在这个时候,往肚里塞上个粽子,就像三伏天出门,硬要再加一件毛衣。

我们在一处果园停下车,果园门口竖立着一个广告牌 “U-PICK APRICOT”。我拖了一辆小车漫步穿过一排排杏树,黄橙橙的杏子像一只只眼睛在绿叶后面向我窥视。把杏子描写成眼睛可不是我的独到之笔。古人对美人的描写就有杏眼桃腮的说法——

忽然,我来灵感了: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不慎闯入女儿国的英俊男子,我的阳刚之气足以倾国倾城,一时间万民空巷,争相一睹我的雄姿。街道两傍水泄不通﹔林荫树丛,纱窗后面到处闪烁著少女们羞怯热烈的眼睛,就像这密密麻麻的满树杏子——在这等时刻,我就愈要把持得住,决不可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要像皇帝选秀女一样把她们的体态、肤色、气味仔仔细细比较,非有天姿国色之妙,绝不收入后宫。要知道,不是我如饥如渴地要吞掉她们,是她们心急火燎的要投怀送抱、争宠斗娇。今天我举手采摘,那是我慷慨大度,布施恩泽雨露。假使我不理她们,不消几天她们也会熟透了自己掉在地上,无可奈何地化作泥土而分文不值——想到这里,我气宇轩昂地穿过几趟杏树。

“嗨!老公,你钻到哪里啦!”妻子的呐喊把我从女儿国拖回来,她手里捧著几个杏子没处放。

“别沉不住气,挑个大的,尝著味道好才动手。”

“给袁林他们打个电话,要他们这个周末来摘杏,现在正是时候。 ”

“安妮躺在病床上,咱多摘些给她送去。这么好的杏子错过可惜了。”

不知不觉摘满了两桶,一称38磅。

返家的路上我对妻子说,“咱给两支带叶子的杏子取个名字吧。”

在杏园中曾有两支果枝惹我注目:其中一支约一寸长,转圈挤著四个杏子﹔另一支有半尺长,一串吊着七个杏子。累累果实令人爱怜,我就带着枝叶一起拿下。过秤时果园的主人告诫我:摘果时要小心,不可带下枝叶。我这才明白触犯了人家果林规矩。

“你来取名,我来评判。先说那支小的。”
“四进士。”
——“不够通俗。”
“四大天王。”
——“有点故弄玄虚。”
“四合院,四郎探母—四喜丸子”我一口气报出几个名。
“都不大确切,也许四喜丸子稍贴近些。”
“好啦,我们给那个大枝起名,这次你来取名,我来评判。”
“七仙女下凡。”
“名字倒也不错,但是按杏子排列形状,叫‘北斗七星’更妥切。”
“那就叫北斗七星.”

回到家我们一上秤,发觉一磅平均称5 1/3 只杏子。杏子的个儿真不小,可与超市AA大号鸡蛋相比。

这样算起来,我足吃了人家3磅6盎司的杏子,老天爷!妻子老说她食量小,吃不下,也消灭了一磅2盎司,乖乖隆地咚!

若要自报消耗,我觉得只吃了不足两磅。

一上秤,把眼瞪。眼小肚子大,对买家来说,不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是一个毛病。

乘兴写下诗文一篇,记叙此行。

杏园游

杏眼火辣尽挑逗,
六月色欲满杏洲。
心存长性恋时鲜,
情不自禁亲几口。
来年相约在三月
乱花勾魂香做钩。

6-17-05@(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